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强奸了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家?
发起人:art-bon-bon  回复数:2   浏览数:1841   最后更新:2009/02/14 03:53:48 by
[楼主] art-bon-bon 2008-12-05 11:39:46

谁强奸了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家
来源:艺术国际博客

艺术评论本是指艺术批评家在艺术欣赏的基础上,运用一定的理论观点和批评标准,对艺术现象所作的科学分析和评价。艺术批评的对象包括一切艺术现象,诸如艺术作品、艺术运动、艺术思潮、艺术流派、艺术风格、艺术家的创作以及艺术批评本身等。其中心是艺术作品。艺术批评既可以指一种活动,也可以指这种活动的结果。但是,纵观中国当下艺术批评现状却是一塌糊涂,像一块过期的面包,正在发霉发臭。寻其原因,主要表现在如下几点:

1、延安文艺座谈会

翻翻当下艺术评论文章,还有好多艺术评论家拿出毛**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些烂理论说事,实在不可思议。看看老毛都说了些什么话:“文艺为工农兵服务” 文艺成了政治斗争的工具,革命文艺的最高目标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利用文艺的各种形式为党的政治目标服务。 “和工农兵相比,知识分子是最无知和最肮脏的,文艺家的主体意识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无稽之谈,因此知识分子必须接受‘无产阶级’的改造。”艺术批评是艺术界的主要斗争方法之一,艺术批评应尽可能运用正确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对艺术现象做出合乎实际、恰如其分的分析和阐释,以推动社会主义艺术的繁荣和发展。“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在艺术活动中的具体体现了吗?知识分子有真正的话语权吗?看似表面上的繁荣,其实是“带着脚镣跳舞”等等。他扼杀了大部分知识分子,这一时期的知识分子根本没有人格独立和自由表达的权利。

毛**召开延安文艺座谈会及讲话本身有很大的时代和环境的局限性,当然我们不能完全能够否定毛**对**文化政策确立所起的历史作用,也不能否定整个文化政策但是对于特定时期的文化政策,时隔多年,当历史的尘埃落定之后,我们有必要做出自己的评价。有些人拿一些过时的垃圾观点去证明当下的新的论点,不得不让人深思。

2、马克思主义

在一种哲学思想一统天下的国度里马克思主义思想害人不浅,尤其毒害了中国这帮理论家,可笑的是不管写什么东西做什么事情都要以马克思主义思想为指导,严重制约了中国当代学术理论的发展。试想用这样的理论或思想指导写出来的文章可读性又有多强。

马克思主义只是其中一种思考问题的方法,有他的优势和科学性但是我们不能做什么都用这一理论思想。中国有自身的一套哲学思想体系,西方也有很多哲学流派,马克思主义只不过是一家之言而已。记的当年费正清在经历了许多挫折后不得不承认,研究中国历史必须“以中国看中国”。试问我们为什么非要天天只吃白菜?吃多会营养不良。

3、艺术市场

中国的艺术市场也是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还没有形成一个比较健全的制度。拿点钱写篇评论文章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啦。评论家从而沦为艺术商品经济的附庸。大多数评论家通过写一些违心的话,一些表扬的狗屁文章获得利益。只要给钱,简单的能给说复杂,死的能说活了,还有一大堆理论支撑,佩服佩服……

4、中国变态教育

看看中国现在高校都招一些什么人再搞艺术理论研究,什么都明白了。不会艺术实践可以;跨专业可以,外语学院的也可以。正真科班出身的人才太少了,更多的是混子,没有一点儿艺术见解的家伙,除了剪贴复制、东拼西凑,还会什么?这帮中国未来艺术批评家,要从事了艺术批评或教育,可想而知。

5、结语
关于艺术评论家如何保持独立性很有必要作为一个课题拿出来重新探讨。真正的艺术批评是要有独立思考、有判断评价的一种写作活动,其主观性大于客观性,体现了写作者个人的强烈个性和态度。越是具有独立态度和观点的批评,越是具有批评的价值和可读性,那种四平八稳、八面玲珑溜须拍马的“批评”并不是批评。记的曾经有人说生活就像是被强奸,要么反抗,要么享受。作为艺术评论家又何尝不是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呢?

最后我想用尼采的话结尾,记得德国唯意志主义哲学家尼采一生都生活在痛苦中,他说:“我走在命运为我规定的路上,虽然我并不愿意走在这条路上,但是我除了满腔悲愤地走在这条路上,别无选择。”
[沙发:1楼] guest 2009-01-09 20:45:14
欢迎加入中国当代艺术联谊会群聊
QQ:73692599
欢迎加入全球地标建筑联盟群聊
QQ:73692894
欢迎加入美学原理群聊
QQ:73692246
欢迎加入地标建筑学群聊
QQ:73692729
[板凳:2楼] hmd2000 2009-02-14 03:53:48
欢迎加入中国当代艺术联谊会群聊
QQ:73692599
欢迎加入全球地标建筑联盟群聊
QQ:73692894
欢迎加入美学原理群聊
QQ:73692246
欢迎加入地标建筑学群聊
QQ:73692729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