当我们讨论艺术的时候,讨论的是什么:关于Bravo的“艺术作品“
发起人:嘿鬼妹  回复数:2   浏览数:1401   最后更新:2010/08/27 15:31:53 by ABA
[楼主] 嘿鬼妹 2010-08-25 15:12:17

Bill Powers, China Chow和评委Jonathan Santiofer

市场的力量
当我们讨论艺术的时候,讨论的是什么:关于Bravo的“艺术作品“

文/Tom McCormack
2010年8月10日
来源:Moving Image Source 网站

1.
在Jonathan Franzen写关于当代社会里文学的位置的文章“何必?”,作者说每次有书试图批评现代社会,针对的读者是本来分享同一个想法的人,他说:“当代艺术平台一直提醒我们当艺术家开始讲大道理的时候,事情变得很糟糕”。这样的评论是那种歧视我们文化里无所不在的“艺术平台”。艺术好像一直很容易被嘲笑的,而这个笑声经常跟某种反感连在一起。看Michelle Orange对Harmony Korine的“Trash Humpers”写的报道:“最后我能肯定会在Whitney的白墙上投影的:一个给白种人喝白葡萄酒的背景,自己很吃惊自己惊讶了。”这个我得承认,是一个很聪明的宣传方式,把艺术世界跟空白(白墙)、种族偏见(白种人)和古典主义(白葡萄酒)连在一起。同样类型,Mike Hale在写关于Amie Siegel电影DDR/DDR的报道说:“偶而[Siegel]感到需要证明她从美术学院毕业的”。我还真不知道一个美术学院毕业的证明是什么样子,但Hale好像很开心电影里这种现象出现得不多。Todd McCarthy,原来Variety的记者,前一段时间写了一篇批评尚卢哥达、贾樟柯、佩德罗科斯塔、贝拉塔尔以及其他他所谓的“高档艺术精英”电影导演的文章。“[哥达]以及其他导演的观众真的构成一个私人俱乐部,只接受一个非常有限的会员名单”。这个句子很有趣,因为他反映怎么对“高档艺术”的反感能变成毫无道理地妄想性。那些“私人俱乐部”和“很有限制”的说法接近苏联政治局风格,感觉他谈到的作品不是公开的一样。如果以上的例子都跟电影有关不是偶然的。作为一个吸引几乎所有的人的媒介,电影是一个引起最多的文化相关争论关于口味、位置和接受性的媒介,这种争论也被另外一个主流媒介引起的:小说(就是Franzen提到的)。

在当代道德社会里,流行性也开始有一种道德的感觉。当一个东西很流行,如果很多人喜欢,这个东西变成一个应对道德上的可耻行为,感觉大众喜爱带某种解脱功能一样。反过来,如果有一个只有部分人喜欢的东西,这个东西变得道德上可怀疑的。我们一直不能接受只有部分人喜欢一个东西;这些人变成一个“有限的圈子”、“一个团体”、“一个生态”、“一个私人俱乐部”。我们就被扔到接近McCarthy的妄想思路方式。对当代艺术的反感也就是这种思路方式的例子和极端情况。艺术被看成为一种黑按游戏而参加游戏的是除了强调自己位置、没有目标的自封精英。

当Bravo宣传了这个项目:“艺术作品:下一个优秀艺术家”,一个Project Runway风格的电视节目,我跟很多人一样很吃惊。这个节目提出了几个问题:1)按照现在当代艺术的海量类型,什么样的艺术家会被选择?2)他们在这个节目里会谈到什么:比如,评委会谈到什么艺术问题?3)观众、记者、等等会有什么样的反映?我的回答就引起了一些更有趣的问题,比如 1)这个节目有什么奇怪?2)为什么电视上谈到艺术是一个问题?3)我为什么会觉得真实电视节目和美术放在一起会引起一些煽动、分裂和启发人思考的反映?

