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会,美好的令人发指
发起人:oui  回复数:0   浏览数:1552   最后更新:2010/08/23 14:44:14 by oui
[楼主] oui 2010-08-23 14:44:14
这节课,我们先来看看官方广告如何描写与评论世博的数小时排队。。。
 
————以下为引文——————
 
解放日报:世博展现了一个懂得排队的中国
  新加坡记者洪艺菁写了一篇观博有感的文章:《一个懂得排队的中国》。读了这篇文章,我也有感。记者叙述了过去在国外见到的一些不愉快见闻:“只要是有一群中国人的地方,就会出现很严重的插队现象,无论在大陆或国外皆如此。”但是,这次她来上海看世博,发现情况有了大变化:“最大的惊喜是:中国人居然会有秩序地排队!最热门的沙特馆甚至得排上超过8小时,却井然有序。小板凳、阳伞、书刊、游戏机、零食、矿泉水,许多人都有备而来,一边排队一边自我娱乐。”“我遇到的人都相当文明,偶尔有一些人在排队时发生一些小口角,但很快就平息。接近入口处的时候,服务员因为馆满了把人们挡在外面,一些人虽发出怨言,但还是乖乖地等候下一轮。”
虽然获得了“懂得排队”的赞扬,依然使我感到十分汗颜。因为中国人喜爱插队的陋习,竟是如此之严重。多年来一直是如此,改也难。中国人给海外人士留下如此恶劣的印象,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不料一场世博会,竟使乱插队现象基本消失。这的确令人鼓舞。在世博园区内,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懂得排队是一种文明行为,插队是一种耻辱行为;懂得排队是一种有道德的表现,插队则是一种不道德的举动。世博园区成了一个培养文明行为的大课堂,成了一个学习自由和必然关系的大课堂,许多游客在这里接受了一场现代文明的考试。世博会举办是暂时的,中国游客懂得排队的收获却是久远的。如果在世博园区内养成的懂得排队的习惯能够长期坚持下去,那将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一个令人鼓舞的新收获。
在世博园区内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懂得排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从众心理发挥了作用。有位美国心理学家在纽约作过一次现场实验:在一条拥挤的大街上,先叫一人仰望对面办公大楼的六楼窗口,望60秒,实验者观察路人是不是跟着仰望。当仰望者为1人时,跟着仰望者为4人;当仰望者增加到15人时,跟着仰望者为40人。可见从众心理的强弱,会随同多数人一致性的群体规模的增长而增长。一致性行动的群体规模越大,从众心理越强烈。世博园区内为何许多游客都能自觉排队?记者又写道:“插队并没有完全杜绝,但属于少数。由于大家都对插队者投以鄙视的眼光或直接呵斥,因此大多数人都不敢犯众怒。”想插队,就会遭到许多人“鄙视的眼光或直接呵斥”。这也是一种愤怒的“群体规模的增长”。它对个人心理施加了巨大的无形的压力。于是,许多试图越位的人终于缩步,自觉排队蔚然成风。这就是一种明显的社会助力效应起了正作用。
习惯之使然,是日积月累的结果。好习惯、坏习惯的养成和去除,都是如此。现在,在世博园区内大多数观众懂得排队这件事,给我们的启发是:只要把每一步都认作目标,几管齐下,持之以恒,就一定能取得成就。既然插队的陋习可以改掉,那么,在日常生活中,其他各种陋习,如随地吐痰、高空抛物、公共场所大声喧哗,等等,都是经过努力、可以改掉的。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好自为之。
 






———引文结束———





这么“文明快乐”的排队场景,为什么要拿花挡上呢?这照片正如这文章一样:虚化,掩饰,摆拍和强行美好。

原来世博的拥挤与长队可以是“文明”的象征,人们在牲畜圈般的铁栏里无奈的被圈成长队,站三到九个小时,不敢上厕所,不能坐,甚至无法离开。如果稍有不 “文明”,就会被喝斥甚至拉走。国家动用巨资盖馆,再动用巨大国有宣传机构巨大人力把国民从全国各地召来,让他们付钱涌入,官方只兴奋于一个又一个“在线高峰”,完全不管园区容量和如何的拥挤,把一天内花十数小时在排队上说成是“人民热情的体现”,这还不算,还一定要说:“人们是快乐的排着队。”这还不算,还一定要说:“人们爱排队,这是文明的体现。”



我只看到了“不得不排队”,每个去过世博的人都该心里有数,自己挤在那些长队中的心情和感受。没有人愿排队,所以出现了凌晨四点就去世博门口站着,在开园时像逃难一样数万人狂奔的景象,主旋律记者们又是如何描绘这一“狂奔”的呢?在学习官样文章前一季中我展示过了,当然是“笑着、快乐的狂奔”。



于是,人们被“笑着狂奔”入园,被“笑着欢乐着排队”,被“开心的满足”的离开。当然,“觉得不值”“太累了”“太贵”“馆里空空荡荡”“就是为了赚钱” 这样在世博中能听到的报怨,在这些媒体文章中是不可能出现的。如果你抱怨,如果你不想排队,如果你不喜欢世博,那么,一定是你不够文明。



我们的报纸欣喜的宣布:“世博会举办是暂时的,中国游客懂得排队的收获却是久远的。如果在世博园区内养成的懂得排队的习惯能够长期坚持下去,那将是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一个令人鼓舞的新收获。 ”



但我不敢想象一个要让人们自己花钱在警卫盯守下在烈日下的铁栏中站上九小时来“培养人民文明习惯”的城市,也不敢想象以排长队为荣,以售了多少门票为荣,却把不满的声音和混乱的一面全部抹去,从而“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世博精神。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