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下任MOCA馆长杰佛里.戴奇
发起人:嘿乐乐  回复数:3   浏览数:4439   最后更新:2012/08/04 12:58:18 by guest
[楼主] 嘿乐乐 2010-03-09 14:11:42
专访下任MOCA馆长杰佛里.戴奇
Q&A with incoming MOCA director Jeffrey Deitch




下任MOCA馆长,现任戴奇画廊(Deitch Projects)的老板杰佛里.戴奇。


这是第一篇对下任MOCA馆长以及现任戴奇画廊(Deitch Projects)的老板杰佛里.戴奇的专访。访谈是在今晚较早前通过电话联系身在洛杉矶的戴奇后进行的。(MOCA的通信主管Lyn Winter也在线上,但并没有参与访谈)

为了方便阅读,我将把它分成三个部分。文章将粗略地按主题进行,但谈话内容绝对是按照时间排序整理的。

在第二部分中,戴奇和我谈论到有关他的新职位所产生的一些道德问题。第三部分,我们谈论的是他对MOCA的未来计划。在这里,第一部分中,戴奇和我的谈论将从画廊老板转移到非盈利机构的主管。

MAN:Modern Art Notes (泰勒.格林的博客:现代艺术笔记)
JD:Jeffrey Deitch (杰佛里.戴奇)





第一部分:

MAN:先从简单的开始吧。在你为了MOCA而放弃了画廊后,你认为经营一家商业画廊和一家美术馆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JD:当然是有非常、非常巨大的区别的。一个是私营机构,另一个是公共机构。美术馆馆长要负责的是一个非常广大的群体:所有的美术馆员工、董事会、本土艺术家、本土艺术爱好者、洛杉矶的公民领袖、其他机构的人物以及所有在此的众多的观众。每个人都是参与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也是美术馆的一部分。

MAN:在过去的十年或二十年中,我们看到美术馆聘请了许多MBA馆长,比如Tom Kren。美术馆在回避非盈利和艺术史专家的实验中是否是成功的呢?

JD:我想是非常的。我的其中一个灵感来自杰克.兰(Jack Lane) 。(杰克.兰曾经是SFMOMA和达拉斯美术馆的馆长)我相信杰克是拥有商业文凭的,他是那种同时在担任创意经理和财务经理时都能舒服自在的人。这个真的是取决于个人和环境的。但最终,经营艺术机构——无论是美术馆还是歌剧公司——的最佳人选还是那些能够在创意界和管理界驾轻就熟的人。你真的是必须在这两方面都具备能力,并且能同时驾驭它们。

MAN:美术馆馆长就是艺术的代言人,代言的是艺术的重要性和社会中的艺术家,他还是促进收藏品和学术研究的管理者。然而,画廊老板却和比较小范围的公众打交道,实际上就是有意购买艺术的人。在洛杉矶这个多元的社会中扮演今天的艺术形象,尤其洛杉矶可能算是美国最多元化的城市,这和销售艺术品给富人——多半是白人——的感觉是非常不同的,对吧?

JD:这完全不是我所设想的我在画廊时的角色。首先,我经营的公共画廊拥有三个进行许多共公项目的空间。画廊的支持者有百分之九十九是来自艺术观众的,和MOCA的艺术观众一样的群众。

还有对收藏家的销售——并非全都是富人,白人——现在的局面已经完全不是这样了。我们销售到全球各地,而且客户多数是女性,我们的客户可能有一半是女性。这就是负责向董事以及社团中其他人员筹款的部分。我不觉得我是走进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是同样的人,同样的规则。

从一个商业的私营机构走向一个收入来源和商业毫无关系并靠赞助来支持的公共机构是显然地完全不同的。但是我觉得我在戴奇画廊做的就像是在经营我自己的私人当代艺术机构。只是我利用了市场体系支持它,而不是靠赞助。我主办过非商业的陈列展项目,有一点点或完全没有销售的陈列展。我也曾经主办过和一大堆年轻人有关的展览,比如像Michel Gondry的迷你影片工作室,它耗费了很多金钱,然而却没有任何商业收入的机会。

MAN:这些我都能完全理解,但是我觉得我发现了其它一些不同的东西:作为美术馆馆长,你需要以当代艺术的公共形象去面对庞大的的观众,其中很多人并不关心当代艺术,或者甚至还会怀疑它。你会怎么向这部分群体展示艺术呢?尤其是那些认为自己对艺术不感兴趣的人。