Gawker媒体的人,对当代艺术最有反感的人,最早提到“艺术作品”节目,当时的标为“我们对Bravo新节目“艺术作品”保持怀疑。“我们基本上看Bravo 的所有的节目但这个肯定不好卖”。第一,他们提到的问题是:艺术家,不像设计师或厨师一样,他们涉及到的范围太大了,很难去评论他们。为了回答以上的问题,我先就不谈这些了。“艺术作品”参赛者的确用很多不同的媒介,但节目的人处理这个问处理得还可以而总的来说比赛足够开放来接受不同类型作品。Gawker列了另外四种关于“艺术作品”反感的可能性:这些艺术家参与了这个电视节目以后不会认真地被对待,没有任何艺术世界里的人会看这个节目,当代艺术本来是“垃圾”,以及艺术世界是“骗人的”。

可能不算是四个不同的批评,而是一个总的批评分成不同的程度。我觉得Gawker认为不会有艺术世界的人看这样的真实节目跟他们认为艺术世界是骗人的有关;这两个信息造成一个难题。关于艺术世界,Gawker说:“巴塞尔的乱伦世界和西切尔西画廊平台都不欢迎外来的人。他们支持那种排他、威信的感觉以及很多钱足够让人富有。”他们还说:“艺术世界是骗人的,跟他们造的艺术一样。再也不是创造一些美学或客观方面好看的作品。”当然,说一个东西“客观上好看”相当于说一个东西“客观上太红”,但不管 - 大概能理解他们的意思。Gawker写,“我不会去说这个节目里的人不是真正的艺术家,但,真是,什么样的艺术家会这样参与一个电视节目?”这个句子很有趣。艺术和艺术家有什么东西会让这个句子文化上很明确?为什么Gawker提出“什么样的艺术家”会参与真实电视节目?一般来说人不会去问什么样的商业人或什么样的厨师或设计师或模特儿或演员,等等,会参与真实电视节目?(不够有趣的是,可能会有人问什么样的人会参与这样的节目)。我们回到原来的问题这个节目为什么会让人吃惊。有一个总的想法关于艺术家,人一般来说认为他们是反坑者,他们反坑什么?还有,有一个总的想法关于艺术纯洁性,但跟什么比较的纯洁?我觉得有一个说法构成艺术的当代焦虑。这个说法也构成了Gawker的假设关于艺术家位置应该比这样真实电视节目高也构成了Gawker这样歧视艺术家和他们的世界:市场。

最让人对艺术节有反感、最让人不光不喜欢还恨艺术是艺术超越资本主义定的市场的说法(经常明显或含蓄的)。说艺术用另外一种形式、另外一些参数、另外一个系统来判断价值观。这个说法其实在我们的文化里有一些很深的根。按照这个想法,娱乐是一种商品但艺术不一样。据一个例子:人去看电影的时候,当有标准数量的东西爆炸、当基本的点都在,他们可能会说电影还不错。发生了一个交换而观众觉得值得他们的钱。但当他们被一个电影感动,他们觉得他们得到一个超越他们的票价的某一个东西,一个他们无法给一个价格的价值。然后他们会向他们的朋友说“这个是一个作品”。我们可以说“艺术”有某一种独特东西、离开人的供求逻辑。但这个想法的相反一样也有很深的根在我们文化里。基本上,有一种艺术不可能跟市场无关的说法,说艺术是市场,然后经常没有原因地花很多钱(“很多,很多钱”按照Gawker的说法),也说艺术世界比流行文化还要可怕,因为认为自己有某种特别地位所以更小、更偏狭、更沾沾自喜。

艺术和社会相关讨论很容易引导一些错觉而把艺术地位和市场地位连在一起。我们可以把这个争论分成四种地位或理想模式:a)支持市场,支持艺术,b)反市场、支持艺术,c)反市场,反艺术,以及d)支持市场,反艺术。支持市场、支持艺术的人认为艺术属于市场的一部分,而这个是好事情因为市场,即使有一些问题,还是民主的、也产生质量好的东西。一般来说同意这样的想法的人是离开了学术系统而比较成功的知识分子 - 比如Clive James和Dave Hickey - 他们经常对前卫主义有反感而认为艺术应该更关注观众;就是说,艺术失败的原因是因为没有足够投入到市场里去。

反市场、支持艺术的人一般来说认为市场很疏远化、很郁闷而艺术尽量通过评论市场或通过跟市场经济有距离的价值观实例化呆在市场外面。1940年代和1950年代,艺术评论家Clement Greenberg和Harold Rosenberg用不同的方式让反市场、支持艺术的概念在知识分子圈子里无所不在而因为这个原因,尽管他们的一些说法有点夸张,他们的影响在当代艺术评论领域里还很大。在学术系统的当代艺术理论家一般来说大概反市场、支持艺术。但反市场、支持艺术的主要人物是Lewis Hyde.不像很多学术理论家恶毒地去反对市场,Hyde的书“礼物”(The Gift)讲当艺术在自由市场被卖和被买,它同时也在平行的“礼物经济”也存在。比如说,当我们买Dostoevsky的一本书,我们收到一个有礼物地位(Dostoevsky散文)的东西,我们又付钱买具体的一个物品,但我们买它的时候不像买一个减肥节食书一样。不是说所谓的“艺术市场”不存在,但它跟我们从一个作品得到的价值观无关。在Hyde的看法,艺术提供的礼物经济色情本质当市场经济的保守逻辑本质的纠正。

