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有什么?
发起人:嘿乐乐  回复数:10   浏览数:2752   最后更新:2008/12/28 23:52:10 by 嘿乐乐
[楼主] 嘿乐乐 2008-12-28 23:29:38
16.12.08 – 谈论伦敦
编辑:Giancarlo Politi
内容来源:flash art
感谢May翻译
May's email: xiaobing1958@sina.com.cn

1. 和纽约及其他国际当代艺术中心相比,你觉得伦敦的青年当代艺术环境如何?
2. 你相信伦敦的艺术机构和私人画廊为年轻和新兴的艺术家提供了足够的支持吗?
3. 伦敦的艺术环境有哪些是独一无二的?你希望看到什么样的变化?



EMMA DEXTER
展览总监, Timothy Taylor画廊
致谢 Timothy Taylor画廊,伦敦

1/2. 我觉得伦敦给年轻和新兴艺术家的支持不亚于任何地方。现如今伦敦最棒的地方在于,它是有趣又有野心的公立和私营部门的精彩组合——它们相互较量,谁也不输给谁。虽然柏林和纽约等其他城市有非常活跃和多样的商业环境,但它们不能达到伦敦的独立/公共空间的深度和力度。伦敦可以巧妙地找到承担风险、开发新想法、发掘艺术家和保证观众基础之间的平衡。伦敦是丰富的商业画廊和艺术家经营空间(常因维持基本运作的需要而涉足商业领域)的混合体,这意味着这里的环境多样得令人难以置信。Zheli 仍然是展示新老艺术家作品的胜地。3. 我觉得在各领域的高水平策展是伦敦优势的重要方面——尤其是独立的‘公共’空间,如Camden艺术中心、South London画廊,Serpentine画廊 和 ICA。公共基金在这个部分是关键,是不可缺失的保障。至关重要的是,这些空间仍保留着愿意实验和冒险的团队,并且拥有可以在没有客户和赞助商的压力下工作的资源。我觉得是追求卓越的精神鼓励着商业部门进行高水准的策展和有趣冒险的企划。作为一个私人画廊的策展人,我一直享受着介绍新面孔的自由,并将他们与已经有一定知名度的艺术家一视同仁。另外,正因为伦敦的特殊地位来之不易,又相对较晚,因此从顶级的博物馆到最小的画廊,没有人自满,都努力抓住一切可以达成卓越的机会——因为没有老本可以吃。我很欣喜看到泰特等博物馆的购买预算大大增加,这应该和巴黎的杜皮蓬的购买力相当,而实际上,这只是预算的一小部分。我们已经创造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当代视觉文化的案例——如果这意味着能永久保持下去就更好了。慷慨的减税对于英国博物馆也有很大帮助。还应该做的是促进其他地区博物馆和画廊的发展,以平衡伦敦的影响力和优越地位——就像法国和德国那样,地区城市也拥有积极进行当代艺术收藏的博物馆。



Tris Vonna-Michell, Tall Tales and Short Stories, 2007.装置现场Cubitt, 伦敦. 摄影: Jet.

[沙发:1楼] 嘿乐乐 2008-12-28 23:31:37


RYAN GANDER
艺术家

1.如果和像纽约柏林这样的城市相比,伦敦的特点在于正处于变革。这并不是伦敦艺术史上一个意义重大的时刻。我们有青年英国艺术家的名号,但我们正努力摆脱这影子。很有趣的是现在在伦敦工作的新一代艺术家似乎对这个称号感到些许惭愧;这并不是一个不好的名号,只是过大家不愿再说起它。伦敦好像正在复苏;表面上行动缓慢又不景气,但同时又在计算策划着。我们在休养、恢复精力和计划新的尝试。艺术家似乎在重新评估自己的理想和原则以及他们和机构之间的关系。我感觉我们都在重新考虑我们真正的观众是谁,为什么要为他们做作品。

2.我不认为艺术机构和画廊应该提供太多的支持,这让他们听上去像是给留级生准备的培训中心或艺术学校。当然有例外,像ICA 举办的“零到六十”计划,但是总的来说伦敦的商业画廊更有责任让有趣的事情发生。画廊是做成事情的地方,而机构是用来把画廊的东西展示给那些没看过的人。我们可以把伦敦的机构看作是有线电视台,不断重复播放《神探可伦坡》,只不过收费高得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伦敦的特色,或者也许机构才是“使事情发生”的地方。然而这确实坚定了我对商业艺术系统的信仰,不是从金钱角度,而是觉得竞争可以推动事情向前发展。

