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资料:提诺• 塞格尔Tino Sehgal
发起人:oui  回复数:16   浏览数:13241   最后更新:2011/11/08 03:22:11 by guest
[楼主] oui 2010-08-20 17:30:05
Tino Sehgal




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的研究生许芳慈女士评论刚刚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个展的艺术家提诺• 塞格尔(tino sehgal):

他以从来不以创作艺术品的方式对“艺术作品之稀有性的经济法则”进行挑战。如果说,安德鲁看重的是复制行为中单体和个体的存在价值,提诺• 塞格尔(tino sehgal)则是对由单体和个体产生的稀有价值提出具有反讽意义的质疑。


Tino Sehgal 生于1976常住于柏林,是印度和德国的艺术家  . 他的作品被他称作为"建构的情境", 由艺术家开展涉及一个或更多人的结构调查。

他父亲说, “当Sehgal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升职成为了IBM的经理,不得不逃离巴基斯坦。”他的母亲是一个德国本土的家庭妇女
Sehgal出生在伦敦,但主要在德国的杜塞尔多夫和法国巴黎长大。他在柏林和艾森学习政治经济和舞蹈,在2000年的时候正式成为艺术家。

他参加过当代艺术学院、泰特美术馆等重要场地。参加过Manifesta 4和2005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他的作品还入选过2006年的Hugo Boss奖。

 2008年,Nicola Trussardi基金会在意大利 米兰的一个最壮观的历史建筑——王宫花园举办了Sehgal的第一个个展。

在他作品的销售部分,艺术家根本就没有目录,没有图片,也没有收据,这意味着,他的作品不是以任何方式被记录在案。  
  
他创作的基本材料是说话的声音、语言、运动的过程和观众的参与,其间不涉及任何有形的物质。赛格尔只允许他的艺术有一种转瞬即逝的物质性,不是传统的行为艺术,可能更多的是现场演出,他甚至拒绝通过视觉和文字记录他的任何作品。

对于顾客来说,购买了他的作品之后,得不到任何有形的东西,甚至连描述性的纸片都没有。他们必须通过口头交易的形式来进行购买,购买之前要承诺不拍照、录像,在同意这些条件之后,买主将接受赛格尔几个小时的训练,以确保自己能够“解释”和“运用”这件作品。此后,他可以在自己的亲人和朋友间去实践这件作品。


对于有业内人士“质疑艺术新经济带来的承诺”,策展人比利安娜与记者聊到了德国艺术家Tino Sehgal,他在展览中使用演员或工作人员、从不对自己的行为艺术做任何记录、照片或录像,但他的艺术概念仍然受到了关注和肯定,曾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等众多重要的国际展览,作品也被一些海外艺术机构收藏。“艺术新经济”仍然希望通过展览及其讲座,与公众探讨着更多可能性,包括当代艺术的收藏方式、物质保存和其他可能性、画廊服务的新渠道等,所有参与者的观点被汇集成“数据库”出版,是“再一次学习和倾听的时候”。


Works 作品


2010年 9月光州双年展现场

 
Tino Sehgal 行为作品,舞蹈家每天在地上极缓慢蠕动翻转.他刚刚在古跟海姆实施大型行为个展



 

来源:第八届光州双年展图图图

 2010年Sehgal在纽约Guggenheim美术馆做的作品“这个过程”,艺术家把Frank Llyod Wright设计的螺旋建筑空下来,把里面的所有作品拿走。当观众到螺旋的最下面就会碰到一个小孩子,这个小孩会问他们“过程”是什么意思。观众一边往上走一边继续讨论到碰到第二个人:一个高中学生。学生就继续配着观众讨论。后面就这样碰到一个年轻人、一个年级大一点、到最后一个年级很大的人在Guggenheim美术馆的最上面。

Tino Sehgal 在古更瀚美术馆的个展 2010


如果你有一个美术馆来做个展,你可以把它留空吗?Tino Sehgal 在古更瀚美术馆的个展有两个作品,这两个作品就可以让你体验到一座空荡荡的建筑。艺术家称从不以任何方式记录自己的作品,包括照片、画册,所以让我觉得更应该在那儿拍上几张照片。



