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兴华:也就是一根当代艺术假天线!
发起人:理论车间  回复数:0   浏览数:251   最后更新:2021/08/29 17:18:21 by 理论车间
[楼主] 理论车间 2021-08-29 17:18:21

来源:艺术一小说  陆兴华


一、


为什么还要来讨论刘小东的《你的朋友》展,既然围绕它,策展报告、纪录片和个人文本已将那种新伪京圈味之恶俗、空洞和无聊加油腻交待得相当清楚了?以下是澄清。

《你的朋友》被UCCAEdge当成当代艺术来展。本人其实从来宽容一边号称当代艺术、一边偷偷卖画这种,认为这也没啥,附带的一个小条件是:不能太把当代艺术当画皮,用它来乱抒情,抒假情,放出关于当代艺术的假情报,像一根假天线,引导观众上当,浪费他们的生命时间。《你的朋友》触犯了这一忌讳。

它没什么要表达,误以为站在那个新伪京圈边上抒了情,打出卖了高价后的几个饱嗝,就在示范某种当代艺术的风度了。

另一方面,本人以为,这种目前到处都是的名人洗脚展,的确也让人痛心:刘小东这样的顶流人物的占座,覆盖掉了当代艺术界这个场地、屏幕和可能空间内的实验、争锋、决斗的可能,使后两代人看不到当代艺术在当前正在为什么而吵架、争夺和决斗,看不清哪些才是当代艺术的角斗场、界线和制高点。而当代艺术(界)必须(!)成为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的自我排练场和集体观察装置,也才能使它自己保持“当代”。你总得当代才行啊!那种新伪京圈味是连冯小刚都玩不转了啊!太多的“刘小东”这样的假天线,用热闹的空洞,搞乱了场地信号,使当代艺术创展现场漆黑一团、死水一潭,使得今天的当代艺术场地上连一点点可说说、骂骂、恨恨的东西都没有,除了油腻仍只有油腻,黑、黑、黑,黑得甚至都不够坏,只是巨大的空洞、油腻和淫笑,让年青人在其中只能绝望。

刘小东甚至都不够差、不够坏,但就是太假,玩的是漂亮、熟练到油腻的假艺术。他没有一丝丝的对当代艺术是社会性艺术这一点的尊重,无意于、也瞧不起当代艺术的那种社会卷入式创展态度和行动:除了在纪录片里!身为学院界的体制内精英,也使他放不下身段,去真实地介入当代艺术的行动、活动、运动,不屑,也不愿,于是也越来越不敢。他没必要这样做,因为已是顶流了,真出来混,会怕被做掉。

但他和他的炒作者、传销者们却非要来占用当代艺术展览场地,放出当代艺术的信号,以为用当代艺术这种展览和市场营销的方式,就能替他们拉到更多的高价入局的下家。

所以,真是荒唐死了,连草稿都被预订掉的情况下,刘小东仍然假惺惺地要来当代艺术场地上做展,用新伪京圈味儿来打关怀牌,关心社会、时代和人类,说他这是脱裤子放屁都是轻了。画好卖到能直接拍卖的情况下,居然还装逼着要来做展,与我们交流如何搞当代艺术?昂贵的画价下,艺术所以也被弄假了。这一命运刘小东甚至也是逃无可逃的。

人家都已卖干净了,我们再去认真评论作品和展览的内容,其实太没必要了。下面展开的,只是展览刘小东通过绘画、纪录片和个人写作三个渠道展现出来的那些写出来、说出来、拍出来的话,我们可以以此来分析他的观念、工作方法、作品内容、表达手段到底有什么特点,让大家看看人家会花几百万买他的画是为了什么。

说这个文本就是给刘小东也做了一场展览,是因为,当代艺术界本身就是用来照出艺术家的观念、手法和眼界的一面镜子。看着他被UCCA这种黑窑插了草标卖,看得我们甚至都不忍心。

二、


可展性一:

“我们看到的不是面对描绘对象,艺术家临场观察的一瞥,而是藉由艺术家与自身关系亲密个体的凝视,透过母子之爱、手足之情、爱之浪漫、抑或艺术或风格的表达,所展现的历经岁月亲情浸润、微妙且富有层次的感染力,进而邀请我们共同观照当下,对构建人类相互联结关系的本质展开思考。”

提炼:

刘小东并没看到画的对象,并不亲自一瞥,而是借刘的凝视(上一句还说他不“看”的呢),展现感染力(展现的是“感染力”),以此邀请我们思考。

评论:

