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罗马看中国的“西部拓荒”
发起人:art-bon-bon  回复数:0   浏览数:2356   最后更新:2008/11/27 11:42:30 by art-bon-bon
[楼主] art-bon-bon 2008-11-27 11:42:29
来源:we need money not art

在罗马待了3天,去看了第七届国际摄影节(FotoGrafia),它在罗马各场馆巡回展出到5月25日。



在一段时间里摄影节总关注城市化,社会混乱和可持续发展等主题。而今年FotoGrafia大胆的选择了“关注寻常事,摄影描绘日常生活”的主题。
巡回展的第一站是Palazoo delle Esposizioni。那里展出了很多年轻摄影师的作品,有一个系列的照片让人惊讶(感觉离你我想象的“寻常事”差的有点远),之后在罗马度过的几天里我还一直对这几幅画念念不忘。《中国的“西部拓荒”》( Chinese Wild West),这是摄影师Paola Woods和记者Serge Michel和拍的系列作品。内容是中国在非洲的以工业形式进行的新殖民。
他们的解释是:为了缓解对石油,铜,铀,木材等的迫切需求,北京已经派出了它的国有企业和敢于冒险的承包商去征服非洲。
对于赶往“黑暗大陆”的约50万中国人来说,他们怀着21世纪的“拓荒”梦。他们中有一些人在非洲开采金矿,开起了横跨非洲的集团企业。另一些人还在炎热的天气下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的路边贩卖着廉价的商品。
“对于非洲人来说,中国人的到来可能是他们独立40年以来发生的最大的事。中国人和以往的殖民者不同,他们修建公路,水坝,医院,因而很得人心。他们既不谈民主也不谈透明,所以也受独裁者的欢迎。”
Woods和Michel这样总结他们展出的作品:这些景象并不常见:北京试图以低调的姿态征服非洲。尽管他们的确做的不引人注意,但这些照片向我们展现出一种现象,一种全球化的新维度,而且是一种极有可能把西方人抛在后面的变化。

这些令人吃惊的照片都附有一句简短的说明。A部分:


中国,绵阳,2007

“彭书林(音)今天晚上就要启程去尼日利亚工作。他今年36岁,大半生都在位于中国中部家乡绵阳的一家国有企业做融化塑料的工作。每月90美元的工资,已不 够他生活和供养日渐年迈的双亲。而在尼日利亚,他可以到一个香港老板开的40家工厂之一工作,工资每月550美元并提供食宿。彭书林从没离开过四川省,从 没坐过飞机,也从没见过黑人,除了在电视上。他想当他两三年后回国时,差不多可以存15000美元,这足够他在镇上结婚再开个网吧了。”


尼日利亚,拉各斯,2007

“在拉各斯一家叫“常先生”的餐馆中一月一次的中国企业家联盟聚餐。这个联盟以帮助培养中国在非洲的新一代企业家为目的。他们通常很年轻,他们的企业还在起步阶段。服务员穿的是直接由中国进口的工作服。”


尼日利亚,拉克斯,2007

“在联邦钢铁公司,尼日利亚工人和一名中国技术人员正在组织生产。中国派到非洲的工人,往往很专业,肩负着训练尼日利亚工人同时保持快节奏生产的任务。虽然中国工人只会说很少的英语,但他们偶尔还是能和非洲同事达成默契。”


刚果,英布鲁水坝,2007

“照片是在刚果共和国英布鲁水坝的建设工地拍摄的,这里距刚果首都布拉柴维尔以北200公里。前排是一个中国国家机械设备公司的工人,他是2001年签约到 刚果工作的。这个水电站以其120百万瓦特的发电能力,将使刚果的全国的发电能力翻倍,并且将可以把电输送到刚果大部分地区。400名中国技术人员和熟练 工人负责带领一个有1000刚果工人的工地。刚果工人每天工资3美元,他们如果找到更好的工作就会离开。这也是这个水电站建设缓慢计划2009年也就是下 一届刚果选举时才可竣工的原因之一。中国国家机械设备公司要求中国工人带黄色安全帽,而刚果工人带蓝色的。”


刚果,康库阿提国家公园,2007

“在Cotovindou的伐木场,一名受雇于中国Sicofor木材公司的刚果工人正在伐倒一棵高22米的非洲樱桃树,它将在当天被装上卡车运往刚果最大 的海港黑角港,并从那里运往中国。它很可能最终被做成高档家具销到欧洲或美国。非洲樱桃要100年才能长成。它的果实可以吃,树皮可以入药,树子产的油在 非洲市场很受欢迎。大象很喜欢这种树的果实。它们的粪便是非洲樱桃树传播种子的主要方式。由于偷猎的原因,大象越来越少。由于砍伐,非洲樱桃树也越来越 少。在刚果的森林中,这俩个物种很可能同时消失。非洲樱桃树已于2004年被列为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合会的濒危物种名单中。”


尼日利亚,拉各斯,2007

“Wood先生1948年出生在上海。他从70年代末到达尼日利亚后起逐渐经营起了一个现在包括15家工厂(有工人超过1600名)、建筑公司、旅馆和餐厅 的商业帝国。他是总统的官方顾问,并得到了非洲酋长的头衔。而且他还可以把警车当自家的车用从而不受拉各斯交通堵塞的影响。另外还有警察做他的私人保镖, 就像照片上在莱克半岛Chevron石油公司总部附近的建筑工地上就有警察保护他,在这里要建设544栋别墅。”


刚果,布拉柴维尔,2007

“Savorgnan de Brazza高中是刚果首都最负盛名的中学,但它却亟待修缮。Jean de Dieu Malanga是这里的中文教授,正在给二年级的学生进行年末考试。他曾在80年代到中国求学,以做教师和在各个建筑工地给中国老板做翻译为生。”
[沙发:1楼] art-bon-bon 2008-11-27 11:42:29