观众从环形的建筑往上走,会遇到表演者上来和你交谈,讨论什么是”进步“,而且对话的表演者依次是小孩、青年人、最后是老人。当一个黑人青年和我滔滔不绝地讲话,谈论感官体验和科技,我不禁打断他问,这一切都是编排好地吗,有即兴的成分吗?他说没有,然后就走到了柱子后面消失了。其实这个作品我以前在伦敦也看过,但是在不同的建筑里实施感觉会不一样,因为观众和对话的表演者需要在建筑中走动。而这次古更瀚的螺旋上升的标志建筑更照应了对话的主题。


第二件作品是在美术馆中心的地上接吻的情侣。


新美术馆杰夫坤斯策展的Skin Fruit 2010


Tino Seghal, This is Propaganda 图为2010新美术馆杰夫坤斯策展的Skin Fruit 
在“这个是宣传”( This is Propaganda 2002年)一个美术馆保安唱一首歌:“这个是宣传/你知道/你知道”两次,然后每次一个观众进来就说出作品题目和创造时间。在“这个物品的目标”( This objective of that object 2004年)观众被五个人围着,但一直保持背着观众的姿势。他们五个人唱:“这个作品目标是变成讨论的主题”,如果观众没有反应他们就慢慢地掉到地上。如果观众说话他们开始讨论。


横滨三年展.2008


2008横滨三年展三溪园, 那里有德国艺术家迪诺·塞格(Tino Sehgal)在日本和室房间里演出的舞蹈《吻》(Kiss),六组舞者轮换,每组男女两人,始终相互抱着在地上有序地滚动,他们的动作每16分钟重复一次,每两小时换一次班,究竟是该偷走两个扭在一起的人,还是偷6组12个人?每天在这幢日式乡村大宅的塌塌米上表演缓慢的拥吻过程。
只要不影响舞者的表演,观众可以坐在舞者的旁边
与他在06年柏林双年展的参展作品相同。 

行为,无法被移动,也就无法被收藏,更加无法在艺术市场上买卖。

“让艺术不值钱”正是三年展艺术总监水泽勉的策展理念。“本质上来讲,‘行为’无法进行买卖,也不会变得越来越值钱。”水泽勉告诉记者,“那些无法转变成钱来使用的东西,在市场里没什么买卖价值的部分,是构成艺术格局的重要因素,才是我所想强调的东西。” 
  
  
 “明天” 首尔,韩国 "Tomorrow", 2007

 

 
Tino Sehgal的行为作品,他邀请几位韩国本土舞者每天每人2小时轮流在展览空间表演,他让舞者们体验Dan Graham作品“Roll,1970" 和Bruce Naumam的作品“Wall-Floor Positions,1968",然后让他们再用身体与舞蹈表达自己对那两个作品的感受,并根据现场观众的反应作出即兴变化,Tino考虑舞者的行为本身和公共空间的某种权利关系,传达人类的情感情绪在历史、今天和未来的某种内在联系


 
而我感兴趣的是年轻的舞者沉醉在i-Pod中,旁若无人地在地上缓慢蠕动、翻滚,和落地玻璃窗外繁忙的韩国街景形成有趣的对比关系。看上去如此沉溺的虚弱的身体,在傍晚的都市迷蒙中醒来又睡去,无力,瘫痪,模仿我们激情倦贻的空洞心灵
 

《胜利还是失败?》(This Success/This Failure)

《胜利还是失败?》(This Success/This Failure)
“此成功/此失败”作品里一些小孩子尽量不用作品玩,有时候也让观众跟他们一起玩



《太当代了》(This Is So Contemporary)
2005年,他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时的作品,就是找一群人来对观众边跳舞边唱:“这真是太当代了!太当代!太当代!”


