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现场|李青,灯塔与摇篮的叙述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1   浏览数:323   最后更新:2021/09/27 14:47:38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1-09-27 14:29:20

来源: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李青:灯塔与摇篮  

Li Qing:Lighthouse And Cradle

策展人:崔灿灿
Curator:Cui Cancan
2021.9.12-10.27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北京第一空间&第二空间

The 1st and 2nd space of Tang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2021年9月12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和第二空间同步推出艺术家李青的大型个展“灯塔与摇篮”。展览由崔灿灿策划,展出李青的重要系列《窗》《大家来找茬》《互毁而同一的像》《杭州房子》等,以及2021年的最新作品。


第一空间




1

1919年,一战刚刚结束,现代主义和前卫艺术方兴未艾,包豪斯学校在德国开始了构建人类社会的伟大梦想。日后,它成为了现代设计的摇篮。包豪斯奠定了现代设计以科学和理性主义为基础,以解决问题为中心的设计体系,并采用现代材料和标准化的生产方式。经由100多年的发展,包豪斯的设计风格和生活理念影响全球,成为全球化城市景观和现代生活中最广泛和普遍的风格。

1974年,正值美苏太空竞赛,苏联艺术家卡巴科夫在画册上虚构了10个苏维埃人的生活,将他们做成装置作品,仿佛他们每一个人真的在世间活过。其中最著名的一个故事,便是从自己公寓⻜入太空的男人。这件装置描绘了公寓主人制造了一个弹射装置,将自己从天花板破顶而出,送向太空,遗存的墙面上满是当时宣传的海报和一些科学图标、计算公式。

摇篮曲》,霓虹灯装置120 x 155 cm,2021

《霓虹标语·我们都可以》,多屏录像装置,尺寸可变,2021




如今,在798这个曾经的包豪斯厂房中,艺术家李⻘将两个故事进行重叠与虚构,重建了包豪斯最具代表的建筑。只不过墙上换成了包豪斯样式的海报、广告、杂志,中间摇篮亦是工业⻛的冷漠和理性,与婴儿和亲密的感受截然相反。

太空、纪念碑、现代设计、至上主义、乌托邦、全球化,这些不同的词汇在出生与摇篮,灯塔和理想中交汇。包豪斯在世界中无处不在的身影,“国际化的⻛格”成为无数城市相似的灵魂,它消除差异,同化感知。

此上的天空,现代城市的理想与困境共生于此。

《从包豪斯或卡巴科夫的摇篮中飞向太空的人类婴儿》,布面油彩、丙烯、印刷品,480 × 180 cm,2021



2

交叠的时空在李⻘的创作中反复出现。

有时,它是两张看似一样的作品之间,细微的差异,举起的手,放下的鲜花,只是相隔几秒,情节就有了变化。

有时,它是两个事物的莫名联系,亦如讲故事的人共谋的眼神,他们对故事的转折,事物的兴衰,世间的变化,有着同样的兴趣。

有时,它是一段距离。在电影中,“窗”意味着隔阂,两个世界互相观望,却难以抵达,彼此不过是彼此的一截⻛景。




《布朗库西公寓》,油彩、画布、木,65 × 80 × 5cm,2020

《大家来找茬·楼姐(两图有五处不同)》,布面油画,200 × 150 cm × 2,2019

《阿那亚》,布面油画,80 x 65 x 3.5 cm,2018-2021


交叠的回形空间,是对李⻘作品最贴近的想象,这里有变化,有差异。彼此因为不同而存在,有联系,有转折,承载着故事的开始与结束。短短几米,亦需迂回,我们需要费点周折才能抵达。它像是苏州园林中的曲径与错景;又像是博尔赫斯小径分叉的花园,时间永远分岔,通向无数未来;或是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重建》中⻓镜头里,缓慢悠⻓的节奏,跨越时空的关照。



前台》,古董木窗、油彩、亚麻画布、有机玻璃、画框、铝塑板,107 × 170 × 5cm,2021

《窗棂诗稿》,木、玻璃、金属、油彩,66 × 114 × 10.5 cm,2013

《美的诞生》110 × 150 × 6 cm,布面油画,2021

《伊萨卡》,油彩、铝板、画布,70 × 55 × 6 cm,2021


3


《杭州房子》和《玉面》是李⻘旅途中不同的⻛景。

一来源于古城杭州的郊区,那些造型怪异的房子,有着混杂的⻛格,⻄方和东方的多种建筑⻛格在这里不伦不类的融合。只是如今,在城市的更新和扩张中,留下了一些还未拆除的独栋,成为一段历史的证据,一段中国⺠间在经济发展和消费主义时期对美学和富足生活的想象。


