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温·努通:神仙们最近很忙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210   最后更新:2021/09/24 14:05:25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1-09-24 14:05:25

来源:艺术界LEAP  Max CrosbieJones


纳温·努通:神仙们最近很忙

Nawin Nuthong:The Immortals Are Quite Busy These Days

地点:CityCity画廊,曼谷

时间:2021.1.30—3.22


纳温·努通,《书工厂与魔法森林》,2021年,混合媒介,29 x 33 x 38 厘米
“神仙们最近很忙”展览现场,曼谷CityCity画廊,泰国,2021年
全文图片致谢艺术家及曼谷CityCity画廊


多数剧本里都会有这样一个时刻:主角被迫离开舒适区,被逼到弹尽粮绝。通常来说,一旦越过了这道象征性的边界,主角便也终结了其日常世界的生活——而对观众而言,这种逃避主义才真正开始。曼谷策展人纳温·努通(Nawin Nuthong)在其首次展览“神仙们最近很忙”(The Immortals are Quite Busy these Days)中同样使用了这种经典的叙事范式。该展览在曼谷的City City Gallery举办,以动画形式讲述了一个男孩进入童话森林的故事。展览空间的一面墙上放映着动画,而对面的墙上则展出了连环画风格的图解,其中,反面角色“守门人”——另一种剧本创作里经常出现的比喻——在男孩前行的路上隐约现身。男孩对他们说道:“亲爱的树们,我有一个关于历史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历史的一部分,而是关于历史本身!”


在第一展厅里,循环播放的影像没有依照剧本创作范式去构建有头有尾的完整叙事,而是试图打破常规,将之作为展览的说明性场景呈现。也就是说,“神仙们最近很忙”看似仅仅讲述了在森林里迷路的好奇男孩的故事,实则更是对游戏的模拟,一个开放世界的展览——它将带领观众走出舒适区,步入游戏星系的星轨,而这些星系间散布着跨学科的、有关游戏学或游戏研究的绝妙想法。

“神仙们最近很忙”展览现场,曼谷CityCity画廊,泰国,2021年


为了记录这些想法,展览模拟了开放世界游戏的布景——大受欢迎的沙盒冒险可供玩家任意构筑地形。在第二展厅里,地板上的叶状边框代表入口,或一道现实中的裂缝;该展厅用绿色生态墙搭建郁郁葱葱的布景,在不规则的人造草坪上放置了三架体育馆内的阶梯式座椅模型(兴许使人想起《堡垒之夜》的防御工事)。超过150件物件以透景画的形式在这些阶梯式座椅模型上陈列,其中大部分是游戏中物质文化的现实体现,诸如以《我的世界》(2011)、《魔兽世界》(2004)和《动物之森》(2001)等角色扮演游戏和开放世界游戏中的角色为原型塑造的玩具塑像。这些超现实的微缩世界——包括被电线套住的矛尾鱼、栖息在魔法森林边缘的剪影猫头鹰和被琥珀色灯光包裹着的各种小雕像——有着一套自身的逻辑。这种不寻常的逻辑看似是在模拟《无人的天空》(2016)等视频游戏中的确定性算法,模拟游戏中漫无边际的宇宙场景以及基于原始运算能力被创造出来的NPC(非游戏角色)。这套逻辑同样体现于NPC背后花哨的绿色背景,该背景效仿游戏运用数学公式的做法模拟自然效果,将人工技术和预定义结构相结合,创造出引人注目的奇妙生命体。

纳温·努通,《树议会》,2021年,木板及贴纸上喷墨打印,201 x 85 厘米

如何理解这些基于科技产生的小小人的社交聚会?如何找出这些遍布展厅的小塑像之间的关联?第一展厅促使观展者给出人类中心主义的回应,以自我为中心思考叙事学和叙事者身份——我们是那个在一趟既定冒险中试着前行的男孩吗?还是自己设定的地图的主人?——第二展厅的关注点则从观展者这个主体变成了观展对象的本体,就计算机游戏的符号学进行了梳理。积极探索计算机游戏的规则和机制不是努通的创作意图;静态玩具无非是游戏角色和对象的仿像,用这些玩具对计算机游戏进行仿真俨然是个不小的挑战。展览的目的并非是要让观展者有置身游戏之感。我们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在最爱的游戏环节加速通关时会如痴如醉,时而惊叹于游戏中的自己和自己的把控技术,时而忘了自身存在和游戏技巧。而该展览也并非是要还原我们的这些感觉。“神仙们最近很忙”既注重体验,也注重理论,不过最重要的是,它能作为跳板供我们思考意识形态、历史和叙事等在游戏内部循环的诸多概念。


