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到莫衷一是吗?——颜磊的东西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224   最后更新:2021/10/12 21:45:26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1-10-12 21:45:26

来源:杜曦云 文/杜曦云


“你必须煞有介事地处理毫无意义。”
——安迪·沃霍尔

从1990年代至今,无论较劲或不屑、桀骜或狡黠,颜磊的形象和“艺术”是密切关联的。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名利场中,当代艺术在方法论上的无限开放,催化着颜磊随机应变的信心和才智。血气和洞察力的驱动下,他的作品样貌众多、但都心怀质疑:质疑艺术体制、质疑艺术自身、质疑资本运作规则、质疑……

邀请信 1997

颜磊和艺术家洪浩合作,伪造了100封“卡塞尔文献展”的邀请信寄给艺术家们。随即,这个作品在艺术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和持续的讨论……


在质疑的前因后果中,他敏感到了这个花花世界在热火朝天之下的空洞虚无——最终不外乎落实在肉身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然后转眼成空。于是,满不在乎、漫不经心、心不在焉等气息,散发在他各种出人意料甚至令人错愕的表达中。

颜磊《PINKY*颜磊/光环》

42cm 聚碳酸酯 300版 2021


只有一样“东西”他在越来越认真的对待——视觉魅力。华丽而浅薄、滥情却无情的世俗世界里,视觉魅力是他投桃报李的法宝,屡试不爽。他的作品拥有时尚/酷的直观效果,能在一瞥的瞬间就打动观看者,在视网膜的快感中极速陶醉。美学趣味和视觉修养助燃,他制造的幻像如此迷人。在他的表达中,很多正襟危坐的“内涵”都虚无空洞起来,唯有视觉魅力是实实在在的。当然,对视觉魅力的重视,也实证着他对当代艺术体制的反讽:“……以当代艺术名义标榜,实质却是现代主义品味……”

颜磊《花火-卡塞尔文献展》

138x182cm 布面油画 2007


“绘画就是占领美术馆墙面的东西。”洞察力和美学修养转化为创造物,这些戳破 “内涵”但又很好看的“东西”,让颜磊被艺术名利场接纳——灵巧的搅局者入场获利。但洞察力和美学修养,也让他禀性难移,依然从当局的旁观者视角来冷眼看待这个名利场——难以驯服的既得利益者。

颜磊 《追光 - 刚果 》

150x200cm 布面丙烯 2005


“所有人都可以说自己是做‘当代艺术’的,当代艺术是如此商业化,艺术已经没有标准。”在左冲右突的一场场博弈中,颜磊的厌倦与激动无常、虚无或充实并进。他质疑艺术,但保留了相当高级的视觉趣味。他调侃艺术体制,但寄居于艺术体制中。他嘲讽市场,但通过市场来渗透他的理念。他厌倦世俗价值观,但没有离群索居。

颜磊 《我能看看您的作品吗?》

印刷品 1997

颜磊《红灯区》

装置 1998-1999


伪造的卡塞尔文献展邀请函寄给众多中国艺术家(《邀请信》)、香港机场供游客留影来表达愿景的装置(《这里通往卡塞尔》)、把色情场所的标志悬挂在艺术机构门口(《红灯区》)、《去德国的展览有你吗?》、《我能看看你的作品吗?》、《国际通道》……艺术家进入艺术体制的渴望,被颜磊如此表达着。

颜磊《着陆-三联画》

150x510cm 布上油画 2007




《追光(升级版)》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装置 2009


当他自己2007年受邀参加卡塞尔文献展后,《上升空间》、《着陆》、《追光》、《追光-升级版》等,实时表达着艺术家被艺术体制接纳后的境遇和心情。市场的需求催生出了他的绘画,但他坚持一笔都不画:把颜料编号后,让没有绘画基础的人根据编号在画布上填色,大量产出视觉趣味时尚/酷的画作,被艺术体制接纳。他把颜料称为“酵母”,让这些视觉产物进入艺术生产关系中,发酵、膨胀……

