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桥一姐:为什么NFT只在艺术圈跳杀?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197   最后更新:2021/09/03 11:29:43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21-09-03 11:29:43

来源:Hi艺术  酒仙桥一姐


M君虽然年轻,但作息规律,从不熬夜,十一点以后基本不回消息。所以,当他凌晨两点多连发三条微信的时候,我内心是慌的。


打开一看,一张Crypto Punk(编者按:以太坊区块链上第一批NFT项目之一)的截图:Punk8686收到了一个价值230个以太币(71万美元)的新标的。几秒后,又一张:Punk8686收到了一个价值240个以太币(73.6万美元)的新标的。


他非常嘚瑟地说:“我拒绝了,不卖。”接着:“坐等上100万!”


想起他最初的买入价,我大受刺激:“你要给我看这个,我可不困了!”


接下来两天,我都是在失落和嫉妒中度过的:这钱也来得太匪夷所思,太容易了。说不眼红,那是假的。我看不懂,但大受震撼。


在情绪的催动下,我开始潜水Discord、上Twitter、GitHub、Hacker News,跟熟悉的朋友聊,跟这个Punk主聊。渐渐地,智商似乎重新占领了高地。今天来跟大家谈谈心得。


因为自己是一名艺术从业者,所以主要思考还是从艺术产业的角度出发。

Punk8686价值240个以太币(73.6万美元)的新标的


NFT和艺术的关系


《Hi艺术》曾采访过我,这里说点不一样的。

我倔强地认为,NFT只是工具,它应当为艺术创作服务,而不是牵着艺术创作的鼻子走。我也依旧保留对Crypto Punk作为视觉材料极为平庸的评价。我并不认为Crypto punk,以及很多“NFT艺术”跟艺术有什么关系,它们只是建立在对“稀缺特点”构建上的,一种具象的“图像货币”,就像银币上的领导人像,国王侧颜,非说有什么艺术价值的话,还算有点凹凸造型吧。

自从佳士得的Beeple炸响以后,人们似乎总是不自觉地将NFT和艺术认为是一体的。尤其是艺术界的同志们,更是非常乐于宣扬所谓“NFT艺术”。

Beeple《每一天:前5000天》21,069×21,069像素(319,168,313位元组) 非同质化代币(jpg) 2021
成交价:69,346,250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

但事实上,这是个无意的误会(或刻意的谎言)。我们说国画艺术、油画艺术、雕塑艺术,指的都是某种媒介。但NFT不是媒介,只是一种储存方式数字艺术,才是对Beeple们的正确称谓。我们现在谈论的,都是用NFT存储的数字艺术作品。这个世界上不存在NFT艺术,只存在数字艺术;而数字艺术,不是什么新事物。

著名社交软件Twitter的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以超过29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他NFT化之后的第一条推文,这条推文最初由Dorsey于2006年3月21日发布。


买NFT到底买的是个啥?


是个URL或者IPFS hash(URL:某网页链接,指向特定JSON文件,IPFS hash:某个可以通过公共网关找到的特定JSON文件)

风险是:URL依托于母公司的服务器是否正常运行,也就是说,比如,你在Nifty上买了一件NFT作品,那如果有一天Nifty破产了,被平台支持的Token就没有办法被认证,也就一文不值了。

是的,没人能改变NFT的数据信息,这也意味着它不可能被救赎。就像是胎盘联结的胎儿和母体,如果孕育的母体没了,胚胎就是失去生命源的孤儿,只有死路一条。

IPFS好一点,因为它可以通过公共网关找到你买的那个特定文件。问题是,现在交易的大部分NFT作品即便是IPFS,也依旧仅通过销售平台的网关,依靠母公司这个“主人”,去“刺激”文件进行激活。于是,我们又转回来了:如果平台没了,就没人帮你“激活”,你的IPFS也完蛋了。

彼之**,吾之蜜糖。在我们看来是问题,在人家眼里却是机遇。我甚至觉得,正是有了这样的捆绑,才导致了时下NFT如火如荼的风潮。就像生活中某些最常见的套路:美容院让你办卡,你办了;美容院倒了,钱白瞎了。为了不让它倒,你得动员身边的人都去办卡,常常光顾,在小红书上疯狂点赞,在朋友圈里各种推荐。

Nifty Gateway是目前较为主流的NFT及数字艺术交易平台,用户只需要在上面经过几步简单的注册并绑定数字钱包就可以购买或生产NFT了。(https://niftygateway.com/)

2021年2月,这张Nyan Cat的GIF动图卖了580,000美元。任何人都可以复制这张动图,但它的NFT售价却有约375万人民币


这些平台真的会倒么?