Image of Tino Sehgal’s This is So Contemporary at Milan’s Villa Reale, from www.videa.vsetkyvidea.sk/ sehgal/

 YouTube video capturing Tino Sehgal’s This is So Contemporary at the Venice Biennale 2007



Photo of Tino Sehgal’s Kiss by "tiloe", from Flickr



Photo of Kiss by Tino Sehgal, by "eri neko" on Flickr, with note from Manhattan Magazine asking to reproduce it


“我的工作是关注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性,所以《吻》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它比那些物质化的‘死东西’有趣多了。”在舞者表演的时候,塞格就抱着手臂在和室周围晃,他会监控那些想要拍照的人,这个反物质化的艺术家是横滨三年展最极端的例子,他绝不坐飞机,宁愿花几个星期甚至一两个月的时间坐轮船、火车,走路,带着舞蹈演员去国外演出,也不允许有任何形式的记录,甚至三年展的场刊上,属于他那一页的介绍也是一片空白。




Photo of Tino Sehgal’s Selling Out (2002), by "m*apotropaico," from Flickr
一位背對著觀眾,深著西裝的男子突然轉身面向我們,不言一語上演起一段脫衣秀;當男子漸漸脫下衣衫,最後只剩下一小塊貼身衣物時,舞者突然喊出一串《Tino Sehgal, Selling out, 2007》的口號,而表演就此結束,男子也開始慢慢穿回衣物;這時觀者可上前與之交談,舞者會告訴你:「汀諾‧賽蓋邀請了四位舞者(兩男兩女),每日輪流在不同的時段,在觀者進入展場後開始脫下衣衫,直到身上只剩下最貼身衣物時,喊出作品的名稱,這就是他的作品。」



YouTube video capturing Instead of allowing some thing to rise up to your face dancing bruce and dan and other things (2000) at the New Museum




YouTube video of museum visitors interacting with Tino Sehgal work 




Instead of allowing some things to rise up to your face, dancing bruce and dan and other things 2000年 at the Muzeum Sztuki, by "wrr.", from Flickr 

 “不要允许一些事情在你面前发生,反过来学bruce和dan跳舞以及其他东西”( Instead of allowing some things to rise up to your face, dancing bruce and dan and other things 2000年)是一个按照Dan Graham 和 Bruce Nauman 跟舞蹈有关的录像作品的现场表演。

 
 
Instead of allowing some things to rise up to your face, dancing bruce and dan and other things 2000年 at the New Museum, by "dexter", from Flickr 


其他作品:
在“这个是新的”(This is New )作品,一个美术馆工作人员向观众喊当天报纸标题。在在“这个好”
( This is Good 2001年),一个美术馆工作人员摇摇胳膊、单腿交换跳、然后喊作品题目。




 References



    ^ [sup]a[/sup] [sup]b[/sup] [sup]c[/sup] Anne Midgette, The New York Times, Nov 25, 2007^ Danielle Stein, "Tino Sehgal," GQ, November 2009.^ Arthur Lubow, "Making Art Out of an Encounter,"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Jan. 17, 2010, p. 28.^ guggenheim.org^ Dan Visel, The Institute for the Future of the Book.^ Alan Gilbert, "The Talking Lure", The Village Voice, Dec 4, 2007^ Lucy Steeds, Tino Seghal, Art Monthly, March 2005, pp28 - 29.^ tate.org.uk
    External links
[沙发:1楼] guest 2010-08-30 18:11:22





Tino Sehgal, "This Progress", Guggenheim 美术馆, 2010.02


“我觉得20世纪主要会被“怎么”这个问题导致 ——我怎么是一个产品或我怎么跟这些人有关系?……而这些暗示什么样的伦理?”—Tino Sehgal




 

Tino Sehgal, "This Progress", 在Guggenheim 美术馆, 2010年2月份


“这个是Tino Sehgal的一个作品,你要不要跟着我?”,如果你说“要”,孩子就继续问“什么是发展?”通过你的回答这个讨论就慢慢让你走到第二个人,一些青少年。一直这样到最后,年纪最大的成年人跟你说“这个作品叫“这个发展””,这些亲密的对话跟陌生人让观众感觉很兴奋。



来自:Artforum 杂志“表演的存在 - 关于行为和观众”




[板凳:2楼] guest 2011-09-14 14:06:05
需要勇气和智慧才能做出这样的作品。
[地板:3楼] guest 2011-11-05 02:27:05
还号称没有纪录,还不够彻底
[4楼] guest 2011-11-05 02:27:41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家伙很可怜 被艺术史逼到这个地步
[5楼] guest 2011-11-08 03:22:11
资料太多。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