JD: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因为这和我即将要在MOCA做的事情有关。我将服务于更广大、更多元的观众群,虽然我在画廊时也那么尝试过。我试图建立一个更广大的群体,而且是多元的,而且我想我们已经有了。我们的画廊相比其它主流画廊拥有更多样的观众。但这将是MOCA的一项令人振奋的挑战。我很理想主义。我真的相信艺术可以提高人们的生活。

我相信艺术是经济的发电机。在洛杉矶这样的城市,已经看不见太多的企业总部、大集团,它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制造业的基地…但是,它拥有世界上最具创意的人口,他们之中有些人从事艺术,有些人不,是一个具备了很好潜质的观众群。我也希望懂事会和全体员工们能服务于艺术教育,使用比如像MOCA收藏系列、策展人这样的工具,接近那些没有直接和艺术接触过的人。在我准备给董事会的策略报告中,有很多重点都是有关建立并服务于一个更广大的观众群的。

MAN:在商业领域的什么价值是不适合于美术馆的管理者的?

JD:就我涉及这个领域的开始而言,我是从艺评做起的。在我读完了哈佛大学的MBA后,我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在美术馆。我在DeCordova做策展人。我一直把这个领域视为是可以涉及促进艺术的分析或阐释的机会。就我的事业而言,最适合我去那么做的方式便是非盈利的部分,还有就是运用企业结构的部分——当我在花旗银行担任艺术顾问以及到后来经营私人画廊时——然后直到现在的MOCA。

我的动力和兴趣是在鉴赏学、学术研究以及和艺术家策划优秀的展览和项目:都还是一样的。这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我的价值观也真的没变。在最初的三十年前当我还是一位画商和艺术顾问时,我只是简单地利用市场体系来支持我要做的事,无论是Post Human这样的充满野心的展览,还是最近出版的Keith Haring的专著,或者是艺术游行这样的公共项目。

MAN:你提到这个,很有趣。今天较早前我还想像着艺术游行进入格林大道的画面。

JD:我们将试图把艺术游行带到洛杉矶!当然,这不是首要考虑的,但这是我想要做的事。

无论如何,现在我将用艺术做其它事。我的方向将是尝试和在世艺术家一起合作有趣的事情,做野心勃勃的、充满专题性的历史性的展览——这一直是我的动力,我一直在锻炼自己,以便将来能管理一家重要的公共美术馆。这份道德准则是保持不变的。

[沙发:1楼] 嘿乐乐 2010-03-09 14:15:18
这是专访下任MOCA馆长杰佛里.戴奇的第二部分:新职位所产生的道德问题。第一部分中,戴奇和我聊到他从画廊老板到非盈利机构主管的转变。在第三部分中,戴奇和我将谈论到他在MOCA的未来计划。



洛杉矶当代美术馆 LAMOCA。

第二部分:

MAN:我相信你早已有机会思考你在委任后会围绕的道德原则问题。在美术馆馆长协会的的附录A“美术馆的专业操作”中提到说美术馆馆长必须就操作美术馆的收藏品和收藏艺术品时“格外谨慎”,等等。你能够提供你目前想要收藏的相关艺术家和艺术品的名单吗?

JD:是的。我们会准备名单的。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这将会是我为美术馆的董事们准备的东西。这是一个到底如何发布才好的问题。我们为了某些安全问题而做出了决定。也许让名单四处流传并不是件好事,但是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我想格外强调的另一件事是,我的收藏系列真的是我的毕生计划,所以我的收藏目标将会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认识的每一位和我有过重要的专业关系的艺术家的重要作品,无论是多年前他们参加过我策划的展览,或是和我的画廊合作过的,或是和我的友情较深的艺术家。这个收藏系列在我的人生中确实是非常重要的,然而,至今为止我还未从这个一流的收藏系列中卖出过任何一件作品。

当然,我卖过很多作品,但都不是收藏系列中的作品,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能继续做下去,让它完整无缺。目的并不是用它来赚钱,而是创造一些有关我的人际关系和事业上的特殊文献,我希望我有机会让它成为一份礼物或将之捐献给基金会之类的。

就算在我很可能需要解决退租的费用和清盘生意等相关事宜之后,我也没有任何想要卖出作品的打算。

MAN:那么这份名单只給MOCA的董事会?还是它也可能会公之于众?

