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英国“夏季特展”:用温和的**炸掉不平等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78   最后更新:2021/09/24 11:00:41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1-09-24 11:00:41

来源:澎湃新闻  文/Jonathan Jones 编译/Daisy


从1768年建校初始,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Royal Academy of Arts)就有每年夏天在学院里展出成名和初出茅庐艺术家的作品的传统。在今年的夏季特展中,非裔英国策展人因卡·修尼巴尔以“玩笑”式的方式,对于传统以及学院与殖民史的交织发出了挑战。在《卫报》评论员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看来,这是迄今为止最有趣的一场夏季特展,修尼巴尔“微笑着发动报复,用最温和的**炸掉根深蒂固的不平等。”

在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夏季特展中,人们通常会为创始人约书亚·雷诺兹(Joshua Reynolds)的雕像戴上花环。今年,院子里的这座铜像没有戴花环,而是戴上了荷兰蜡印饰带,这是尼日利亚裔英国艺术家因卡·修尼巴尔(Yinka Shonibare)的标志,这种面料包含了复杂的殖民史。作为今年夏季特展的协调人,修尼巴尔的意图很明显——与其说是谴责当权,不如说是同他们开玩笑,让他们以他的方式去看待事物,和“推翻”约书亚相比,这样的改革更加激进。

展览现场,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2021年夏季特展

我们不必感怀历史。皇家艺术研究院成立于1768年,当时正值英国参与跨太平洋奴隶交易并从中受益之时,创立者们也是一帮乐意描绘奴隶主的艺术家。因此,在修尼巴尔于伯灵顿宫(Burlington House)大沙龙里掀起革命时,展现了历史的正义。他微笑着发动报复,用最温和的**炸掉根深蒂固的不平等。最终,每个人都会快乐地离开,并且已然改变。
这种颤栗不只是社会层面的,也是艺术的。皇家艺术研究院夏季特展规模盛大。然而多年来,我走入其中,总是倍感无聊,甚至在大量平庸的艺术作品中间感到幽闭窒息。修尼巴尔的改变揭示了天赋和想象的新世界。他让你用全新的目光去观看。他从介绍非裔美国艺术家比尔·特雷勒(Bill Traylor,1854—1949)开始,这种包容颠覆了时空。

因卡·修尼巴尔

你以为这场展览讲的是2021年的英国艺术吗?然而我们由历史构成。特雷勒从未被受邀参加皇家艺术研究院的晚宴。他生于阿拉巴马州,生下来就是奴隶。一直到他漫长一生的晚年,特雷勒才开始创作诸如《无题(有人物的构图)》[Untitled (Construction With Figures)]这样富有张力的漫画,画中的人们起舞,呐喊,在塔楼外斗争,而鸟和其他动物立于塔楼之上。特雷勒让人想到保罗·克利(Paul Klee)的超现实神秘。《红色的人与管子》(Red Man With Pipe)描绘了一个驼着背的古老人物,一个顽强的幸存者。或许这是一幅自画像。
显然,对于一位去世70多年的艺术家如此这般的重视与人们对皇家艺术研究院夏季特展的期待背道而驰。但是思考得越多,越会发现这种姿态是必要的。展览完成了一种补偿。不远处展示着休·洛克(Hew Locke)的《科尔斯顿第一日》(Colston Day 1),照片中,洛克用线、布和颜料将奴隶主爱德华·科尔斯顿(Edward Colston)的纪念雕像包裹起来,变成一个被链条拴住的金发“图腾”,如今雕像本身已经被推倒。修尼巴尔想要展现“魔法”,而维克托·艾希卡默纳(Victor Ehikhamenor)以集合艺术作品《来自天上的圣王》(The Holy King from the Sky)传递出这种魔力:一个生命包裹于红色编织物中,装饰着水钻和念珠,背后是黑色背景;另一边,Lu Mason的《魔法师》(Magician)描绘了一个用羊毛和粗麻布编织成的小丑从空间中穿过。

《科尔斯顿第一日》(Colston Day 1),休·洛克

真正的魔法在于修尼巴尔是如何将自己的想法填满整个皇家艺术研究院的。在下一个展厅的作品中,叛乱仍在继续——一批享有名望的艺术家参与了摧毁这种权力的过程。加里·休谟(Gary Hume)的一幅亮红色绘画和某个无名小卒的一幅小画摆在一起,形成可爱的对比。

罗斯·怀利的“菠萝”图:D**id Parry/© Royal Academy of Arts

随着展览的深入,民主的意识继续蔓延。这不只是关于谁创作了艺术,而是我们如何定义出色的艺术。罗斯·怀利(Rose Wylie)的一只大型彩绘陶瓷菠萝让我停留下来。怀利是皇家艺术研究院院士,艺术界的宠儿,但这位87岁的艺术家依然有着局外人的那种生气和能量。弗兰克·鲍林(Frank Bowling)是另一位似乎喜欢从“垃圾”中创作绘画的著名艺术家:他的绘画上沾满了黏液,却构成美妙的表面。
这场欢快的展览中没有任何虔诚的地方。如果你试图强加一种正统观念的话,你可能不会让波普艺术家艾伦·琼斯(Allen Jones)的3D裸女画出现在展览中。而琼斯难道不是在树立一块致敬边缘化的纪念碑吗?

展览现场,中间为修尼巴尔的《无意识的雕塑》图: D**id Parry/© Royal Academy of Arts

展览让人思考,这里不乏出色的作品。事实上,全部的1382件展品都值得一看。但对我而言,最棒的是修尼巴尔的《无意识的雕塑》(Unintended Sculpture)。它融合了一幅文艺复兴杰作以及一件中世纪非洲的伟大作品:这是他所做出的滑稽而让人兴奋的宣言。两种艺术传统的顶峰在此碰撞,创造出新的事物。皇家艺术研究院的夏季特展从未如此让人愉悦过。也从未如此发人深省。
2021年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夏季特展将持续至2022年1月2日。
(本文编译自《卫报》)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