刘画时是不看对象的,但他仍用凝视去展现感染力,用后者来邀请我们思考。他的绘画方法是不去看被画对象,却用作者的凝视(!)使被画对象具有感染力,然后去画出这种感染力,并用画出这一感染力的过程,来邀请我们去看这种感染力,去进一步思考。
思考什么呢?
思考刘的从弗洛伊德(Lucian Freud))那里模仿来的特别的画法,和作者寄托在这种画法里的非常、非常特别的感性或情感?
有什么特别的画法来将这一“感染力”表达得更好的吗?一个字都没说,画里也看不出来。
用画画来做当代艺术,只是来画出这种感染力?这听上去也太像1978年前的那种人物画指导思想了。
另外还有画法上的什么创新、独特、与竞争者对比之后的过人之处吗?寻遍策展方案、纪录片和刘的文章,画家和策展人都说不出来,我们只好当作是没有了。


可展性二:

“原点与结局、人类与命运的复杂关系是刘小东一直都在探索的主题。在此系列作品中,刘小东将描绘对象拓展至其在北京相识30余年的挚友:其中包括知名作家阿城和中国“第六代”电影人代表人物王小帅、张元,以及他的创作核心叙事一直关注的家人:母亲、哥哥,女儿,以及同为艺术家的妻子喻红等人。”

提炼:

原点与结局、人类与命运的复杂关系是刘所要画的主题。将描绘对象拓展至其在北京相识30余年的挚友。创作核心叙事一直关注的家人。

评论:

画出张元等认识了30年以上的挚友从相识原点到今天的“变化”,就算是画出、让观众看出人类与命运之间的复杂关系了?这是什么逻辑啊?

用张元身上的三十年的变化来看人类与命运之间的复杂关系?

人类与命运之间的复杂关系?人类像一个“兵”那样被命运的棋盘上的变化所影响的过程?把这个过程画出来?用画画能做到这个吗?

这复杂关系是画得出的吗?

人类与命运?还分得开人与命运的?人类是像购买跑车那样去获得他们自己的命运的吗?

人类与命运就是张元与他自己的命运之间的那种互操作?画出张元和他的命运之间的复杂关系?张元与他的命运之间的关系里必须被加上毒品才全面。

真的能画出这种“人类与命运之间的关系”的吗?倒不怕你吹牛,而是怕你被自己的话骗成阿三。

这关系你要说它有,那就有,要说它没有,那真是没有。只要张元一吸毒,这关系就没有了,只要那个莫须有的京圈不在,它也就一命呜呼。刘对这一复杂关系的认识,只是怀旧、怀旧、怀旧,然后感伤,然后就误解以为自己的这种由怀旧导致的抑郁,是在关心人类命运了。就是要来营造、写下那种可笑的伪京圈味,那种吸着毒来关心民间疾苦和社会苦难的张元味,当作关怀人类与其命运的关系了。基于这种新伪京圈味的抒情应该被当做当代艺术的淋病才对。

为什么刘小东是这么离不开这种新伪京圈味儿的叙述的呢?这说明了什么?

艺术史上有哪位像样的画家是整天要去关心人类的命运和社会变化中的个人的痛苦,以此为炫耀的?你画家想要弄得人类命运不起伏,社会不变化,个人命运不颠簸,那人类活下去还有啥意思呢?

中国的这一群画家是犯了啥傻病了?

可展性三:

“刘小东冷静而审慎地记录了在时代发展的洪流中,人类面对文化冲突、地域隔阂、背井离乡、生活苦难等问题时的芸芸众生相,并以带有人性温暖的写实笔触将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和人的主体性客观地呈现于画布之上。”

提炼:

冷静而审慎地记录了芸芸众生相,将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和人的主体性客观地呈现于画布之上。
评论:刘画出了众生相,画出了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和人的主体性。这种话用在社会主义时代的改良国画上也行。而且,这“芸芸众生相”其实在刘小东的画里只是张元们和刘的家人们的众生相,是好不容易硬着拼凑出来的一种新伪京圈味儿,所以,这么说,真是极端虚伪,甚至是光天化日下的欺骗了。
刘的要用艺术表达来关怀人类命运这一眼光,还停在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让他这种见识的人来充当代艺术的天气预报,也就可以料定中国当代艺术界这个智障女为什么会被各种陈丹青们一次次地弄大肚子了。

可展性四:

“凭借其对时代变迁阵痛的敏感与洞察,以如摄影一般的绘画方式,醒目而明晰地刻画了中国进入新时期的时代变迁。自2000年初,刘小东不断拓展其艺术实践,开始在充满叙事性、甚至具有重要地缘政治意义的地区展开在场创作,用画笔记录上演的种种社会现实。”

提炼:

凭借敏感与洞察,以如摄影一般的绘画方式,醒目而明晰地刻画了中国进入新时期的时代变迁。

评论:


他用了摄影般的绘画方式画出了中国三十年的变迁?嗯??
讲了半天,装逼了半天,就说自己的画法像摄影那么地厉害!画得像摄影那样地厉害就是好的吗?
你模仿了大半辈子弗洛伊德,居然得出的是这样一个无比粗暴还自残的结论?
你看看,还是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卖了!花几百万到UCCA这种装逼的传销场地上展出,就是为了这么亲自来捅自己一刀?所以,在一个已经黑白不分的当代艺术界,不光年青艺术家会误闯黑砖窑,就连刘小东这样很成功的艺术家,也会花了大钱办展览,还主动冲进黑砖窑里的。呜呼!



