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nieszka Polska:电气共产主义的天堂与地狱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93   最后更新:2021/09/14 10:05:15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1-09-14 10:05:15

来源:ArtReview Asia 文/Phoebe Blatton


阿格涅丝卡·波斯卡,《千年计划,双频影像装置,有声,30分钟,2021年
全文图片致谢艺术家及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

1962年,记者沙雷德·卡普钦斯基(Ryszard Kapuściński)写道,波兰的“电气共产主义始于1958年”——农民有了他想要的东西,“能够将天堂与地狱转换于瞬息之间”。这一观点精要地指出了技术、政治与宗教意识形态之间的关键交汇点,也为阿格涅丝卡·波斯卡(Agnieszka Polska)令人着迷的沉浸式双通道视频装置《千年计划》(The Thousand-Year Plan, 2021)奠下基调。


在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展厅内,观众坐在两个巨大投影之间的长椅上;他们不断转动的目光不时扰动着完全的沉浸感。影片的平行叙事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当时的“人民共和国”培养了一支在社会主义性别平等和教育普及原则下成长的劳动力,与此同时,“被诅咒的士兵”——现在被波兰右派称为反共英雄的民族主义游击队员——躲在森林里调拨着临时拼组的收音机,等待着另一场解放他们祖国的战争。

阿格涅丝卡·波斯卡,《千年计划,双频影像装置,有声,30分钟,2021年

一对工程师——其中一个是明显出身于农民阶级的女性——沐浴着傍晚的阳光在乡间穿行,寻找着电网的踪迹。芦苇丛生的沼泽地在影片中显得生动而丰富,令人想起经典的波兰电影(克日什托夫·扎努西、安杰伊·瓦伊达)。然而,精巧的动画火焰(动画应用是波斯卡作品的特点之一)在此萦绕着主角们,在对侧屏幕上,一对躲在同一片森林里的游击队员正为过去的成就相争;他们也同样被“点燃”了。两方的会面迫在眉睫;他们对电气化进程的投入有着不同的目标,这是一场对抗。此时,两部分影片也融合成一个动画章节——电子景观伴随着哀伤的民歌,又荒诞地让人想起屏幕保护程序。

阿格涅丝卡·波斯卡,《千年计划,双频影像装置,有声,30分钟,2021年


列宁考虑到农民群众认为电灯“不自然”——他宣称,“但我们认为不自然的是,农民和工人仍在地主和资本家的枷锁下生活在落后、贫穷和压迫之中。”没有电气化就没有共产主义,但真正的共产主义从未在东欧甚或任何地方实现过。相反,正如卡普钦斯基所推测的那样,有的只是电气“开关”的扩张和进化,以及其机制中包含的“天堂和地狱”。

阿格涅丝卡·波斯卡,《千年计划,双频影像装置,有声,30分钟,2021年


当我从波兰返回德国时,太阳正从奥德河上落下,我被那一刻炽热天体“不自然”的外观所震撼——就像叠加在风景上的波斯卡的动画火焰。我想起波斯卡对能量“本质”的质疑;她探究的是电气化的实际和精神影响如何向华沙人民讲述了东方和西方,以及关乎太阳的(现在沉没在我向西的目光和地平线之下)、更广泛的气候焦虑。


阿格涅丝卡·波斯卡的《千年计划》于2021年7月2日至9月19日在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编译/任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