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会见吴玉仁情况说明
发起人:oui  回复数:6   浏览数:1335   最后更新:2010/07/08 00:56:16 by guest
[楼主] oui 2010-07-06 17:04:57
2010年7月5日上午9点半至11点半,律师(应要求隐去姓名)在朝阳看守所会见了他的当事人,北京艺术家吴玉仁先生。以下为会见后,律师给吴玉仁太太凯琳·派特森讲述的会谈纪要。



一,吴玉仁案最新进展

吴玉仁已经接到批捕通知书,批捕日期是2010年7月2日,指控罪名是“以暴力手段妨碍司法人员执行公务”。现在进入刑事侦查阶段。律师认为此 阶段40天到2个月左右。此期间依法可以取保候审。根据案情,律师认为取保可能性不大,但建议家属准备。一是确定保证人,二是准备保 证金。律师建议家属不作为保证人,尽管无户籍限制,他建议尽量找有北京户口的保证人。另外,建议该人士有经济实力,社会地位,无不良记录等。保证金则从几千到3万左右。律师认为,吴案进入审查诉讼阶段,乃至判刑的可能性为90%。最高刑期3年。

刑事侦查阶段,律师没有权利查验证据,调阅卷宗,所以,也没有办法要求警方提供录像等资料。目前只能听取吴玉仁单方面的说法,因此,他无法给出成熟的辩护意见。



二,吴玉仁自述5月31日酒仙桥派出所遭警员殴打的情况。

5月31日下午4时许,吴玉仁接到杨立才电话,杨说吴在前一天借给他的发电机被 798物业抢夺。吴玉仁骑电单车到事发现场,发现杨被人摁到在地。吴和杨找到几罐喷漆,在798艺术区10余角落涂写抗议语,例如“798物业抢劫”等。期间杨立才打了110报警。

物业方面也以破坏公物报案。杨决定去酒仙桥派出所报案后,杨上了警车,吴把电单车停靠在孙园的工作室旁边,上了锁,自愿陪同杨立才前去派出所。

杨,吴在派出所前台登记报案,之后与警员有言语冲突,吴的手机被p.olice强行没收。吴被 p.olice扭架入一间写着“女”字的询问室。 吴多次要求警方给说法,还手机,警员的回答是,他们无权做主,要请示领导。派出所领导的办公室在二楼,吴上到二楼,希望见到领导,讨要手机。此举被警员制止,多人拖拽。吴大喊:“你们这是知法犯法!”。此后,吴玉仁被拖入一个房间,拖拽他的p.olice包括副所长刘大为。他估计被拖入的地方是警员就餐的房间。当时有3到4名警员在场,吴表示,这几个人应该是酒仙桥派出所民警。他们强行将吴的头用吴的衣服翻上蒙上,吴被按倒地板上,手被反剪。开始殴打。有一位警员说:“打的就是你们艺术家!”其间,吴高喊:“你们这些打人者不配来审问我!”“你们这是在构陷我!”吴表示,他能指认出这几个打过他的 p.olice。

吴玉仁表示,殴打后,他的额头有个肿块,肩部受伤,手臂无力抬起。

当夜12时许,朝阳分局一位刑警来派出所对吴玉仁做了笔录,派出所也做了笔录。

6月1日早上,吴玉仁拒绝吃早餐。

6月1日下午3时许,当吴玉仁妻子凯琳以及助手驱车来到派出所询问时,吴从半开的窗口看到了妻子。他喊了妻子的名字,说了两句话:“我被打了”“我们要谈谈。”说完有警员急促关上窗户,没有任何停留,把吴玉仁押送到了朝阳看守所。

