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艺廊如何接纳原住民、黑人和酷儿的呼声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89   最后更新:2021/09/13 14:14:33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21-09-13 14:14:33

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ArtBasel


《Untitled》(局部)(2021),Maxwell Alexandre,图片由艺术家及A Gentil Carioca提供

圣保罗是世界上举行双年展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仅次于威尼斯。在1951年举办的第一届圣保罗双年展(São Paulo Biennial)被认为是标志着巴西结束与西方的 “文化隔离”。从很多方面来说,这座城市充满活力的艺术景象来自于这个开创性的时刻。如今,这座城市有超过50家艺廊,他们当中有许多都参加了全球各地的艺术展,并且拥有国际级的代理艺术家阵容,这些艺廊包括Galeria Luisa Strina、Casa Triângulo、Central Galeria、Galeria Leme、 Luciana Brito Galeria和Simões de Assis。此外,像Mendes Wood DM、Nara Roesler、Galeria Kogan Amaro和Galeria Jaqueline Martins等艺廊也在美国和欧洲设有分空间。当第34届圣保罗双年展在今年9月4日于Oscar Niemeyer设计的展馆开幕时,这个国家正再次经历影响深远的文化和政治变革。

圣保罗双年展自1951年起的举办场地P**ilhão Bienal内景图,© Andres Otero / 圣保罗双年展基金会(Fundação Bienal de São Paulo)

这次展览的策展人Jacopo Crivelli Visconti说:“我们所处的历史时刻,无论是在巴西还是国外,都要求我们审视以欧洲为中心的传统之外正在产生的东西。”除了有像Lygia Pape和何里欧·奥迪塞卡(Hélio Oiticica)这样的历史大师,Visconti策划的“Though it's dark, still I sing”展览还将包括许多来自巴西和更远地方的年轻黑人和原住民艺术家。Visconti说:“我们看过一些关于巴西本土艺术家的展览,但仍然不太常见到原住民作品与其他角度的艺术直接接触。”不过,人们的心态正在发生变化。今年早些时候,这座城市的艺术博物馆Pinacoteca举办了一场原住民艺术家的概括群展,并于2019年开始收藏巴西原住民的作品。Visconti说:“我们在双年展上所做的就是要迈出下一步。如果没有这些展览,我们不可能走到今天。”

《Atlântico》(2016),Arjan Martins,图片由艺术家及A Gentil Carioca提供

虽然巴西艺术史在传统上一直被认为与欧洲先锋派艺术密切相关,但今天的艺术界更关注那些曾被忽略的历史。其中部分原因在于,受到美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启发,全球需要艺术领域也能在此方面呈现更好的表现。但也有地方因素,比如巴西极右翼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多次无视原住民权利,以及他过去厌恶同性恋和歧视女性的言论。

《Ũn te kuxak kuk top hemãhã 【Ela tira gordura da capivara】》(2005),Sueli Maxakali,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独立策展人Pollyana Quintella说,“我们生活在巴西的一个文化时刻,对参与和多样性的要求已经坚定地进入到机构和画廊。”她策划的群展“A Máquina Lírica” 以年轻的原住民、黑人、变性人和酷儿艺术家为特色,将在Galeria Luisa Strina与双年展同时开幕。她说,他们的作品如今受到了市场的欢迎,这是“这条路线正在自我充氧和挑战的征兆。”

《Omawebèna》(局部)(2021),Hariel Revignet,图片由艺术家及Mendes Wood DM提供

巴西艺廊和艺术家之间正在出现新的制度关系,后者往往要求更大的自主权——这是对殖民剥削历史的默认。马库西艺术家Jaider Esbell将参加双年展,并且最近在米兰的艺廊举办了一场展览。然而,他并未被任何巴西有名的艺术商代理。一位艺廊发言人解释说:“Jaider没有由我们或任何艺廊独家代理的,因为他觉得作为一个原住民,必须展示自己的作品,成为自己制度下的声音,而不是被‘代理’。”自2013年以来,Esbell资助了该国北部罗赖马州首府博阿维斯塔(Bo***ista)的一个“实验性空间”,在那里推广各种原住民艺术家的艺术和项目。他以描绘马库西宇宙论为主题的画作无疑是最具吸引力的,但他也把它们视为一种教学行动主义的形式。

