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这10位当代艺术家的创作: 复兴彩色铅笔画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248   最后更新:2021/09/26 10:58:03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1-09-26 10:58:03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彩色铅笔是一种相当传统的媒介,它仍然是当今许多艺术家艺术实践“武器库”中不可或缺的一员。

彩色蜡笔早在公元前500年就出现了,但我们所知道的彩色铅笔直到19世纪才被正式引入。当时,彩色铅笔具有非常实用的用途,被广泛用于标记和检查手稿。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涂色工具之一,可以用来进行简单的涂色、标识及绘图。

下文中的10位当代艺术家正全力创作,迎来彩色铅笔媒介的复兴。


Zipora Fried

Zipora Fried. The Most  Distant Object, 2020

《修复性图像》,60 x 40英寸,152.4 x 101.6厘米


过程和耐力是Zipora Fried的基本主题。她成功地在这些巨大的彩色铅笔画中创造了令人惊叹的纹理。她是一位出色的色彩大师,显示了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差距——通过每一个清晰表达的笔触,Fried 的作品解构了色域绘画。

作为一名纯粹的色彩师,Zipora Fried使用彩色铅笔来控制,用几何图形的短笔划有力地覆盖了大片纸张。她的艺术语言来自极简主义大师Edda Renouf和Irma Blank,但发展得更多。


Skye Volmar

Skye Volmar. Pollinators, 2020

Skye Volmar. Like Moths to a Flame


Skye Volmar说道:“要创造一个固定的人像是很困难的,甚至是破坏性的。我们眼中的自己究竟是内在的、外在的,还是围绕、介于其中的一切?我们究竟是自我认定的自己,还是被他人认定的自己?是两者皆是,抑或两者皆不是?换句话说,是我们选择了自己,还是自己选择了我们?”

Skye Volmar的模糊肖像和花卉画中,彩色铅笔成为展示所有众生的道具。在同一幅画中,不同的视角和姿势明显地起起伏伏。迷幻的构图让人觉得画面在不断移动。


Sarah Ann Weber

Sarah Ann Weber

Monochrome, red, 2020

Sarah Ann Weber

A woman's weapon is her tongue, 2020

Sarah Ann Weber 即将于2021年在洛杉矶画廊 Anat Ebgi 和芝加哥的大学俱乐部(University Club)举办个展。

Sarah Ann Weber 绘画依赖于粉红色和紫色的捕蝇器、巨大的蕨类植物和特殊颜色的仙人掌。一方面,他们致力于探索增长和熵变的概念,另一方面,他们经常提醒人们南加州的自然风光。在最近接受circle艺术基金会采访时,Sarah Ann Weber 解释说,她希望自己的作品“带来一种幻觉,就像看到海市蜃楼一样”。


Lucile Gauvain

Lucile Gauvain.Dinner With The Afterlife, 2020


Lucile Gauvain 是一位插画师,她的灵感来自她在电影行业的工作经历。

Lucile Gauvain 的铅笔画被超现实场景包围,徘徊在幻想和现实之间。她丰富的色彩运用和对复杂细节的关注使她的铅笔画具有油画的风格。

Gauvain 最近为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即将上映的电影《法兰西特派》(French Dispatch)担任平面设计师,并曾为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2018年的文森特·梵高传记片《永恒之门》(At Eternity’s Gate)担任概念艺术家。


Jorge Méndez Blake

Jorge Méndez Blake.Toda

letra es la última letra (A), 2020


Jorge Méndez Blake的概念实践是基于对文学的解构。通过绘画、构图和雕塑,艺术家们将文本和视觉艺术的世界联系起来。

Jorge Méndez Blake的作品包括完全用彩色铅笔绘制的高度技术性的真实感照片。


Igor Moritz

Igor Moritz. Paper Tiger, 2020

Clara with Teapot

Coloured Pencil on Paper, 29x43cm, 2019

Flynn in Hoodie

Coloured Pencil on Paper, 29x43cm, 2019


当我们研究Igor Moritz 的彩色铅笔画时,我们会发现纹理是他“游戏”的关键词。

每一个充满活力的痕迹都清晰可见,这给他的肖像画带来了一种即时而有趣的感觉,就像画家在画一本彩绘书一样。在构图方面,人们可以想到马蒂斯和毕加索等现代主义画家;同时,Igor Moritz 大胆而出人意料的色彩应用将这些作品带入了当前的环境。


Eric Yahnker

Eric Yahnker. Pollinators #2, 2020

Eric Yahnker.

Faustbreak (After Falero), 2019

Eric Yahnker使用炭笔和彩色铅笔将古典艺术的历史流派与当代图像结合起来——荷兰静物画和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

这些视觉隐喻还包含幽默的文化和政治注释。2020年美国大选前,Eric Yahnker. 将特朗普的画像描绘成一支正在融化的蜡烛,并将作品命名为《燃烧殆尽(有完没完?)》(Burnout 【Is It Over Yet?】,2020)。


Elijah Burgher

Elijah Burgher.Gates of

Inanna (for Keturah), 2017

Elijah Burgher. Bright Phoebus, 2020


Elijah Burgher的作品充满了象征和神秘的意味,探索和赞美性别认同文化。Elijah Burgher将宗教图标融入他的作品中,并深入探讨了奇异抽象绘画的可能性。彩笔以柔和的笔触呈现在画面上,具有独特的亮度,仿佛在发光。


Elena Damiani

Elena Damiani

Transitos N5, 2020

在Elena Damiani的作品中,结构是一种用来表现不同景观概念的技巧。她的作品通过将构造的空间和时间要素完全抽象来表现了记叙艺术的概观。

2020年,Damiani 在利马的新冠封城期间开始了一系列新的作品。这样的构造在毁灭占优势地位的地方表现出了规模上的模糊与强烈的隐含特征,既让人们回想过去,又使人们对未来充满希望。


Cui Jie

Cui Jie. The Dolphins, 2020


Cui Jie的艺术创作是不断在形式和内容之间寻求平衡的过程。创作对于她来说是从生活的限制中释放自身的方式。作为一位年轻和有想法的艺术家,崔洁的作品得到了来自各界的肯定。

其作品在布拉格“第四届布拉格双年展”、北京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马德里Tomas Y Valiente艺术中心等艺术机构都有展出。

2021,彩色铅笔画正在迅速膨胀...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