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大尾象之后-徐坦访谈
发起人:art-bon-bon  回复数:6   浏览数:2184   最后更新:2008/11/24 11:02:58 by guest
[楼主] guest 2008-11-15 18:53:53

[沙发:1楼] guest 2008-11-16 14:52:06
徐大老,说得很好啊
[板凳:2楼] guest 2008-11-16 20:53:30
顶老徐
[地板:3楼] guest 2008-11-24 04:12:00
呵呵
[4楼] guest 2008-11-24 11:02:58
支持
[5楼] art-bon-bon 2008-11-15 18:53:55

来源:维他命blog

这个采访,徐“校长”觉得很有趣~聪聪教务长的观察体验是,这真是一个很妙的关键词教材,我们可以看到主流媒体对于当代艺术的主流认识的关键词语,和一个艺术家的回应~特此与在当代艺术里面游牧的诸君共勉~~*注,聪聪教务长对文本采用鸟主观滴社会学及语言学滴研究方法,进行了极为不负责任滴标注!偶不负责滴欧~

记者:以观念艺术为主打的大尾象艺术工作室虽然解体,但它已载入史册,成为广东当代艺术的标志性符号,而作为其主要成员之一的您,现在却鲜在广东进行艺术活动,为什么? 答:应该说我经常在广东进行艺术活动,从2005年冬天至今,我在广州做过两次个展,参加过两次在广东美术馆的群展,在深圳,分别参加过何香凝美术馆,华侨城艺术中心的数次展览。参加过连州摄影节等,在广东地区参加过多次讲座等学术活动,广东是我近年在国内从事艺术活动最频繁的地区。



记者:广东的当代艺术生态环境还是不错的,如广东美术馆的相关展览接连不断等,可为什么土产的当代艺术家纷纷离粤到外地发展? 答:另外。我认为,在这个所谓全球化,信息时代,不同地区及国际间文化,及社会活动交往的可能性,极大加强了,带来了全人类的生活方式的变化,也带来了生存观念的变化。首先受的怀疑的就是传统的地方观念,这种地方观念对于各种行业,也包括艺术,其重要的活动性的标志的认定,就是在某一个地方上“成功”,然后再推向更大的地方性成功….而现在,在全球不同地方游走的方式成为一种可能,这种可能性无论对于东方人群或者西方人群,都是近20年来发生的,我称之为G时代的“游牧”,这种游牧方式带来了观念和创作思路的改变。即使我工作的重点依旧在于某个地域,比如在珠三角,但是我可以采用“游牧”的生存和工作方式,会带给我思维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将使我的工作呈现不同的状况,另外,由于艺术家的活动的范围,总是越来越大,很多广东艺术家选择在北京或其它地方生活工作,这也有利于南,北方之间文化交流,也有利于中国和外国的文化沟通,也不妨碍他们继续效力地方。



记者:农业文明根深蒂固的影响使中国无法诞生工业文明的孩子——当代艺术,于是我们以“拿来主义”的态度吸收西方文化是对的。但是,当代艺术老跟着人家跑永远是拾人牙慧,找不到真正的自己,于是经过了近20年的消化、吸收,有人提出“创造本民族的当代艺术”是当务之急,对此您有何想法? 答:是的,农业文明至今影响依然根深蒂固,但是,我想反问的是,我们是否想永远如此?如果,我们将改变我们的社会环境,使之在未来成为一个开放的社会,那么,和现代科学一样,当代艺术将是激励社会反展的文化手段之一。所谓“拾人牙慧,找不到真正的自己”这种说法,我想从“5,4”运动就存在。所以,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仅仅了解到当代艺术的丁点皮毛,“创造本民族的当代艺术”从来都是重要的,我一直在做这样的工作,但是当代艺术总是随着社会总体文化环境成长的,建立一种现代文化,可能需要超过百年的时间,需要几代人的工作,我们可以通过观察世界其他地区的文化社会发展看到这一点。