3.竞争是独一无二的。但并不一定是以积极的方式在进行。之所以形成这种残忍的竞争,不是因为想作出更有力度的作品,而是想被认作成功。而成功,对培养艺术家实践能力是没有好处的。这是从艺术学校体制中遗留下来的。带有‘皇家’字眼的大学尤其应该负责……!
我期望看到艺术学校体制的改革。我期望有人给我1,250,000英镑开一个私人的艺术学校!选择学生的任务交给由一个不断变化的便衣侦探小组,在伦敦内外进行搜索。一个没有讲习班和老师的学校,但是适合学徒制度。艺术家不需要考卷,而且当然也不会在念书的时候就开始担心隔壁工作室的人是否卖出了更多的作品。
[板凳:2楼] 嘿乐乐 2008-12-28 23:32:47


NICK HACKWORTH
总监, Paradise Row画廊
摄影: Justin Charles. 致谢Paradise Row画廊, 伦敦.

1. 伦敦仍然是西方最重要的一个新兴的艺术环境。它得益于一系列有益的环境条件的巧合:大量的年轻艺术家和画廊形成的规模,文化和知识的深度,由不断增长的藏家提供的充足的资金……但是明星是伦敦自己。这是一个高消费的大城市、让人疲惫,但也不可思议地国际化、自由、开明、充满活力。这些都渗透在这个城市的文化中。

2. 标准的回答应该是政府支持多多益善,但是法国的例子并不成功。有成千上万艺术家从不交好运。对于那些交了好运的人来讲,生活也并不轻松。然而排除这些,我会说我们放任自流的体制也不错。如果信贷紧缩到来,会有人受伤,但是毕生投身于文化领域中毕竟是种特权,没有人说过这是件易事。

3. 独一无二的地方?我不清楚……但是给我深刻印象的是高水平的知识分子话语。不过我想看到它发扬光大,看到它在过去和其他文化形式中的表现。话语是复杂的,又是含蓄而有限的。
[地板:3楼] 嘿乐乐 2008-12-28 23:34:07


BART VAN DER HEIDE
策展人, Cubitt
Bart van der Heide 站在Noise Room装置旁,摄影Jan St Werner, Cubitt 2008.

1. 我不会把地域特征与文化特质联系起来。尤其是 “艺术环境”。伦敦有数量庞大的不同艺术网络,每个都在发展国际化经营。

2.Cubitt从90年代就开始为制作和试验提供独立空间:为新兴和取得一定成绩的艺术家提供了30多个不同的工作室。另外,18个月的策展资助金为不同专业岗位和艺术选拔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平台。不可思议的是这两方面(艺术制造和艺术话语)能处在同一屋檐下,甚至为了保持独立的声音而联合起来。

3. 一年前我从阿姆斯特丹来到伦敦时,让我吃惊的是,这里的当代艺术环境在很大程度上传统地被艺术家经营着。在荷兰,公共艺术基金活跃地引导艺术空间私有化,伦敦似乎也是这样。但是像Cubitt 这样的小空间——靠美好的意愿和吸纳驻地艺术家来经营——发展过程中所需要的专业知识、时间和人力基本上是缺失的。这使得我们意识到它的局限性。我觉得长远看这是个麻烦,并且希望伦敦的艺术委员会向艺术家组织的活动提供支持。
[4楼] 嘿乐乐 2008-12-28 23:35:06


JAMES LINGWOOD
联席总监, Artangel画廊

1. 伦敦的青年艺术是很棒的,但是想确定在哪里、发生了什么,并不那么容易。毕竟这是一个大城市,又有很多不同的艺术中心。我觉得青年艺术在伦敦很普遍,也很分散。这里仍然很有活力,仍然有很多青年艺术家。伦敦之所以从80年代末到整个90年代——将近20年的时间被推到了一个比较中心的位置,是因为艺术组织和画廊的开拓精神。这种开拓精神仍然继续着。他们不是在等着被叫去做什么,而是在做。我不能谈论纽约因为了解不够。我只知道,和纽约一样,伦敦也养成了对大肆宣传和赚大钱的好胃口,就是所谓的棱镜效应。

2. 比从前好多了,但是总还有更好!

