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姚聪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187   最后更新:2021/08/25 10:42:43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21-08-25 10:42:43

来源:artforum



姚聪,“云上蝇舞”,2021,展览现场


绕过户外郁郁葱葱的小花园,可以看见温热的黄色充盈着“云上蝇舞”的整个展厅,大漠的风沙似乎迎面扑来。

放置着几块岩石状座椅的空间内播放着单频影像作品《数》(2020),镜头从黄褐色的砂石开始匀速推近,营造出荒漠疏离、冷僻的气氛,然后镜头转向了人物手部特写:一位身着银行制服的女柜员在辽阔的沙漠中熟练地数着并不存在的**。这个重复不间断的数钱动作与场景的不协调成为画面的最大张力,甚至超过了对柜员的个人身份的猜测,以及创作者赋予她的意义。摄影装置作品《金·言》(2020)也制造出了类似的效果:在广袤的自然环境里,一个躯体被一床写着“AN ARTIST WHO IS NOT BASED IN THE GOOD PLACE IS NO ARTIST”(一个没有工作生活在好地方的艺术家不算是好艺术家)的被单覆盖,他时而躺在黄沙上,时而在浅滩旁搁浅。现场没有有效的信息透露这个床单下覆盖的人是谁,留在我们脑海的唯有那句话:一个没有工作生活在好地方的艺术家不算是好艺术家。艺术家或许意在传递一个讯息:当全球化的消费主义的大潮袭向我们时,个人独特性甚至人性的元素会在其中沉浮乃至被淹没。

在10屏影像《方形保护区》(2020-21)中,10位不同年龄、身份的男女,各自在荒漠中的一块方形草皮中活动。他们一边喝酒,一边带着耳机在音乐的节奏中随意摆动。这一方绿地似有结界般将现实社会隔绝在外,人们享受着不被打扰的、遗忘现实纷扰的快乐。许是这个结界提供了一定的安全感,镜头中的人逐渐呈现放松惬意的迷醉神态,似乎任由情绪引导,游走在在无意识的边缘。

然而迷醉后终将要清醒。如果说黄沙与岩石形成的大漠代表着自然,身体动作及文字标语携带着文明的属性,那么在自然面前,人类所做的只是一场无尽的行为表演吗?我们是任由我们创造的文明野蛮地分裂扩展、肆虐四方直至人们逃向大漠寻找精神的栖息地,还是另有选择?


胶囊上海
中国上海徐汇区安福路275弄16号1楼
2021.07.17 - 2021.08.28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