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赵,在HARMAY 話梅嵌入一片“黑光”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162   最后更新:2021/08/26 11:51:05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21-08-26 11:51:05

来源:Art Ba Ba


“每一片‘黑光’背后,总隐匿着一片崭新的世界。”


文 / 鹤翼

图片致谢HARMAY 話梅及艺术家


继成都后,HARMAY 話梅携手艺术家赵赵推出的艺术家项目“赵赵:黑光”近日在話梅北京三里屯店与公众见面,两件最新的大型户外公共艺术作品《玉璧·星空》也于8月19日在話梅三里屯店安装完成。作为当下备受瞩目的仓储型美妆及生活品类新零售品牌,HARMAY 話梅致力于将每一家门店都打造成城市符号与美学新地标。在三里屯店中,混合着玻璃立面、冷凝质调的金属、工业感的混凝土、黑色旋梯,穿梭在赵赵的作品间体验一种全新的购物环境。

“赵赵:黑光”展览现场

HARMAY 話梅三里屯店

2021


赵赵作为中国新一代艺术家中的标志性人物,他善于通过作品塑造某种场景,来触碰我们的感知系统,例如在2017年的个展“沙漠·骆驼”中,赵赵将生活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附近的一只双峰骆驼移入展厅,骆驼与它的看护人,在展厅中生活了10天,赵赵还为其定制了华贵的大理石水槽与食槽;2018年的“弥留”被置于大片厚重的沥青中,将柏油路上发生的冲撞残存“锻造”为一片片闪光的生命证据;2020年,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长大的赵赵,通过“白色”——堆棉花组成的迷宫《中国花园》,经由单纯的物质、秩序性的布展引向一段集体记忆的线索……

赵 赵

Zhao Zhao


赵赵将传统文明和当代文明的交叠、碰撞;浪漫、质朴的宇宙观渗透在其塑造的“黑光”中, 作品中那些柔软的、尖锐的视觉触感传递着一个个深刻而宏大的概念。“黑光”展出了包含影像、雕塑、装置和纸本绘画的7件作品,赵赵也以此开启了他“光线”系列创作。


《玉璧·星空》作为此次展览最新完成的户外装置,矗立于HARMAY 話梅北京三里屯门店前的绿地。两件作品共由八面立面围合而成,玻璃立面嵌有玉璧,钢板立面则嵌入如**冲击而形成的玉璧沁状玻璃。《玉璧·星空》在材质上与三里屯门店外立面的块状玻璃体、长方形金属的门店入口形成了微妙的互文关系,同时玻璃对不同时段自然光线的反射让这座纪念碑式的装置与城市、建筑产生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如《2001太空漫游》里的黑色方碑,或是史前的巨石,迷幻的太空舱体,象征着人类历史所经历的种种兴衰与变化,光荣与梦想。”此次策展人崔灿灿在谈及这件作品写道。



赵赵

《玉璧·星空》(户外版本)

2021

玻璃、玉璧、钢

450 × 224 cm × 8 pics


此次展览的同名作品《黑光》正对门店的入口。在《黑光》中能看到赵赵曾经大量使用过的媒介——棉花,他将白色的棉花浸染成一片黄色的灿烂,中间烧灼出一个黑色圆形。这件作品根据話梅一层空间特别创作,在具有硬核工业风格的室内空间中引入了另一种轻工业的文化叙事。棉花是近代以来非常重要的纺织业原料,关于棉花的文明进程和历史变迁被艺术家灿烈的想象指向了另外的感受和精神世界。“每一片‘黑光’背后,总隐匿着一片崭新的世界。”(策展人语)

赵赵

《黑光》

2021

棉花、铝、玻璃

200 × 900 cm


店内左侧电子屏幕上出现的骆驼与店内的购物氛围产生了微妙的差异感。赵赵1982年出生于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他在创作中一直持续关照新疆的地域文化。影像作品《沙漠骆驼》带有一种异域情调,两个风情掠影式的片段勾连出多个丝绸之路上的历史概念,以及赵赵的家族与他两次塔克拉玛干之旅的遥远路途。


