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aaajiao | “我死于互联网”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84   最后更新:2021/09/13 11:36:49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1-09-13 11:36:49

来源:艾可画廊


aaajiao

我死于互联网 I was dead on the Internet

展期 | 2021年9月4日至9月26日

时间 | 每周三(Wed)至周日(Sun),10:00 - 18:00

铜仁路联华公寓 Lianhua Apartment

地址 | 上海静安区铜仁路314弄7号314室

Room 314, No.7, Lane 314, Tongren R*****ng'an District, Shanghai


我死于互联网,我曾经以为我在这里成长。这两年困在柏林生长在庞大的顶楼阳台上,边沁式的圆形监狱,观察着所有邻居的日常,同时在互联网上求生的自己还是死去了,在冬日强风下竹叶的飘动沙沙声抹去手指摩擦屏幕留下油腻的指纹,身体沉在沙发里,黑色的皮面散发着头发的气味,灰尘包裹着真菌落在臂膀上,弥留中变成一棵红枫,冬季的红枫枯死枝蔓上蘑菇的痕迹随风飘散降落在另一具身体旁被蚂蚁搬走。失败的,沮丧的,不值一提的瞬间与念头死于互联网。

—— aaajiao写于柏林


展览现场












部分展品





《biubiu》

2021

UV,菲林片

UV, film

尺寸可变

Dimensions variable

一组用iPhone制造的图片,用菲林打印的方式呈现在窗户上,借助自然光呈现不同的灰度,图片成了对使用手机去观看的结果,也是我尝试去描述看见的过程,那些在记忆中会闪回又模糊的构成生活的大面积空洞,失败的细节。





《自由意志、开放麦、墙、告解》
Free will, open mic, GFW, confessions
2021
LCD显示器,压克力组件
LCD screen, acrylic fittings
16 x 24 x 3.8 cm
00'10"




《Siu~》

2021

玻璃纸,UV打印

Cellophane, UV printing

尺寸可变

Dimensions variable


延续了之前《橡皮软糖》使用的玻璃糖纸材料,UV在材料上,涂层脆弱,揉搓材料并再次铺展开,涂层会龟裂,掉落,图片的内容是LED透过玻璃映射在玻璃正面的云层的倒影中,在此刻看见了所有可被眼睛看到的光,下一刻消散破碎,念头般不值一提。


《landscape000》
2018-2021
丝网印刷、硅胶皮、亚克力、油性漆
Screen printing, silicone skin, acrylic, oil-based paint


在公园里打坐的人,在地铁里享受春日阳光的人,在炽热的水泥地面穿着融化拖鞋散步的人,爬出城市水系的人,在这些规训的景观中,我看见自洽的失落,悲伤的无聊,臃肿的情绪,一堆景观。


《biubiu》

2021

UV,菲林片

尺寸可变

Dimensions variable


“Icon”系列是对User描摹,用手机app Pixelable 像发社交媒体动态一样,手指和智能设备的摩擦,碎片状的注意力相互敲击,听到回声,留在屏幕上。

《icon011》在我完成后,我遇到了她。




《icon011》

2020 - 2021

丝网印刷、雪弗板、金属框、水性漆

Screen printing, chevron board, metal frame, acrylic paint

80 x 74 cm


ddrk.me是一个叫作低端影视的网站,观察域名不难发现,“ddrk”并不是“低端影视”的拼音首字,尝试拼出来,发现是“低端人口”,在网站的关于页面,站长写道:“我们的目标是提供最便捷的,同时支持电脑和移动设备的超清画质在线观看影视剧体验。域名ddrk.me是站长自嘲,不是指访问本站的您,请勿对号入座。”我习惯性地查看了域名的whois信息并记录了下来,把这些信息打印在工业薄膜上,放进空间中,薄膜很容易产生静电,会黏在皮肤上,地上墙上,也会吸附灰尘。


《7》
2009 - 2021
永磁球体
Permanent magnet spheres
尺寸可变
Dimensions variable


aaajiao/徐文恺,1984年出生于西安。现生活工作于上海和柏林。


aaajiao,是年轻艺术家徐文恺的化名,也是他虚构的网络分身。1984年(他的出生年份恰好是乔治·奥威尔经典预言式小说的名称),出生于中国最古老城市之一的西安,aaajiao的创作结合了浓重的反乌托邦意识、对文人精神的反思。他的很多作品都致力于探索新的科技和媒体影响之下的文化现象和政治策略,从社交媒体写作、数据处理,到网络和移动媒介下的新美学景观。作为今天全球新一代媒体艺术的代表人物,aaajiao将今天中国特殊的社交媒体文化、科技运用带入了国际艺术的话语和讨论。

Aaajiao的作品频繁展出于全球的美术馆和艺术机构,例如:“深渊模拟器”,里沃利城堡当代艺术博物馆,都灵,意大利,2020;“1989年到今天:网络时代的艺术”,波士顿当代艺术中心,波士顿,美国,2018;“非真实”,电子艺术之家,巴塞尔,瑞士,2017;“身体·媒体II”,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上海,中国,2017;“带走我(我是你的)”,犹太人美术馆,纽约,美国,2016;“时间转向:当代亚洲的艺术与思辨”,斯班塞美术馆,堪萨斯,美国,2016;“波普之上”,余德耀美术馆,上海,中国,2016;“黑客空间”(由Hans Ulrich Obrist与Amira Gad策展),K11艺术基金会临时空间,香港,中国、chi K11美术馆,上海,中国,2016;“全方位:全控制和言论控制”,ZKM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卡尔斯鲁厄,德国,2015;“齐物等观——2014国际新媒体艺术三年展”,中国国家美术馆,北京,中国,2014。

他近期个展包括“深渊模拟器”,Tabula Rasa画廊,伦敦,英国,2021;“深渊模拟器”,里沃利城堡当代艺术博物馆,都灵,意大利,2020;“洞穴模拟器”,AIKE,上海,中国,2020;“a’a’a’jiao: 一个ID“,昊美术馆,上海,中国,2019;“观察者”,House of Egorn,柏林,德国,2018;“暴食”,千高原艺术空间,成都,中国,2018;“用户、爱、高频交易”,Leo Xu Projects,上海,中国,2017;“电子遗留物”,华人艺术中心,曼彻斯特,英国,2016;“电子遗留物”,OCAT,西安,中国,2016。aaajiao于2014年获得了第三届三亚艺术季暨华宇青年评审大奖,亦入围首届OCAT皮埃尔·于贝尔奖。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