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lux X KADIST:解读的方式 | 加拉·波拉斯-金:关于考古、空间和前世回溯的新研究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195   最后更新:2021/08/17 10:50:18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1-08-17 10:50:18

来源:卡蒂斯特KADIST


2019年5月18日时代广场电子显示屏起火,图片来自Mia_TheBlesse


2020年2月卡蒂斯特与e-flux合作举行论坛《解读的方式》通过演讲和表演为观众呈现跨领域的(包括城市管理、考古学、地理学、地质学等)艺术家和学者的观点。论坛集中讨论信息的形式如何描述、指定、组织和误传现实,以及信息和数据分析如何成为强有力却又不完整的工具。我们的公众号已经陆续发布了部分论坛演讲译稿,包括 詹姆斯·布莱德尔:人工智能和非人类智能 以及 美国艺术家:黑色黏稠宇宙。此次发布的讲稿来自加拉·波拉斯-金(Gala Porras-Kim)《关于考古、空间和前世回溯的新研究》

加拉·波拉斯-金

加拉·波拉斯-金于1984年生于哥伦比亚,目前在洛杉矶工作和生活。她的作品将事物放到它原有的框架中,以考虑事物所传递的信息如何被展示、使用、历史框架和其它交换所调节。她的作品经常涉及前哥伦比亚时期的物品、古老语言,以及与考古相关的事物。这些事物的意图和原始背景已经被时间所遮蔽或被另一种文化所掩盖。波拉斯-金强调了考古学和史学科学一般认识论的主观性。如果文化史是一种考虑我们来自哪里的模式,波拉斯-金的作品则戏称这些背景叙述不仅不完整,而且可能被当代对于物质文化及其呈现的假设、需求和偏见所扭曲。


加拉·波拉斯-金:关于考古、空间和前世回溯的新研究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在关注的一些技术,它们让考古领域的数据采集呈指数级增长。我会先介绍比较技术性的部分,然后分享一些最近的考古发现,以及这些发现如何改变了之前所有的历史记录,还有人们是如何分析这些数据的以及我自己的想法。

地面农作物生长情况与遗址分布结构的关系


首先我想介绍一些历史背景。在人们通过观察地形景观的变化而远程发现遗址的位置之前,其实通过观察地面的农作物生长情况就能发现一些地下的东西。但现在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利用光学雷达(Lidar)图像就能对地形做一个全面的技术预览。

光学雷达图像


光学雷达图像的制作方法是派出一架飞机向地面发送脉冲激光光束,然后根据接收到的光束信号进行绘制。这样不用实地考察就能够看到地面表层的情况,并且通过技术可以直接移除顶层的植被层,就像Photoshop中的移除图层功能。

侧视机载雷达图像


这是一张侧视机载雷达(SLAR)图像,类似于Lidar,同样是飞机飞过现场,但它的脉冲不是垂直射在地面上,而是从侧面发送。因为脉冲是以倾斜的角度击中地面,所以这种方法能够捕捉到更多地形细节。

合成孔径雷达图像


这是合成孔径雷达(Synthetic Aperture Radar)图像。这个真的很酷,因为它的脉冲是从外太空的卫星上发射的,而且有两个发射信号的摄像头,所以可以拍摄非常高分辨率的图像。为了更直观地解释现在技术发展的速度有多快,我可以告诉你们,从2010年到现在,这些图像的分辨率已经从10厘米提高至小于1毫米,捕捉细节能力的发展速度非常快。

地理信息系统


这是地理信息系统(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是用于考古的一种基本测绘方式。它收集整理来自不同机器的数据,是用来整合不同类型数据的软件。我感兴趣的是它的视觉部分。我喜欢从数据到颜色之间的转变,有人在办公室里为这些信息分配了不同颜色。

透**达图像


上面提到的图像都来自地面之上,而这张是透**达(ground-penetrating radar)的图像。这是用来观察地下的机器,它长得像割草机,但更大一些。通过向土壤发射短无线电脉冲波,它可以看到沟渠、墙壁,或地面以下不同东西之间的差异。