在去看守所之前,吴玉仁写了一张纸条要求派出所联系他的妻子凯琳。主要交代了必须从派出所拿回四样被扣押的物品:手机,衣服,1200元的现金和电单车的钥匙。

在会见中,吴再三跟律师强调,要凯琳索要回手机,称里面有很多重要信息。凯琳表示,她至今没有收到这张纸条。



三,进入朝阳看守所后的情况

来到朝阳看守所后,吴玉仁感觉肩部有骨折的可能,要求拍X光片。费用65元由个人承担。所方没有给吴 看X光片,但是告诉他:没什么事儿。

吴玉仁告诉律师,他的健康状况尚好。最新体检,身高1米75,体重142斤。只是颈椎与脊椎有些疼痛(凯琳表示之前吴玉仁并没有背痛的经历)。

吴玉仁希望家属能给他每个月打 800-1000的生活费。看守所的伙食他不适 应,吃得很差。一日三餐都是馒头,而他平时根本不吃。

律师告知吴玉仁,很多人都在关注他的情况,尽力帮忙。并提到该日有AiVV,杨立才,两位徒弟以及文涛等人来到看守所。在转达AiVV对他的问候时,吴显得高兴。

律师告知吴玉仁,他的妻子凯琳和6岁的孩子情况都很好,不要担心。

吴玉仁请律师转告家属,不要把他现在的情况通知父母。

吴玉仁请律师转告凯琳,请她着手准备材料,希望出来后能够全家移民加拿大。

律师问吴在看守所有无自首等立功表现。吴玉仁回答:他不可能自首和承认罪名。他从进入派出所到律师会见,没有对警员使用任何武力。之前他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他是被构陷的,不会与警方妥协。他认为,这次警方的报复与之前他在 008维权时和朝阳警方的过节有关。

吴玉仁提到,他曾与预审的一位警员交流,对方告诉他,根据案情,他将被判十个月以上的徒刑。

吴玉仁转告他的两位徒弟,工作室一定不能解散,要保留下来。

吴玉仁从来没有托人要家属花钱捞人。



四,律师对案件的评价

此案即使吴玉仁与警方有冲突, 仍然是个简单的事件,但现在变得异常严重,复杂和令人费解,他看不明白是因为什么。

对于凯琳是否应求助媒体的询问,律师表示,他不同意这么做。他个人也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他表示,也许有人权律师愿意发声,但这样的人非常少。“你知道每年中国都有律师进监狱么?这在西方会出现吗?”

7月5日,律师会见吴玉仁情况说明



2010年7月5日上午 9点半至11点半,律师(应要求隐去姓名)在朝阳看守所会见了他的当事人,北京艺术家吴玉仁先生。以下为会见后,律师给吴玉仁太太凯琳·派特森讲述的会谈纪要。



一,吴玉仁案最新进展

吴玉仁已经 接到批捕通知书,批捕日期是2010年7月2日,指控罪名是“以暴力手段妨碍司法人员执行公务”。现在进入刑事侦查阶段。律师认为此 阶段40天到2个月左右。此期间依法可以取保候审。根据案情,律师认为取保可能性不大,但建议家属准备。一是确定保证人,二是准备保 证金。律师建议家属不作为保证人,尽管无户籍限制,他建议尽量找有北京户口的保证人。另外,建议该人士有经济实力,社会地位,无不良记录等。保证金则从几千到3万左右。律师认为,吴案进入审查诉讼阶段,乃至判刑的可能性为90%。最高刑期3年。

刑事侦查阶段,律师没有权利查验证据,调阅卷宗,所以,也没有办法要求警方提供录像等资料。目前只能听取吴玉仁单方面的说法,因此,他无法给出成熟的辩护意见。



二,吴玉仁自述5月31日酒仙桥派出所遭警员殴打的情况。

5月31日下午4时许,吴玉仁接到杨立才电话,杨说吴在前一天借给他的发电机被 798物业抢夺。吴玉仁骑电单车到事发现场,发现杨被人摁到在地。吴和杨找到几罐喷漆,在798艺术区10余角落涂写抗议语,例如“798物业抢劫”等。期间杨立才打了110报警。

物业方面也以破坏公物报案。杨决定去酒仙桥派出所报案后,杨上了警车,吴把电单车停靠在孙园的工作室旁边,上了锁,自愿陪同杨立才前去派出所。

杨,吴在派出所前台登记报案,之后与警员有言语冲突,吴的手机被p.olice强行没收。吴被 p.olice扭架入一间写着“女”字的询问室。 吴多次要求警方给说法,还手机,警员的回答是,他们无权做主,要请示领导。派出所领导的办公室在二楼,吴上到二楼,希望见到领导,讨要手机。此举被警员制止,多人拖拽。吴大喊:“你们这是知法犯法!”。此后,吴玉仁被拖入一个房间,拖拽他的p.olice包括副所长刘大为。他估计被拖入的地方是警员就餐的房间。当时有3到4名警员在场,吴表示,这几个人应该是酒仙桥派出所民警。他们强行将吴的头用吴的衣服翻上蒙上,吴被按倒地板上,手被反剪。开始殴打。有一位警员说:“打的就是你们艺术家!”其间,吴高喊:“你们这些打人者不配来审问我!”“你们这是在构陷我!”吴表示,他能指认出这几个打过他的 p.olice。

