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代的巴塞尔艺术展什么样:Jerry Gogosian一线观察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549   最后更新:2021/09/27 11:43:22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1-09-27 11:43:22

来源:Artsy官方  Jerry Gogosian


Installation view of Karma International’s booth at Art Basel, Basel, 2021.

© Art Basel. Courtesy of Karma International and Art Basel


亲爱的读者:


在这个奇怪而有趣的时代,我打算用这篇文章向你致以最亲切的问候。昨天,我有幸与数千名“最亲密”的朋友一道,参加了宇宙第一独家的艺术活动——于上午9点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尊享 VIP”早餐酒会。对于艺术展盛会而言,此次摄取卡路里之旅可以说和朝圣相差无几。变幻莫测的 COVID-19 限制措施好似复杂的迷雾,参与者必须不断向瑞士政府、航空公司和博览会提交各类文件。自从一个月前买好机票以来,我就一直在证明自己的疫苗接种情况,不断提供阴性测试的结果。根据瑞士政府和巴塞尔艺术展的说法,现在的我做瑞士的“三次贴面礼”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当然,得是戴着口罩亲。当我走到早餐接待处时,心中早就打好了免费羊角面包、草莓冰沙和菠萝块的算盘。不过,我还是得显得矜持些,扪心自问一下:跑这么大老远,难道就是为了这几盘传说中的免费生蚝吗?答案很明显。

Simphiwe Ndzube. Hintsa, 2021

Stevenson. Contact for price


这一天,每位与会者都必须佩戴一个黑色的手链,上面的金属牌清楚地写着几个大字:“已查验 Covid-19 证书;可参与展会全程”。直到你离开这座城市为止,你都不能把它摘下来——或许永远也摘不下来了。当时,服务人员是用镊子帮我戴上手链的,不开玩笑。我刚刚才知道,要回家的话,得再做一次测试。


展会在上午11点准时开幕,甜美的机器人女声向公众播报:“巴塞尔艺术展现在开始!”话音刚落,一群急切的艺术买家便蜂拥而上。除了排队等候教堂的自助餐外,我从未见过这么多老人如此忘我地奔向同一个目标。这蓬勃的老年运动能力不仅令人印象深刻,更让人欢欣鼓舞——是的,艺术会让你永葆青春!我想, 这大约就是“精髓”所在。

Portia Zv**ahera, Ndibuditsei ipapo(Take me out of there) 2,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tevenson


显然,今年没有多少美国人到场,但欧洲艺术界的精英们却强势出席。(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这么‘美国’过。)这也引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应该如何完成自己的巴塞尔“首秀”?我应该看起来像一名艺术家?一名艺术顾问?一名艺术商?还是一位刚从格斯塔德滑雪场(Gstaad)赶来的女士?在参加艺博会时,人们必须想清楚一件事——你希望从谁哪里得到艳羡或嫉妒的目光。我是洛杉矶人,因此便选了个很搭调的主题:不经意的傲慢。我穿上了石楠灰色的 Alo 瑜伽套装,配上我平日里会穿的跑鞋,搭了一件香奈儿外套,向欧洲人发出一个重要的信号:美国人也可以很有品位。(当然,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专业建议:永远不要穿高跟鞋去艺术博览会。除了不舒服之外,你也会被认为是一个新手,或是花钱找来的陪衬。穿上特制鞋垫、Crocs 洞洞鞋、运动鞋、Birkenstocks 凉鞋等,会立即将你的地位提升为睿智的艺博会常客,而画廊也会因此向你伸出橄榄枝。

Zanele MuholiVika II, The Decks, Cape Town, 2019

Stevenson Contact for price


艺术界的传奇人物和藏家们在各个角落里热情地攀谈。可以说,在展会上集中注意力是件难事。我看到了热爱香草冰激凌的超级策展人汉斯·乌尔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也碰见了大名鼎鼎的艾米·卡佩拉佐(Amy Cappellazzo)“殿下”,身段灵活的格雷厄姆·斯蒂尔(Graham Steele)则在他们的“栖息地”间来回穿梭,忙得不可开交。有人说他们看到了克劳斯(Klaus),而玛雅·霍夫曼(Maja Hoffmann)也在附近:她身着最别致的 Gucci 夹克,谈论着她新的掌上明珠——卢玛·阿尔勒艺术中心(Luma Arles)。我看到埃马纽埃尔·贝浩登(Emmanuel Perrotin)在买一个小覆盆子馅饼,步履轻盈,脸上带着大男孩的微笑;巴塞尔·鲍勃(Basel Bob)也在场,穿着他那套剪裁精美的西装,头戴特别定制的礼帽。展会的定制服装爱好者圈迎来了一个新人物——一位流浪的教皇/巫师。有人认识这个人吗?@r**en_smith 是我最喜欢的 Instagram 用户之一,他在展会上四处走动,希望能为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活络气氛。展会上到处都可以见到名为 Zoe 和 Chloe 的时尚姐妹花们,她们成群结队,穿着非常昂贵诱人却又趋向保守(对巴塞尔而言)的黑色画廊礼服,紧锁的眉头是整套造型的点睛之笔。这一切感觉…就像是…一场艺博会。