电阻率成像


这是电阻率成像(electrical resistivity image)。它根据土地的湿度来探测地下的东西,比如是否有粘土矿床。因为土壤越潮湿,电的传导性就越强,通过发射电流,机器就可以看到地下潮湿的部分。


以上就是比较技术性的部分,现在我想展示一些最近的考古项目。为了做这个作品,我一直在收集各种新考古发现,比如每次有类似“世界重大新发现”的新闻标题,我就会关注。

光学雷达发现的玛雅生物圈


这个是用光学雷达发现的玛雅生物圈,位于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的边界。这次新发现了六万个以前未知的结构,也就是说在他们分析这些数据时,玛雅文明的规模一夜之翻了四番。

柬埔寨的吴哥窟


这是柬埔寨的吴哥窟。通过技术能够看到寺庙是如何扩展至周围已经建有其他建筑的土地中,所以甚至没必要进行挖掘。

Qalatga Darband


这是Qalatga Darband,是古代伊朗帕提亚帝国边境的一个防御工事。我放这张照片的原因是它展示了一个实际开始挖掘的时刻,因为我想区分那些非实地的观测和这种对遗址所在地的实际干预,因为这就像一个一次性的瞬间,当顶层的土壤被移除时,破坏掉的信息已经非常多了,不仅是物理性的,还有意识形态上的。


现在让我焦虑的一点是,随着技术的快速发展,如今可以获取的数据量是无限的,还有很多数据众包之类的服务。所以现在出现了一场竞赛,大家都想要弄清楚这些机器收集的所有数据到底意味着什么?它们如何迅速改变我们所了解的历史叙述?

莎拉·帕卡克


比如莎拉·帕卡克(Sarah Parcak)创建的这个项目GlobalXplorer,她正在与秘鲁政府合作,利用卫星技术在该国范围内寻找被掠夺的遗址。

哥贝克力石阵


我还想谈一谈哥贝克力石阵(Göbekli Tepe),这是我关注了很久的一个遗址。关于这个地方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有人曾在60年代发现过这个遗址,他当时认为这只是一个中世纪的公墓,所以没有太在意。后来,在1996年,德国考古学家克劳斯·施密特(Klaus Schmidt)对它进行了碳测定,发现这个遗址实际上有11000年的历史。也就是说,从人类进化的时间轴来看,是在冰河时代结束之前。所以,我在想,如果一个遗址就能将冰河时期推移1000年,那么当之后发现更多东西时,几乎所有的已知历史时间线都将重新调整。

哥贝克力石阵


现在我要分享一下考古学家是如何分析这个遗址的。克劳斯·施密特指出,从这个遗址可以看出定居社群是在文明出现之前就有的,或者说,文明是从冰河时代结束至人类有能力建造纪念碑之间出现的。根据这些新的推论可以发现,我们曾经以为我们了解的历史是很不确定的,而且对这个遗址还有其他不同类型的解释。


比如有人认为这是琐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ism)的一个埋葬地,因为在该宗教中,死者被放进坑中,然后由鸟类,主要是**,把他们的肉身带往精神世界。因为遗址中有类似这种坑的形状,所以一些琐罗亚斯德教徒认为哥贝克力石阵是这类遗址之一。

哥贝克力石阵石柱纹案


还有印度的天文学家认为石柱上雕刻的是吠陀的图样。也有可能这些动物形状的雕刻代表了宇宙中的不同星座。还有人说,“毫无疑问”这些结构代表了历史上最古老的天文观测中心。

