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访谈:尼奥.劳赫
发起人:嘿乐乐  回复数:9   浏览数:7895   最后更新:2011/01/03 14:10:58 by guest
[楼主] 嘿乐乐 2010-03-19 11:55:43
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我难堪了
Nothing can embarrass me anymore




备受欢迎的艺术家尼奥.劳赫与霍格尔.里布茨谈论色彩、灾难以及他的作品后面的复杂心情。上图为艺术家尼奥.劳赫。

德国莱比锡的一幕。一位男人正恳求画商Gerd Harry Lybke,他说他这十年来一直很想买尼奥.劳赫的画,为什么?求求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买?然后,Lybke告诉我有人给他打电话说:“我要买劳赫的画。不管是哪一年的,长什么样的都行。”Lybke把他的电话挂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Eigen+Art画廊。尼奥.劳赫将展出十张巨幅及两张小幅的油画。这自然地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前来观看展览。这一切对劳赫来说都太多了。昨天他拒绝了一个电视台的采访。那个人问及他对莱比锡的想法,这个艺术家于四十六年前出生的地方。

劳赫,这位吃香的,让人们梦寐以求的艺术家。“我再也无法忍受你的这些观点了,”他的一名朋友供认。“你的敌人会怎么想?”他有敌人吗?“哦,是的,他们存在。他们问到底这么抹黑五十年代是为了什么?”。

光线像洪水般淹没了一林子锈红色的铁桩子,一个巨大空置的仓库就在莱比锡Baumwollspinnerei的旁边。一个狭窄的不太显眼的钢铁门带我们进入一个时间仿佛静止了的工作室,每件东西都像涂上了一层隐形的绿锈,让所有事物都显得不朽。就像劳赫画中的事物。它们散发着乳胶的味道。新的画作,四米乘三米的尺寸,靠着墙。这些都是展览中的主打作品,他即将在Kunstmuseum Wolfsburg举办回顾展,展览将于11月份开幕。“展览已经有百分之九十到九十五准备好了,”劳赫说。


HL: Holger Liebs 霍格尔.里布茨
NR: Neo Rauch 尼奥.劳赫



HL:你在你的两幅圆形画中,或者说是九十年代的可挂式的圆形画中画了类似宝塔和陵墓的图像。这些算是你的作品的履历吗?

NR:是的。圆形画是挂在神殿中的。绘画的名称为《隐退》“Ruckzug”:它所表现的是一条隐退的道路。我仍然不完全肯定自己在为了什么隐退。在一方面我觉得自己是在开始进攻,我的意思是我已经停止了作为青年画家的身份,我从所未有的感到安稳。然而我却感到有某种程度上的隐退,我需要找出这将通往哪里并且会带来什么。

HL:这看上去像撤营的场景。装备和汽油罐成堆地堆积在路旁,文件都被收集起来了,然后还有个手持火炬的接力跑运动员。

NR:他是一名归来者,他曾经出现在我的一些早期画作中。是个受到歌德的浮士德中的人物“男孩御夫”启发的形象。“我依次地驱散火焰,待看它能烧到哪儿”所以他是我的灵感来源,他随着时间旅行,当然他也需要远离燃料储存设备,而不是燃烧的精神。

HL:在另外一幅新的画作中你描述了某种当你在面对目前你所运用的始终如一的媒介时而感到的疲惫状态。

NR:画作《访谈》“Interview”正好显示了这一点:一个访谈。这是莱比茨展览中最老的作品。它基于我们目前处于的这个情况,但是我希望这次的访谈能担任不同的角色。

HL:谈话中的人物像是被倒在沙发上。无聊的密码,忧郁的?

NR:当一个谈话无法吸引我时,我就会溜走。画面显示了两位高度惊慌失措的人处于一个被控制的环境中,他们的身后站着两位可疑的人。左边像个木偶般扶着记者的那一位仿佛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他后退到黑夜的窗口。另一个扶持着被采访者的人物显然是一位画家,他手拿画笔而且身上满是颜料。他脸上的山羊胡子让他看上去十分邪恶。

HL:这意味着眼前的现实及你的经验是存在于你的画作中的,并以电码的形式呈现。

NR:当然。

HL:但是人们也可以将你的绘画阐释成后现代主义,集成了符号和引述,然后又拼贴成超现实主义的操作。因此,这就是搜索的媒介所暗示的。但是这会和你个人经验所描述的形成矛盾。

NR:也是,也不是。我把自己看成是歌剧导演,而我的投入在大胆和侵入方面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它可能是在当我坐在后面看着这些场景随着自己的生命发展下去时发生的,突然间这些东西都上升了,而这并非是我安排的。这些时刻使到这个专业显得特殊。

HL:但是自我表现,显然是意外的姿势是你绘画中的主题,是对导演的控制。

NR:这完全有关在正确的时刻里的感觉,当理性元素站主导地位,当你所有的计划都必须停下让绘画的过程顺其自然。不明确的区域是有其必要性的,否则画作干后将会变得太干净。我需要不停地做出新的决定,什么时候我需要停顿然后建立破坏。我总是在我感觉因过分阐明而失去平衡时这样做。

HL:但是强行进入构图中的色彩赘瘤通常就像绘画本身,绘画的寓言,它们指向了自身的创作。我说的对吗?

