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集体档案”:Thad Higa与Tammy Nguyen的实践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85   最后更新:2021/08/03 11:08:43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1-08-03 11:08:43

来源:ArtReview Asia  文:Megan N. Liberty


“O,”展览现场,FiveMyles画廊,纽约布鲁克林,2021年

图片致谢FiveMyles画廊


“O,”这一展览标题意指由喉咙发出的声音、一次呼气,或存在的循环性质本身。以“集体档案”(collective archive)为主题,展览将社会、政治和个人历史进行缠结。此次双人展的核心作品是阮谭美(Tammy Nguyen)的一套艺术家书《穿过洞穴的四种方式》(均制作于2021年):四本从天花板上悬垂下来的艺术家书由皮装拼贴、凸版印刷和数字印刷技术制成,并被放置在齐腰的可移动平台上。萨德·比嘉(Thad Higa)名为《Murmurate》和《Jokes c. 2016-202(?)》的两幅四米长的印刷纸卷也像吊床般悬挂在空中。为了阅读这些作品,我们必须让身体倾向书页和纸张:画廊明亮的顶灯将我们的影子投射在作品表面,让我们清楚地看到自己为故事的创造带来些什么。

两位艺术家的作品都从政治迷思和私人叙事中取得灵感。阮谭美厚重的艺术家书记录了她在越南峰牙洞(Phong Nha C**e,也作丰芽洞)的旅行,这或许指向柏拉图的“穴喻”,以及追求知识时感受与推理之间的区别。这些书模拟着在洞穴中移动的体验:金色的金属叶片暗示从黑暗中瞥见的太阳;一个圆形切口随着书页的翻动而变化,在堆叠的书页上形成一个洞穴状的空隙。书籍将一位曾服役于南越军队的男子的记忆与越南国歌乐谱相结合,并融入了漫威的著名漫画系列《越南》(The ’Nam,1986-93)的片段——这些线索标记着感知塑造下的冲突,其结局又往往被改写。这些书籍将私人的和政治的、被发掘的和已制度化的元素相互缠织,揭示了集体档案的可塑性:档案不断发展,邀请观者参与对其的构建。

阮谭美,《明亮的出口仿佛在说“来吧”》(the exit hole showed its bright light as if to say "come here"),水彩、乙烯、金属叶于木板上,91 x 91 cm,2021
图片致谢艺术家及FiveMyles画廊

萨德·比嘉,《吸/点/挠/呼》(Inhale/Point/Flex/Exhale),综合材料(纸板、卡纸、胶带),5 x 5 x 7 cm,2019
图片致谢艺术家及FiveMyles画廊


画廊另一侧展示的是萨德·比嘉绘满了黑白螺旋线、斑点和网格的卷轴,细看之下可以发现呈柱状和之字形排列的文字。卷轴——特别是当它们被展开并从空中悬垂时,可以看作对历史的循环性质甚至我们身体的物理参照。可读部分在横纵方向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BREATH”(呼吸)被叠印、时间和笔误所破坏,变成了“BREAK”(打破),横向阅读的“BREATH IS THE O OBJECT”(呼吸是一种“O”物)在另一处变成了公开的政治言论:“AMERICA IS COMMITTING WAR CRIMES”(美国正在犯下战争罪)。萨德的其他作品包括一个状如书本、名为《吸/点/挠/呼》(Inhale/Point/Flex/Exhale)的立方体平面展开,以及包含了宣言和演讲片断的微型杂志集——回想萨德的卷轴作品,我们会发现被说出和被具身化的语言与被书写的语言一样重要。


解读萨德·比嘉的卷轴需要试探纸面上的每一个字母,而阮谭美的作品将“发现”演绎为从黑暗到光明的过程。在这里,文字和历史被抽象化,迫使观者去解读和生成意义,也因此令我们成为创造和分享此间循环历史的积极参与者。


编译/任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