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在座位上百年不遇
发起人:oui  回复数:0   浏览数:1500   最后更新:2010/07/26 13:38:58 by oui
[楼主] oui 2010-07-26 13:38:58
一周语文|201030|2010-7-19-2010-7-25
作者:黄集伟


 
为本周单字“误”。本周,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副主任之妻子陈玉莲被武昌公安分局派驻湖北省委大院的6名便衣警察当成上访对象暴打16分钟事件引发深度围观,公安方面对受害者的解释称:“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你这个大领导的夫人!”此事件即所谓“误打门”。
此事件所生成的热议迅速生成一个围绕“误”字展开的新词群:评家知风将其定义为“暴力维稳”,评家毕诗成将其描述为“仇民式维稳”、“乌龙暴打”……在这些描述同一事件的新词组中,核心词“误会”似乎是个解释,可这解释像素极低。据此,导演牟森表示很难想象在这个囫囵“误解”遮蔽下的“误打”“是按照谁的命令打人,背后又牵连怎样的官场争斗?”
“误”是“误解”的“误”,“误会”的“误”,也是“错误”的“误”。《说文-言部》对这个形声字的解释是:“误,谬也,从言,吴声”,本义为错谬。其衍生义包括耽搁、妨害、迷惑等。本周“误打门”基本囊括“误”之全部义项:它是个被说成错谬的误,是个耽搁屁民悲凉生计的误,是个妨害公众安全感的误,也是个永无谜底的误……真TM误。
—————————————————————————————————————————
◎ 爱情
语出网友作业本,是个基于个人经验、个人感受的细节版爱情定义:“爱情就是我得了一点小胃病,你坐了60分钟地铁,240分钟飞机,30分钟出租车,爬到24楼,来给我熬了一锅小米粥。”
◎ 一屁多放亦文章
本周,南方防洪压力陡增,三峡大坝抗洪能力备受关注。众多网友检索旧闻,网友mycooldream本周三发贴称,自2003年6月10日至2010年7月20日,7年多时间内,媒体关于三峡抗洪能力的报告从“抵御万年一遇”陡降至“不能把(抗洪)希望都寄托在三峡大坝上”。为此,网友mycooldream感叹:“古有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今有标题浮夸显学问,一屁多放亦文章
◎ 微视频
来自《南都周刊》新一期有关“资深ID”、“喜剧达人”、“中国憨豆”胡淑芬创业故事深度报道。当年胡师“无厘头以人为本”的口号言犹在耳,今天的“喜剧工厂”也正开启“微视频”之旅……想起多年前他原创段子“肉夹馍”,“哈哈哈”从记忆文件夹探出头,簇新如初。
◎ 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百年不遇的年代
语出网友iceec。本周四,作家连岳与网友分享日本金句:“我在地球才二十来年,就遇到了很多次百年不遇的灾难”……针对此句,网友iceec留言:“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百年不遇的年代”。
◎ 博士辈出
语出《南方周末》记者张华实习生杨鹏本周报道,文题为《富豪为何爱戴“博士”帽》。文中调查报告显示,“在十多年前英国人胡润的第一届“中国内地50富豪榜”上,只有张朝阳一个博士。十年后,该富豪榜前100名富豪中已有接近半数的富豪获得硕士及博士头衔。对于急于获得博士头衔的富豪来说,似乎财富仍不能证明其价值,而博士帽才足以彰显其成功。”与“博士辈出”现状同存事实是:“真博士凤毛麟角”。
◎ 让我们在座位上自行摇动身体
语出书评家康慨书评,上为标题。品读小说《针尖上的天使》,康师认为这是一部具有历史小说、现实主义小说、爱情小说、讽刺小说、幽默小说、批判小说、官场小说乃至厚黑小说等多重意味的小说。它的神异甚至使康师不得不轻看当下的中国文学:“我们当代的文学如何不堪一击。30年的小说成就,充其量只是一个贴满了艳丽标签的气球,如今一个《针尖》便足以将它捅破……这样的作家,我们怎能不称之为可怜的作家;这样的文学,我们又怎能不叫它可怜的文学。”
