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留动态|蒲英玮|每日改变:从西柏坡到伦敦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88   最后更新:2021/09/24 11:10:28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21-09-24 11:10:28

来源:MAMOTH


蒲英玮于MAMOTH驻留期间的工作记录,伦敦,2021


正在驻留  In Residence


蒲英玮 PU YINGWEI
08.10-10.02.2021
MAMOTH, 伦敦

蒲英玮是首位MAMOTH驻留项目的艺术家。他的驻留计划将于10月结束,届时将在画廊空间内展出他自8月初以来的每日工作体验。以下是蒲英玮记载驻留项目第一阶段的手记。


每日改变:从西柏坡到伦敦
Daily Altering: From Xi-Bai-Po to London

DAY 1


第1日:“就在去伦敦的前一天,我回到山西看望父母,在两天一夜的时间里,我们一起驱车前往西柏坡。此行的初衷也是由于自己在近几年的时间里,对主流意识形态所选择的叙事产生了愈发浓厚的兴趣。在回到国内生活在北京的这三年里,一种越来越难以抗拒的红色的文化渗透进了日常,疫情无疑加剧了这种占据。我开始观察这些话语是如何生成、并对现实产生影响的。这并不是对过去的研究,而是一次面向自我的写作,它在为一个所相信的未来做准备。”

DAY 2


第2日:“临走的那晚,北京首都机场只有唯一的一趟海外航班。托运柜台前挤满了人和巨大的行李,他们大多是返回塞内加尔的黑人留学生与去非洲务工的中国人,其中一个塞内加尔青年告诉我说这次他会回到家乡,以他的中国经历能在当地的中国工厂谋得一份不错的职位。临出海关前,检查签证的工作人员再次劝我取消行程,虽然这是形式上的提问,但听了还是一愣神,感到恐慌。之后北京下起了大雨,在延误了近三个小时后,飞机起飞。”

DAY 3


第3日:“在到达伦敦后,经历了不太严格的10天居家隔离。期间开始偷偷在街上闲逛,买了不少‘红色’读物。其中既有作为激进政治的红色,也有作为时尚潮流的红色,也有作为历史考据的红色;视觉文化是一个整体,它们交相呼应。而我所生产的红色又是什么呢?它将会是这些红色多样性的总体状态。”

DAY 4

第4日:“开始驻场工作,七月底八月初正好是欧洲的假期,很多事情的节奏变慢,也借此可以把工作铺设地很具体。这次驻地的名称来源于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小说《血字的研究》,思想与血液,或许这是链接英国与‘红色’的一个感性切入点。在试色之后,最终选择了右上角更接近血液的红色以完成之后的绘画。”

DAY 5


第5日:“别忘了,英国同样是诞生德古拉与弗兰肯斯坦的地方。今天世界上的超级国家形态也正如着些杂交并嗜血的怪物一样,自由与暴力、资本与共产完全共存并缠绵在一起。我把它命名为《狼人、科学怪人、吸血鬼:主权国家的三位绅士》”

DAY 6

第6日:“这次的旅行来源于一个红色的预言,它预言了一个后疫情时代的红色星球。这个红色,并不仅仅是意识形态,而是一种红色的治理方式,演绎权力的方式。在疫情发生之后,不同国家都加强了对人民的管控,很多平日漠不关心政治的人突然意识到自己也在政治之中,口罩是政治,疫苗也是。”

DAY 7

第7日:“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这里是一个每日改变的地方,新的作品时时刻刻都在出现,而每天的访客则将他们的不同视角与不同解读带到这个现场,一个共识是,我们需要一些讨论当下的,一些激烈的东西。这不是激进主义,而是现实主义。那么,热切渴望!

蒲英玮于MAMOTH驻留期间的工作室现场,伦敦,2021

蒲英玮,1989年出生,现工作、生活于中国北京。2013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获学士学位;2018 年毕业于里昂国立高等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并获得评委会最高嘉奖。蒲英玮的工作被定义为一种具有强烈乌托邦热情的观念艺术实践。艺术家将其在公共领域中所践行的多重媒介与身份叙事理解为一次全面的动员。以个人史作为一个绝对的出发点,通过展览、写作、设计、讲演、教学等不同形式的工作,艺术家试图生产一种跨越了种族、国家、伦理等宏大命题的 “元政治”。这种政治与我们所经历的现实同样复杂并充满悖论。
在近期的实践中,蒲英玮转而的以思想阵营的分裂、帝国主义的回潮为新的工作景,广泛学习并延续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美术与20世纪先锋派视觉遗产,并从革命的艺术与意识形态宣传两种异质同构的视觉文化中汲取营养,形成了艺术家独特的语言系统与历史视阈。


图/由艺术家及MAMOTH提供

文/蒲英玮 & MAMOTH

译/Roxy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