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谈格拉茨美术馆展览的空间
发起人:oui  回复数:0   浏览数:1792   最后更新:2010/08/17 15:08:31 by oui
[楼主] oui 2010-08-06 14:40:44



左图:Bless、《Workoutcomputer》、2010 、综合媒介、尺寸不定。展览现场。右图:“Bless”的现场,2010。

观念时尚设计小组Bless由Desiree Heiss和Ines Kaag于1997年创办。日前他们在格拉茨美术馆(Kunsthaus Graz)举办了“N°41”展览,重新运用了之前很多的“产品”,将这里变成了一个仿真空间。在此,他们讲述了如何将通过作品,将展览地变成具有作品气味的和谐场所。此次展览于8月29日闭幕。
 

格拉茨美术馆里面很灰暗,在空间的分布上无章可循,巨大的霓虹灯螺旋格外引人注目。这里和我们喜欢的那种场所很不一样,但在此工作却又很吸引人。博物馆的三层非常宽敞,即使是很大的物品放在那里看上去也非常小。很显然,我们的物品很容易就被淹没其中,这里可不是我们理想意义上的“家”,甚至都不是我们想住的地方。有趣的是,在这里工作了一个星期,我们却找到了家的感觉。

由于天花板上巨大的霓虹灯螺旋很抢眼,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非常希望能与这些灯发生互动,或者将它们改变或者找到某种方法与之相平衡,最终也这样实施了。我们从地板上的电网图案中获得启发,将这场展览想象成一个大花毯,灯和作品按照正常的顺序进行摆放,从上往下看,就形成了一个匀称的图案。我们发现大部分灯都能在本地的旧货店买到。它们原本是挂在天花板上的,所以放在地上时,看起来就像百花齐放一样。

展览包括《workoutcomputer》(锻炼电脑),就是一台用充气袋做键盘的电脑。我们最终梦想的是一种日常/办公/工作用的工具,只要它能和一台普通的电脑速度一样就行。其实并非想让生活更舒适—或让身体更懒、使用工具更快,而是以现代化的配备,打造能将身体和大脑重新连接起来的工作用具。比如,在写完一封长长的电子邮件后,精神上和身体上都没有感到太过劳累,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在《双植物》(doubleplants)中,起先我们想打造一种另类的家用花盆,但并不是改变花盆的外形,而是为每棵植物配了一个槽,里面是植物的人工模型,垂直插入进去。于是在下边你可以看到一棵人工植物,而上边则是真的。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四面八方都能坐人的椅子。每个方向上,都有一个沙漏,设置成五、十五、三十或六十分钟。椅子的使用者决定他们想在上面花多少时间—-或者,在一个私人语境下,他们想给他们的对话伙伴多少时间。

我们并不想“展出”作品。所有的产品在设计时,都希望能用于日常生活。在一个给出的展览语境下,我们一直希望能够营造一种类似私人环境的场景。当发现打开格拉茨美术馆有可能打开通常关闭而隐藏的窗户时,就觉得非常好玩,这些窗户曾经打开过,令空间的某些部分在建筑上更具有家的感觉。

这次展览也没什么具体的主题。我们第一本书的名字仍然和整体的作品有很大联系,取名为《十年的无主题》(Ten Years of Themelessness)。没有特定的主题或风格,我们觉得这样很好,希望无论做什么,都能够保持开放性和未知性。虽然我们对让作品面向一个更大的语境有所质疑,但依然接受了展览所赋予的这些有趣之处:空间给出的挑战性,如何将展览的人工语境变得生气勃勃,期望能作出新颖作品的愿望,等等。

实际上,我们从未在同一个城市生活过,在一起最长的时间是十六天,当时是在日本参加活动。在彼此认识之前,我们也从未和任何人合作过。对我们而言,住在两个不同的城市,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当然,我们都能受到每个国家的环境与文化差异的影响,这也可以防止我们长期与外部世界脱节,最重要的是,既可以保持不同环境下独立性,同时又能分享彼此相同的价值观和深厚的友谊。
 

— 文/ Dawn Chan 译/王丹华
来源:artforum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