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栋:我们到底如何理解当代艺术和中国的关系?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293   最后更新:2021/10/15 14:03:26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1-10-15 14:03:26

来源:Art Ba Ba



采访、编辑 / Ying

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


2017年11月西岸艺博会开幕当天,鲍栋和几个朋友在龙腾大道的一间餐厅聚会,产生了在北京做一个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想法。


他们注意到从2012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画廊开始参加上海、香港的博览会。但是与此同时,北京的藏家依然是很多画廊,尤其是北京画廊在上海或是香港艺博会上成交的主要来源。


另一方面,已有的博览会品牌在打造国际化的方向上取得了成功,国际大牌画廊云集展会现场。对此鲍栋和朋友们看到了有待发掘的可能性:“其实很多画廊一直在深耕中国当代艺术内部的问题,我们会考虑如何让博览会跟这种状态产生关联性,关乎我们的价值观和文化主体性。


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就这样诞生在天然的艺术市场生态和强烈的文化价值导向的背景之下。2021年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已于10月13日开幕,持续至10月17日。北京当代自2018年首届至今已经迈入第四年,北京当代作为一个年轻博览会品牌经受住了去年疫情的考验,继续发展延伸,在中国当代艺术生态中发挥着自身独特的作用。在第四届北京当代开幕前夕,Art-Ba-Ba邀请北京当代艺术总监鲍栋,请他深入阐述了北京当代艺博会的核心价值与内在驱动力


*以下内容根据采访整理而成。


鲍   栋

Bao Dong

鲍栋是中国新一代活跃的艺术评论家与独立策展人,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艺术史系,2018年联合创办了“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并任艺术总监。


2021 北京当代艺博会开幕现场


一直以来我更喜欢一种制度化、系统化的思考方式,整个系统缺什么我们就要做什么。中国当代艺术最缺少的不是艺术家、画廊或是藏家,缺乏的是把这些艺术作品放到一个相应的价值结构中。我们到底如何理解当代艺术和中国的关系?当代艺术是完全外来的吗?2014年皮力、鲁明军、胡斌还有我一起做了一本《中国当代艺术研究》学刊,我们对当代艺术的定义很宽泛——从晚清开始。我认为从晚清到今天,中国社会和文化天然具有当代性,充满着可能性,到现在都没有尘埃落定


2021 北京当代艺博会开幕现场


北京当代艺博会每年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呈现的“艺述”单元就是在做价值梳理工作。除了我自己,我们还会邀请策展人。我们对“艺述”单元的理念是首先它的故事要够大,不能讨论一个只有当代艺术圈内关心的问题。这个单元的展览还要有一定的覆盖力和丰富性,让博览会的参展画廊有可以在其中展现的内容。我们还希望这个展览对整理中国当代艺术自己的故事、自己的背景是有帮助的。今后的“艺述”单元会像今年一样,在博览会之前开幕,作为整个博览会的先导单元。


艺术的价值永远绝对不是某件作品的价值,而是人的价值,人的价值是在艺术史中的价值,所以说我们要给出一个STORY。既然我们是一个面对公众的,会有十几万人参观的艺博会,我还是希望可以提供一个结构、一个完整的价值叙述,让藏家和观众可以对当代艺术有一个更好的理解,形成一种良性的收藏。

徐渠,《复活雕塑》,2020-2021,各色车壳和铁,锌,80 × 80 × (100-265) cm × 5,致谢艺术家与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蒲英玮,《世界值得为之工作》,2021,彩色玻璃贴UV印刷,240 cm × 800 cm × 3组,390 cm × 800 cm,致谢艺术家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我认为艺博会是三种空间的叠加,一种是shopping mall,一个巨大的空间里有密集的商店,消费者进行集中购物。另一种就是美术馆,是公众可以欣赏学习艺术的空间,一个艺博会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是把一个中型美术馆一年的预算用在了几天的展期中。还有一个就是竞技场,市场天然具有的竞争性也包含其中。