NR:对的。它应始终清楚地知道这些都不是化身,但是,也许是个单词,平淡无奇的想法,而且还有关冲动。换句话说:站在那儿的不是一个形象,不是一个人,但是在那个区域的色彩将其凝固成一个人,因为作者让其发生。这让我百分百地体现在我所有的形象中,还有《访谈》中。这个也同样的就像其它中的我。

HL:这将我们导向你的脸部。很多脸孔都很相似。你的形象是否也是秘密的自画像呢?

NR:如果是,那也是无意识的。我已经加强努力扩大我在面相学方面的才能。面相学的变形是随着这些人变化的(他指着《隐退》这幅画)。他们能拉伸那些已完成并不断地被抹去的肖像。我必须对很多很棒的肖像说再见因为他们不适合画面。显然地我的创作的基本主题唤起了某种人员分类。但都是过渡的。我感兴趣的是谁将在五年后出现。

HL:其实现在就能允许很多人出现。你的绘画愈来愈密集,有更多的叙述性。

NR:当然,我放的材料越多,叙述结构也就会变得更密集。这是很明显的。无论是卡斯帕.大卫.弗里德利希的《海边的修道士》还是马克斯.贝克曼的《离开十字架》。

HL:或者是来自18世纪的庄严的图像中的戏剧性的云层结构和热情洋溢的地平线,但也可以是武器、炸药、交通要道和隐士——世界末日的虚构主题。

NR:嗯,这不是资本主义现实主义。我尝试去创作新的种类。这也可能可以更直接地表达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挑战。确切地说,作为一名具象画家,他可以更贴近地观察香肠和羊肉串的世界,然后他能得出一个完全不同的,比我更为极右的看法。但那是新闻业,不是艺术。

HL:然而这显然不是你在努力争取的。反之,你创造了一种灾难的气氛。

NR:我并不否认这点。首先,我转身成为了自己作品的观察者。明显地它们的问题核心在于世界末日。我通过非等级秩序接触世界的现象,然后用过滤后的材料镶嵌出非常私人的马赛克。在最好的情况下,这导致了超出人们一般对事物属性的认知模式。

HL:你也越来越多地使用了来自19世纪的形象。有怪诞的马戏团主人和列车售票员。其中一张画中有三位研究员,让人联想起亚历山大.冯.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

NR:….或者是“体操之父”弗里德里希.路德维希.雅恩(Friedrich Ludwig Jahn)(笑)。这就是过去几十年里潜在于戏中的角色。今天我们正经历着类型学的瞬息万变,它不断地导致新的连接,虽然材料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你知道吗,过去那几十年的面孔:30年代或50年代的经典面相。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回来。所以有保留得那么完好的看似被丢弃了的现成材料:明天它们又会满地都是了。这就像胡子。十年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会画一个满脸胡子的人。过去我的男孩造型都是不留胡子的。

HL:你更喜欢B字母开头的画家:培根、波伊斯、巴尔蒂斯、巴尼、贝克曼…整个绘画史充当了你的回音室。你并没有掩饰你对大师们的迷恋,因为你不相信现代性的形式会强大。

NR:感谢主,幸好不,因为我再也不是25岁的小伙子了。我的意思是,感谢主我再也不对政治感兴趣了,不再依恋于意识形态了。年龄的美,在某一点上就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我难堪了。我觉得做任何艺术的实质内容,你都必须排除难堪的感觉,而且要越快越好——我说的是,艺术中的难堪。有些大师已经通过英勇的方式展现给我们了。

HL:比如?

NR:你提到马修.巴尼。大家会想:他是如何针对这些情况的?由于他使用的手段?而恰好就是这一点:因为没有其他人在做。这个意义重大的,非常特别的,深不可测的、无限的,这形成了所谓的艺术。反之便是*mouth-pursedness(此词无从考证,望高手给予指导)的严格磨练,比如说,那些相信自己在为一些类似神殿或艺术的本质辩护的人,或者是拥有俱乐部导向的波谱抽象。只要显露出一些叙述性,闻上去像人的东西或艺术家的汗水,他们都在尖叫。只有那些性质不稳定的东西才会一直踮着脚四处走。这就是煽动者和政治委员们的国度。

HL:这里是一段来自剧作家波托.斯特劳赫(Botho Strauss)的作品《Couples, Passersby》的引述:“地球是平均地充满天使、魔鬼和上帝的。我们或许也不是孤独的。来自天堂的后裔以及成群的魔鬼无疑交错于我们的胸膛并阻挠了我们的本性。我们是否可能即将被新的充满欲望的寓言所带领呢?你不能去沉思或抽象地去思考,这就如我们过去的科学年代,最后没有任何新的发现。新鲜的肉体会产生新的想法,穿过雾灯,朝我们飘来。”你是这么看你的作品的吗?

