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恩利策展「隐蔽的灵光」9月23日豪瑟沃斯香港
发起人:展览预告  回复数:0   浏览数:103   最后更新:2021/09/11 17:17:01 by 展览预告
[楼主] 展览预告 2021-09-11 17:17:01

来源:HauserWirth画廊


“当一个画家拿笔随手在身边的纸张上记录和随意地涂上几笔,或用一些碎木料沾点颜色,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称之为草图,或不经心的小品,其实不然,有些画确实是画家随手一涂,但这种不仔细也随之流露出一些潜意识,让它们溢出画家思维上的边界。从早年的一些纸片中,往往可以发现艺术家后来作品发展的蛛丝马迹,这些偶得,是让这些艺术家本人非常珍视这些纸上作品或雕塑小品的原因。” —— 张恩利,策展人语

张恩利策展:隐蔽的灵光
Curated by Zhang Enli
Drawing on the Mind
展览时间:
2021年9月23日至11月27日
展览地点:
豪瑟沃斯香港
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80号
H Queen's大楼15层
开放时间:
星期二至星期六
上午10时至下午6时
9 月 23 日起,豪瑟沃斯香港将呈献由中国当代艺术家张恩利策展的群展「隐蔽的灵光」。展览涵盖现当代大师的精选作品,包括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阿希尔·戈尔基(Ashile Gorky)、皮耶罗·曼佐尼(Piero Manzoni)、亨利·摩尔(Henry Moore)、毕加索、大卫·史密斯(D**id Smith)、曾梵志和张恩利本人的创作。这些罕有展出的作品,揭示了艺术家创作的思维过程,让观众得以一探艺术家鲜为人知的思想潜意识。

亨利·摩尔(Hnery Moore),《雕塑创意:头》(Idea for Sculpture: Head),1968,1977,炭笔 墨水 瓷器描笔 纸上,25.4 x 17.6 厘米 © 亨利·摩尔基金会 / DACS, London,图片:亨利·摩尔家族收藏、豪瑟沃斯,摄影:John Jones


呼应画廊同期展出的亨利·摩尔个展,张恩利补充道,“相较于他最为人熟知的雕塑作品,群展中的摩尔画作更为抽象与写意,唤醒了我们的好奇心,带我们重新认识艺术家的崭新一面。”

参展艺术家关于创作过程的分享

菲莉达·巴洛(生于1944年,英国)

“……我认为,(艺术世界里)有很多没有被人们讨论或认识到的东西,它们是看不见的、未知的,也是一种作为个人经历的创造性活动。人们总是有某种想要创造一些东西的强烈欲望。”(2021年)

菲莉达·巴洛Phyllida Barlow,《苏黎世绘画12》(Zurich Drawings 12),2016,丙烯 水彩 纸上,41.5 x 48.4 厘米 © 菲莉达·巴,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Todd-White Art Photography


福斯托·梅洛蒂(1901-1986年,意大利)

“艺术家的作品——无论是诗歌、绘画,还是音乐——总是始于某个‘意外’。随后,创作进一步自然发展,逐渐演化成最后的作品,并得到充分定义。”(1971年)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紫罗兰花田》(Campo di Violette(Violets’ Field)),1968,黄铜,33.2 x 17.2 x 17.2 厘米,© 米兰福斯托·梅洛蒂基金会,图片:米兰福斯托·梅洛蒂基金会、豪瑟沃斯,摄影:Jon Etter


巴尔提·卡尔(生于1969年,英格兰)

“你没有意识到,不仅仅只有你可以用线条、手法、笔触或涂划在纸页上留痕,其实纸页也会在你身上留下痕迹。绘画本身具有自我意识,你必须不惧怕画纸,别让画纸说谎或是误解你。如果你在创作当下犹豫不决,画纸是知道的,此时最好废掉那页纸,抹掉那一刻的记忆。不知怎地,手也‘知晓’了对与错,这便在一幅绘画的好与坏之间留下空隙。这就好像铅笔被告知了要做什么;手知道了,画纸也听到了。”(2013年)

巴尔提·卡尔(Bharti Kher),《孪生兄弟》(Fraternal Twins),2012,纱丽 玻璃纤维,88.9 x 101.6 x 10.2 厘米,© 巴尔提·卡,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保罗·麦卡锡(生于1945年,美国)

“当我以某种角色进行绘画,我会作出与我作为保罗本人身份不同的决定。与‘别人’一起作画,会完全改变当时情况与最后结果。其他角色也可以自由地捣乱、讲话、或者做任何事情。他们也在不同的角色身份之中。……我对与角色相关的现实主义不感兴趣。他们是杂交的超现实。”(2020年)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以及安迪》(And Andy),2017,炭笔 纸上,121.9 x 91.4 厘米,© 保罗·麦卡锡,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Pierre Le Hore


其他参展作品

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专横的弗洛西团队》(Bossy Flossie Posse),1990, 喷漆工厂钢,23.2 x 37.5 x 12.4 厘米 / 9 1/8 x 14 3/4 x 4 7/8 英寸,© 2021 Fairweather & Fairweather LTD / 艺术家版权协会 (ARS),纽约,图片:约翰·张伯伦艺术资产、豪瑟沃斯,摄影:Thomas Barratt

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是白天入侵夜晚,还是夜晚入侵白天?》(Has the day invaded the night or has the night invaded the day?),2006,正面:水彩 墨水 彩色铅笔 铅笔 纸上,56.5 x 74.3 厘米,© 伊斯顿基金会/VAGA 纽约艺术家版权协会,图片:伊斯顿基金会、豪瑟沃斯,摄影:Christopher Burke

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花》(The Flower),1944,青铜,Ed. 6/6,61 x 56 x 49 厘米,© 纽约考尔德基金会,图片:考尔德基金会、豪瑟沃斯,摄影:Tom Powel Imaging

张恩利,《目的地1》,2019,水彩 纸上,139.2 x 139.2 厘米 © 张恩利,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Birdhead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