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立方香港 | 野又获(Minoru Nomata):未竟之境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233   最后更新:2021/09/30 10:43:27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1-09-30 10:43:27

来源:白立方


Portrait of Minoru Nomata, 2021


野又获(Minoru Nomata
未竟之境(UNBUILT
白立方香港
202198日至1113


白立方欣然呈现未竟之境UNBUILT),介绍日本艺术家野又获(Minoru Nomata)的绘画与纸本作品,这是他在大中华地区的首次个展。此次展出的作品包括完成于1987年至2020年的诸多系列,突显了艺术家对想象中的建筑以及没有人类存在的周遭环境和景观的持续关注。这些画作描绘了来自不定时期的形式与结构,脱胎于野又获杂糅的建筑语言——工业的、虚构的、古早的与未来主义的融合——并从艺术家的迭代进程中得以发展。通常是从对于现成图像的速写开始,艺术家在之后的几个月、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里对其进行改造。野又获反思一元化社会、技术追求与人类活动总和的状况,创造出一个充满悬念与未知的奇异世界。

Minoru Nomata: UNBUILT
White Cube Hong Kong
8 September – 13 November 2021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Kitmin Lee)


展览中最早的作品体现了野又获对古典、文艺复兴与中世纪起源的兴趣。这幅题为《Decors–5》(1987年)的作品刻画了一座骨白色的锥形塔,塔身嵌有门洞与凹室,塔顶之上坐落着一个向东行进的骑手与马的雕像,这是一尊废弃的市政纪念碑,也许曾经预示着光明的新未来。在统一的大地色背景下,散落于地面的一些微小的柱子表明,这可能是一座建筑模型,尽管它记录的是故迹废墟,而非提出关于未来大厦的假设。

Minoru Nomata: UNBUILT
White Cube Hong Kong
8 September – 13 November 2021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Kitmin Lee)


在野又获的早期作品中,查尔斯·希勒(Charles Sheeler)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他是20世纪美国的精确主义precisionist)画家,专注于机械时代的美学和工业地标。然而,野又获称其画作中弥漫着的气氛在更大程度上是受到了音乐的启发,特别是布莱恩·伊诺(Brian Eno)或埃里克·萨蒂(Erik Satie)的音乐,而独特的色调和绘画语言则是与法国画家亨利·卢梭(Henri Rousseau)的早期作品有关。尤其是带有卢梭舞台效果的烙印,野又获采用了相对扁平的风格与浅景深,造成了一种戏剧感或虚假感,就好像他画的建筑是布景之上的建筑,被置于由天空和云层构成的仿真背幕前。

on and on, 2020
Acrylic on canvas
51 3/8 × 23 11/16 in. (130.5 × 60.2 cm)
© Minoru Nomata


在此次展览中,艺术家将这一特点贯穿于其作品呈现中,他在这里把自己的画作放置在大致基于日本“Chigaidana”造型的、交错的多宝格式木架结构上。在这样结构的木架内悬挂着几幅画作,它们高低不一,细长的隔板将鼓励观众在空间内移动,并在同一视野中看到不同的画作。

Minoru Nomata: UNBUILT
White Cube Hong Kong
8 September – 13 November 2021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Kitmin Lee)



风景/视角Windscape/Perspective)系列完成于上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特点在于其高大、古朴的建筑,裸露的构件、风帆、绳索以及旋转的叶片,唤起了一种强烈的空旷感与运动感。该系列所描绘的对象从承载功能或重力中解放出来,状态轻盈、物质体量极小,延续且强化了缠绕在野又获所有创作中的幽灵气息。

Minoru Nomata: UNBUILT
White Cube Hong Kong
8 September – 13 November 2021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Kitmin Lee)



“Bourou”——汉字意为望楼瞭望塔——系列的画作是野又获在女儿罹患重病后的90年代创作的,以土质地形为特色,崖壁、山脉与金字塔、高大的锥形塔互相转换。譬如在《Bourou–1》(1995年)中,一座修长的土方塔,拥有极小的窗户,被包裹在精致而结构复杂的脚手架中。这些作品被赋予了戏剧性的光影效果以及幽暗的色调,记录了摇摆于已建与未建状态之间的风景。

Minoru Nomata: UNBUILT
White Cube Hong Kong
8 September – 13 November 2021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Kitmin Lee)


相比之下,创作于2000年代的光的结构Light Structures)或天光Skyglow)系列,明确地显示了趋于复古与回归的倾向,描绘了位于超平坦、广阔的城市景观中的高耸的构筑物。在画廊一层展厅的深灰色墙面上,屹立的灯塔光芒四射,被一种带有少许色彩的黑暗所包围。它们仿佛以烟雾弥漫的夜空为背景,让人想起19世纪世界博览会上令人向往的却非功能性的幻想结构,或是科幻小说中光鲜的人工制品。它们的光辉令人振奋,但又提示着过度的能源消耗、光污染与滥用,它们反映了艺术家对城市生活之两面性的兴趣,还有其关于光的诱人而可怕的场景。野又获评论道,在某些方面,他这几十年的创作是自画像,他的建筑可以被看作是其自身心境的映射:对于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的希望、焦虑和信念。

Skyglow–V17, 2008

Acrylic on canvas

45 15/16 × 35 7/8 in. (116.7 × 91.2 cm)

© Minoru Nomata



野又获评论道,在某些方面,他这几十年的创作是自画像,他的建筑可以被看作是其自身心境的映射:对于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的希望、焦虑和信念。

Minoru Nomata: UNBUILT
White Cube Hong Kong
8 September – 13 November 2021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Kitmin Lee)


关于艺术家

Minoru Nomata: UNBUILT
White Cube Hong Kong
8 September – 13 November 2021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Kitmin Lee)


野又获1955年生于东京,现亦生活并工作于此。他在东京艺术大学学习设计,1979年毕业后任职于东京的一家广告公司。五年后,野又获离职并开始专注于他的绘画实践,并于1986年在Sagacho Exhibit Space举办了他的首展“STILL – Quiet Garden”,这是一个由小池一子在东京经营的替代性空间。他曾于东京目黑区美术馆(1993年)、东京歌剧城艺术馆(2004年)、日本群马县立近代美术馆(2010年)以及近期于东京Sagacho Archives2012/2018年)举行个展。他目前是东京女子美术大学的教授。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