JD:这个还没有决定,但是没有必要去限制它。我没什么好隐瞒的。你是第一个提出我需不需要公之于众的人。或许没有理由不。

但眼下我选择谨慎操作,因为有些人的生活还是选择低调的,他们不喜欢炫耀事情。我的收藏系列中的重要作品通常都是匿名租借出去的,因为我不希望让人知道我拥有那么贵重的东西。

MAN:我不清楚你的画廊是否有其它的经济支持,但是如果有,你可否将他们的名字公开呢?

JD:我的画廊从来就没有其他的经济支持。我从来没有伙伴。

MAN:你代理的艺术家和“你的”美术馆之间将会是什么样的关系?你将会用什么结构去摆放你在过去二十年中建立的和艺术家以及收藏家之间的生意关系?

JD:这个我们已经讨论过了。首先,让我强调一下,我将在6月1日终止一切商业活动。有关艺术的商业活动将为零:没有交易、没有艺术顾问、没有艺术买卖、没有艺术投资、没有任何相关的活动。

然后,有关我曾经和哪一位艺术家合作过,以及我会不会在美术馆展出我的收藏系列中的艺术家的问题是非常难答的。我是在1974年踏入这个圈子的。我有人际关系,专业关系和私人关系,我买过数百件艺术家的作品,我为自己能和那么多重要的国际艺术家一起共事而感到骄傲。无论是在我的画廊进行的公共艺术项目,还是于1970年当我在John Weber画廊工作时,或者是我在为重要的收藏系列添加重要的作品时,我差不多已经和所有人合作过。这就是我的一部分能力,这些关系将会是我带进美术馆的一部分。所以这是很难去限制的。

这对其他人来说也是相当不公平的。所以,让我们来假设一下,某位艺术家的作品对某个主题展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五年前他曾经在我的画廊展出过。我们难道就说,“不行,这个艺术家不能在这个展览出现。”,我觉得这也不行吧。所以我对此的答案是,我们将会特别注意潜在的利益冲突,我们将会留意这一点然后做出相应的表现。但这是很难去约束的。我很不希望看到的情况是,某位我曾经合作过的艺术家在另一家美术馆举办重要的展览,但是MOCA将会拒绝他,然后说,“不行,这位艺术家不能在洛杉矶做展览因为五年前杰佛里.戴奇的画廊和他合作过。”。所以我们将要在此打破一些新的格局。

我正在做的事是前所未有的。里查德.佛拉德(Richard Flood)从Barbara Gladstone画廊做到Walker美术馆再做到新美术馆。还有一些其它例子。我们应该从现在的角度去看待这些新的情况。

我想要强调的是,我做的这一切真的都是出于对艺术的信仰,对这个领域的热爱,并不是因为我想要赚取巨额财富所以才介入商业领域的。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生活非常低调。我的生活比我代理的一些艺术家还要低调。赚大钱从来都不是我的动力。这是我到这里来的其中一个原因。这不是我所感兴趣的。

MAN:你在结束了MOCA的工作后还会回去做生意吗?

JD:我的打算是——我希望——我目前和他们有个五年的合同。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在这里待上十年,然后这将会是我专心于写作的时间。不会,我没有打算再回去做艺术生意。我总是认为这是个非常美好的机会,打理一家美术馆。我总是希望能总结画廊的商业部分,写写我在这段时期所经历的。

[板凳:2楼] 嘿乐乐 2010-03-10 14:57:44


洛杉矶当代美术馆,LAMOCA。

第三部分:

MAN:我肯定你有一份你要在MOCA做的事情的清单,一些你告诉董事们你首要考虑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呢?你有做事的经济保证吗?

JD:筹款将会是我的责任,这是我们的一部分协议。只要我能找到拨款我们便可以做任何事。所以,我们最先考虑的便是要在过去一年里所发生的势头中为美术馆建立一个牢固的经济基础。这就是最重要的事。目前美术馆的财政紧缩,我们需要一些稳定。在最初阶段中也将离不开一些令人兴奋的充满灵感的项目,所以我们必须双管齐下。

我已经给懂事会准备了一份许多想法的策略安排,但这是在我到此了解实际情况前。所以现在我需要做的是:了解情况、和每位员工交流、花很多时间和重要的员工交流。我已经花费了许多时间在谈话上。我需要从现任及历任的董事会和赞助人那里了解更多关于美术馆的历史并且知道谁是具有潜质的支持者。有很多事情要做。但,主要的工作还是:带头筹款的同时支持策展人筹划有意思的新项目。