来源:we need money not art

在罗马待了3天,去看了第七届国际摄影节(FotoGrafia),它在罗马各场馆巡回展出到5月25日。



在一段时间里摄影节总关注城市化,社会混乱和可持续发展等主题。而今年FotoGrafia大胆的选择了“关注寻常事,摄影描绘日常生活”的主题。
巡回展的第一站是Palazoo delle Esposizioni。那里展出了很多年轻摄影师的作品,有一个系列的照片让人惊讶(感觉离你我想象的“寻常事”差的有点远),之后在罗马度过的几天里我还一直对这几幅画念念不忘。《中国的“西部拓荒”》( Chinese Wild West),这是摄影师Paola Woods和记者Serge Michel和拍的系列作品。内容是中国在非洲的以工业形式进行的新殖民。
他们的解释是:为了缓解对石油,铜,铀,木材等的迫切需求,北京已经派出了它的国有企业和敢于冒险的承包商去征服非洲。
对于赶往“黑暗大陆”的约50万中国人来说,他们怀着21世纪的“拓荒”梦。他们中有一些人在非洲开采金矿,开起了横跨非洲的集团企业。另一些人还在炎热的天气下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的路边贩卖着廉价的商品。
“对于非洲人来说,中国人的到来可能是他们独立40年以来发生的最大的事。中国人和以往的殖民者不同,他们修建公路,水坝,医院,因而很得人心。他们既不谈民主也不谈透明,所以也受独裁者的欢迎。”
Woods和Michel这样总结他们展出的作品:这些景象并不常见:北京试图以低调的姿态征服非洲。尽管他们的确做的不引人注意,但这些照片向我们展现出一种现象,一种全球化的新维度,而且是一种极有可能把西方人抛在后面的变化。

这些令人吃惊的照片都附有一句简短的说明。A部分:


中国,绵阳,2007

“彭书林(音)今天晚上就要启程去尼日利亚工作。他今年36岁,大半生都在位于中国中部家乡绵阳的一家国有企业做融化塑料的工作。每月90美元的工资,已不 够他生活和供养日渐年迈的双亲。而在尼日利亚,他可以到一个香港老板开的40家工厂之一工作,工资每月550美元并提供食宿。彭书林从没离开过四川省,从 没坐过飞机,也从没见过黑人,除了在电视上。他想当他两三年后回国时,差不多可以存15000美元,这足够他在镇上结婚再开个网吧了。”


尼日利亚,拉各斯,2007

“在拉各斯一家叫“常先生”的餐馆中一月一次的中国企业家联盟聚餐。这个联盟以帮助培养中国在非洲的新一代企业家为目的。他们通常很年轻,他们的企业还在起步阶段。服务员穿的是直接由中国进口的工作服。”


尼日利亚,拉克斯,2007

“在联邦钢铁公司,尼日利亚工人和一名中国技术人员正在组织生产。中国派到非洲的工人,往往很专业,肩负着训练尼日利亚工人同时保持快节奏生产的任务。虽然中国工人只会说很少的英语,但他们偶尔还是能和非洲同事达成默契。”


刚果,英布鲁水坝,2007

“照片是在刚果共和国英布鲁水坝的建设工地拍摄的,这里距刚果首都布拉柴维尔以北200公里。前排是一个中国国家机械设备公司的工人,他是2001年签约到 刚果工作的。这个水电站以其120百万瓦特的发电能力,将使刚果的全国的发电能力翻倍,并且将可以把电输送到刚果大部分地区。400名中国技术人员和熟练 工人负责带领一个有1000刚果工人的工地。刚果工人每天工资3美元,他们如果找到更好的工作就会离开。这也是这个水电站建设缓慢计划2009年也就是下 一届刚果选举时才可竣工的原因之一。中国国家机械设备公司要求中国工人带黄色安全帽,而刚果工人带蓝色的。”


刚果,康库阿提国家公园,2007

“在Cotovindou的伐木场,一名受雇于中国Sicofor木材公司的刚果工人正在伐倒一棵高22米的非洲樱桃树,它将在当天被装上卡车运往刚果最大 的海港黑角港,并从那里运往中国。它很可能最终被做成高档家具销到欧洲或美国。非洲樱桃要100年才能长成。它的果实可以吃,树皮可以入药,树子产的油在 非洲市场很受欢迎。大象很喜欢这种树的果实。它们的粪便是非洲樱桃树传播种子的主要方式。由于偷猎的原因,大象越来越少。由于砍伐,非洲樱桃树也越来越 少。在刚果的森林中,这俩个物种很可能同时消失。非洲樱桃树已于2004年被列为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合会的濒危物种名单中。”


尼日利亚,拉各斯,2007

“Wood先生1948年出生在上海。他从70年代末到达尼日利亚后起逐渐经营起了一个现在包括15家工厂(有工人超过1600名)、建筑公司、旅馆和餐厅 的商业帝国。他是总统的官方顾问,并得到了非洲酋长的头衔。而且他还可以把警车当自家的车用从而不受拉各斯交通堵塞的影响。另外还有警察做他的私人保镖, 就像照片上在莱克半岛Chevron石油公司总部附近的建筑工地上就有警察保护他,在这里要建设544栋别墅。”


刚果,布拉柴维尔,2007

“Savorgnan de Brazza高中是刚果首都最负盛名的中学,但它却亟待修缮。Jean de Dieu Malanga是这里的中文教授,正在给二年级的学生进行年末考试。他曾在80年代到中国求学,以做教师和在各个建筑工地给中国老板做翻译为生。”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