《杭州房子》系列,90 × 60 cm,收藏级喷墨打印,2017-2019

墙上有照片,印刷品,明信片、地图和账单,都来自于艺术家世界各地的旅行。像是我们在旅途之后,总要清理,又不舍得遗弃的票据与纪念。这些有着不同背景和文化的肖像,在艺术家的时空中融合、交汇。覆盖的吸油纸让面孔的形象变得模糊,绿色像是人工的,又像是自然的。亦如我们记忆中遥远的脸庞,是来自于旅途中真实的相遇,还是屏幕、媒体、图片、广告中交叠的形象?

《阴翳志》系列,织锦包裹的杂志,2020

《玉面·六个女人》,木板、布料、丙烯、印刷品、照片、吸油面纸、人体油脂,45 × 45 × 4 cm,2020

《表层学4号》,综合材料,60 × 80 × 11 cm,2019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叮当猫 2021-09-27 14:47:38

(接上)


第二空间


1

左右两面墙的巨幅群像,来自于李⻘2010年在⻄班牙的个展,展览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飘零》。

画面中的冰箱早已被遗弃,它来自世界各地,代表着工业文明和现代社会的迁徙。它们曾被精密地制造,像是大量的中国加工的商品被发往各处,经历道路、海洋或是天空,被不同的家庭消费和使用。但最终,在“保鲜”的功能耗损之后被遗弃。这些处在后殖⺠与消费主义交叉语境中的商品,成为李⻘创作的灵感之一。

残缺的玻璃、脱落的⻔窗、废弃的置物空间,像是电影中“镜像”的隐喻,飘零是来处,也是归处。打开柜⻔的一瞬间,我们仿佛看到往昔的生命,雕刻的时光。飘零的群像是这个展厅的开篇,寓意着李⻘最早开始的工作,在作品中始终并行的两个源头:诗意的叙述与现实的感受。

《漫游》,霓虹灯装置,131 x 140 cm,2021


《黑色群像》,布面油画,240 × 600 cm,2010(龙美术馆收藏)

《白色群像》,布面油画,240 × 600 cm,2010(萃舍云集收藏中心收藏)


2


大概在三年前,李⻘在上海荣宅展出了这些地毯作品《你可以带走的东⻄》,地毯上的图案取自杭州城改造时旧房拆除遗留的地面。这些曾经的痕迹,生动地再现了老房子的内部空间。

空间在这里成了一个剧场,它的一端是家庭和人的舞台,强烈的文学意识,残缺的⻆落,暗示着一个游离不明的故事,在遗失中寻找拥有,在冰冷中重铸温暖。



《互毁而同一的像·形体美学》,照片两幅,尺寸可变,布面油画,180 x 140 x 2 cm,2021

《Spa 漫游 2021》,古董木窗、油彩、丙烯、亚麻布、有机玻璃,110 x 150 x 5.5 cm,  2021

·157×92×10cm2021

《邻窗·彩蛋》,古董木窗、油彩、有机玻璃,157 × 92 × 10 cm,2021


另一端是中国城市空间不断破坏、更新与重建的过程,全球化的浪潮所导致的人和建筑、城市的持续移动。像是墙面上那两幅相似的作品,在追求现代和“美”的过程中,以不同文化和⻛格,不同时代和身份,不同观念和意识在同一空间中交融。

夜色里前厅的黑色群像,像是水边都市楼群的景象,水泥上残留的灯光还保留着些许诗意和浪漫。直到城市里的地标变得平滑,表面战胜一切,一场冷漠和刺眼的变化才真正开始。


《邻窗·杭州中信银行大楼 诺曼·福斯特》,  老木窗、油彩、平板绘画UV打印、有机玻璃,159 × 94.5 × 9 cm,2021

《西岸》,布面油画,200 × 180 cm × 2,2020-2021




·212.5×106×10cm2019


3


展厅中心这件橙色的帐篷,和对面空间中纪念碑式的包豪斯建筑相比,显得如此渺小和微弱,没有任何占据者和雄壮乌托邦的气息。帐篷里摇曳的海面让这个情形显得更加漂浮不定,它是临时的,又是移动的,不安的。