颜磊《super - light》

200x280cm 布上丙烯 2009


颜磊《有限艺术项目》

尺寸可变 布面油画 2012-2015

《有限艺术项目》是颜磊参加2012年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的作品。这个作品在文件展现场是由400张油画作品组成,在展览举行的100天里,由大众汽车赞助,根据艺术家的方案,每天将部分画作送到大众汽车工厂进行喷漆覆盖,然后再挂回展厅。另一组绘画则是他(和他的员工)从大众传播媒体和其他资源里“遇到”和挑选的图像。这些图像挂在墙上被安装成一面多层的图像墙,以压倒性的姿态俯视着底下的人流……


《特醇》《巴洛克》等,把进入艺术生产关系中的其他艺术家(古今中外)的作品,以及浩瀚的图像世界里的现成图像,纳入颜磊的判断中。是非、真假、圣俗、实虚、褒贬、爱憎、取舍、得失等的张力,张力中回旋着的复杂情绪,继续在时尚/酷的视觉魅力中忽隐忽现。2012年参加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时,他和一只德国牧羊犬并排就坐,接受开幕采访,牧羊犬脖子上悬挂着他的参展证。由400幅绘画组成的《有限艺术项目》中,很多幅画在大众汽车厂用喷漆覆盖后再次送回展厅,那些喷漆的颜色和质感同样时尚悦目。

2012年,颜磊和一只德国牧羊犬参加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牧羊犬脖子上悬挂着颜磊的参展证

颜磊和他的《彩轮》

《矩形色谱》《圆形色谱》和《彩轮》,相当成功地让视网膜兴奋起来。不同色相、纯度、明度的颜色在色谱里被秩序化,颜磊按特定的逻辑关系组合颜色,形成绚丽粉嫩、充满辐射感的视觉魅力。理论上,颜磊可以按不同的逻辑关系组合出无穷无尽的绘画来,这可能性之大,已完成的绘画的视觉实效之迷人,赤裸着空洞无情的底层原理。

颜磊 《永恒价值-十字架》

水晶、霓虹灯、金属 2008年


按常理来假想,颜磊会继续推进他的质疑能力、发挥他的视觉才华。但颜磊又是不按常理出牌的随机应变者。2008年,他曾做过一件名为《永恒价值——十字架》的东西:镶满水晶的十字架上,红色霓虹字母闪烁,以十字架交叉处的“S”为中心,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分别是Sex、Speed、Suck、Show。“S”的左下角拉长,让十字架的左下方多出一个犄角——这东西其实不是十字架。

颜磊《特醇-冰山》

200×250cm 布面丙烯 2013

至于和他密切关联多年的“艺术”,他认为:最高品格的艺术,是物件(Object)代表不了的,它存在于语言之外。

《有限艺术项目》在中国的制作过程

《有限艺术项目》在德国卡塞尔

作品自身观念的转型和德国大众汽车公司流水线再次“生产”图像的过程。


颜磊,1991年毕业于杭州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生活和工作在中国。颜磊在中国当代艺术圈特立独行,以独立审视的态度,透过绘画、雕塑、装置、录像、行为等不同媒介,挖掘和揭示艺术体制内部存在的权力、竞争、艺术价格价值混肴等问题。颜磊的作品调性模棱两可,呈现多重矛盾和冲突的价值观,一方面反映了艺术家对当代艺术创作所存在的种种问题的警觉和思考,以及他置身其中的孤独和对庸俗现实的复杂情绪。


颜磊参加过多项国际大型展览,包括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广州三年展、圣保罗双年展、光州双年展、上海双年展、威尼斯双年展等。香港艺术中心、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和美国科罗拉多州阿斯蓬美术馆(Aspen Art Museum) 等分别举办过颜磊的个展。2002年获中国当代艺术奖(CCAA)最杰出艺术家奖,2007和2012年连续两次获邀参加德国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