3. 伦敦的特别之处在于这个城市本身——地形带来了‘奇异’的景观。这里虽然和柏林纽约一样国际化,但是就像英国一样,伦敦既不是欧洲大陆模式,也不是美国的自由市场模式而是处于中间。艺术的基础结构是这样建成的,艺术家也是这样工作的。我希望看到对于商业价值以外价值的更多关心;一部分伦敦环境已经陷入了媒体的大肆宣传和赚大钱的泥潭,危险在于它代表了一种价值体系,一种每个在这个不受拘束的大城市的人都赞同的价值体系。
[5楼] 嘿乐乐 2008-12-28 23:39:59


Barbican 画廊夜景



JAKE MILLER
画廊主兼总监, The Approach画廊

1. 我觉得其实差不多,但是在这你不能在开幕式上当街喝啤酒,不然会被罚款。

2. 非常相信。Camden艺术中心、 ICA、 South London 画廊和泰特等,都有专门的空间和项目。还有高品质的私人画廊展出同时代艺术家的作品,随着较大画廊的数量已经比较多,他们也在从艺术学校寻找新人加入到他们的项目中。在一个高消费的城市,谈不上基金,所以年轻画廊需要很多体力、热情和献身精神,以保持对项目的热心、积极性和不断支持——这对“年轻和新兴的艺术家”来讲是幸运的。

3. Hackney路上的George and Dragon是很独特的。我愿意看到的是艺术家提议的有年轻人态度的一次性展览。伦敦可以活泛些,或者这已经发生了,只不过我还没被邀请到那些聚会中。

[6楼] 嘿乐乐 2008-12-28 23:41:12



JULIA PEYTON-JONES and HANS ULRICH OBRIST
展览部总监, Serpentine 画廊
摄影: Todd Eberle and Dominik Gigler.

1. 我们处于艺术中心和弦的时代。不再只有一个中心——就像艺术领军从巴黎转到纽约——但是国际的艺术中心是联结着的。纽约和伦敦都很重要。
和弦被许多其它的中心包围着。伦敦在2008年最让人兴奋的是与中国、印度、中东和俄罗斯的合作——在Serpentine画廊,我们感到了和新的艺术中心里的画廊和策展人的近距离接触,也真实地感到了它们和伦敦的联系。

2. 机构和私人画廊的支持有很大的改善。现在新兴的艺术家的基础设施很好。但是,介于昂贵的生活费尤其是房租的压力,在伦敦生活的青年艺术家很少。有了Gasworks 和Camden艺术中心的先例,Serpentine 画廊也将研究加入提供艺术家驻地提供行列的可能性。

3. 现在伦敦是令人兴奋的,因为在很多领域都发生着很多事,艺术、文学、音乐、科学和建筑。Serpentine画廊每年都有一处临时建筑为一系列跨界活动提供场地,今年由Frank Gehry设计。10月18和19号,画廊马拉松系列之三——宣言马拉松将于Serpentine画廊的临时展区举行。说到我们希望看到的变化,那就是更多非营利性的空间!九十年代曾经有很多艺术家经营的空间,它们是艺术界的氧气。
[7楼] 嘿乐乐 2008-12-28 23:45:41


SORAYA RODRIGUEZ
总监, Zoo Art 博览会
摄影: Noah da Costa.

1. 我觉得现在是最活跃和激动的时期。现在有比从前多很多的青年当代艺术空间,每年还以稳定的数量在增长。整个的状况仍然很有活力并互相交织,人们在跨组织跨界工作已习以为常,这才产生了真正的能量。在伦敦,如果你选择了以艺术为职业,绝对是很难生存的,维持一个工作室或画廊是极其艰难的,尤其是起步的时候。但是,市场似乎也在随着消费水平的增长而增长。

2. 我觉得伦敦公共和私人的支持有助于组织和项目的多样化和趣味性。从艺术委员会到个人赞助者,都提供了寻求支持的许多途径。伦敦以及整个英国的机构和公立画廊越来越多展示青年艺术家的作品,通常通过深思熟虑的选择——这对新兴艺术家是无价的。

3. 现在是一个非常世界化的状态,代与代、领域与领域之间相互交叠。包容着各种人和各种方式的活动。也许还不没到深不可测的地步,但足够让人们忙得不可开交了。
[8楼] 嘿乐乐 2008-12-28 23:48:06


AMANDA SHARP
联席总监, Frieze Art展会
致谢 Frieze Art 展会. 摄影: Linda Nylind.