《花园 - 亮灯的帐篷》,帐篷、草坪,180 × 350 × 250 cm,2019

墙面上那些地标式样的建筑极具侵略性,充满一种生殖崇拜的雄心。杂技里变异的身体和这些夸张的建筑有着一样的景观,它们是文化欲望的产物,是平滑美学的需求,它们也迫切需要吸引目光和赞扬。这些包豪斯式的设计无处不在,从《2001太空漫游》里的沙发、⻜船舱体、未来⻛格,到北京一处豪华酒店的“美学大堂”中,昂贵的画作,⺠俗的瓷瓶、立体主义的仿制雕塑。

李⻘过去作品里诗意的叙述和故事的温度,在这里被中断,围绕在帐篷周围的满是艳丽的电子色、耀眼的反光玻璃、冷漠而又自大的几何形体和杂糅而又山寨⻛的美学。

在技术、理性和工业的现代海洋中,这个透着微弱光影的帐篷,反而变得强大,拥有着不可否认的象征和预言的力量,成为一座岛屿,一座海陆之交,安危之间的灯塔。


策展人:崔灿灿









关于艺术家

李青,1981年出生于浙江湖州,2007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于杭州、上海。他的绘画、装置和影像作品往往在相似性和矛盾中寻找理性的裂隙,通过迂回重叠的结构作用于观者的感觉和认知。李⻘近年来的创作追踪广泛发生在信息传播、集体记忆和知识经验中的历史碎片化和意识形态冲突,检验图像、语言、符号系统和社会空间之间的张力与矛盾,串联起多层次的经验要素,并从中调和出具备冲突性结构的新的叙事界面。对日常空间和图像中的微观政治的捕捉,对美学传统当中的政治身份的质疑,对中国艺术在国际艺术语境之下的身份问题的观察,使他身上体现出年轻一代中国艺术家身上独特的历史意识。


李青曾在上海Prada基金会荣宅,坪山美术馆,浙江美术馆,西班牙马德里Tomás y Valiente艺术中心(CEART),首尔阿拉里奥美术馆,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澳门东方基金会,上海歌德开放空间等机构举办过精彩的个展。同时参加过许多著名艺术机构的群展,如上海双年展,布拉格双年展,威尼斯双年展特别邀请展,光州双年展特展,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ACMA),福冈亚洲美术馆,巴西圣保罗当代美术馆(MAC USP),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首尔市立美术馆,印尼国家美术馆等。


李青的作品被很多艺术机构及基金会纳入收藏,例如意大利Prada基金会,西班牙瓦伦西亚现代艺术博物馆 (IV AM),美国迈阿密鲁贝尔美术馆,德意志银行,挪威Kistefos美术馆,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香港K11艺术基金会,巴黎Bredin Prat基金会,上海复星基金会,上海CC基金会,阿拉里奥美术馆(首尔/济州),浙江美术馆等。此外,李青曾入选2017年法国Jean-François Prat大奖,是该艺术奖项成立至今首位入选的亚洲艺术家。


关于策展人

崔灿灿是一名活跃在各个领域的独立策划人,写作者。

策展的主要展览和活动从2012年开始近百场,群展包括夜走黑桥、乡村洗剪吹、FUCKOFF II、不在图像中行动、六环比五环多一环、十夜、万丈高楼平地起、2015-2019过年特别项目系列、策展课、九层塔等。曾策划的个展包括艾未未、包晓伟、陈丹青、陈彧凡、陈彧君、冯琳、韩东、何云昌、黄一山、姜波、厉槟源、刘港顺、刘建华、李青、李季、李占洋、牧儿、马轲、毛焰、琴嘎、秦琦、隋建国、石节子美术馆、史金淞、沈少民、谭平、王庆松、谢南星、夏小万、夏星、萧昱、许仲敏、徐小国、宗宁、政纯办、张玥、赵赵等。


曾获CCAA中国当代艺术评论青年荣誉奖,《YISHU》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奖,艺术权力榜年度展览奖和策展人奖,《艺术新闻》亚洲艺术贡献奖林肯策展人提名、《当代艺术新闻》年度最佳艺术家个展、北京画廊周最佳展览奖,以及多家媒体的年度策展人或是艺术贡献奖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