书中人物之一拉伯波尔“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是说谎者,而且对此感到自豪”。“我的谎言是纯净的,不掺和一丝真相”。“右倾的思想我用左手写,左倾的用右手写,而我自己完全是中间的。”“我干吗要受良心的煎熬?我要把剩余的精力用于证明,我们苏联的停滞状态是最进步的……如果后代称呼我们的时代,那么不会是原子时代,不会是航天时代,而是伟大的造假时代。”
康师说,“针尖”让他“想起那个有名的笑话:斯大林、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一同出行,火车突停。斯大林把头伸出车窗外,怒吼道:‘枪毙司机!’可车没有动。赫鲁晓夫接着说:‘给司机恢复名誉!’车仍然未动。勃列日涅夫说:‘同志们,不如拉上窗帘,坐在座位上自己摇动身体,做出列车还在前进的样子。”
◎ 已受理
来自作家沈宏非本周转发微博,语出网友微博荟与网友分享的一枚段子:“在渝收到红信息,愤而回:‘不要给老子发垃圾短信!’几秒钟后,自动回复:“尊敬的用户,欢迎参加红色短信创作传播大赛,您的作品‘不要给老子发垃圾短信!’已受理,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日内通知您审核结果。”
◎ 你的小提琴在下着大雪
语出诗人俞心樵微博诗作,符号半角不分行紧密连排,仅外形已既抑郁又激越,粘稠浓烈:“你的音乐很冷,你的小提琴在下着大雪,被你的蓝色火焰冻伤的夜,被你的白色花粉涂黑的夜,星星吻到哪里,哪里就更加孤独和痛苦,而镜子内的飞鸟正在漫天要价,而镜子内的鲜花一朵朵数着伤口,而镜子内的暴雨正在把雨伞卖给所有照镜子的人,哦这只能见鬼的音乐更冷了,再也不起波澜的海面,我已死去多年。”
◎ 资深投粪手
语出作家连岳,算是“我爱问连岳”之迷你版:“有人喜欢这样维持关系:拖死他、去他的单位、他的朋友圈、去孩子前面,把他搞臭、搞臭、搞臭!成长为一个资深投粪手。恨一个人,是做得到这点的,但时日一长,同情票几乎都投给了他。赠人大便,手有余臭。把人搞臭是没有用的。”
◎ 难的是把所有的电视台和几百个频道都办成垃圾
语出媒体人程益中。程师写:“曾经相当长时间,我务必看完锵锵三人行才会有睡意。自从我暂住的北京小区收不到海外电视之后,我花了一年时间才适应没有窦梁许的日子,也顺便把电视戒了。办一两个烂频道一两个烂电视台不难,难的是把所有的电视台和几百个频道都办成垃圾。这片土地每天都在创造人间奇迹。”
◎ 10语文第七季
[blockquote]→不行:住宅区有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萝莉,深得各种蜀黍阿姨的喜爱。一天,我见她一个人在玩,就走过去逗她:“小丫头啊,你这小胳膊又白又嫩,给我咬一口好吗?”,“不行!”,“为什么啊?”,小萝莉晃晃脑袋:“因为这是生的!”(duanzi) 
→不能:有个兄弟往屋里走,一推门愣住了,在洗澡的大嫂说“你对得起你大哥吗”?这兄弟转身要走,大嫂又说“你对得起我吗”?于是这兄弟呆在那里,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最后大嫂说了:“你对得起你自己吗”?不能进,不能退,也不能原地呆着,这就是目前房地产行业困境。(焦海涛)
→不让:汉王的员工拿着苹果的 iPad 到银行办事,结果工作人员、连保安都非常感兴趣的围了过来,眼神言语中颇多艳羡;第二天他又去了,这次带着汉王的平板电脑,结果呢,人家保安很客气地制止了:先生,这里不让推销。(布谷林)
→玷污:知识分子被汪晖玷污了,作协被王兆山玷污了,博士被唐骏玷污了,西太被禹晋永玷污了,霸王洗发露被成龙玷污了,德艺双馨被余秋雨玷污了,慈善被章子怡玷污了,学历被官员玷污了,科学被院士玷污了,大学被领导玷污了,爱国被粪青玷污了,法律被严打玷污了,稳定被维持玷污了,和谐被社会玷污了。(程益中)