另一件较小体量的《玉璧·星空》矗立于店内右侧,与户外版本相比,艺术家在冲击产生的裂痕间巧妙地加进了古代最重要的祭天礼器——玉璧。星空系列也是赵赵自2013年起持续推进的作品。玉文化贯穿了中国几乎所有的历史,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延续至今。玉璧镶嵌在脆弱的玻璃之间,就像诞生于能量极度爆发之时的虫洞。

赵赵

《沙漠骆驼》

2017

彩色高清录像,有声

41分51秒


沿着门店的黑色旋梯,从一楼步入二楼,一件包裹了24K金箔的玻璃钢雕塑《天门》,由一段紫色的绳子悬吊在空中。作品的中央是口中衔人的蟠龙造型,而这一造型来自于凡人借由蟠龙飞升的古代神话传说,让人想到湖北随州曾侯乙墓椁画与湖南长沙马王堆T型帛画中相似的主题。传统文明在当代艺术的语言中延续了生命。


赵赵

《天门》

2021

玻璃钢、24K金箔

80 × 25 × 160 cm


在話梅的二层空间中,还嵌套着一个小型、半封闭的区域,在这里展示了作品《玉璧· 塔》——由玉璧堆叠而成的塔、被白硝基漆覆盖的汉白玉塔和绘制出的更为抽象的塔,艺术家将具有精神象征意义的玉璧交叠,中央重合的孔洞似乎形成了一个蜿蜒的、可以无限接近上天的通道。安静的空间中,让人想起大洪水过后,人们开始建造的那座通天高塔“巴别塔”。

赵赵

《玉璧 · 塔》

2021

汉白玉、青石、大理石

尺寸可变

赵赵

《玉璧 · 塔》

2021

汉白玉、青石、大理石

尺寸可变

赵赵

《玉璧 · 塔》

2021

纸本


哲学家鲍德里亚认为艺术无处不在,在具体社会环境中构建、运作、流变,却唯独不在“艺术具备特殊意义”之类的神话中。赵赵与HARMAY 話梅的跨界合作让当代艺术、考古经典、与新消费文化之间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借此次展览,我们也与艺术家赵赵聊了聊关于此次跨界合作的更多话题。


Art-Ba-Ba:与HARMAY 話梅的这次合作是如何促成的?


赵 赵:对于此次合作,話梅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和信任,起因也是品牌对我的作品有认同感,他们希望我在商业空间里面也可以做一个像美术馆一样的展览。对于品牌来说,我其实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人,我对所有合作的品牌说过,我只有一个方案,没有第二个方案。此次项目也是在开展前一天,品牌方才看到了作品全貌。


我一开始对話梅的了解不多,因为我很少逛街,也不了解美妆。在接到项目邀请后,我去了話梅三里屯店和西单更新场店。这两家店的建筑与空间设计、建筑本身与人的关系都很有趣。在2003年到2008年这五年中,我的很多工作是跟建筑有关,并且跟很多优秀的建筑师合作,拍摄了包括鸟巢、北京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的建设过程,所以我对建筑本身会有很多敏感的地方。“黑光”实际上是我用艺术作品与話梅空间进行的一次互动。


HARMAY 話梅三里屯店


“赵赵:黑光”展览现场

HARMAY 話梅三里屯店

2021


Art-Ba-Ba:与HARMAY 話梅的合作和画廊合作相比会有哪些不同?


赵 赵:我和画廊合作时对于空间的选择十分挑剔。而話梅对于消费体验的把控和空间的处理,让我一开始就看到了可能性,想去尝试如何在这样一个空间中通过作品与其产生某种对应关系。对我来说,我不觉得話梅是一个商业空间,反而它对我来说是一个学术空间。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反向的思考,在画廊做展览,艺术家需要考虑作品的尺寸大小是否符合收藏家的需求。但是在話梅的空间中我不用去考虑这些问题,在这里可以尽情想象,反而会更自由,它会让我更加关注作品语言性和展览结构性的问题。我把和話梅的合作当作一个专业性的展览在做,而不是当作一个商业合作项目。我基本上把商业合作做成了作品,把画廊合作做成了商业。


“赵赵:黑光”展览现场

HARMAY 話梅成都晶融汇店

2021

“赵赵:黑光”展览现场

HARMAY 話梅三里屯店

2021


Art-Ba-Ba:户外装置《玉璧·星空》这件作品接近五米高,与过往在空间内展出的版本相比,在观感和制作上会有什么不同?