伊斯坦布尔机场的石柱展示


此外还有一个政府版本的解读。土耳其政府最近在伊斯坦布尔的机场放置了一些石柱。我认为他们这么做的原因似乎主要是通过宣称这是最古老的文明来吸引游客。还有天文考古学家,他们说哥贝克力石阵的建造方式实际上标志着天狼星(夜空中最亮的恒星)第一次在天空中出现。因为随着地轴的旋转,天狼星会在某个时间点出现在天空中,也就是说11000年前曾经出现。实际上,为了核查这是否是真的,我去了哈佛大学的天文馆。他们向我展示了当时的天空是什么样子,天狼星确实出现在了天空的边缘。你们可能看过《远古外星人》(Ancient Aliens),其中有一集解释称,人类不可能在那个历史时间点有能力建造这些庙宇,他们是得到了外星人的帮助。远古的人类使用了一些我们尚未了解和发现的技术,也许在未来,我们的技术能够让我们弄清楚外星人或人类是如何建造这个遗址的。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面对所有这些物质材料和阐释方式,历史正处在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时刻。实际上我在保护工作(conservation)中找到一些稳定性,但是是一种更广的意义上的保护,也就是说如何不去干涉具体的物件,不论是物理意义上还是意识形态上,以至于在未来,当我们的技术发展到我们可以去核查更多东西时,这些东西就不至于已经处于被毁坏的状态。最新的消息是,我听说他们在附近发现了一个更古老的寺庙,所以现在其他大多数结论都要重新调整,因为现在旁边的城市有一座比它还早3000年的寺庙。此外,这个遗址目前只挖掘了5%,因为施密特说,他要把它留给未来的考古学家,让他们用未来的技术来尝试理解它究竟是什么。


现在我要分享我最近的一个项目。这是我去年根据墨西哥特奥蒂瓦坎(Teotihuacan)的太阳金字塔顶部发现的两个石碑所做的作品。石碑(stela)是一种竖立的石板或石柱,通常刻有纪念性的铭文或浮雕图案,一般用作墓碑。

特奥蒂瓦坎金字塔


我去看了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LACMA)关于特奥蒂瓦坎最新发现的一个展,其中考古学家用热扫描技术找到了另一条通往金字塔入口的隧道。与此同时,他们还在金字塔顶部的内部发现了这两个石碑。实际上,2015年就发现这两块石碑的存在了,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才看到?因为没有任何门或窗户可以真正看见它们,所以它们放在那里绝对不是为了人类观众。后来在考古学家进行扫描时才能够看到它们。

特奥蒂瓦坎金字塔顶部的两座石碑


这里有一些打开金字塔顶部后拍摄的这两块石碑的照片。当我第一次在展览中看到石碑时,我在想,一定有人花费了巨大的努力把它们拖到这里。因为这是块八英尺高的巨石,他们必须把它拖到金字塔的顶部,放置在那里,而且也没有任何窗户或通道,所以对于金字塔来说,这些石碑一定是非常重要且具有功能性的东西。如果它们的目的是与神灵相关,那么或许移除它们的话就会破坏这种关系。

加拉·波拉斯-金,《关于复原特奥蒂瓦坎太阳金字塔祭祀元素的提案》,2019年


因为墨西哥拥有该国所有文物的版权,所以我在做这件《关于复原特奥蒂瓦坎太阳金字塔祭祀元素的提案》(Proposal for the Reconstituting of Ritual Elements of the Sun Pyramid at Teotihuacan)时,必须向政府提出申请才能制作一模一样的复制品。在这件作品中,我扫描了这两块原始石碑,然后制作了复制品,整件作品由这两块石头和给政府的一封信组成,我提议他们可以把这两块石头重新放进金字塔,恢复原状,以防万一它们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被人类看到的。比如如果我是另一方的,我可能会觉得,“噢,至少这些人类有在努力(复原),虽然放的不对或怎么样”,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所以这些政策相关的问题是我现在正在关注的。我正在哈佛大学进行一年的驻留项目,研究将文物从地下出现的那一刻转移到它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的不同政策,因为这能够揭示出很多关于机构意识形态的内容。但是我也会考虑一些非人类中心的观点。比如对于陪葬品来说,我们也必须考虑到它们最后的主人,因为来世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所以严格来说,和人类一起进入坟墓的物件仍然在发挥着作用,因此它们属于与其他文物不同的类别。另一个问题是,死者对于这些东西被展出有何感受,有何观点。所以现在我们正在尝试如何一方面与非人类接触,一方面编写法规,如何使其与法律相适应。


翻译:冯优 (You Feng)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