Ben Enonwu, Dancing Girls Yoruba, 195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tevenson


我遵照经验丰富的老手建议,从二楼开始看展。在这里,你有可能找到在一级市场上出售的新兴艺术家作品。作为已渐趋年长的千禧一代,这略微更符合我的风格。史蒂文森画廊(Stevenson)的展位吸引了我的眼球:在我看来,展位上的作品就好似对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 Klimt)松散与抽象化的表达。当我走近时,发现了一个描绘“超越”(transcendence)的场景:一个人正在接受两位充满爱的组织者的洗礼。这幅画是波西亚·兹瓦赫拉(Portia Zv**ahera)的作品,名为《Ndibuditsei ipapo 2》(带我离开那里)。画作刚于2021年完成,拒斥任何字面上的解释。鉴于我们过去一年半的集体生活与记忆,画作让人非常感同身受——谁不想超越或脱离2020年呢?展位的储藏室开着,在里面我发现了扎内尔·穆霍利(Zanele Muholi)的一幅精致且猛烈的黑白摄影自画像。这位了不起的艺术家是谁?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更多的细节。在储藏室的右侧,我发现了 Ben Enwonwu MBE 的一幅名为《约鲁巴舞女》(Dancing Girls Yoruba, 1950)的画作,这件非洲现代主义杰作与德加笔下的芭蕾女有异曲同工之妙。史蒂文森画廊是非洲艺术家在全球当代艺术舞台上重要的传声筒。我在很多艺博会上都看到过他们的身影,也很欣赏他们的所作所为。

Installation view of Perrotin’s booth at Art Basel, Basel, 2021

Courtesy of Perrotin


托马斯·丹恩画廊(Thomas Dane Gallery)展出了一幅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的优美画作,画中人物躲在红色和粉色的花纹渐变中。我是塞西莉·布朗的死忠粉——她是一位优秀的画家,也是一位充满野性的女性。也就是在那里,我第一次注意到展会上有所谓的私人 FaceTime“自拍杆”游览项目,为那些不能来参加艺博会的缺席贵宾特别设计。这就是我说的“上乘服务”,也祝福那些身为替身、拿着自拍杆的服务人员:“你走近看看那件塞西莉·布朗的作品。里面有画人吗?好的,现在退回去。再走上去,贴近一点。脚尖得碰到。”


如我所料,主层的狂热都集中在巨型画廊的展位上,那些必须有特定展位曝光度的人似乎都蜂拥而至。在楼下,除了看“改造升级”后的二级市场蓝筹艺术之外,我并没有别的事可做。在贝浩登(Perrotin)的展位上,莫里兹奥·卡泰兰(Maurizio Cattelan)标志性的标本鸽作品是展会的另一宠儿。在这场同样横跨 MASSIMODECARLO 和 Marian Goodman 画廊的展览中,我默默看着藏家和经销商用诸如“只要850”(85万美元)这样随意的术语,谈论着令人咋舌的价钱。这里没有任何衰退的迹象,市场感觉十分强劲。

Olive Allen. SummerBlueBubbly Bear #7/10, 2020

G○C△ - Gallery of Crypto Art Contact for price


要想在大厅里看完艺术品,还能不被吸进不入流的谣言口袋里,是件很难做到的事——谁正当红,谁已是明日黄花,谁比谁更富有,发生了哪些金融诈骗,谁的父亲是军阀,谁买了什么,以及昨晚在 Les Trois Rois 酒店发生的一切,都是人们的谈资。


最后,我戴上了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式的棒球帽和两只暗示着“不要和我说话”的 AirPods,故意无视众人,以便可以煞有其事地看一看这些艺术品。我建议在这次练习中把你的 AirPods 调到降噪模式,这样你就不会被搞笑的二手对话分散注意力,像“她刚才说艺术家是‘后种族、后性别’(post-race, post-gender)的吗?什么鬼?”这样的问题就不会再困扰你了。不要与艺术商或他们的助手进行眼神交流,只需专注于艺术。归根究底,这才是我们来这里的真正原因——至少人们嘴上是这么说的。

Olive Allen. Life in Simulation. Upgraded Self, 2021

Postmasters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我在收藏家休息室见到了兴高采烈的奥利弗·艾伦(Olive Allen),她再次提醒我,NFT 是未来的趋势。当她说这话时,我相信她。我仍然对整个事情感到困惑。哦,我明白了。它是一种工具,而不是艺术。NFT “小卖部”里的作品大多都有对应的实物,成为数字作品代币化的基础。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