1. 我觉得现今的主要当代艺术中心都是对青年艺术家相对开放的地方。同时现在的画廊非常认真地寻找年轻艺术家,并常常把他们引进到项目中。说到伦敦和其他城市的不同,伦敦有很突出的博物馆网络和很多艺术家,可以引发很多讨论。这与洛杉矶和柏林不同,因为那里的经济状况不同,例如工作室的租金会低些。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伦敦青年艺术家的活跃,仍然有很多人在城市工作,以获得机会参加展览。

2. 伦敦有很多策展人愿意看到新的作品,画廊也是一样的心情。有资助金,并且奥运会来了,也许艺术委员会有所改变,历届奥运会的文化方面都是重要因素,当然这也是伦敦申办成功的部分因素。我不确定的是,现实中会不会有很强的滴入效应……我们得看接下来几年的变化。

3. 只有在伦敦艺术已经进入文化主流:拿起伦敦或大不列颠的报纸,在封页上看到的艺术家,也许还没在艺术类杂志登上封面,这种情况在其他地方绝不会有。在过去的15年里,收藏的态度有了变化:如果你感兴趣于艺术,只要是你能力所及的,你就可以拥有它。我们惊讶于展会上更强更广的文化趣味。在机构中也可以看到:如果你去MoMA,很好的博物馆,但那不是纽约人每周四下午下班后去的地方。而泰特当代就不同了,很多伦敦人觉得这是他们真正想去的地方。我觉得这种兴趣还会继续增长。这是个有着无与伦比当代艺术博物馆网络和历史悠久艺术学校的城市。有很多有趣的商业画廊,这并不特别,但这是很好的补充。





Frieze展会一景. 致谢Frieze Art 展会.
[9楼] 嘿乐乐 2008-12-28 23:50:07


MATTHEW STONE
艺术家

1. 也许表面标识的不同存在着,但任何地方的环境都一样重要。这是因为他们之间形成的关联是无价的活跃力量,可以激发未来。

2. 机构需要艺术家,现在似乎有些人认识到这一点。实验性项目把更多艺术家带入曾经不那么开放的舞台。有些矛盾的是在破坏机构制度性的同时,制度也在规范着真正激进的艺术思想。

3. 我主持一个每周一次的艺术家沙龙“互联回音”。我们一直站在特别乐观的立场上讨论艺术运动的潜力。也是一部分乐观精神使我们愿意影响或成为变化。现在这好像是一种伦敦现象。
[10楼] 嘿乐乐 2008-12-28 23:52:09


CHEYENNE WESTPHAL
当代艺术部主管,欧洲苏富比

1. 伦敦当代艺术环境很令人兴奋。伦敦作为一个城市,有很多‘口袋’等待你去发现,不同领域都在有事情发生。Soho有很多很好的年轻画廊开张,当然东区也有很多东西值得你去看。我总是把伦敦的艺术环境看作一次航海旅行,相比之下纽约更规范,大部分画廊集中在切尔西地区。伦敦的文化多样性成就了非常有趣的混合体,你可以看到印度的、中国的和中东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

2. 在对青年艺术家的基础支持方面,我看到了巨大的改变。15年前,青年艺术家不得不拿着画册沿着Cork街走,希望能有人给他们五分钟时间。现在选择多了,青年艺术家可以更容易地找到代理和选择有适合他们发展前景的项目的画廊。就机构来讲,Whitechapel同样有一个为青年和不知名艺术家准备的很好的项目,泰特艺术现代空间提供一个独特的论坛让青年艺术家展示他们的作品。

3. 对于我来说伦敦的艺术多样性是独特的并使整个城市如此充满活力。我曾经说过这通常是一个发现的旅途,一方面令人激动,另一方面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总的来说,伦敦需要变得更‘亲和观众’,意思是把开幕式的时间安排得更好。这样你一次至少能够看到一个伦敦的‘口袋’。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