→尴尬:网上很多朋友客套的时候喜欢称呼别人老师,让后又缩写为“某师”,比如称呼马云为马师,韩寒为韩师。我总在想,如果遇到了姜昆,的确是挺尴尬的。(乔小囧)
→好名:我一向反感用姓名谐音来搞笑,没啥技术含量。但禹晋永这名字内含一与之非常贴切的天然包袱,不让抖出来简直会憋死个人:愚近勇。常人是知耻近乎勇,唐骏是不知耻近乎勇,禹晋永则是越傻越勇敢,真没辜负这个好名字。(胡淑芬)
→就是:内向,可不就是闷骚么。闷骚,可不就是含蓄么。含蓄,可不就是低调么。低调,可不就是内敛么。内敛,可不就是淡定么。淡定,可不就是装逼么。(作业本)
→名词:小姐,从尊贵到低俗。美女,从惊艳到性别。老板,从稀有到大众。鸡,从禽到人。同志,从亲切到敏感。公务员,从服务到特权。官员,从公仆到主人。房事,从个人隐私到大众愤怒。社会主义,从憧憬到厌恶。都经历了怎样的时代变迁?有一点毋庸置疑,有一个国家做到了。(微博搞笑精华榜)
→某某:湖北厅级官员妻子被“误会打”,据陈家事后从公安部门拿到的名单,6名打人者分别为:肖某某、普某某、郑某某、刘某某、潘某某、余某某。他们的身份经核实,均为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干警。——真巧,这六个警察同名,都叫某某。(南方都市报)
→难看:老爸最看不惯外国歌星。可是有一天,我正在看迈克-杰克逊的mtv时,赫然发现老爸站在后面看,一脸深思的表情。“爸爸,你也喜欢看这个?” 老爸摇了摇头:“毛阿敏真是越来越难看了。”(冷笑话精选)
→趣评: 1,他的成功可以复制,但无法粘贴。2,他的学历很好复制,而且价格很低!3,是金子总会发光,是骗子总会曝光。4,躺着也会中枪(挖出大批西太平洋知名校友)。 5,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校友。 (via @daxa)
→听听:我妹妹拿了一包锅巴在院子里吃的津津有味,我弟弟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想吃又不好意思说,就问妹妹:“让我尝尝脆不脆。”我妹妹拿了一片放嘴里,说“你听听”。(陈晓卿)
→涂掉:十多年前,某副教授送俺一本书,过了一段时间,副教授升为正教授,一天到寒舍,要俺取出那书,此人拿出钢笔,把作者介绍中的副教授的“副”字涂掉。俺一时惊诧。这厮一走,俺就把书丢进垃圾桶,并努力把书名忘记。(赵小波)
→献唱:朋友生日,我带小儿子参加。酒饭过后大家去卡拉 OK,小儿子自告奋勇的要为主角唱歌。掌声四起。“我为叔叔演唱一首《折寿》!”众哗然。我回头看屏幕:祈祷。(duanzi)
→相声:在北京买房:如果您年薪400万到500万元,二环三环您爱买哪儿买哪儿;如果您年薪200万到300万元,三环四环您爱买哪儿买哪儿;如果您年薪100万到200万元,四环五环您爱买哪儿买哪儿;年薪100万元,五环外爱买哪儿买哪儿;年薪3万到10万元,您爱埋哪儿埋哪儿。(三联生活周刊)
→以为:我最开始一直以为新红楼是科幻片,后来造型出来我又以为新红楼是拍的戏曲片,再后来看了宣传片我又以为新红楼是恐怖片,接着看到林妹妹葬花我又以为是喜剧片,最后我看到林妹妹之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新红楼是A片。(那谁谁谁)
→责任:领导打算组织班子成员去女子监狱开展警示教育。监狱长极力反对仍不行,最后只好委婉地说:如果犯人认出哪位,我们不好承担责任。(手机段子)
→征服:据说,丝袜是权力的象征,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戴了能征服银行。(情天大圣)
[/blockquote]◎ 三哈女
网络新词,早在2007年前后曾在小圈子内流行,可视为对一部分比小资视野宽大些许的知识女性的形容,其所谓“三哈”为哈根达斯+哈贝马斯+哈利波特。新近出版的南方人物周刊有评曰:“有人宣称:‘三哈女’开启了‘大资’时代,既有物质的享受,又富有想象力,还追求理性和思想深度,乃是三者的混合体。”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