反市场、反艺术的人就什么都恨。他们认为市场让人很郁闷同时认为艺术很可怕因为太投入到市场里面。当然这些人跟支持市场、支持艺术的人之间的关系不怎么样。大部分知识分子太不稳定所以不会参与反市场、反艺术的理论,但很多煽动情绪,列Pierre Bourdieu, Bourdieu 用“文化资本”这个名称来描述怎么趣味被用来在社会里创立一个地位。你对某些物品有偏爱这个被看成为“文化资本”,跟其他资本一样 - 偏爱给你一个特殊的社会地位、提供社会迁移性、引导有权利的位置;或,相反“低级趣味”会让你困在社会里或会造成一种玻璃天花板。整个喜欢和不喜欢、跟东西有关系的生意变成市场,一个由各自利益控制的平行市场。

据我所知,没有支持市场和反艺术的伟大知识分子,这个看法一般来说认为市场很好而艺术很垃圾。找这样的例子也不会很费劲,其实反对前卫主义以及认为艺术市场太小的支持市场、支持艺术的人已经进去这样的思路方式。一般来说人也不是那么清楚地属于一个类型。可能有人会用反市场、反艺术的感觉来批评Jeff Koons把他说成一个行商的玩笑。

个体会按照他们对某一个作品的感觉和当时市场的情况调整自己的看法,这些看法在我们的态度对艺术在当代社会的位置很重要。

“艺术作品”是这些看法的一个战场,不光因为真实电视节目本来是市场的产品而且这个节目的比赛是市场的提喻法。这个就说明很多关于Gawker对这个节目的反应(好像是大部分人的反应)。有一种讽刺关于“什么样的艺术家”会参加这个节目,因为平时人认为艺术家是反市场、支持艺术的人。也有对整个项目主题的讽刺因为平时流行话题跟支持市场、反艺术和反市场、反艺术感觉是混在一起。并假装反市场、支持艺术的艺术家傲慢、 沾沾自喜态度引起的反应强调这些感觉。同时,我觉得人一直期待艺术家是反市场、支持艺术的人,所以会有“什么样的艺术家”这种问题出现。当艺术家不是反市场、支持艺术的人,我们感觉我们被欺骗了。整个关于艺术和市场的争论属于一个更大的讨论,就是我们是否有抵抗市场吸引力的价值观。

这种讨论不尽尽涉及到知识分子小圈子理论,或马克思主义老师和Friedmanite同事之间的讨论。据一个例子,在Salon杂志里,策展人和评论家Glen Helfand问 对“艺术作品”的总歧视是不是反映对美国中部的歧视。另外一个人(马甲叫Conversing with a hairdryer)回答说:“艺术生意是一种生意。它包含品牌、营销、聊天、性和所有的生意世界平时需要的东西。”马甲Vibrocount写:“艺术世界是关于钱。当艺术家知道和接受这个,他们在画廊办展览。好艺术很少是一个原因。”马甲Bernbart加:“艺术不应该在一个比赛环境做出来”。然后jhillr64写“我认识很多对自己作品很认真的艺术家,也认识很多对艺术很认真的画廊⋯⋯两变都很清楚最后游戏的效果是什么⋯⋯卖作品为了赚钱⋯⋯?”

