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展览再现蓬皮度
发起人:art-bon-bon  回复数:3   浏览数:4530   最后更新:2009/03/16 15:09:03 by guest
[楼主] art-bon-bon 2009-03-13 11:41:17
蓬皮度《Vides 真空》回顾展
2009年2月25日-3月23日


在自然界里好像很难容忍“真空”的状态。但对艺术来说,则没有这个规矩。过去的五十年里,从无声的音乐到“没东西”的展览,“空”的风潮一直在涌动。“少”即是“多”,“无”就是“有”,“空荡荡”的展厅也有看不尽的意思。

你应该还记得约翰凯奇的经典《4分33秒》。或者是在1958年,伊夫克莱因召集了数千人去Clert画廊参观那个只有白墙的展览《The spatialization of sensitivity to the pure state》,呈现了一个“空间化的敏感的纯洁状态”的概念。

空展览在最近的几十年里,也不算新鲜事了。久违的蓬皮度从中选了9位艺术家,将四楼的展览空间全部清空,再做了一个《Vides 真空》回顾展,重现“空”的艺术。

 
 
 

 
Roman Ondak《More Silent Than Ever》
 
 
 


Bethan Huws, Haus Esters Piece, 1993



约翰凯奇《4分33秒》



[沙发:1楼] art-bon-bon 2009-03-13 11:44:56
来源:维罗尼卡blog

9个或者无限多的故事 -- 蓬皮度“空”回顾展

久违了的蓬皮度终于再度发挥它的文化功能与文化权威,向我们再现了这个如此富裕,如此之“多”,如此文学与哲学,如此触动人心的大展——“空”。我在参观到最后一个房间的时候,对我身边的朋友说: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知道我在质疑,但我不确定我在质疑着什么……

展览可以用很简单的话语来描述,从1958年4月28日伊夫·克郎在IRIS CLERT画廊展出一个完全空白里面什么都没有的展览,到现在的50年中,艺术历史出现了大小不少完全空白的展览,蓬皮度选来了其中最出色的9个,清空了MNAM(蓬皮度4楼)的后半部分展览空间,把墙重新刷白,再现给我们这完整的9个空白的空空如也的空间。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展览。

时间线上来说,9次由9个不同的艺术家在9个不同的时间地点中呈现的1个相同的行为:我展示的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白空间。这里面有9次背叛,每一次都于之前完全不一样。从事件类比线上来说,这次蓬皮度的所谓回顾展,一次过重新把9个展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再展出,这里又出现了9次背叛(除了概念,上下文背景完全变了)。而最后,这次的回顾展自己本身也成为了第10次背叛。

成为背叛者,与成为作弊者是截然不同甚至是南辕北辙的两个概念。背叛根本就不是山寨版本的剽窃,背叛也从来不是精神分析,语言评论(艺术评论),背叛更不是人家画一个圈,你唱一个圈,背叛是叛离控制性的秩序,叛离契约中的象征与信号,叛离一片土地,叛离某个道。而作弊,是企图去占有分享某个秩序,觊觎某个整体,或者预想重新控制某个系统,给予新的秩序,掠夺。作弊者有许多“作为”,但他们从来没有“成为”。这里出现了个十分有趣的问题,如何去看待这一瞬之间?一个整容者他可以是背叛者,他同样也可以是作弊者;一个展览策划者,他可以是背叛者,他也同样可以是作弊者;一个翻译者;一个导游;一个考古学家……

伊夫·克郎在1958年的展览背叛了他的艺术,他说:“现在,我要去到艺术之外,感性之外,到生命之中,我想要去到空白之中。”他在逃离,他给自己制订了一条逃生路线。空白,是对蓝的背叛,对“同一”的背叛,对“完整”的背叛。

仔细再想想,ART & LANGUAGE,ROBERT BARRY,STANLEY BROUWN,MARIA EICHHORN,BETHAN HUWS,ROBERT IRWIN,YVES KLEIN,ROMAN ONDAK与LAURIE PARSONS这9位艺术家(当中有些人背叛了“艺术家”,不认为自己是“艺术家”),并不是逃离奔向空白,而是在空白之中背叛空白,在空白中逃离,而去生活,去成为,去经历,去死亡,去复活。




[板凳:2楼] 口水可乐 2009-03-16 14:02:45
巴黎蓬皮杜中心推出“空白回顾”展 诠释“空白就是充盈”

内容概要:空白和虚无是令人厌恶的,但艺术却从来没有轻视这样一种状态,从沉默的音乐到看不见的展览,最近的50年以来,“以缺席的方式出场”成了逐渐崛起的一种趋势和流派,“少就是多”,或者“空白就是充盈”成了这一趋势的精神内涵。这个主题为Voids:A Retrospective(空白:回顾)的展览正如展览主题,展览的九个房间看起来都是空白场景。

从人的本质来说,空白和虚无是令人厌恶的,但艺术却从来没有轻视这样一种状态,从沉默的音乐到看不见的展览,最近的50年以来,“以缺席的方式出场”成了逐渐崛起的一种趋势和流派,“少就是多”,或者“空白就是充盈”成了这一趋势的精神内涵。


  这就是目前正在巴黎蓬皮杜中心进行的展览想要表达的东西。这个展览看起来像是“空白”思潮的一种终极表达方式,按照艺术家Robert Barry的说法,这个展览给观众提供一个机会,让大家可以“获得片刻思想的自由,从而可以思考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这个主题为Voids:A Retrospective(空白:回顾)的展览正如展览主题,展览的九个房间看起来都是空白场景。房间的墙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白,地板也是没有任何惊喜的苍白。这个空白展里呈现的作品包括Yves Klein于1958年完成的作品The Specialization of Sensibility in the Raw Material State of Stabilized Pictorial Sensibility,还有来自Roman Ondak在2006年完成的More Silent than Ever。在Yves Klein的作品房间门口,一共有3000个观众在排队,他们都期待着穿过那个蓝色窗帘,进去参观一下那个空白房间。


  不要认为这样的展览是很容易安排的,就从策展人的数量来说都不止如此,这次展览一共动用了6名策展人,他们分别是Laurent Le Bon, Jon Armleder, Mathieu Copeland, Gustav Metzger, Mai-Thu Perret 和Clive Phillpot。展览的相关图册厚达448页,策展人Lucy Lippard和Jon Hendricks都对这次展览写了评论性文字,这本图册的卖价是50美元。


  艺术家Denis Comy看了这个展览之后,用了Purity(纯粹)来形容这个展览,他说他被展览所呈现出的“纯粹”观念所震惊了,而来自美国的一群学生却完全不买账,他们的其中一位说:“这完全是一派胡言乱语,只有笨的像驴的人才会把这样的东西拿给大家看。”

转自artspy

点击:另篇展览介绍

[地板:3楼] guest 2009-03-16 15:09:03
“这完全是一派胡言乱语,只有笨的像驴的人才会把这样的东西拿给大家看。”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