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在继续-萨奇画廊的中国展
发起人:嘿乐乐  回复数:5   浏览数:2401   最后更新:2008/12/01 17:11:31 by guest
[楼主] 嘿乐乐 2008-11-30 17:57:23
Stuck with Saatchi
萨奇困局
革命在继续-中国展

作者:James Westcott
(来源于artreview.com)

排队长龙、红地毯上的昂首阔步以及快乐的pap秀,期待一睹炫目的艺术,以及可赞的民主气氛(“免费入场”的牌子与画廊的招牌一样大)。查尔斯·萨奇昨晚在切尔西的新画廊开幕已经让人等待很久,比预计推迟了大约一年,但给人的感觉居然像是回到了“酷不列颠”时代。


众所周知的事实是,自从上世纪90年代曾成功推出新一代英国艺术家,萨奇未挖出任何新人,特别是带动新的艺术运动。于是萨奇像其他寻找新路子的人们一样,放弃求新,转而把目光投向中国。令人为之羞愧的是,坐落在约克公爵练兵场的萨奇新馆开幕展“革命在继续”却如此平庸并塞满对旧日荣耀的追忆缅怀 —— 并非缅怀中国艺术的成长历史,而是缅怀萨奇画廊自己的历史。


这里展的作品即使是那些半睁着眼睛看中国当代艺术的人都会感到相当熟悉:岳敏君龇牙咧嘴的同志们、张晓刚冷静的家庭成员(被困主义党会喜欢这种东西!)、李松松块状的历史绘画,还有张桓基弗风格的巨大画面等等都被突出展示。(有意思的却是没看到按理说应当是中国当代艺术界最耀眼的两颗巨星,即蔡国强和艾未未。)好像萨奇已经用他的标准口味,也就是大而惹眼的绘画以及栩栩如生的雕塑,将中国当代艺术筛了一遍,然后看还剩下了什么。他对这个国家的发掘连表层都算不上。

Allford Hall Monaghan Morris事务所的建筑师们在古老的军营中开拓出了画廊,空间比例十分优美:观众仿佛是在三维的信箱式宽屏影厅里面行走。美中不足的是木地板有点太硬了,像水泥 —— 感觉假假的。不管怎样,实际上我对此的注意是因为它暗示了某种东西的存在。


萨奇不找策展人,他自己挂作品,同时他怀疑任何超出最基本主题形式之外的联系:在方力均的一幅有关进入天堂的绘画旁边的是类似让·穆克(Ron Mueck)风格的雕塑,这个坠落的天使——他掉下来的原因估计是因为他的翅膀长得更像鸡翅膀。


然而由于策展人的缺位,这些作品既无法凝成线索,也无法表明一个态度。事实上它们被放在一起后并没有产生力量的叠加效果,相反是对作品的整体削弱:仅仅是排列一些夸张的战利品,它们所能提供的只是极其有限的吸引力,仅有几个作品能抓住观众几秒钟以外的注意力,没有哪个算得上是真正的“震撼”,如果那是我们一贯想要的感觉的话。


展厅里没有摄影、没有video或者影像作品,没有任何特别观念的东西,如此一来就去掉了中国当代艺术里面更有意思的那些艺术家,比如几年前在蛇形画廊曾展出“中国电站”的曹斐,再如去年威尼斯双年展的杰出艺术家杨福东。然而,就代表性和深度发牢骚是有点跑题了,这是一个私人藏家的美术馆,他展的是他喜欢的。


这就是为什么每次当萨奇画廊试图摆出公众机构的姿态就让人心里感到特别扭:比如说大张旗鼓地宣扬其门票免费,还有摆在每个展厅外面的告知牌用消极攻击的口吻写着,大略意思是说:我们未使用警戒线和围栏(德行多好啊!),故请爱护作品勿使儿童触摸(因为只有孩子才会做出这种无知的举动!)。


免费入场是由菲利普斯·德普瑞拍卖公司提供赞助,该拍卖行本周内刚被俄罗斯奢侈品零售巨头水银集团收购。这种合作感觉像最近的跨品牌销售例子,如Top Shop 与Kate Moss的合作系列,以及H&M品牌和设计师Karl Lagerfeld 合作的跨品牌系列产品。在对部分藏品产生厌烦情绪,开始想把它们卸载到市场上,菲利普斯的赞助等同于向萨奇请求“和我们一起托管吧!” 一个更直接的偿付菲利普斯的方式是在顶层设立了一个大展厅展示艺术品——当前展示的是亚历山德拉·米尔为小报扉页所画的大尺寸图画——即将送拍。循环在继续。