写这个文章的过程中,本人曾与绘画界的二十多位艺术家就刘小东的画法的模仿谱系和他对当代艺术界的正、反影响有过交流,大部分讨论内容的要点已被组装在上文之中。也欢迎大家继续对本文作出批评,帮助进一步发展文章中的立场。


后记一

本文指责刘小东的创展的主要依据,是下面这一点:当代艺术是一种社会性艺术,“当代”性并不是用作品题材、创作纪录去摆个谱的问题,而是应该最大程度地激惹当代艺术界内部的集体眼光和社会系统内的集体眼光。进一步的理由如下:

当代艺术是“社会的艺术”,也就是说,它是在一个特定的当代社会系统中运行的集体眼光下的艺术系统,是艺术家和全体社会成员通过它来观察社会之后,再来集体地观察它的一种与政治、经济、科学、爱、法律平行的社会子系统。现代社会中的艺术,就是指这种社会性艺术:它就是我们一直说的“当代艺术”。

做“社会的艺术”或社会性艺术或当代艺术时,情况是这样的:我做一个作品,于是展出,我就站一旁,看着大家是怎么来看我的作品,大家说好,我就附和说我很高兴大家理解得这么好,如果大家说不好,我就来自我辩解。这是:我站在集体之后偷偷地看集体是如何来观察我的作品的,再来回看我自己的作品,然后我再来调整姿态,来进一步激惹(irritate)那一集体观察,使它做出进一步的反应,然后我再进一步见机行事,作出新的自我指称,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下去,作者也被这一创展过程反复递归着,不停地观察和描述着。

所以,艺术家与她的作品和她的公众之间是带着递归性。当代艺术只能是社会的艺术,是社会性艺术,不是艺术家个人在工作室里“原创”出来的。没有一种在画室里苦思冥想就能得到的当代艺术的,那种画室里的艰苦卓绝仍只是在机器旁练手艺,画法和对画法的修炼,也与颜料管和画布一样,是工业生产过程的产物,是商品,杜尚说。买画法,是在购买LV手工的包。

在这种叫做社会的艺术的当代艺术的地界上,艺术作品是一只足球场上的比赛用球。

买卖艺术作品,就如高价倒卖梅西穿过的球衣、踢过的球那样,是在做纪念品生意。艺术作品只是那一只比赛用球,只是为了辅助全社会就比赛作出新的集体观察和讨论,对已有的区分作出进一步的区分,而制作(卢曼,《社会的艺术》,82页)。展览,是用这一比赛用球来开始一场新的比赛,是在当代艺术界开始一种新的集体观察和争论。是这种集体观察和争论才使比赛成为经典,才使比赛用球和球衣成为纪念品(relics)而值钱的。

中国的当代艺术界内目前是只有纪念品买卖,没有了比赛,这是上文向大家痛苦地指出来的情况。刘小东的画是纪念品,说得最好听,也只是巴基斯坦的普什图高山部落为世界杯决赛所做的手工足球那样的东西。

如果艺术是社会的艺术,那么,社会的艺术在今天正在走向世界社会的艺术、人类世艺术、生物圈艺术。也将一定是离那一新伪京圈美学趣味越远越好的艺术。


后记二


成了大名的艺术家应该怎么自重,才能保得住自己在艺术界的身位,不去像村里的阿三那样到处做洗脚展,反而来破坏当代艺术的展览场地的信号系统?

答:少去做那种脱裤子放屁的展览。必须在有了很钱后孤独而勇敢地去过一种伟大的观念生活,少去开跑车、喝高级红酒和生私生子。

过一种伟大的观念生活,才能更好地将自己的生命时间投资到自己的身后、生后的名望的土壤之中,使别的艺术家只好望尘莫及,维护自己身后的荣耀,是一门更大的生意,是真正的象征商业啊,怎么算计,这样做也是最合理的。我们也可凭这一点来衡量在人类艺术史上史无前例地发了大财的成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们的所作所为。

对此,杜尚、波伊斯、沃霍尔已作过示范。

伟大的观念生活是:感性、经验、概念的三合一的生活。成名艺术家的活着,就是在用他们下的生命时间来继续加固他们自己身上的这个三角结构。

我们必须用这个三角架来测量身边的成名艺术家的言行。

真正成名的艺术家在当代艺术界内必须像纪念碑那样地存在,而这是不容易做到的,是成了名的后果,没有能力这一后果,将倾覆他们的前果。


金锋工作室编辑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