吴玉仁表示,殴打后,他的额头有个肿块,肩部受伤,手臂无力抬起。

当夜12时许,朝阳分局一位刑警来派出所对吴玉仁做了笔录,派出所也做了笔录。

6月1日早上,吴玉仁拒绝吃早餐。

6月1日下午3时许,当吴玉仁妻子凯琳以及助手驱车来到派出所询问时,吴从半开的窗口看到了妻子。他喊了妻子的名字,说了两句话:“我被打了”“我们要谈谈。”说完有警员急促关上窗户,没有任何停留,把吴玉仁押送到了朝阳看守所。

在去看守所之前,吴玉仁写了一张纸条要求派出所联系他的妻子凯琳。主要交代了必须从派出所拿回四样被扣押的物品:手机,衣服,1200元的现金和电单车的钥匙。

在会见中,吴再三跟律师强调,要凯琳索要回手机,称里面有很多重要信息。凯琳表示,她至今没有收到这张纸条。



三,进入朝阳看守所后的情况

来到朝阳看守所后,吴玉仁感觉肩部有骨折的可能,要求拍X光片。费用65元由个人承担。所方没有给吴 看X光片,但是告诉他:没什么事儿。

吴玉仁告诉律师,他的健康状况尚好。最新体检,身高1米75,体重142斤。只是颈椎与脊椎有些疼痛(凯琳表示之前吴玉仁并没有背痛的经历)。

吴玉仁希望家属能给他每个月打 800-1000的生活费。看守所的伙食他不适 应,吃得很差。一日三餐都是馒头,而他平时根本不吃。

律师告知吴玉仁,很多人都在关注他的情况,尽力帮忙。并提到该日有AiVV,杨立才,两位徒弟以及文涛等人来到看守所。在转达AiVV对他的问候时,吴显得高兴。

律师告知吴玉仁,他的妻子凯琳和6岁的孩子情况都很好,不要担心。

吴玉仁请律师转告家属,不要把他现在的情况通知父母。

吴玉仁请律师转告凯琳,请她着手准备材料,希望出来后能够全家移民加拿大。

律师问吴在看守所有无自首等立功表现。吴玉仁回答:他不可能自首和承认罪名。他从进入派出所到律师会见,没有对警员使用任何武力。之前他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他是被构陷的,不会与警方妥协。他认为,这次警方的报复与之前他在008维权时和朝阳警方的过节有关。

吴玉仁提到,他曾与预审的一位警员交流,对方告诉他,根据案情,他将被判十个月以上的徒刑。

吴玉仁转告他的两位徒弟,工作室一定不能解散,要保留下来。

吴玉仁从来没有托人要家属花钱捞人。



四,律师对案件的评价

此案即使吴玉仁与警方有冲突, 仍然是个简单的事件,但现在变得异常严重,复杂和令人费解,他看不明白是因为什么。

对于凯琳是否应求助媒体的询问,律师表示,他不同意这么做。他个人也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他表示,也许有人权律师愿意发声,但这样的人非常少。“你知道每年中国都有律师进监狱么?这在西方会出现吗?”
[沙发:1楼] guest 2010-07-06 21:52:01
北京的艺术家应该为吴玉仁出一点力。我们对执法者的违法行为也要“零容忍”
[板凳:2楼] guest 2010-07-06 23:30:02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地板:3楼] guest 2010-07-06 23:38:43
在京的江苏艺术家们,请一起为大吴做点事
[4楼] guest 2010-07-07 01:57:53
声援吴玉仁!!!!!!!!!
[5楼] guest 2010-07-07 13:05:07

[6楼] guest 2010-07-08 00:56:16
在此声援大吴!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