在Salon杂志上,Heather Havrilsky的“艺术作品”的看法这样开始:“我羡慕艺术家。但我还得想,这些充满理想的小白羊这样跟真实电视节目的肮脏、屠房混在一起,这样让肉商把他们的狂言切掉,把他们的大摇大摆态度撕下来,把他们的脆弱自我撕破,是对吗?当然是的,他们就应该这么做。” 我们应该怀疑Havrilesky关于羡慕艺术家的说法 - 她好像也只歧视他们。她要么把自己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小白羊”),要么很恶毒(“狂言”、“大摇大摆态度”、“脆弱自我”)。但她证明她很流行,因为即使“艺术作品”变成她最近看得比较多的节目,她只歧视艺术家和真实电视节目,把它描述成一个“切”、“撕破”的“屠房”。她后面写“我可能会觉得评委的评论不公平或傲慢或很烦,我可能会忽视China Chow的角色,一直强调自己是在一个“在一个收藏家家庭出生”的贵族(嘿!我自己也是,我的奶奶收藏奶酪盒和橙汁瓶盖!),我还很开心我没在一个艺术画廊里,穿着高跟鞋、跟一帮无聊的、带着句贵围巾的人喝着白葡萄酒。我很开心我不用弯着背以便看布上的画点,我知道我也就像这些傲慢、做那种批评家表情的傻瓜。我不用去听“这个颜色真的很有感觉!”或“这个有点让我想起Vermeer - 这种黑暗色。”或其他这种101美术师呕吐物。

艺术到底有什么东西让我们那么讨厌艺术爱好者?有一些很有趣的片段。有一个是批评电视,说电视提供一种社会的替换以及把一些其他社会情况插入到观众的生活里去。可以回答,人当然知道真实生活和电视的区别,然后没有人会试图去互相换这些。但Havrilesky说她在追求替换这两种情况而这个让她很满足。她提到她很讨厌的一个社会情况(在一个艺术画廊里)然后说更接受电视节目的选择(艺术作品)。那么回答Havrilesky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会这么讨厌艺术?”我们可以先说文章明显地反映Havrilseky谁和什么都恨。所以这个是她喜欢看这个节目的主要原因之一:可以享受看艺术但不用去喜欢或承认。你不用喜欢这个节目(是真实电视!),你也不用喜欢艺术,你不用喜欢参赛者(他们原来参加这样的真实电视也是为了狂哭!)你也不用喜欢评委(他们要么很“傲慢”要么很“烦人”)。

“艺术作品”的主人是一个艺术收藏家、导师是一个拍卖商、其中一个评委是一个画廊家和一个画廊总监都不是很让人吃惊的事情;大部分参与艺术品买卖的人因为心理需要都是支持市场,支持艺术的人。唯一的节目比较成功的地方是让3次获得普里兹奖的Jerry Saltz作为评委。但任何了解Saltz文章的人也不会很吃惊。Saltz的经历是一种对艺术厌世、切合常理的态度,跟人说任何人只要有信心就可以当艺术家。节目的其中一个任务之一也是让艺术讨论看上去好玩,而这个就是基本上Saltz一直在做的事情。

“艺术作品”的评委通过一些简单的片段(像广告一样)被介绍,最后变成一个很模糊的效果。导师Simon de Pury说“我看艺术就有一种物理反映。我一般来说能够在一秒种以内判断一个作品是否好”。这样的说法就是给观众听,让他们感觉是一个很容易接受的东西,是一种策略: 以追求轰动效应为特点的. 讽刺的是这样的轰动效应也是一种势利的形式。这段话里好玩的是没有多少当代艺术相关信息。还不用说这样去评论“优秀”的艺术很不好,连这样评论“好”的艺术也不好。比如,Andy Warhol的Brillo盒子就是Brillo盒子的一某一样的复制品。De Pury要么会说 a)这个不是好艺术或 b)所有的Brillo盒子是好作品。当然,这个也是Warhol玩这些问题的做法,但我们都不用通过这样Warhol的列子去理解de Pury的可笑性。

De Pury怎么会去想关于独创性相关问题?一个衍生作品,甚至于一个盗版,在de Pury世界里会一某一样(而且很危险,因为他通过独创作品拍卖作品赚钱)。这种轰动效应追求明显地针对反艺术的人,让他们平静一点。

其他的宣言就听上去没那么可笑,因为他们说得比较少。Saltz涉及到浪漫主义:“艺术是一种给外面的世界看内部世界是怎么样的。”Jeanne Greenberg Rohatyn,平时说话方式很特意地带强调性。感觉她每次说话很累一样:“我只是在找一个让我好奇的东西、让我迷茫的东西,或给我惊喜的东西。”够公平的。然后Bill Powers 一直需要斗争去说最基本的话,说“我们在找一些让我们从一个新的角度看世界的艺术家”。