赵 赵:我很喜欢在黄昏的时候拍《玉璧·星空》,当你看到一个圆形里面是空间,然后是城市、树、云,它有了一个很魔幻出口,这些在室内空间是看不到的。


这件作品体量越大,技术难度也就越大,而这里的技术难度其实与整个社会的工业生产能力有关。虽然我们在谈到作品的时候可能不会谈到这个层面,但事实关联就是如此。就像是城市中摩天大楼的建造,不是某个施工队或是建筑公司的问题,而是代表了这个国家整体建筑行业的发展水平。对于《玉璧·星空》而言,能不能把玻璃做到10米的高度让其矗立在户外,还能保证在特殊气候下的安全性,这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


艺术家做装置对最新的材料会很敏感,我特别观察过三里屯苹果店从德国运过来的外立面玻璃是怎么安装的、使用了什么样的工艺。我在他们安装当晚一直在现场守到凌晨4点,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启发。虽然很少有艺术家去关注这些东西,但是对于我来说,技术上的拓展是我创作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其实这也关系到一个年轻艺术家与品牌或者美术馆合作时,是否能让对方足够信任你。


《玉璧·星空》安装现场


Art-Ba-Ba:此次推出的“光线”系列,与之前“颜色”系列有什么区别吗?


赵 赵:“颜色”系列基本上都是在美术馆或者是画廊空间去呈现,白色、绿色、粉色那种节奏感不适合商业空间,颜色本身的那种纯粹性在商业空间中会显得有点出格。“光线”系列其实也是基于HARMAY 話梅空间的公共性去考量的。


“光线”本身是一种线索,更有户外感。


《玉璧·星空》,在室内、室外呈现出了很大的差异。“光线”系列更关注人对光的感受,它体现出的是一种变化。玻璃破碎的时候能够折射出非常多的面。所以“光线”系列不是单一的观察点,而是体现了无数的观察点。白天的时候黑色的铁板是最显眼的,似乎牢不可破;但当整个天暗下来的时候,玻璃又是最亮的。它的颜色从亮到暗,出现了正负的色相,这也是“颜色”系列作品难以表现的。“光线”系列追求的是一种更为立体的感知,是对于“颜色”系列的拓展,从白盒子延伸到公共环境。

赵赵

《玉璧·星空》(户外版本)

2021

玻璃、玉璧、钢

450 × 224 cm × 8 pics


Art-Ba-Ba:你如何看待工业文明催生出的消费文化在当下的新变化?


赵 赵:工业文明让人类获得了非常大的自信,但今天,这种自信不再那么显著了。所以当下的消费文化,说的直白点就是我们能用一些对自己好点的东西,让自己更舒适一点。話梅所销售的化妆品,就是人开始对自己思考“什么是美?”的产物。其实艺术也是这样,艺术有的时候是审丑也是审美,但艺术没有美丑之分。


“人还是在为人服务”,这是今天消费文化盛行的动力。化妆品明明也可以在网上购买,大家为什么还是愿意在这里排队?我觉得这是一种需求,HARMAY 話梅提供了这样的一个现场。


“赵赵:黑光”展览现场

HARMAY 話梅三里屯店

2021


Art-Ba-Ba:在未来,商业空间和艺术的合作会越来越多吗?


赵 赵:目前的商业空间填满了物质化的东西,精神化的内容很少很少。在今天物质爆炸的世界,人们的精神匮乏会逐渐加剧。所以我觉得会有越来越多的空间跟艺术产生关系,原因就在于人们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购物了。例如在話梅,可以买化妆品,还有展览,还能拍几张照片,可能这种交叠的功能性就会增进人们对于品牌的忠诚度。今天我们慢慢意识到网购的危害性,就是跟真实世界的脱节。人还是需要走出去跟世界接触,这种接触感是不能被取代的。美妆不仅能愉悦自己,还可以展示给他人,而艺术也是这样,它链接了人和整个世界。


“赵赵:黑光”展览现场

HARMAY 話梅三里屯店

2021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