NR:太美妙了。就是这样的,完全是。就像我在下笔前读的一样。

作者:Holger Liebs
翻译:嘿乐乐
来源:Signandsight.com (2006年10月06日)


[沙发:1楼] 嘿乐乐 2010-03-19 11:59:16



艺术家尼奥.劳赫(Neo Rauch),1960年出生于东德莱比锡(Leipzig)。



Neo Rauch, "Der nächste Zug [The Next Move]"《下一步行动》 (2007年)



Neo Rauch, "Jagdzimmer [Hunter’s room]"《猎人的房间》 (2007年)



Neo Rauch, "Vater [Father]" 《父亲》(2007年)



Neo Rauch, "Die Fuge [The Fugue]" 《赋格》(2007年)



Neo Rauch, "Warten auf die Barbaren [Waiting for the Barbarians]"《等待野蛮人》 (2007年)



Neo Rauch, "Para"《Para》 (2007年)



Neo Rauch, "Paranoia" 《妄想症》(2007年)



Neo Rauch, "Goldgrube [Gold Mine]" 《金矿》(2007年)



Neo Rauch, "Vorort [Suburb]" 《郊区》(2007年)



Neo Rauch, "Die Flamme [The Flame]" 《火焰》(2007年)
[板凳:2楼] 嘿乐乐 2010-03-19 13:08:50


Fluchtversuch
2008
Oil in canvas
220 x 400 cm



Seewind
2009
Oil on canvas
250 x 300 cm



Ordnungshüter
2008
Oil on canvas
250 x 300 cm



Der Altar
2008
Oil on canvas
250 x 210 cm



Der Pate
2005
Oil on canvas
271 x 150 cm



Neujahr
2005
oil on canvas
270 x 210 cm



Krypta
2005
oil on canvas
210 x 271 cm



Pergola
2005
oil on canvas
210 x 271 cm



Heimkehr
2005
oil on canvas
210 x 300 cm



Loesung
2005
oil on canvas
300 x 210 cm
[地板:3楼] 嘿乐乐 2010-03-19 13:12:34


Leporello
2005
oil on canvas
250 x 210 cm



Neue Rollen
2005
diptych; each oil on canvas
270 x 210 cm



Höhe
2004
oil on canvas
210 x 270 cm



Schmerz
2004
Oil on canvas
270 x 210 cm



Scheune
2003
Oil on canvas
190 x 250 cm



Haus des Lehrers
2003
Oil on canvas
250 x 200 cm



Gold
2003
Oil on canvas
250 x 210 cm



Quiz
2002
Oil on canvas
250 x 210 cm



Eis
2002
Oil on linen
189.9 x 134.9 cm



Tabu
2001
Oil on paper
243 x 198 cm
[4楼] 嘿乐乐 2010-03-19 13:17:07


Sturmnacht
2000
Oil on canvas
200 x 300 cm



Leider
1999
Oil on canvas
200 x 150 cm



Tal
1999
Oil on canvas
200 x 250 cm



Stellwerk
1999
Oil on canvas
200 x 300 cm



Einbruch
1999
Oil on paper
225 x 195 cm



Takt
1999
Oil on canvas
225 x 195 cm.



Stoff
1999
Oil on canvas
250 x 200 cm



Stau
1999
Oil on paper
210 x 151 cm



Schicht
1999
Oil on canvas
200 x 180 cm



Strecke
1999
Oil on canvas
122 x 90 cm
[5楼] 嘿乐乐 2010-03-19 13:23:57


Fuller
1999
Oil on paper
214 x 148 cm



Vorrat
1998
Oil on canvas
250 x 200 cm



Modell
1998
Oil on canvas
160 x 105 cm



Die Wahl
1998
Oil on canvas
300 x 200 cm



Front
1998
Oil on canvas
120 x 90 cm



Fang
1998
Oil on linen
200 x 300 cm



Winter
1996
Oil on paper on canvas
162 x 105 cm



Stationen
1995
Oil on paper
133 x 272 cm

帖子编辑:嘿乐乐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6楼] guest 2010-11-17 19:04:15

[7楼] guest 2010-11-18 10:53:47

NR:嗯,这不是资本主义现实主义。我尝试去创作新的种类。这也可能可以更直接地表达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挑战。确切地说,作为一名具象画家,他可以更贴近地观察香肠和羊肉串的世界,然后他能得出一个完全不同的,比我更为极右的看法。但那是新闻业,不是艺术。
[8楼] ba-ba-ba 2010-12-28 11:16:58




[9楼] guest 2011-01-03 14:10:58
HL:你更喜欢B字母开头的画家:培根、波伊斯、巴尔蒂斯、巴尼、贝克曼…整个绘画史充当了你的回音室。你并没有掩饰你对大师们的迷恋,因为你不相信现代性的形式会强大。

NR:感谢主,幸好不,因为我再也不是25岁的小伙子了。我的意思是,感谢主我再也不对政治感兴趣了,不再依恋于意识形态了。年龄的美,在某一点上就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我难堪了。我觉得做任何艺术的实质内容,你都必须排除难堪的感觉,而且要越快越好——我说的是,艺术中的难堪。有些大师已经通过英勇的方式展现给我们了。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