这个节目的娱乐部分不是艺术相关的乐趣,而是真实电视相关的乐趣。作为市场的提喻法, 真实电视比赛节目提供一种有趣的分析和投机方式。在最痛苦的那一集,参赛者被集合成两个团队来创造一个公共艺术作品。De Pury向他们说:“你们现在是一个团队一起工作,但是明天你们都会单独地被批评。”这个句子反映当代工作场地的疯狂性:你原来合作的那些人,也跟你比赛来推广自己。在这些展览,参赛者应该是很好的朋友、支持人、但也是对手、敌人。你的“成功”不光依靠你在这个比赛能去多远(这个是公布的目标),但也依靠你对观众能引起的吸引力(这个是暗示目标)。最后节目也就在考验参赛者的划分能力;在生活的地方装所有的人都是你的好朋友,然后最后把他们踢出去;或者,如果你跟其他人不是好朋友的话就当坏人。

在Slate杂志里,Troy Patterson说出一个很有趣关于“艺术作品”参加者的挑衅:“知道他们每个艺术家在知觉和本质上是波普的孩子。他们每个人进行创造过程、完成作品和做行为像一个给销售者的套餐一样。他们都是操作员。。。”我们在讨论艺术和市场的时候提到波普艺术和沃霍尔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沃霍尔没有提供艺术/市场谜语的解决方式,他把问题冷漠地、残酷地戏剧化给一个讽刺的观众看。效果是观众在沃霍尔的作品里看随便他们想要看的东西。支持市场、支持艺术的人认为现代世界里的艺术不但是做有趣的物品也是一种利用媒体的方式。反市场、支持艺术的人认为现代资本主义空虚的评论很粗糙。反市场、反艺术的人也用一种虚无方式看这些。支持市场、反艺术的人在这里面看艺术世界堕落的证明。

我不能肯定我是否同意Patterson的说法关于参赛者是波普的孩子。有一个很悲剧的东西关于“艺术作品”,参赛者不一定拥有那种“波普孩子”的讽刺诡辩。他们不光想要卖自己,他们想要“进步”,想要“发展”,而经常投入自己做好作品。

最悲剧的时候是当一个参赛者问了评委:“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你们作品里希望看什么?”Jerry Saltz像一个父亲一样摇摇头,而Ryan McGinness说“你问建议就不对了”。像诱转广告一样!你不可能又当对艺术家的评委而说他们因为他们希望知道你的趣味。但这个时候就看得出来评委对那种市场逻辑不舒服 - 他们很失望被利用为一种“市场调查”。

最痛苦的时候在第7集。China Chow向参赛者说,“这次比赛你们要去挖一些很深的记忆。我们想要请你们做一个跟你们当艺术家的第一个经验有关的作品”。这个比赛反映起码两个很多人希望在艺术里看的感觉:暴露和脆弱性。但这种感觉如果是自然地表达出来才真的有意义,是不是?

让一个艺术家去做关于自己儿童的作品相当于一个夫妇医学家命令你的男朋友、讲关于自己父亲的问题。没有任何其他目标才能感觉到脆弱性。如果你跟我讲你的生活的失败经验以便让我上床,那么真的没有太大意义。

但我们能不能真的忽略目标?这个问题不就是很多知识分子的问题,我们的生活不是完全被我们的无意识目标收到控制?马克思的资本主义、弗洛伊德的思路、 傅科的权利,等等。我们不就是按照各自利益去做事情,而我们的利益不最后也不就很庸俗:什么地位、性和控制?艺术家不是最后真正地尽量赚钱?或作乐?或证明他们的优势?是否真的可以免费送东西?

不管我们的信仰是什么我们被我们的欲望控制.我们看艺术的方式像失去了对爱情信仰的新情人:我们收到的吸引力没有收到理性思想的影响。我们说艺术世界是骗人但我们的某一个部分也不得不怀疑什么样的艺术家会参加 真实电视节目欺诈?我们希望从艺术拿到一些没有任何目标的经验。就像一个绝望的情妇或一个无可救药的求婚者,我们安排一些地下约会希望这次他真的会喜欢他的老婆或她不会把手再缩回去的.



参赛者 Miles


参赛者 Miles


参赛者 jaclyn


参赛者 Erik

相关链接:
美国电视节目"Work of Art"冠军Abdi Farah展览
[沙发:1楼] guest 2010-08-27 15:04:00
我有这一季一共10集,想看的留邮箱地址我发给你。
[板凳:2楼] ABA 2010-08-27 15:31:53
跪求!asamicat@163.com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