《Elementar (A ultima floresta - Fogo)》(2017),Uýra,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瑞士出生的巴西籍摄影师Claudia Andujar的作品也有一种类似的情绪。最近在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Barbican Centre)和巴黎卡地亚基金会(Fondation Cartier)举办的回顾展,显示出她与雅诺马米人(Yanomami)的深厚关系。在1970和1980年代,Andujar会在不同的社群中生活,一次最长可达一年,她凭借自己的匈牙利犹太家庭在大屠杀中的经历,来记录过去半个世纪在巴西发生的土著种族灭绝事件。现年90岁的她,利用自己的艺术档案来延续这种联盟。在2003年Andujar同意与艺廊合作之前,Vermelho艺廊的Jan Fjeld解释说:“她有一个条件,就是三分之一的利润必须捐给Hutukara,一个由Claudia的长期合作者D**i Kopenawa Yanomami建立、促进原住民权利的非政府组织。”

《Untitled》(2021),Maxwell Alexandre,图片由艺术家及A Gentil Carioca提供

1974年,Andujar创立了一个绘画项目,为雅诺马米人提供材料让他们描绘对宇宙的想象。当时这些画被认为是属于“人类学”,现在它们被认为是艺术品。其中包括Joseca Yanomami,他的艺术实践现在已受到高度评价。他的作品被呈现在卡地亚基金会的展览“Trees”中,并且后来巡展至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ower Station of Art)。
2010年成立的Mendes Wood DM联合创始人Pedro Mendes说:“这些声音以前在艺术界没有立足之地,他们没有评论家的支持,他们的美学与直到最近才成为常态的东西不一致。在艺廊开幕那年,我们组织了一次讲座,Coco Fusco和Sonia Gomes都在讲者之列,会议的重点是来自既定基准线以外的种族和艺术问题。来参与这次讲座的人来自圣保罗各地,包括郊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转折点。”

Jacopo Crivelli Visconti和他的策展团队:Francesco Stocchi,Paulo Miyada,Ruth Estévez及Carla Zaccagnini, © Pedro Ivo Trasferetti / 圣保罗双年展基金会

Gomes的个展就是Medes Wood DM将于9月在圣保罗举办的五场展览中之一,占据艺廊在Jardins区的三个空间以及一个新的类似飞机库的场地,取代了原本位于圣保罗市中心的长期空间。Gomes说,她的织物雕塑与黑人的身体和“再造(reclaiming)”空间有关。这个主题也被艺廊另一位在双年展展出的艺术家Hariel Revignet采用,他的作品将黑人形象与雕塑元素结合在了一起。她说,自己的作品是“非殖民和反殖民”的,她的实践旨在为“非裔原住民”的展示创造一个空间。Medes说:“现在有人提出了一些以前未提出过的问题,关于人类学、历史和身体的问题,这些艺术家正在积极地修正巴西的历史。”

左:《Edificaçã》(2020),Anis Yaguar and Sumé Aguiar;右:《Série O Debate》(2019),Jarbas Lope,图片由艺术家及Galeria Luisa Strina提供

像Revignet这样的黑人具象画家在其他艺廊的平台上也越来越多。Luisa Strina艺廊最近签约的艺术家Panmela Castro的作品将在“A Máquina Lírica”中展出,她在里约热内卢的街头壁画和工作坊因提高了人们对当地家庭暴力的认识而广受好评。同样,Fortes D’aloia & Gabriel艺廊将于10月举办Márcia Falcão的油画展,以展示被暴力剥削的女性强大力量。Casa Triângulo现在代理艺术家O Bastardo,他的作品也利用了里约热内卢的涂鸦场地。在最近的一幅肖像中,一位年轻黑人男子的头发被过氧化氢漂白,这是城市贫民窟里年轻人的流行时尚。去年,Igi Lola Ayedun建立了一个艺术家运营的驻留项目HOA,而现在,它已经成为圣保罗第一家由黑人运营的艺廊,不仅代理了14位艺术家,还与另外45位艺术家展开合作。他说:“几年前,我为了抗议艺廊缺少黑人艺术家的参与,开始组织快闪活动、表演,演讲。但我也开始明白这是系统性的问题。由于某种思维惯性,艺廊不展示黑人艺术家,而不是出于选择。这些艺术家只是没有进入这个系统。我唯一能做的改变就是建立我自己的艺廊,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平台,让很多经济贫困的黑人艺术家能够借此有所发展。”

