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丹尼尔·阿尔轩:征服世界的方式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572   最后更新:2021/10/15 10:54:10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21-10-15 10:54:10

来源:贝浩登PERROTIN


如果在搜索栏中输入Daniel Arsham这个名字,新闻、图片、博客,甚至是购物类别都能看到他的影子。艺术家Daniel Arsham跨越艺术界,活跃于设计、时尚、建筑等领域,且收到了无数邀约,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品牌”。拥有超过90万粉丝的Instagram账号是Daniel Arsham强大影响力的最好证明。


在Daniel Arsham的粉丝团体中,不乏一众中国的艺术爱好者、业内人士和数量颇多的年轻一代藏家。Arsham进入中国艺术市场的时间并不算久,但所取得的成功和获得的关注度却非比寻常,很多人应该还对他当时在上海昊美术馆的个展记忆犹新。


这个夏天,这位当下最“火热”的当代艺术家(之一)的全新个展空降当下中国最“火热”的艺术生活方式目的地(之一)、位于阿那亚海岸的UCCA沙丘美术馆,可谓是这个夏天最当仁不让的艺术热浪。



《丹尼尔·阿尔轩:时间之沙》展览现场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继阿尔轩的雕塑《侵蚀断臂维纳斯铜像》(2020)作为公共艺术作品在阿那亚海边广场揭幕并展出一年之后,2021年7月至2021年10月,UCCA沙丘美术馆呈现阿尔轩个展“时间之沙”,展出艺术家最新创作的一系列雕塑作品。作为UCCA沙丘美术馆举办的首个艺术家个展,“时间之沙”以UCCA沙丘美术馆在地自然环境为背景,呈现阿尔轩基于“虚构考古”及其对历史和遗迹的兴趣创作的最新雕塑和相关素描作品。

丹尼尔·阿尔轩,侵蚀宁芙女神与贝壳石英像,2021

白色石英、透石膏、石膏,75 × 66 × 58 cm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阿尔轩的雕塑创作围绕“虚构考古”的概念展开。“虚构考古”意指通过对历史遗迹和具有当下时代特征物品的超现实呈现,为观众虚构出跨越时空的考古现场,激发观众以未来视角审视眼前的“遗迹”。更重要的是,虽然阿尔轩将“考古学”一词设为自己的标签,但他却用一种近乎虚构的方式来定义和诠释时间。在他艺术精神的“岁月长河”中,即使将宝可梦和希腊罗马雕塑放在同个层面上,也一点都不奇怪。

创作中的Daniel Arsham


与大师们“活在当下”的教诲不同的是,阿尔轩想将我们推到“当下之外”。篮球、相机、电脑等在我们这个时代及其常见,但在过去却没有,且在将来也有可能消失殆尽。正因如此,所以他说,这种东西才会成为通往特定时代的钥匙。在有意识打破时间界限的点上,所谓的“未来遗物(future relic)”存在于当下,也会投射于未来。将时间的抽象性作为事物来理解的他,是唯物主义者吗?显而易见的是,比起挖掘的考古学家,他似乎更适合用点铁成金的炼金术士来形容。

《丹尼尔·阿尔轩:时间之沙》展览现场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在这个全新的个展中,阿尔轩充分考虑了UCCA沙丘美术馆独特的地貌和在地环境,以及在独特的美术馆空间内所能营造的自然景观与时间流逝交融的各种可能性。当沙子的颜色随展览空间的转移从白渐变为蓝,通过展览名“时间之沙”令人联想到沙子流过沙漏的视觉意象,以及围绕在雕塑四周的真实流沙,阿尔轩具象化了人们对时间流逝的内在感知。

丹尼尔·阿尔轩,侵蚀狩猎女神狄阿娜石英像,2021

白色石英、透石膏、石膏,215 × 132 × 106 cm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在位于海滩的室外展厅中,置于沙内的巨大古希腊女神头像看上去彷如女神将整个身子埋于沙子之下,进而激发观众对完整雕塑的想象。这件《出土的侵蚀悲剧女神墨尔波墨涅铜像》(2021)也是迄今为止,阿尔轩所创作的体量最大的青铜雕塑作品。其他或被侵蚀,或不完整的古老雕塑也将激发观众类似的联想。此外,一年前在阿那亚展出的公共艺术作品《侵蚀断臂维纳斯铜像》(2020)也将于UCCA沙丘美术馆的入口处展出。

丹尼尔·阿尔轩,出土的侵蚀悲剧女神墨尔波墨涅铜像,2021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丹尼尔·阿尔轩,侵蚀断臂维纳斯铜像,2020

青铜,401 × 123 × 129 cm,第1版,共3版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在最新一期《artnow》中,我们也有幸和这位当下可能是项目最多、最繁忙的艺术家之一进行了快问快答的对话,不难发现,这位在社交网络上积极活跃的艺术家,正如我们在他的社交网络看到的状态一样,有着惊人的勤奋、时刻充满能量,也许这样的艺术家,才能真的成为这个时代的全能型艺术家。

Pyrite CrackedFace, 2015

Pyrite,Hydrostone. 35 × 30 × 25 c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errotin

Photo by Claire Dorn

artnow:

你活跃于雕塑、影像、装置、绘画、电影等多个行业,大家称你为“跨界艺术家”。你对这个称呼是否满意?


Daniel Arsham:

这样的称呼既有帮助,又能在某种程度上很好地说明我创作的过程。但我认为不必特别去说我是“跨界的”。虽然的确跨越了多种类型和媒介,但我并不觉得每种类型都不同。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exhibition <Carte Blanche à Daniel Arsham: Moonraker> at Musée Guimet Paris(France),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errotin

Photo by Claire Dorn


artnow:

你热情地创作了数不胜数的作品。那创作时你是偏向于即兴创作,还是偏向于经过深思熟虑后再创作呢?


