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 观点|刘小东:你的朋友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89   最后更新:2021/08/27 10:18:12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1-08-27 10:18:12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Sponsored


刘小东在上海UCCA Edge的个展“刘小东:你的朋友”(展期:2021年8月8日至10月10日),以艺术家对故里的回归为开篇和结尾,简洁的循序式叙事从青年的不安转向中年的不惑,其中两幅自画像或许是对此最恰当的描摹。

展览现场:“刘小东:你的朋友”,UCCA Edge,上海(2021年8月8日至10月10日)。图片提供: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离开家乡三十年后重回金城时创作的《自画像》(2010)拉开了展览的序幕。画作的构图没有太多留白,艺术家从中望着观者,表情忧郁、严肃而谨慎。《黑土坑自画像》(2020)则是展览的终章,描绘了刘小东裸身在一片满是枯萎向日葵的雪地中的模样。他弓着苍白、下垂的身体,仿佛要展示自己仍然可以做俯卧撑一般,摆出这个不严肃且漫不经心的姿势。

刘小东,《自画像》,2010,布面油画,38×33cm。图片提供:艺术家。


在序章和终章之间,展览汇集了刘小东的诸多代表作,包括他著名的新现实主义绘画实践和对他人动荡生活的关注——后者往往由社会与经济发展的外部现实所造成。“金城故事”与“金城小子”系列描摹了其出生地——辽宁省一个偏远的工厂小镇——的朋友和邻居的肖像。


艺术家重回故乡时,维持镇上人们生活的造纸厂正要倒闭,令许多人彻底失业,就像《小豆在台球厅闲着》(2010)里那个一脸焦虑的女人一样。该系列的其他画作,如《旭子在家》(2010),画的是更加上了年纪的男人,他们在炎炎夏日里裸着上身,吃饭,抽烟,等待。刘小东拒绝任何政治或情感的叙述,他呈现事情原本的样貌,诉说变化是有代价的。

刘小东,《小豆在台球厅闲着》,2010。布面油画,150×140cm。展览现场:“刘小东:你的朋友”,UCCA Edge,上海(2021年8月8日至10月10日)。图片提供: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环境危机,自然灾害,贫困,战争……刘小东对那些被不可控力所抛弃的人的兴趣,延续到对普拉托中国城、孟加拉国拆船厂和欧洲难民营的探索中。然而,他笔下流散的中国社群肖像充斥着可能源于认同和理解的亲密感,但那些描摹吉大港拆船厂和北欧的叙利亚流散社群的画作却传达了一种距离感和不安。


例如,在《唐人街1》(2015)中,他的主体近距离出现,仿佛在向他走来;一个人面露笑容拍着一只狗,气氛融洽。同样,在《唐人街4》(2016)中,虽然场景颇有紧张感,但这紧张明显来自占据中场的麻将,而人们(家人和同事)显然都很轻松。

刘小东,《唐人街1》,2015。布面油画,200×180cm。展览现场:“刘小东:你的朋友”,UCCA Edge,上海(2021年8月8日至10月10日)。图片提供: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相较之下,孟加拉国劳工的面孔被遮住或转了过去。此外,这些作品以双联画的形式呈现,左边展现了他们凄惨的劳动,右边看起来像抽象的彩色板,实际上则是对铁和锈的研究——人的身体与被回收的材料在这里具有同等价值。

刘小东,《钢板1》,2016。双联布面油画,各250×250cm。展览现场:“刘小东:你的朋友”,UCCA Edge,上海(2021年8月8日至10月10日)。图片提供: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另一方面,难民的形象或是以单独、特写的呈现方式质问着观者,或是在远景中,拥挤而汹涌。在《本来事情会更糟》(2017)中,大型群像的灵感显然来自朱塞佩·佩利萨·达·沃尔佩多(Giuseppe Pellizza d***olpedo)的油画《第四阶级》(1901)。


