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博彦个展“……然后我们淹没于云” 9月18日Vanguard画廊
发起人:展览预告  回复数:0   浏览数:86   最后更新:2021/09/13 13:11:05 by 展览预告
[楼主] 展览预告 2021-09-13 13:11:05

来源:Vanguard画廊



……然后我们淹没于云

林博彦 个展

展期:2021.9.18-2021.10.30

地点:上海莫干山路50号4号楼A座204室,Vanguard 画廊


… and then we submerged in clouds

Lam Pok Yin's solo exhibition

Duration: Sept 18 – Oct 30, 2021

Venue: Vanguard Gallery, Rm 204, Bldg 4A, 50 Moganshan Rd, Shanghai


Vanguard 画廊将于 9 月 18 日呈现林博彦个展“……然后我们淹没于云”。这是林博彦在Vanguard画廊的首次个展,将展出一系列全新作品,包括影像及装置等媒介,展览将持续至 10 月 30 日。

万维网(World Wide Web)问世初期,当时的主流科技公司营造了该科技可以赋权大众、增强世界互通的理想化的愿景;但是时至今日,这些憧憬都好像从未来到,甚至不再可能来到。同时,我们好像也失去了对于一个崭新未来的想象——它们都成为了英国文化评论家马克 · 费舍尔(Mark Fisher)论述中的的“遗失的多个未来”(lost futures)。这次展览以万维网自身历史上的推广与普及作为背景和出发点,并透过费舍尔所阐述的“魂在论”(hauntology)作为框架来陈列和比较两个“现在”:一个是在万维网普及的25年后,在资本支配下,个体被资本和网络极端劳动异化后的存在面貌;另一个则是被万维网早期愿景的幽灵——那些从未实现,或许也终将不可能实现的愿景,不断缠绕着的现在。

此次的作品系列林博彦着重以在地的采样、收集和陈列的方法,去观察万维网早期的人本理想在新自由主义下解体后的碎片。他所收集的,一方面是微软当年那些用来宣传万维网的材料和文案 ;另一方面是个人的回忆和经历,包括近年对于早期万维网的集体乡愁,以及艺术家通过亚马逊所创建的云端人类智能众包平台,“土耳其行棋傀儡”(Amazon Mechanical Turk,简称 MTurk),发出有偿任务而收集到的素材。MTurk平台反映了被“数字经济”笼罩的现实,即全球化、网络化、零散化与微工化的劳动:那些分散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背后的劳动者被隐形了,他们的劳动,所处的工作环境和与社会的连接也被忽略,也是多维度极端异化的集中体现。艺术家选择了直接利用平台自身的机制去揭示它的结构和其中的权力关系:由于作品产出于平台本身,所以它们都牵涉到和必须面对有关劳动价值、科技平台上的权力关系、艺术生产与剥削等问题。这两支脉络各自延伸,又彼此互指。

展厅中多个作品幽灵般地附着⼀句标语:“Where Do You Want To Go Today?”(今天你想去哪⾥),这是微软为了推广Window 95,历史上第一个内带万维网浏览器的操作系统,而展开的一系列全球性广告企划的口号。艺术家以这句满怀希冀的营销口号串联起了展览的核心展示之一:已过期的注册商标成为了散落于画廊角落的证书奖牌,展示着资本在当时设计给我们的未来和目的地;那些在社交媒体上集体怀缅 Windows 95 的留言,如残影⼀般被艺术家烙印在最后⼀版使用微软系统的Lumia 650⼿机的显⽰屏上,如同某种对失败的悼念;借由视窗(Windows)的隐喻,艺术家通过 MTurk 向工人发布了一个任务:拍摄他们身处的房间窗外的风景,并回答 “Where do you want to go today?” 这个问题;在画廊搭建的办公区域里,工作桌上放有90年代的互联网黄页,观众可以用电脑去搜索与核实当年黄页中介绍的网址在今天是否已经消失。通过这集体的考掘,观众也成为了MTurk 平台上常见的简单而重复性任务的劳动者。