市场本身也是一种语言,一个人收藏艺术和单纯观看艺术时考虑的问题是不一样的。收藏时会考虑作品的尺寸、价值、运输、装裱、作品的材料是否利于保存,以及这个艺术家会不会持续创作下去,会不会有更好的发展。这么多年的市场经济下,购买已经变成了一种基本的社会传播语言






2021 北京当代艺博会开幕现场

北京当代艺博会最佳展位评委

左起: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展望、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北京当代艺博会艺术总监鲍栋、

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王林、

《艺术新闻/中文版》主编叶滢、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

泰康保险集团艺术品收藏部负责人、泰康空间总监唐昕和

爱丁顿洋酒首席品牌及客户体验官张小宇


BANK


BANK获得北京当代艺博会2021最佳展位奖,获得了免除明年艺博会展位费的特别奖励。

© 2021 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


北京当代为了要建构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主场,对自身提出了策展性本土性公众性的诉求。


策展性不仅仅体现在“艺述”的单元,不同单元组合最后呈现的效果、视觉设计、包括现场空间的分配中都有所体现。北京当代没有按照国际大型博览会通常会采用的,体现空间权力、空间政治的大画廊在中间,小画廊环绕其周的模式,我们愿意去邀请真正的有价值发现能力的画廊,把大小画廊搭配起来。今年的北京当代我们基本上把 “价值”和“未来”两个单元的参展画廊穿插起来进行空间分配。


大田秀则画廊


© 2021 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


没顶画廊


© 2021 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 2021 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


我们这几年一直特别强调跟北京的关系,但这里所说的北京不仅仅是代表了一个城市的本土性,而是代表了一个更日常的中国本土性。举一个小小的例子,今年我们邀请了Howie Lee(李化迪)在开幕当晚带来一场电音表演,他的作品可以对道教经典、武侠小说到华语流行金曲进行融合改编,具有独特中式美学与东方文化的同时又很国际。在公共性方面,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够参与其中,在今年新设立的“集时”单元中,没有预算购买艺术原作的观众也可以选择一些艺术性的产品。


北京公社



千高原艺术空间


现在策展人好像变成艺术圈的一种标配化身份,但我觉得策展人要干的事情反而应该是要去打破所谓的体制,打破既定的框架。自己去创造一个局面,要比适应现有的环境更加有趣。我们的工作不再是从原有固定好的位置出发,视线也不再局限于一个点上,组织博览会需要面对政府、画廊、赞助商、投资人等不同的身份,你会感觉世界比想象中的还要丰富。我也策划过各种类型的展览,画廊的展览、美术馆的展览、大型的双年展,但总觉得不过瘾,它毕竟还是在艺术圈内的事情,我希望能够做一些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的项目,也希望把中国当代艺术受众的范围扩大。


博览会是要带来增量的,一定要带来新的价值、新的人、新的关注度、新的传播、新的推动,相关的工作都做好了,自然而然就会产生好的交易结果。我们内部开会时经常强调要做好冗余工作,人为增加一些多出的工作量从而保证最后的工作效果。


佩斯画廊



空白空间


宏观上来看艺术市场在中国的发展肯定会很好,成功地应对疫情给中国画廊、藏家和整个的社会带来了强烈的信心麦习画廊(Meyer Reigger)这次带来了艺术家米利亚姆·卡恩(Miriam Cahn)的绘画作品,这位出生于1949年的艺术家作品非常有深度,受到了中国藏家的欢迎。可能不需要太久就会出现中国的藏家开始影响海外市场的情况。


麦习画廊

Meyer Reigger



星空间


今后我们会从一个纵深的角度去继续发展北京当代,包括从去年参加“设计中国北京”,今年12月也会进一步将画廊展位带入“设计深圳”。我们将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看作一个事件性的爆发点,在这爆发点之后到底还能做哪些事情,实际上有非常多的线索和可能性


CLC画廊



三远当代艺术中心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