记者:当代艺术作品似乎总是和观众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距离,甚至有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令人费解——这种现象在国内外一直存在,这或许是诸多人对其有陌生感甚至反感的原因。艺术是为社会服务的,当代艺术也应提倡人文性、社会性、思想性、艺术性,您对当代艺术存在的这种不正常的现象作何解释?答:我觉得,艺术不是关于人们行为“真善美”规范的体现,而是关于人们社会生存意识的体现。从现代艺术开始起,始终存在所谓令人费解的东西,这是和社会发展有关,现代社会是开放社会,在法律范围内,社会成员可以做任何惊世骇俗事情,即使别人不喜欢,他或者她也有权选择这样做或者那样做,这并非现代艺术自身所鼓励的,而是人类社会行为开放的结果,你不喜欢现代社会出现的一些令人不快社会现象,但是你应该理解,在这个现代社会,这个更为自由的环境里,这并不比其他的社会行为更可恶,只是说当代艺术不是人类行为“美”的规范,而是引起考虑的行为方式。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中国社会对现代文化的接受程度到目前来说,还是有限的,所谓的陌生感的存在是正常的。另外,何谓艺术为社会服务,也是有不同的看法的。如果一种艺术,让社会成员看了都觉得愉快的,应该说这是娱乐,从目前看来,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国内已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无论如何,它揭示了很多由别的方式所不能做到的,社会现实和情景。令人费解的艺术,并不比比容易明白的艺术更缺乏“人文性、社会性、思想性、艺术性”,令人费解的艺术,如果能更引起人们思考,也被看作它的社会功能,问题是我们是否有接受“怪异”的能力,大范围的了解当代艺术,你会发现,当代艺术所最具有的一种可能性,恰恰就它能够更大程度表达“人文性、社会性、思想性、艺术性”,所谓的怪或者乱,是一种局部情况由于当代艺术的开放性,其中出现鱼龙混杂的情况也很正常,也不排除所谓“名利场”效应的存在,在作为现实主义社会环境的中国,这一切也没有特别费解。



记者:您的生活和自己对当代艺术的理解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个人的生活经历对自己的艺术创作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答:如果个人生活经历对做所有的事情都有关的话,对当代艺术家的工作也是有关的。 记者:当代艺术虽然是新时代文化的一部分,但在中国目前的语境中(历史、社会、文化语境)不可能成为主流。这样一来,您认为自己工作的意义和价值何在?答:正好是当代艺术在中国不能成为主流,这是它最具吸引力的地方,而目前在中国,作为主流的大部分文化样式,其价值,都是值得我们怀疑的,我认为对于一项工作而言,它的价值从来不在于是否主流,而在于对于文化创造的影响力,当代艺术对于未来的中国社会现代文化的建立,将起到重要作用。而且现在的危险是,中国当代艺术真正具有涉及时尚,和主流的可能。
[6楼] art-bon-bon 2008-11-23 22:24:49
11月23  徐坦访谈2




记者:在进入你的艺术天地前,我们先搞清楚一个困惑了人们很久的问题,就是当代艺术和后现代艺术的区别与联系。

徐坦:我个人的看法:“后现代艺术”显然是指后现代主义时期的艺术,事实上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区分后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另外,很大的一个问题,什么是当代艺术?在不同的地区和人群里有很不同的看法,我在这里只能说我个人的看法。

我认为,第一是“后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在时间段上的划分,“后现代主义艺术”应该主要指从越战后期,到冷战结束,以及冷战结束后一段时间发生的艺术。而当代艺术的典型活动时期应该是从冷战结束后,特别是“九一一”之后的艺术。

第二,场域,“后现代艺术”和后现代主义相同,其发生的场域是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传统地域,就是说,后现代艺术是西方现代主义时期之后发生的艺术,是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特殊延续,是典型的西方艺术;而当代艺术,则是“全球化”明显开始以来,发生在全球范围内的,既可能是在传统的西方艺术中心地域,也可能是在世界各地新兴的活跃的文化艺术场域发生的艺术,来自于不同文明和社会,文化形态背景。

第三,艺术呈现的基本状况的主要不同在于,后现代艺术主要是以针对现代主义艺术为基本方向,其批判性也主要是针对现代主义艺术中的主要倾向,即现代艺术一向强调艺术的本质性探索在于艺术的纯粹形式探索和创造,后现代艺术针对这一点,反对了现代主义艺术中所谓的纯粹“审美关照”,强调后现代时期许多文化主题作为这一阶段艺术内容的必要性,这些文化主题包括,比如后殖民主义、女权主义、同性恋文化、以及非西方中心主义的文化,因为这些文化主题在艺术中作为内容出现,后现代艺术同时也就反对了现代主义艺术中明显的西方中心主义倾向,艺术的视觉方式也发生了极大变化。从现代主义时期主要进行的纯粹形式主义的探索发现,到后现代主义艺术时期,视觉艺术创造可以采用从历史到现代的,从西方中心到“偏远”地区的,从不同民族文化中的视觉因素。