在展览的另一核心部分,林博彦在MTurk平台上尝试发布诸多反常规的任务,试图揭示出黑盒般的MTurk平台上劳工作为主体的存在状态,将屏幕背后的⼈重塑为⼈。例如他聘请⼯⼈们关闭显⽰器,⽤手机聚焦屏幕,并逐渐后退⾄屏幕倒映出拍摄者本⼈及其所处环境;或要求⼯⼈们⽤自己的⽅式证明⾃⾝并非机器⼈,来回应亚马逊禁⽌使⽤⾃动程序批量处理的规定;他也邀请工人们讲述他们在平台上工作时所经历过最奇怪的事和感受。劳工们所拍摄他们房间的影片,被置于旧台式电脑作为屏保来循环播放,如同异次元的存在体被禁锢在狭小屏幕中;劳工们对于“如何证明自己非机器人”的解读和创作,则被收录进多部手机,作为珍奇柜中的藏品展示,以收藏这个时代人之所以为人的某些构成要素。为了进一步延续MTurk的劳动关系,艺术家挑选了部分工人在完成该任务时的创作,制作成马克杯、抱枕、毛毯等的衍生商品。借着邀请观众挑选和购买衍生品,艺术家和工人的劳动和交易关系被延伸到了观众处——那些日常、贴身且带有强烈个人印记的商品,时常提醒观众那些隐形的工人作为独立个体的存在。而劳工们的经历与感受则被转化成为了一座虚拟的纪念场所——他们以无形的声音出现在荒芜的地景里,悼念着这场大规模新智能研发中人类的存在面貌及精神世界。

网络科技里经常借用有关云和窗的意象来承载个人与该科技的关系,而标题“……然后我们淹没于云”正透过这暗喻串联起展览的时间轴:从Windows 95系统的开机画面,那广阔无边的蓝天白云,象征着自由、开放的和无限的可能性;到今天我们置身于云雾里,被其所包围和遮蔽——我们愈趋赖云端计算和平台,却对其背后的技术和权力运作一无所知,并被它们无孔不入地所干预以及监视;浏览器的窗口起初被视为通往世界另一端的虚拟入口,然而在如今的现实里,拍摄房间窗外风景的任务,却成为了网络劳工逃离虚拟工作场所的出口……

费舍尔所论述的“魂在论”(hauntology)指出了一种非实体的存在,这种非实体存在是已消逝的,或尚未到来,却已对现今发挥效力。我们对于万维网那些从未实现,和不再可能实现的憧憬就是这样的幽灵:它萦绕当下,引发出对于未来的持续渴望,又转而拒绝人类在中庸现实中空耗。展览中,虚拟与实境,过去与当下相交织,而在这特殊场域里,观者得以重新审视数字社会科技发达表象下枯竭的僵局,在这个时空不协调的办公空间,静待幽灵的重新到来。


部分作品 Selected Works


你今天想到哪里去?(薄暮) Where Do You Want To Go Today? (Twilight) | 收藏级喷墨输出照片 Inkjet Print on Hahnemuhle Photo Rag Ultra Smooth | 20寸 x 16寸 20” x 16” | 2021

没想到这就是未来 (And To Think...)This Was The Future | 多频道录像装置 Multi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 尺寸可变 Dimension Varies | 2021

这条街上没有礼拜场所 There Are No Places of Worship On This Street | 灯箱(UV油墨输出于薄膜) Lightbox (UV Ink on Membrane) | 120cm x 96cm | 2021


关于林博彦 About Lam Pok Yin


林博彦始终对技术、媒介与人互相作用的交汇处保持着持续的关注。因其在建筑和摄影方面接受的学术和实践训练,他乐于重新审视和拆解图像被制造、传播的过程。通过或戏谑,或诗意,或调皮的方式,他试图揭示这一过程背后隐含的权力机制及社会建构因素。在近期的创作中,他对互联网的长期兴趣让他的创作实践自然而然过度到了数字技术及产生的数据的相关平台、机制和逻辑。通过多媒体装置、行为表演和文本等呈现形式,他采用平台本身的语言以及“在地性”的研究方法,探究这些技术中的政治和个人意味。过去两年中,他的作品有两个主要关注点,分别是线上劳动力外派,以及社交平台与注意力经济,并在此过程中对早期互联网发展的历史和叙事进行反思。


林博彦1988 年出生于香港。2010 年毕业于香港大学建筑学院,2015 年毕业于伦敦传媒学院摄影系。他的近期展览有:“机器人与否”,Pole Gallery,伦敦,英国(2019 年);“亲密满溢”, 巴比肯艺术集团信托,伦敦,英国(2019 年);巴黎摄影展—光圈基金会摄影书奖入围展,大皇宫,巴黎,法国(2019 年);“热床”,百货商店楼下空间,伦敦,英国(2019 年);“中国当代摄影四十年1976-2018”,OCAT 深圳馆,中国(2018 年);“复相·叠影”, 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2017 年);“无量:2016 年度第八届三影堂摄影奖作品展”,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6 年);“危地马拉摄影节GuatePhoto 公开招募作品展”,危地马拉城(2015 年);“镜头之外”,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中国(2015年)。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