《Amamentação》(局部)(2021), Jaider Esbel,图片由艺术家及Galeria Milla提供

Elian Almeida最著名的作品是在《Vogue》杂志上绘画黑人形象。他与HOA合作,并在最近与Nara Roesler艺廊签约。他曾说过,他被“那些宝贵的关系吸引:我的肤色、我的社会地位,以及它如何在社会中的存在、他者性等等。尽管讨论已经持续数十年,但黑人身体的社会性表现、国家驱动的暴力、去殖民化,所有这些都是当代巴西相关和紧迫的问题。”Ayedun说,HOA对于黑人艺术来说是必不可少,因为它代表着对这段历史的同情:“我是黑人,我知道什么是伤害,我知道这个社会的难处。”

艺术家Sonia Gomes的作品,图片由艺术家及Mendes Wood DM提供

由三位艺术家Márcio Botner、Ernesto Neto和Laura Lima在里约热内卢创立的艺廊A Gentil Carioca(Carioca是对该城市居民的昵称),已经在圣保罗中心安静的鹅卵石街道上一个1940年代的前工人农舍里开设了他们的第一家空间。(这条小巷正迅速成为一个艺术目的地:致力于为艺术家们在这座城市举办首次个展的Projeto Vênus艺廊就在那里,收藏家Pedro Barbosa也将在那开设一个空间)。这次名为“Bum-bum Paticumbum Prugurundum”的艺廊开幕展以carn**al blocos(或街头派对)为主题。Botner说:“艺廊一直都与这里的街区和人们紧密联系在一起。” Maxwell Alexandre将于11月在这间新艺廊举办个展。他是德意志银行2020年的年度艺术家,也是在巴西新一代艺术家中最受瞩目的一位,他的画作描绘了Rocinha地区的日常生活,那里的里约热内卢贫民窟(Rio f**ela)就是他的出生地,也是他目前工作室之所在地。

左:《Pesadona》(2021),Márcia Falcão;右:《Ex Plena Dor》(2021),Márcia Falcão,图片由 Fortes D’Aloia & Gabriel提供

重要的是,对之前边缘群体新兴艺术家的支持促使了巴西艺术史的改写。最近在Almeida e Dale Galeria de Arte举办的一场群展“Terra and Temperature”展示了像Tarsilado Amaral、Mira Schendel和Solange Pessoa等人物是如何受到大众艺术(Arte Popular)艺术家的启发,这些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以前常常被认为是“天真的”或是工艺匠。同样,Simoesde Assis艺廊也展出了80岁的Emanoel Araujo和1991年去世的Rubem Valentim这两位艺术家的联展,他们的作品描绘出了与Candomblé、非洲裔巴西宗教和几何抽象有关的混合意象。

《Emblema - 1980》(1980),Rubem Valentim。该作品曾在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展会展出,图片由Mendes Wood DM提供

艺术家兼策展人Jaime Lauriano是最近出版的《Enciclopédia negroa》一书的合著者。这本书收录了从17世纪至今550位黑人艺术家的传记,内容丰富,其中许多传记还配有同一时代艺术家为他们创作的肖像。总共103件作品目前正在Pinacoteca的同名展览中展出。Lauriano说:“我们希望记录整个巴西历史上形形**、复杂多样的黑人传记。黑人艺术家的艺术已经越来越受人瞩目,而且以后还会更加引人注目,但这也是数十年来黑人艺术家和策展人努力争取的结果。我们今天在展览中看到的只是一个更宏大项目的缩影。”

图卡努艺术家Daiara Tukano的作品,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我们必须回首过去,”Visconti很认可这种说法:“在这次双年展中将会有一个空间,专门展示1920年代曾被禁止进入美国的布朗库西(Brâncuși)作品。在同一个房间内,我们还有Lygia Pap以1990年代原住民文化为基础创作的《Amazoninos》系列,以及图卡诺族当代艺术家Daiara Tukano的新作品。所以这个展览会从布朗库西的现代主义开始,到新具体运动艺术家在巴西艺术史上造成的裂痕,最后以今天的创作结束。Daiara Tukano的作品是关键,因为它让我们回顾那些早期作品,并意识到我们当时所理解的并非全部。”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