Daniel Arsham:

很多时候,我的作品创作是没有什么特定起源的。作品反而是在种种想法和想法叠加后产生的。有时候,想要找到某个作品的起源,追溯起来得回到很久以前,所以说寻找起源绝非易事。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Exhibition <Carte Blanche à Daniel Arsham: Moonraker> at Musée Guimet Paris(France),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errotin

Photo by Claire Dorn


artnow:

是否能谈谈关于在巴黎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Musée National des Arts Asiatiques Guimet)举办的个展<Carte Blanche à Daniel Arsham: Moonraker>?如果说之前的作品是给未来送去的文物,那么在此次展览中,你使用的是美术馆实际的文物。似乎将过去、现在、未来更复杂地相混合了。像这样将时代的范畴扩大的动机是什么呢?


Daniel Arsham:

我一直在谈论未来,并把现在的一些东西投射到未来去。也曾有机会使用以前的东西。从现在开始的一千年以后,在地球的每个角落,也许还会存在着拍立得相机。同样,阿尔勒(Arles)的“维纳斯”雕塑,或是萨莫色雷斯(Samothrace)的“胜利女神像(尼克像)”也许也会存在于世。这样的作品是超越时间跨度的,两个看似时间上相差甚远的东西却能并存在一个时空中,这会使得观众的思绪更混乱和困惑。

Installation View of Daniel Arsham’s Exhibition <Volcanic Ash, Rusted Steel> at Baro Galeria São Paulo(Brazil), 2014

Photo by Filipe Berndt / neoarte.net


artnow:

考古学从本质上来说是关于过去的学问。你所说的“未来考古学”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


Daniel Arsham:

正如你所说,考古学是关于过去的学问。当现代的物品投射到未来时,我们就不难发现对于那时候来说现在此刻便是考古学了。还会不禁去思考,我们现生活当下的物品在千万年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artnow:

老实说,每每看到你的作品都会情不自禁地想伸手去触摸。为了体现这细腻的质感你是如何创作的呢?


Daniel Arsham:

作品的质感和表面确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我有意地让作品表面呈现一种无光泽的哑光质感。像青铜器皿,其固有的成分可以展现出锈迹斑斑的感觉。


artnow:

你常用的大理石、火山灰、水晶等材料,确实能让作品增添许多神秘感。对于选材的方法,可否告知一二呢?


Daniel Arsham:

材料的选取也是作品创作中重要的一环。因为事实告诉我们,光靠作品本身的视觉效果是无法传达出来的。打个比方说,一件物品虽然看起来是经历了岁月洗礼的,但事实上如果那是人们使用特定的具有地质年代感相关联的材料所制成的话,那么它看上去就像是历经岁月的物品了。

Installation View of Daniel Arsham’s Exhibition <Crystal Toys> at Perrotin Seoul(South Korea), 2017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errotin


artnow:

不仅在艺术界,在时尚界、汽车业界你也很受欢迎。而且还担任着篮球队的创意总监。我们很好奇,当你不是与艺术作品相关联,而是和特定品牌“合作”时,是持着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以及对这种合作后对于自身“艺术家”而言又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呢?


Daniel Arsham:

我早上8点到9点之间到工作室,直至晚上6点。期间我会做很多事,都是十分有趣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好消磨时光的方式。我不认为合作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和创作之间有什么不同。对我来说几乎是一样的。虽然结果和目的可能会不一样,但是我为了创造所具备的姿态是相同的。


artnow:

你是如何定义“时间”的呢?


Daniel Arsham:

观察舞蹈家摩斯·肯宁汉以舞台设计者身份工作、创作作品以来,我一直思考着关于时间的问题。对于时间本身而言,以及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时间又是如何被度过的,我常常思考1分钟亦或是1小时的流逝,我们又是如何经历的呢?我的作品能让观众感觉到时间的飞逝。既能感受到时间的紧缩,又能感受到时间的扩张。

Blue Calcite Eroded Moses, 2019

Blue Calcite, Quartz, Hydrostone. 258 × 117 × 121.5 c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errotin

Photo by Claire Dorn

Corner Knot, 2008

EPS, Plaster, Paint, Joint Compound. 46 × 162.5 × 51 c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errotin


artnow:

平台变得多样化之后,填充这些平台的题材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这样的时代里,作为一名活跃艺术家的意义是什么呢?


Daniel Arsham:

我认为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是,这个新的时代可以接触到不同的观众群体。不再充斥着排他性的艺术与以往不同,我认为那才是一个质的飞跃。


artnow:

最后,可以透露一下最近你专注想象的主题是什么吗?


Daniel Arsham:

最近接触了许多有关于盆栽、汽车、电影、家具的方面。特别是对20世纪50年代和那之后的家居设计非常感兴趣。


关于艺术家

Daniel Arsham,1980年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市。他活跃于绘画、雕塑、电影、建筑等多个领域。毕业于纽约市的柯柏联盟学院,2003年,在就读期间获得了格尔曼奖学金(Gelman Trust Fellowship)。他不仅参与过纽约新博物馆、伦敦沙弛画廊、圣保罗OCA美术馆的群展,还分别在上海昊美术馆、巴黎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贝浩登画廊等地举办了个展。

2007年携手建筑师Alex Mustonen共同成立了创意设计工作室Snarkitecture,再次扩大了自己的活动领域。蓬皮杜艺术中心、迪奥艺术收藏馆、维多利亚州立美术馆、迈阿密现代美术馆、沃克艺术中心等地均收藏了他的作品。Daniel Arsham现居且工作于纽约市。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