2012年攻读泰国先皇技术学院(King Mongku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Ladkrabang)的电影研究和数字媒体专业之前,努通已对日常文化现实与视频游戏对其修辞之间的关系关注多年。这一研究方向最先引起他兴趣的是美国游戏开发商Firaxis Games在热门战略游戏《文明5》(2010)中对古代泰国国王兰甘亨的形象描绘。在兰甘亨真实肖像缺失的情况下,开发商将其塑造成了与被赶下台的泰国前总理他信·西那瓦相似的模样,这使得泰国当局政府大为懊恼。泰国威胁称要发布游戏禁令,网络游戏社区对此抱怨连天。努通尽可能试着了解这一研究对象。不久后,他开始以同样的方式调查其他游戏世界的传说和对象的阈界存在。

“神仙们最近很忙”展览现场,曼谷CityCity画廊,泰国,2021年


努通因此变成了挖掘和研究虚拟场所的“考古式玩家”。对他来说,游戏世界里的每个对象都是一个文化制成品:一个拥有自身记忆和历史的时间旅行者、一个因游戏剧情或玩家操作产生的幽灵、一个粉丝表情包或一套被干掉的敌人掉落的盔甲,都可以在游戏空间的内外被玩家感知。诚然这一研究主题晦涩难懂,然而展览的核心任务却是通过为观众提供游戏考古学所需的概念工具,从而为这一新兴领域消除歧义并扩大影响。

为了更有助于观众的游戏考古,展厅还展出了策展人邓智文(John Tung)的几则短文。这几页纸上文本以《论边界》(An Essay on the Margins)为名,合并成一页文档在线上呈现。这些说明性的短文正如游戏中弹出的提示窗口,总在观众考古过程中遇到困难时出现;其内容涉及深奥的欧陆哲学思想(从马丁·海德格尔的“此在”概念——“此时此地”或“存在”——到莫里斯·梅洛·庞蒂的现象学)以及细微的历史概念和科技趣闻。与此同时,第二展厅的角落里设有一张桌子,摆放着代表每个游戏对象的卡片。收藏卡和纸牌游戏是计算机游戏最常见的物理延伸——反过来说,也是计算机游戏的前身——而努通似乎试图通过打破物理分层,将游戏对象仅仅表示为符合其基本属性的数据,在观众面前布下考古游戏的数据陷阱。此外,努通在www.busyimmortal.com上将游戏对象按类型学归类。网站设置了七个主题,包括历史考证、边界、建构世界和游戏/游戏文化,点击其中一个主题,可看见多个相关游戏对象在动态流程图中被相应地折叠或区隔开来。人们着迷于浏览流程图,就像沉迷于努通的展览。如协助策展的社会学家克里特·坦塔西(Kritti Tantasith)所写,人们会看到“游戏中所表达的内容是如何安排的,事物是如何分类的,某些东西是如何被公然作为垫牌使用的”。

纳温·努通,《庙宇01》《庙宇02》《庙宇03》,2021年,LED 灯箱,73 x 60 x 7.2 厘米/件

努通的首次展览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表面上他用孩童般的感知打造了一个藏有各种细节和惊喜的、摸不着头脑的符号学欢乐屋,实则也揭示了益智计算机游戏,尤其是那些元小说式的、有突破虚实边界倾向的游戏,有时也会展现出乏味的真挚和自负。不过,就像那些最精彩的游戏一样,“神仙们最近很忙”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多(对于这样一次游戏大会来说可能有点太多了)。努通模拟虚拟世界这件事之所以具有魅力,在于他的初衷,即“与其逃避现实,不如探寻模拟之中的内在真理”,这恰能诠释邓智文仿佛给电脑安装硬件般在展览中植入的一个鲍德里亚式观念。一切正如展览中向身临边界,即将展开冒险、获得力量的主角(即观众)发出的一个温柔提醒:“这世界往往比你知道的更大”。


文 | Max Crosbie-Jones
李婉莹译自英文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