但沃尔佩多描绘出了工人罢工时安静平和的尊严,而《本来事情会更糟》中,聚集在米兰中央火车站的难民被砖墙和栏杆包围,群情高涨。靠近中心的两个人物引人注意,一个将手藏在外套下面,显得抵触且疲惫,而另一个则垂下剃光的头,满是怒火。前景中,一个女人高举着婴儿,两人都看不见脸。她似乎牢牢定在原地,也许是因为没有其他地方可去。沃尔佩多画中的女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她昂首阔步,让人群跟随着自己,而怀中的婴儿也平静无恙。

从上至下:刘小东,《难民1》,2015。布面油画,200×180cm。《本来事情会更糟》,2017。布面油画,250×465cm。展览现场:“刘小东:你的朋友”,UCCA Edge,上海(2021年8月8日至10月10日)。图片提供: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悬挂于高处的绘画《难民1》(2015),从高处俯瞰的视角用黑白颜料描绘了维也纳中央车站的流亡者,如同通过监视器观看一般。诚然,刘小东与不同社**往时的工作差异促成了这种距离感。在谈到他对难民的记录工作时,刘小东说:“我在一段时间内拍了很多照片,我无法和他们有太多的共情,因为我们不仅有语言差异,而且有文化和宗教差异。所以我只能从远处观察难民,就像隔着玻璃一样。”[1]


他谈及前往难民营的时候,“叙利亚人正在扰乱和平,制造问题……他们对性和性别的看法很压抑,这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解决的问题……对我来说,他们不是只管自己的事,还想控制他们抵达的国家和新社会”。[2] 这令人感到,艺术家共情能力的不足造成了他的肖像描绘中同理心的缺乏。

展览现场:“刘小东:你的朋友”,UCCA Edge,上海(2021年8月8日至10月10日)。图片提供: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在大量水彩作品中继续展开。这些水彩画创作于艺术家因疫情在纽约长期逗留期间。被困在这个往常充满活力的城市,于是他开始记录这些安静平和得反常的街道。尽管我们很清楚这些作品的创作语境,亦即疫情早期充斥的不确定性和恐惧,特别是对中国人来说,他们担心着家乡的亲人,也担心在国外可能面临的无谓暴力,但这些作品却唤起了一种宁静和凄美,并引向了展览的最后一个系列,“你的朋友”。

刘小东,《杨华》,2020。布面油画,150×140cm。展览现场:“刘小东:你的朋友”,UCCA Edge,上海(2021年8月8日至10月10日)。图片提供: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该系列作品完成于刘小东回京之后,它们以大尺幅和极富细节的方式描画了艺术家在北京工作三十年间的密友。画中主体包括作家阿城、电影导演王小帅和张元,以及刘小东的母亲、兄弟和他的妻子喻红。在这里,家庭纽带的影响和时间滋养的爱的羁绊全然呈现在我们眼前。

这些对象的标签也有了更加熟稔的描述,提供了每个人的细节和小轶事,例如《杨华》(2020)中,艺术家称他画笔下瘦高而羞怯的远亲“勤奋机灵,但也固执又自私”。

刘小东,《黑土坑自画像》,2020。布面油画,244×183 cm。展览现场:“刘小东:你的朋友”,UCCA Edge,上海(2021年8月8日至10月10日)。图片提供: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在《老妈》(2020)的文字描述中,刘小东写到给母亲画像时很难不让她的模样显得苦闷。他还提到,自己在画这幅画时一直想着她的温暖和坚实,而不是她因为境遇而缺少的东西,或是她吃苦的天性。在文字中,刘小东将绘画作为一种和解和接受的行为,并要求我们思考自己的情感联结,以及是什么可能阻碍了我们建立这些联结。


作者:Hutch Wilco


[1] https://www.thepeakmagazine.com.sg/lifestyle/

sobering-new-works-renowned-artist-liu-xiaodongs-european-refugee-crisis/?slide=1-Refugee-I--one-of-Liu-Xiaodong-s-pieces-on-the-Eur

[2] 同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