MAN:比如像艺术游行这样的项目。

JD:我们曾经开玩笑地说,但,是的,那可以是好玩的附加项目。

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更能引起我的兴趣的是那些新的、年轻的观众,那些不是专业艺术爱好者但是又对艺术感兴趣的观众。MOCA拥有非常优秀的收藏,还有非常学术的、历史性的展览,这些有意义的展览能吸引并促进拥有专业艺术知识的人。但为了繁荣,美术馆就必须要扩大本土观众的范围,这就是我的任务。希望我们做的项目能够像保罗.麦卡锡的著名的展览《Helter Skelter》那样,学术、严谨并具有突破性的同时又带来精神上刺激,它吸引了一批新的观众。

MAN:MOCA将自己形容为“界定当代艺术的美术馆”。这真的是在它的使命声明中那么写的。作为一个机构,这样的声明简直是一种大胆放肆,这让我很羡慕。无论如何,由于今天的艺术市场的重要性——尤其是在纽约的商业主义,必然地,一个自称为“界定当代艺术的美术馆”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部分吗?

JD:美术馆是个经济实体。美术馆需要吸引观众。它需要吸引赞助人。在公共范围内它是非盈利的,但它实际上是在经济体系内的。它需要能覆盖开支的经济收益,所以,是的,它就必须考虑到它和商业活动之间的关系,而在一些案例中它也参与了商业活动。

我首先要做的事便是改变美术馆礼品店的模式,我们可能将把它拉出洛杉矶的范围,试图寻找新的有意思的经济来源。也许会有新的合作伙伴,比如说网站或出版物可以推广并支持这部分。美术馆必须跨越由一个权威的基金会或世代支持美术馆的富有的家族承担赞助的传统。你必须跨越它去寻找新的支持。

MAN:MOCA在洛杉矶市中心拥有两个空间。这是它必须停留的地方吗?它应该搬到西区吗?它在西区是不是应该有个更大的空间?MOCA需要扩充吗?

JD:MOCA的社团有非常强烈的共识,那就是MOCA会百分百留在市中心的。MOCA是洛杉矶市区的机构。

我们在太平洋设计中心(Pacific Design Center)有个分布,是由太平洋设计中心彻底赞助的,董事会们为这个项目的持续性感到兴奋。我们需要替它找到一个合适的项目。它可以是更倾向于电影的。

但,是的,这绝对是个市区的机构。我们不可能搬到西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至于扩张:在Geffen Contemporary的旁边有块政府用地,可能会扩张到那里。它不属于美术馆,它属于市政府的,但是如果有好的计划和赞助,那么那里将会是扩充的选址之一。

当然,每个美术馆都有很多理想和计划,我们将会装修位于格林大道的空间,改变美术馆的入口。有很多有趣的想法。目前最要的还是经济稳定和发展项目。我们将会在适当的时间介绍新的活动。

MAN:你告诉艾里.布洛德(Eli Broad)如果布洛德基金会将它们提议的项目和画廊建在市区会对MOCA有好处了吗?

JD:艾里有很多很好的选择。他会有自己做决定的。我告诉过他我希望他能将基金会定在格林大道。

MAN:你说的是Colburn音乐学院对面的那块地?

JD:是的,那块个别财产,这对我来说就太好了。我希望这个计划对他来说是最可取的,但他的任何决定我都会支持的。

MAN:洛杉矶美术馆的三位馆长实际上都是来自当代艺术领域的。相比其它城市的美术馆和馆长之间都存在分歧和利益关系的背景,这是不是表示了你和你的机构能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JD:是的。我非常热衷于这个可能性。是一个很美好的情况。我们都是朋友。我认识迈克和安妮很久了,安妮曾经是我在SoHo时的邻居,当时她是The Drawing Center的馆长。她知道我从Drawing Center的项目那里获取了很多灵感,我也是在那儿第一次接触Barry McGee的作品的。我和迈克之间也有很长时间的对话。他是业内给人印象最深刻的人物之一。如果我们三人能一起工作,那这是太美好了。我相信Getty那里会出现能让我们一起合作的有意思的项目,洛杉矶还有很多其它的机构。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起合作有意思的项目。

作者:泰勒.格林 (Tyler Green)
翻译:嘿乐乐
来源:modern & comtemporary art blog(2010年1月11日)
[地板:3楼] guest 2012-08-04 12:58:18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