我已经说了,对于当代艺术的看法有很多种,就我个人来说,我认为,当代艺术是涉及、并且在当代社会生存中展开的一种艺术,包括和社会生活不同领域发生沟通和融合而产生的视觉艺术,而不是指只要在当代社会中活动着的艺术,也不是指仅仅采用了非传统媒介进行工作的艺术。就我的观点来看,当代艺术和后现代艺术的差异就十分清楚,后现代是针对西方现代艺术的所谓的西方现代文化延续的纯粹性,将视线引向更广泛的、历史的、非西方的视觉文化境域里。当代艺术的针对性不同,它是针对“全球化”以来,发生在全球关联中的各个地域的、各种社会领域的,正在发生着的、变化着的社会存在。那么后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之间的联系性也很清楚,在“后现代艺术”改变了现代主义的基本方向之后,当代艺术扩展了后现代艺术的这个基本方向,特别在视觉语言要求方向上,将视觉形式创造性的要求纳入到社会意识范围内,视觉形式的独创性让位于意识范围里知觉的独特经验。

记者:谈一下你现在的艺术创作情况。

我现在的创作主要探讨的是当下社会现实及其与意识、思维的关系,以及意识与视觉的关联,还有相关的视觉媒介呈现,所以我关心较多的一个问题是语言和社会存在的关系和变化。最近两三年一直做的一个项目叫做“搜索关键词”,主要是在中国社会里,用搜集中文关键词为借口进行的一种混合视觉,听觉媒体的探测、研究和表达的工作。涉及到理性、逻辑、感性和疯狂等等不同的意识状态,也必然包括了对于所谓审美意识对基本知觉意识之影响的了解和研究。

记者:您的生活和自己对当代艺术的理解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个人的生活经历对自己的艺术创作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徐坦:

如果个人生活经历对做所有的事情都有关的话,对当代艺术家的工作也是有关的。

我想,生活经历与人的行为的关系是十分神秘的关系,这是一个任何学科目前都无法叙述清楚的问题,我们承认个人经验对于行为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们也许不能解释具有相同经验的人会有相反的行为。例如,我在进美院读书的时候,心怀的目的就是要拿到文凭,而我的大部分同学则怀着成为艺术家的理想,但是在毕业的时候,我们都走向了自己愿望的反面,虽然我们有大致相同的经历,但是结果不同,经验和行为不具必然的关系,行为很复杂,影响它的因素很多,并且经历或者经验本身是不可测的。



我自己的生活经历对创作的影响很复杂,目前来说,我经常到处跑,注意看不同地方的艺术,了解文化社会差异,这对于我的创作一定会有影响,特别是我对于欧陆文化的注重,很明显地影响了我的意识和创作,但我不清楚的是,在已往的经历中是什么导致了我的行为是这么的“不安分”?



记者:虽然你的作品一直以来在国内外口碑都很好,但迄今为止你仍然过着“箪食瓢饮”的清贫生活,因为你没像其他当代艺术家一样刻意地推销自己的作品,更没有“一夜天价”的情况。你的这种艺术态度是不是大尾象工作室的纯艺术宗旨的延续?

徐坦:大尾象的艺术宗旨不包括拒绝富裕,但是包括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

我个人也是喜欢钱的,我希望我富有,但我认为做艺术工作时候的状态是生命中最有意思的经验,十分重要的。如果你的工作结果能转换成钱的话,那你就会率先富裕起来,如果你的工作结果不能转换成钱的话,你会不会改变这种创作状态来适应市场需要?我不会改变这种创作的生命经验来适应市场需要,不巧的是,我的创作不太适应市场需要,这就是“清贫”的原因,而不是因为我拒绝富裕。



记者:对当代艺术市场的井喷行情持何态度?

回顾一下现代艺术史,在过去不同时期,当某些新的流派兴起的时候,会在环绕的社会环境中造就一个活跃的市场,让相关的地区和行业富裕起来,带来所谓的一派兴隆的气氛,但在这个气氛里,我们同时还可以看到,这个流派给艺术史或者文化环境增添了一些创造性的内容,而不仅仅是可书一笔的市场,在健康的社会环境下,市场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增进艺术创造性,但在中国现在的兴隆市场——除了“兴隆”以外,我目前还看不到这种“创造性”的出现。这也许不是一个问题,真正喜欢艺术的艺术家,无论他出生于哪个社会、哪个时代,都不会拿创作的生命经验来交换市场的。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