瓦尔德马·雅努茨扎克(Waldemar Januszczak)新近在《泰晤士报》写道:“若不是(萨奇)的轻浮显摆和能量——在他的现金的保证下——泰特美术馆都甚至不会存在;特纳奖也仍可能是虚的(......)而当代观众与当代艺术的关系,如今是如此的活跃和成效显著,也许仍然会像旧日那样死气沉沉且充满疑问。” 也许如此,但现在我们感到的是被上世纪90年代这种当代艺术一尘不变的三人寡头——即萨奇、赫斯特和特纳奖——的公共感受困局所捆绑、卡得无法动弹。导致给人的感受是萨奇他自己就坐在孙原、彭禹制作的碰撞车轮椅上,衰老的世界领导们疲惫地周而复始地碰撞




Liu Wei, Love It! Bite It!, 2005-07 / Li Songsong, The Decameron


Cang Xin, Communication, 2006 / Below: Wang Guangyi, Materialist's Art, 2006. Above: Zhang Dali, 2003-05


Fang Lijun, 30th Mary, 2006 / Sun Yuan and Peng Yu, Angel, 2008


Zhang Huan, Ash Head No.1, 2007 / Zeng Fanzhi, Hospital series, 1994


Zeng Fanzhi, Tiananmen, 2004 / Shi Xinning, Yalta No. 2, 2006


Work by Zhang Xiaogang / Yue Minjun, Untitled, 2005

感谢伟平翻译
[沙发:1楼] 嘿乐乐 2008-11-30 18:00:34
网友对此文的评论:

nino cais
9 October 2008 at 10:11pm
说得好!

Edward Walton Wilcox
10 October 2008 at 9:48pm
精彩,谢。

mike hinc
11 October 2008 at 7:30am
好....谢谢!写的好,论得也好。太出色了!你的文字就像从天上掉下来掷地有声。这就是最好的新闻记者表现。信息丰富且发人深思,描述了作品语境和活动,同时幽默。指出“事实上它们被放在一起后并没有产生力量的叠加效果,相反是对作品的整体削弱”这点说明你在摸索寻找Negative Gestalt ——当今艺术混乱特征。有了这样的批评人才,也许旧日艺术世界归来有望?也许现在的血液停滞,思想平庸迟钝的末日会最终结束。革命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我会一直等待下去。谢谢你带来希望。

Ekaterina Alexander
12 October 2008 at 9:31am
我觉得就似到了第二故乡,我在苏联长大的。

Elizabeth Pike
12 October 2008 at 9:08pm
我再赞个“说得好”!写得精彩

Natalia Khvost Vostrikov
13 October 2008 at 1:49am
革命后的革命

mike hinc
13 October 2008 at 11:59am
“革命后的革命”?听起来像是现代主义娜塔莉的秘方!但革命越早越好

Pennie Steel
14 October 2008 at 2:41am
哈!Westcott先生写的好。
那个画廊就像是为那些藏品找了第二个家。如你所说,最新的和最优秀的中国艺术家里面看不到的,那么没有任何新的吗?没有任何创新的吗?
对Mike你说的没错,现代主义还在。嗯嗯

H.R. Hainess
8 November 2008 at 9:34pm
没有业余的video影像作品借艺术之名寻求合法性——好。
没有无聊的摄影作品——好。
没有避开技巧、细节和努力的观念艺术——好。
这个展览我喜欢。
[板凳:2楼] guest 2008-11-30 21:19:34
你们总在说最好的 最好的 最好。。。。。。什么意思?更有意思的。是什么意思? 还不好自己整一个。最好的、更有意思的不就有了么?
我一个中国人,从不认为中国存在着什么最好、最有意思的艺术家。。。。。人都没几个!哪来的艺术家?!
[地板:3楼] guest 2008-11-30 21:20:44
别人的困局 自已有没有困局?
[4楼] guest 2008-11-30 23:30:48
哈哈,鸡翅膀天使是孙原、彭禹的。
[5楼] guest 2008-12-01 17:11:31
收的都是中国垃圾,很快,大老板傻奇会将它们再转手倒卖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