NFT所用技术还非常非常新,势必拥有诸多瑕疵和弱点。这也直接导致了可交易的NFT化的艺术作品的脆弱。推上有一个小号叫Check My NFT,专门监视各大平台NFT作品是不是还“活着”,他们发现很多作品已经无法正常打开了。

Check My NFT主页,来源:Twitter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主流平台会因为技术短板而穷途末路。“不就是程序员不够牛逼吗,钱到位了,自然可以请到厉害的程序员。”一个奋斗在科技产业一线的朋友跟我说,“你提出的,是只属于今天的问题,而不是未来的。”

“现在大部分NFT平台技术很糙,比较low。程序员挣得也很少,招不到牛逼的技术咖。不过,很多技术一开始都是这样,包括谷歌、脸书、微博前期都很粗陋。可是,最终这些毛病都可以被打磨、被抛光。所以当下的技术瓶颈,并不能决定未来的命运。决定命运的,更多的还是视野。”我觉得有道理。

7月16日北京时间21:16,国际著名艺术家蔡国强受上海外滩美术馆特别委托的首个NFT项目《瞬间的永恒——101个**画的引爆》,于TR Lab线上平台以250万美金(约1620万元)义拍成交


NFT技术本身是有革命性意义的。现在脸书也好、谷歌也好,各科技巨头都在试图建立完全的虚拟数字世界,一个“阿凡达”空间。可以想象,在那样的空间里,NFT技术将大放异彩。它是能使一切虚拟产品和数字作品的交易变得可能,就像在现实生活中那样,所有权和交易权清晰可鉴的神器啊。它将帮助人们建立一个完全平行于现实的虚拟空间,并在里面开展经济和市场活动。

但问题是,现在的我们讨论的NFT,似乎只抱住了艺术的大腿。它并没有在生活中,创造出任何有趣的应用场景。它对当代生活,当代人类的行为和思维模式都没有介入。更令人不适的是,整个NFT产业展现出一种对人类真实生活的不屑,和不感兴趣。好像,它们的存在仅是为了资本的交换。它甘愿做一个与现实断层的,光鲜的投资玩具。就像被它包裹的艺术作品,除了交易性,几乎不具备其他价值,也不屑去考虑其他价值。

8月2日,“CryptoPunk 3100”挂出报价35000 枚ETH(以太坊),约合9050万美元,最终成交最高价42000枚ETH,约合成10860万美元,成为目前世界上单价最高的NFT作品。


还是那位技术一线跟我说:“你知道为什么现在NFT主要就在你们艺术圈跳杀么?”我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因为它真的太早期了,还没有到应用的阶段。就只能存存图像信息啥的。除了在你们这种视觉素材泛滥的地方狂跳,别的地方,真没什么用。

我醍醐灌顶:NFT应用在艺术上,是因为现阶段它只能应用在艺术上

“其实搞技术的,看到现在这些NFT艺术也烦。因为这种营销对促成技术前进帮助不大。”我们又谈起了几年前的区块链风潮,“当时的区块链,技术所限,做不到存储整个艺术作品的图像,只能存储图像的网址,或者压缩后的指向图像。这么多年过去了,区块链成了NFT,但还是技术所限,还是做不到。”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所谓“NFT艺术”背后,仍然还只是一串储存网址的原因。

“技术都是不断改进的,不存在天生完美。但是在NFT这个事情上,这么多年,技术的进步有如蜗牛爬。大部分搞NFT艺术的,对技术好像也没要求,就做个网站,连到meta mask上,简单暴力。”

他最后总结:“可能还是太早期了,我觉得未来NFT真正的应用形态,还没显露出来”。

买家能得到什么也有可能是自己决定。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画了10000张独特的画,然后将每张画都铸成了NFT。成功买到的人最初都会收到NFT,之后买家必须做出选择,是要画还是要NFT?无论选择哪一件,另一件都会被当即销毁。


NFT能否带来艺术的革新?


我认为,艺术媒介的革新,才是催化新艺术创作形式最有力的推进器。而NFT不是创作媒介,也就谈不上更新媒介,它更接近于服务新媒介的支持性发明。这让我想起蒸汽动力和铁路。没有铁路,蒸汽机车跑不了,但真正开启了第一次工业机器时代的,是蒸汽动力。NFT,不是蒸汽动力,而更像是铁路。

现在的情况是,在没有核心革新的情况下,迫不及待地强行开启“新时代”,因为钱等不及了:搭起NFT的架子,让艺术家按照NFT的框架孵化内容吧,孵着孵着,也许新时代就破壳了。就像Nifty,不断地找当代艺术家制造一个接一个的NFT项目,发了一轮又一轮的作品。最近一次drop是肯尼·沙尔夫(Kenny Sharf)。说真的,如果肯尼出道时是这次drop的模样,他怕是红不起来了。

Nifty上的肯尼·沙尔夫作品


对于目前所见的艺术家来说,NFT对他们创作本身的加持为零。如果说有什么帮助,那就是跨圈交易吧。当下拥抱NFT的有点名的艺术家们,大多是准备捞一把走人,从思维上没有新建树,只不过换了个方式卖作品:发行100个,自己留20个,最大庄家就是我。有人说NFT让艺术家更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从“坐庄”这个角度说,倒是真的。让艺术家多赚钱,也没错。

2021年7月,上海嘉禾拍卖有限公司携手NFT数字艺术平台CryptoArt.Ai,将草间弥生最具代表性及历史性的两件作品《无限的网(1959 C.1979)》,《无限的网(MGPP)》构成一个组合标的,以独立专场「一念永恒·草间弥生《无限的网》原作及区块链数字存证特场」的方式进行拍卖,最终以1.05亿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相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NFT平台还将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我觉得大家大可不必黑白分明:喜欢的狂热追捧,不喜欢的追着狂骂,就让我们用开放的心态来期待吧。试验性,不是当代艺术的核心之一么?

NFT迫不及待要将艺术NFT化,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礼尚往来,把NFT艺术化?整个NFT浪潮不就是一件最大规模的当代集体行为艺术么?参与参与,也挺有意思。而且,万一赚着钱了呢?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