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卫谈deepfake、皮肤和记忆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169   最后更新:2021/08/03 10:43:45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21-08-03 10:43:45

来源:artforum


刘卫,《T418k V393k》,2021,单频录像,彩色,无声,循环播放,1分钟.


刘卫在香港mine project的个展“ —————////——”里呈现了一堆身体碎片、模糊的像素块和一个伤感的卡通式的角色。展览乍看像是电脑主机对一个人搅碎式的信息存储,是关于技术对肉身的虚拟化呈现。但实际上,刘卫透过这个由她扮演的意识不清的虚构角色和ta周围碎片化的世界所刺探的是具体的人类境况。Deepfake(深伪技术)所指向的是技术在当下对现实和个体的重塑,它附着着无所不在的社交媒体、电影、电视、短视频和图像,皮肤般包裹着我们的日常现实。刘卫利用绿幕、特效道具和数字碎片为deepfake编织出更多挟带技术幻觉的皮肤,使展览成为一个关于fake-fake(伪造的伪造)的复杂空间。在这里,谁是谁的原型、谁是谁的皮肤、谁在进行谁的表演变的难以辨别,具体的种族政治和社会议题也在这些纠缠里若隐若现。但这些讨论并非指向虚无主义的、“现实即虚幻”的空洞宣言,而是对虚拟与现实边界的质疑和检视,并以此强调数字和虚拟技术在现实世界的重量。


我从2019年前后开始了一个基于近年流行的手机应用程序而展开的创作系列,其中,我尤其关注有关deepfake、三维扫描、虚拟实境的应用程序。运用含有deepfake技术的手机应用程序,我结合自己早前对于好莱坞电影里的亚裔形象的研究创作了《I’m invincible…on the screen/False motion tracking》(“我在屏幕上……所向无敌/伪动态捕捉”,2019-2020)。

这件作品里,我想探索的问题是,上世纪30年代至今,主流电影如何想象“亚洲”和“亚洲人”,其中的表现语言又有何转变?这个探索跟我早年在欧洲和近年在美国的一些生活经验有关:我想理解那些关于华人的种族预设是如何被媒体文化所塑造的。于是,我把目光投向好莱坞制作的大片。双频录像《I’m invincible…on the screen/False motion tracking》里,我收集了上世纪中期到近年好莱坞电影中一系列华人以及不同亚裔形象的静帧,利用常见的deepfake应用程序,我将自己新编的台词和表演注入这些角色形象;另一个录像中,我则穿着一件假动态捕捉特效服装,在绿幕前模仿那段被篡改后的好莱坞“亚洲人”表演。表演和被表演、控制和被控制的关系在作品的观看体验里变得暧昧不清。电影动态捕捉技术能将演员的身体动作和面部表情进行数据化的捕捉,再为这些数据穿上任何形象的“皮肤”,生成一个全新的角色;而早期好莱坞电影中白人或亚裔演员对亚洲角色的塑造亦是一种“皮肤”的穿戴——像是“扮黄脸”(yellow-facing)本身就是一层外加的妆效皮肤,而当下的好莱坞科幻电影中亦时常见到不同形式的扮演。我想由此出发,观察种族、民族刻板印象在大众媒体作用下的形成路径。

刘卫,“ —————////——”,2021,展览现场.


此后,我开始收集可供大众使用和下载的数码虚拟应用程序。尝试这些技术时,我不断想到摄影这个媒介。十九世纪摄影技术的出现和普及颠覆了人们观看和理解现实的方式,而当下令我们沉醉不已的图像技术正是攝影的延伸,它所提示的除了对现实的进一步介入,也是技术对个体观看和认知的渗透式修改。在2021年的录像《Feed 3.0》里,我把之前作品中那个穿着假特效装备的角色带入现实生活,将ta塑造为一个分辨不了现实和虚拟世界、记忆紊乱、难以确立自我身份的虚构角色。ta在公寓中踱步、发呆,在地铁上玩着手机、躲避旁人的注视,ta不断陷入回忆,搞不清脑海中的画面是被输入信息的还是自己的记忆。对我来说,这具尚未披上皮肤的“前CGI身体”(pre-CGI body)是类似科幻电影中赛博格(cyborg)般的人物——他们披着残存的肉身,透过“回忆”编织自我的意识,但却并不知道这些回忆是他人编写的。在这个角色不断跳闪的回忆中,是我2020年在香港街道上拍摄的录像,和ta一样,在面对某些记忆时,我也深感虚实难辨,无法消化。

跟《Feed 3.0》同期创作的《Moments》是我从自己2019至2021年的icloud相册里按月抽取出的相片集模糊化之后做成的长型灯箱。呼应《Feed 3.0》中记忆不明的角色,这些定期会被电子相册或是社交媒体编纂、排列成不同“回忆幻灯片”的图像,也让记忆进一步外置于个人。在这件灯箱装置中,每张相片都成了颜色斑驳的像素块,随着手机屏幕的滑动,拉出一条条暧昧模糊的、长条状的“印痕”。

在《T318k V399k》 、《T351k V415k》、《 T499k V559k》 、《T634k V693k》、《T418k V393k》、《T295k V467k》系列作品中,我使用有三维扫描功能的手机应用程序,对自己不同版本的身体进行360度扫描——两个日常状态、姿势不同的身体,和一个穿着假特效服装的身体。这些略显斑驳的三维图像好似几件有些起皱的皮肤,如同可供穿戴的道具。我把用于组成立体成像的图像碎片抽离出来、铺排在墙上。伴随皮肤般的三维身体影像在屏幕中的旋转,抽取出的身体残片则包裹着空间。在这次展览里,这些残片散落在空间四周,成为反复出现的视觉,它们时而被放大、时而被缩小,依附、包裹在墙身、地面和同样残破的灯箱表面。

“ —————////——”是这个创作系列的起点,作品中的虚构角色将继续穿行于数字和物理空间、记忆和当下现实,以及其它我尚不知道的场域,去尝试理解包裹ta的和ta包裹的。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