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fa’艺廊创始人Joumana Asseily谈黎巴嫩危机后重生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88   最后更新:2021/08/11 21:35:59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1-08-11 21:35:59

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ArtBasel


2021年5月,贝鲁特Marfa'艺廊呈现展览“Water”现场图,照片由Youssef Itani拍摄,图片由艺廊提供

Marfa’艺廊创始人 Joumana Asseily 经常被问及她什么时候会离开家乡黎巴嫩。自 2019年十月革命以来,这个国家看似永无止境的危机正在不断恶化;贫困率超过 50%,黎巴嫩镑继续暴跌。  2020年8月4日,在黎巴嫩贝鲁特港爆炸的2750吨不当储存的硝酸铵,令问题变得更加棘手。爆炸不仅在邻国都可感受到,并造成了200 多人死亡,近8000人受伤,约300,000人无家可归,据报道现已造成 150 亿美元的财产损失。

2021年5月,Joumana Asseily在Marfa'艺廊前

但Joumana Asseily并不打算去别处,疫情反而增加她留下的决心。她的艺廊已开亚6年,由两个车库组成,坐落于港口附近 — “marfa”在阿拉伯语中意为港口 — 艺廊所在的空间距离爆炸地点仅400米。“COVID拯救了我们。” Asseily说道。如果那周没有因为疫情而封城,她可能会在傍晚的早些时候在艺廊和她的同事们一起听爵士乐。她在Yarzeh的家中看到了这次爆炸。Yarzeh是位于贝鲁特海拔10公里以上的一个村庄,距离首都只有20分钟的车程。她说:“我经历过黎巴嫩的战争,但从未听到或看到过任何类似的爆炸。”就在第二天,以及此后的一个月里,Asseily把艺廊打扫得干干净净。“我知道我要重建它,这并不是我们能自如应对灾难,而是我们想要继续生活。”

2021年5月,贝鲁特Marfa'艺廊呈现展览“Water现场图,照片由Youssef Itani拍摄,图片由艺廊提供

2021年5月,贝鲁特Marfa'艺廊呈现展览“Water现场图,照片由Youssef Itani拍摄,图片由艺廊提供

Marfa’在2021年5月以一场群展“Water”重新开放。在展出的作品中,包括瓦坦·艾瓦奇安(Vartan **akian)的七分钟影片《短波长波》(“Short W**e Long W**e”),作品占据了艺廊的一个车库空间。无论是这位黎巴嫩籍亚美尼亚艺术家的作品,还是它所呈现的位置,都预示着祥和之意。首要原因是因为2015年,瓦坦·艾瓦奇安建议Asseily购买这两个车库作为艺廊的空间;其次,这位艺术家的影像呈现了一幅他想象中遥远且呈深褐色的美国图景,虽然看似遥不可及或令人向往,而实际上画面的背景是贝鲁特港口。《短波长波》唤起了隐藏在可感知事物背后的不稳定性,即现实与想象之间的边界。艺术家说:“在海的后面,矗立着一座城市,有着高耸的天际线和巨大的建筑。它看起来就像美国电影和电视剧里的纽约。”在整部影片中,他的想象逐渐消退,现实逐渐涌现,从表面上看是一座平静的城市。

《Collapsing Clouds of Gas and Dust》(2015)作品细节,瓦坦·艾瓦奇安,照片由Clémence Cottard拍摄,图片由艺术家和艺廊提供

《Composition With a Recurring Sound 2》(2018),瓦坦·艾瓦奇安,照片由艺术家拍摄,图片由艺术家和艺廊提供

Asseily在 2013 年的迪拜艺术展(Art Dubai)上首次接触到**akian的作品,在那年展会中,他与四位艺术家一起凭借《***ery Short History of Tall Men》赢得了现已取消的 2012年Abraaj Group 艺术奖。这幅作品描绘了幻想剥夺政权而失败的金色人像,是对渴求权力的人的傲慢和他们在历史上留下的短暂印记的讽刺。Asseily随后在瓦坦·艾瓦奇安的贝鲁特工作室拜访了他,并被他的艺术创作方法所吸引,她认为这种创作方法“充满诗意,并植根于科学和工程的方式”。瓦坦·艾瓦奇安告诉Asseily他正在从事的一个项目,其中包括一系列照片以及从贝鲁特历史地标Barakat大厦的灰尘中收集到的水晶。出于对作品的好奇心,Asseily要求他用这一组作品作为Marfa’艺廊的揭幕展览。“我觉得我们一起建造了这个空间。”艾瓦奇安说:“而且我们仍然在一起做这件事。”

瓦坦·艾瓦奇安,照片由Peter Rossenman拍摄

2015年的10月,Marfa’艺廊以瓦坦·艾瓦奇安的个展“Collapsing Clouds of Gas and Dust”为揭幕展览拉开序幕,这个项目涉及艾瓦奇安童年的两个核心元素:他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比布洛斯遗址的童年生活(“我的游乐场是考古遗址”)以及青少年时期因为粉尘造成的严重哮喘过敏(“尘埃不是一种物质,而是一种状态”)。艾瓦奇安说:“作品含有自然存在的元素,如人类和动物的遗骸、宇宙尘埃、花粉、织物残余等。”他对那些肉眼看不见却真实存在且可以被解码的事物迷恋形成了他艺术实践的基础。艾瓦奇安说:“艺术应该不断尝试去表达那些没有意义的东西。我不断尝试着创造幻想的时刻。”

《Residual Histories》(2018),瓦坦·艾瓦奇安,照片由Youssef Itani拍摄, 图片由艺术家和艺廊提供

在今年9月的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的“艺创宣言”展区,艾瓦奇安将呈现作品《A Sign of Things to Come》,这也是Marfa’第二次参与到巴塞尔展会中。2018年,当Marfa’参与同期举办的Liste艺术展时,艾瓦奇安曾与Asseily一起来到巴塞尔,并在两天内安装了他的作品。艾瓦奇安不仅有电影和建筑学位,还有工程背景,这让他成为了一名艺术大师。“和他一起旅行是件有趣的事,他品味高雅且知识渊博。” Asseily说。在考古遗址中长大,让艾瓦奇安相信周边的一切都是人为制造。遗址,你要带着惊奇的心态去看。

2020年10月,Joumana Asseily和瓦坦·艾瓦奇安,图片由艺廊提供


凭借他对未来的展望和对当代文物的习惯性探索,艾瓦奇安的作品逐字指向符号:《A Sign of Things to Come》将以废弃的霓虹灯标识为基础,作为黎巴嫩经济危机的证据。艾瓦奇安解释说:“霓虹灯已经是一种化石,它只是把氖气困在一根长管中。碰撞电子会使它发光。但当它不活跃的时候,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它们只是处于休眠状态。这是另一个肉眼不可见的真实事物案例。” 艾瓦奇安即将在巴塞尔艺术展上呈现的装置作品毫无疑问是时代的标志,但它也可以被视为未来考古学家研究的遗产。“也许他们会找到我的踪迹。你无法控制你所做事情的意义和相关性。这就是吸引我的地方。” 艾瓦奇安笑着说道。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