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贾法为罗伯特·梅普尔索普混音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25   最后更新:2021/08/21 17:25:39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1-08-21 17:25:39

来源:GLADSTONE格莱斯顿画廊


亚瑟·贾法为罗伯特·梅普尔索普混音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由亚瑟·贾法策划”展评


文 / 杰森·法拉戈(Jason Farago)

2021.4.14



▲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阿里斯泰尔·巴特勒》(Alistair Butler), 1980
银盐明胶印相

* 梅普尔索普在1980年代拍摄了众多非裔美国人模特,这些图像收录于他1986年备受争论的出版物《黑皮书》(Black Book)。


艺术家亚瑟·贾法(Arthur Jafa)最显著的技艺就是剪辑,他获取或高或低分辨率的影像素材,把它们交错、诗意地焊接在一起。在由贾法为格莱斯顿画廊策划的展览“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中也留存了那种跳跃剪辑的技术。

▲ 纽约格莱斯顿画廊“罗伯特·梅普尔索普由亚瑟·贾法策划”展览现场,2021年3月12日至4月24日

▲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玫瑰》Rose, 1989
银盐明胶印相

▲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玛格丽特公主》Princess Margaret, 1976
银盐明胶印相

▲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公寓窗户》Apartment Windows, 1978
银盐明胶印相


展览中,贾法将108张梅普尔索普的清冽的花卉与登徒子的摄影以如同弹奏松弛的复调一般排布在一起。他自由地打散了梅普尔索普的肖像、静物、裸体和虐恋照片,略去了不少广为人知的图像(没有健美运动员丽莎·里昂),又强调了他早期的彩色拍立得照片,例如三张1972年拍摄的梅普尔索普的爱人萨姆·瓦格斯塔夫(Sam Wagstaff)努力工作中的照片。

▲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芭芭拉·海尔斯顿》Barbara Hairston, 1983

银盐明胶印相

▲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兰》Orchids, 1983

银盐明胶印相


▲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萨姆·瓦格斯塔夫》Sam Wagstaff, 1978
银盐明胶印相

▲ 纽约格莱斯顿画廊“罗伯特·梅普尔索普由亚瑟·贾法策划”展览现场,2021年3月12日至4月24日


贾法的展陈一反等级序列,它呈现了梅普尔索普坎普(campy)的一面,以及王尔德式的荒诞,尤其表现在他以观赏百合一般的静谧目光来审视男性身体或昂扬或膨胀的部位。有些作品的并置带来了些许腐化的乐趣,如贾法在一系列梅普尔索普直白的黑白照片中穿插了一张罕见的彩色肖像,而难以置信的是,这是一张坎特伯雷大主教的肖像。贾法在展览中以令人钦佩的中立性混合了梅普尔索普拍摄的黑人模特的照片,但是将一位模特勃起的性器官摆在一张面朝同一方向的黑马照片旁边则更像一个小学生的玩笑。

▲ 纽约格莱斯顿画廊“罗伯特·梅普尔索普由亚瑟·贾法策划”展览现场,2021年3月12日至4月24日

▲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坎特伯雷大主教》The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1975

染料转印印相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马 #4》Horse #4, 1982
银盐明胶印相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胸膛》Chest, 1983
银盐明胶印相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山》Mountain, 1983

银盐明胶印相


纽约的“厨房”(the Kitchen)艺术空间首次展出梅普尔索普粗砺的照片是在1977年,而在1990年,一场淫秽罪审判又让那些照片成为了文化战争的燃点。但是如今,我们是否能如当时一般再来观看梅普尔索普的作品?他严谨的构图和冷峻的目光保留了一小部分力量,但是性与摄影之间的关系已然发生了巨大变化。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无题》Untitled, 1973

宝丽来相片

▲ 纽约格莱斯顿画廊“罗伯特·梅普尔索普由亚瑟·贾法策划”展览现场,2021年3月12日至4月24日


让我试着表述得委婉一些:会有那么一部分观众,在他们参观完这场展览以后,还会再打开手机软件观看数十张更露骨的方形格式照片——甚至自己发送一两张,而这些软件所辅助的际遇与梅普尔索普拍下的并无二致。梅普尔索普作品曾引发的震撼在于他物化了赤裸的身体;而今,我们则主动物化自己,每一天在我们的照片和资料中,只为了一刻的温存。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花》Flower, 1980
银盐明胶印相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