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韡的后现代遗迹探索知觉的极限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200   最后更新:2021/08/18 10:14:38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21-08-18 10:14:38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Joshua Leon


白立方柏蒙西空间的刘韡个展“裸体”(Nudità,展期:2021年7月9日至9月5日),继续艺术家对人类感知极限的探索以及对当代城市生活中腐朽废墟中身体行为的关注。

展览现场:“刘韡:裸体”,白立方,伦敦(2021年7月9日至9月5日)。图片提供:白立方。摄影:Ollie Hammick。


展览标题引用了乔治·阿甘本的文集《裸体》(2009)。在此,艺术家将阿甘本的“裸体”理论与当前城市景观的虚空状态联系起来,用以揭示城市本质的真相。

刘韡,《猜想》,2021。展览现场:“刘韡:裸体”,白立方,伦敦(2021年7月9日至9月5日)。图片提供:白立方。摄影:Ollie Hammick。


一系列涂有汽车漆的大型玻璃纤维和铝制雕塑,与精美的油画一同将身体置于形式的结构和紧缩中,提出一种没有刚性的未来。


展览的第一件作品《猜想》(Speculation,2021) 在一个小房间里单独展出:一个以骨状化石为中心的大型雕塑,其内有两个蛋状物体。其他形式的物体悬挂在这个中央形体之上:狮身的一部分悬垂着并被浸没,另一侧则是仿佛漂浮着的镀铬球体。


盘旋在这结构之上的是一个灰白色的细长形体,如一颗引诱的的苹果闪闪发光——触不可及,但却使人意欲伸手。也许这样的邀请将观众置于作为展览框架的圣经叙事中,让观众扮演了夏娃。

刘韡,《先锋》,2021。展览现场:“刘韡:裸体”,白立方,伦敦(2021年7月9日至9月5日)。图片提供:白立方。摄影:Ollie Hammick。


越过这个房间来到主展厅,展览的中心叙事和阿甘本的文本语境在这里展开。


铝质作品《先锋》(Vanguard,2021)栖身于巨大的新月形笼子后面,正如其标题所暗示的那样,它违背了期望并抵制了单一的理解。

刘韡,《寓言》,2021。展览现场:“刘韡:裸体”,白立方,伦敦(2021年7月9日至9月5日)。图片提供:白立方。摄影:Ollie Hammick。


丝质铬铜色的圆锥体、圆柱体、球体和三角锥纠缠在一起。这件作品证明了工业制造过程中切换和移动材料的力量,它经过锤击、叠合、弯曲、移动和重组,以产生统一和谐的形状。该作品参考了 20 世纪早期的现代主义——无论是构成主义还是至上主义——以及嵌入其中的乌托邦愿景。


与《先锋》的普世性外型产生对比的是《寓言》(Allegory,2021)。此作造型取自城市建筑的特定形象,并赋予使之更为具体的灰色:高速公路隔离带砖、建筑工地围板、建筑装饰品,以及似乎是建筑物本身的碎片。


这些物品由神兽守护着:一条大蛇、狗、猫、乌龟、乌鸦和猫头鹰。这些动物的面部表情显出悲伤和惆怅,不禁令人怀疑它们能多大程度上保护这个笼罩着墓地般光环的地方,一个让时间终结的过渡性空间。

刘韡,“东方 2021”系列,2021。展览现场:“刘韡:裸体”,白立方,伦敦(2021年7月9日至9月5日)。图片提供:白立方。摄影:Ollie Hammick。


在展厅的末端,另一个笼子隔离了四幅色彩绚丽的画作“东方 2021”(East 2021,2021)系列:作品色彩像液晶屏幕一样闪烁,细细的颜料条在紫色、蓝色到黄色之间渐变。


这三件/组作品,似乎有明显的区别。《先锋》和“东方 2021”系列作品,抵制再现并予人无形之感,但《寓言》则凸显了建筑环境中存在的障碍和限制,这些障碍大大塑造了当今人类的经验和感受。

刘韡,《维》,2021。展览现场:“刘韡:裸体”,白立方,伦敦(2021年7月9日至9月5日)。图片提供:白立方。摄影:Ollie Hammick。


如果阿甘本描写了自然在亚当穿上衣服那一刻的崩解,那么在这个房间里,《寓言》就是这种被腐蚀的本性的化身或葬礼。这就是为什么这件作品处于空间核心区域,而《先锋》和“东方 2021”位于两个笼状结构的后面。这两种艺术实践的尝试都压缩进了阿甘本所谓的“恩典生活”(graceful life)的回归。


在最后一个房间中纪念碑式的铝雕塑作品《维》(Dimension ,2021),占领了该厅长度的四分之三。

展览现场:“刘韡:裸体”,白立方,伦敦(2021年7月9日至9月5日)。图片提供:白立方。摄影:Ollie Hammick。


《维》在圆形铝板之间变换造型,中间点缀着两个涂有亮黄色车漆的球形物体,这些物体为银色的空间增添了活力并协调了构图。此构图唤起了一种不断运动的感觉,让人想起行星的运动。这些运动随着观者的移动而变得越来越近。


一系列令人着迷的油画围绕着这样的景象,每一幅都是对一个不再是一个身体的身体的独特研究,其中涂有颜料的球体变得像水中的油一样——对空间你争我夺。

刘韡,《裸体 No.6》,2021。展览现场:“刘韡:裸体”,白立方,伦敦(2021年7月9日至9月5日)。图片提供:白立方。摄影:Ollie Hammick。


《裸体 No.6》(2021)压缩了我们在《寓言》的后现代废墟中体验的灰色建筑形式,使之被再度挤压为圆形,并添加了密集的橙色、浅绿色和蓝色阴影色块,而《裸体 No.3》(2021)让人想起岩层的交叠。

刘韡,《裸体 No.3》,2021。展览现场:“刘韡:裸体”,白立方,伦敦(2021年7月9日至9月5日)。图片提供:白立方。摄影:Ollie Hammick。


这些画作就像是在邀请人们去审视废墟世界如何变得具有形体、流动性和可被改造,就像“裸体”展作为一个整体,概括了刘韡对于政治和物质的思考。


他在认真思考物质可以做什么时,正将工业化世界的硬度变得柔软且具有延展性。


[1] Giorgio Agamben, Nudities, trans. by Stefan Pedatella and D**id Kishik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