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禁忌、情欲 | 空山基:被潮流追赶的宠儿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268   最后更新:2021/07/29 11:32:28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1-07-29 11:32:28

来源:中国艺术现场


Hajime Sorayama: Metropolis | 2021

© TING


《空山基:大都会》(Hajime Sorayama: Metropolis)不久前于上海昊美术馆开幕,此次是日本艺术家空山基(Hajime Sorayama)在中国的首次大型展览,包含其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的机械创作。而题目中的“大都会(Metropolis)”源于德国导演弗兰茨·朗(Franzl Lang)在1927年创作的同名电影,该影片为科幻电影的类型鼻祖,在电影史中扮演重要角色——而空山基所创作的“机械姬(Sexy Robot)”的原型正是受到该电影中机器人形象的影响。


他的作品精致唯美,技法精湛,高度细致的风格也被称为是“超现实主义”。而他在女体,机械和情欲方面的独特表达,又使得他成为日本最著名的情色艺术大师。


空山基绝不是一位循规蹈矩的艺术家。

© Hajime Sorayama


空山基(Hajime Sorayama)出生的年代正值战后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他的职业生涯见证着日本在世界范围内的突然崛起。西方的文化成为当时社会追赶的新时尚,传统的文化观念受到挑战——而“打破桎梏”,正是空山基的艺术作品日后给人最深刻的印象。

空山基在少年时期就有着敏感的艺术天赋。由于西方文化的涌入,少年空山基接触到了《花花公子》(Playboy)、《阁楼》(Penthouse)这类当时非常热门的情色刊物,荷尔蒙的冲动使他本能地被这些撩人的女郎迷住。但他的迷恋不仅仅停留在欣赏,他开始疯狂地临摹画刊上的女郎——即便他当时还完全没有受到过绘画教育。

进入大学,空山基又成为一个“不合群的激进分子”。由于念了自己并不喜欢的专业,几乎把所有业余时间都倾注于女体绘画,还创办了一本名为Pink Journal的情色杂志。但他明白,自己绝不会一直这样在边缘游走。


1967年,他在《美术手帖》杂志上偶然看到东京中央艺术学校“免试入学”的招生信息,便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他不假思索地投入了艺术学习,正是在这段时间,他的绘画能力在专业度上飞速提升。

1969 年,毕业后的空山基进入东京广告公司旭通广告(Asahi Tsushin-sha)担任插画师。这一时期,由于要完成工作项目,他积累了大量绘制金属、飞机等机械部件的经验。但广告公司繁重的工作还是让空山基感到自我表达受到了严重抑制。最终,他选择辞职做一名自由插画师。无独有偶,他用机械表达女体的想法也是在这个时期萌发。

1977 年,以科幻电影《星际大战四部曲》(Star Wars Episode)为代表,全球掀起未来主义的科幻浪潮。三得利(Suntory)公司试图在广告中加入这样的科幻元素,便找到空山基,让他针对未来主义风格进行插图绘制。

正是在这次机缘巧合之下,原本就对女体充满兴趣的空山选择以电影《大都会》(Metropolis, 1927)中机器人Maria为灵感,巧妙地表达出了他极具个人风格的机械姬系列(Sexy Robot)。

电影《大都会》中的机器人maria

这次尝试成为了空山基亮相的机会。随后,空山基借由不断迭代和进化的机械姬绘画与雕塑,逐渐得到市场的认可。各大品牌开始与他询求合作,或者以他的作品为灵感进行创作。



画人很简单,因为我们明白骨骼与肌肉的配置。

但机器人的僵硬质感很难令人感到生动,最难的部分,比如机器人穿着泳装,上头的水珠遇到金属该怎么流动,泳装绑带钢板接缝处该产生怎样的凹陷?

还好,我都撑过来了 。


——空山基 Hajime Sorayama


1999年,索尼公司最先邀请空山基为其设计一款人工智能狗——AIBO。AIBO即为“朋友”之意,其可爱的外形及金属质感获得设计界一致好评。虽然由于技术原因,这款机器小狗的产品未能获得商业上的成功,但空山基的设计依然得到了日本经济产业省提交的最佳设计奖、日本文化厅媒体艺术祭奖的认可。


1995年,法国设计师Thierry Mugler以他的机械姬为灵感来源,打造了“Robot”系列高订。Thierry Mugler将空山基超现实的画作变成了现实。穿着黑色拖地长裙的模特在T台上一步步解开自己的华服,露出下面锋利的机器人套装。


2019年,空山基与Dior合作,除了在时尚服饰上的设计参与外,也为这次合作创作了高达12公尺的铝金属雕塑。并且为了在东京的发布会,特别设计了一场充满声光效果的舞台表演。展示了艺术家心目中理想化的女性形象、对于当代科技的感知以及对于当代视觉美学的尝试。

空山基将Dior的标识和徽章做了未来主义的诠释。而Dior重新组构了艺术家不同阶段的代表作品,包括了植物、动物或恐龙的形象,将它们再次运用在服装设计中。并且在材质上,采用了特殊金属化技术处理过的纺织品。藉由纺织品的金属色感,与空山基的机器人盔甲互相呼应。


2020年底「中国李宁 x 空山基」联名系列首次问世,运动潮流与现代艺术融合,东方韵味与未来科幻碰撞。将中国李宁经典服饰款型与空山基概念性艺术作品进行重组,中国传统的灵芝祥纹融合机械姬、机械犀牛等空山基代表设计,表达“心有灵犀”的美好寓意。


在上海昊美术馆的展览中,空山基的绘画和雕塑被并置于一个看似日常又超乎日常的空间内。这个空间并非未来,而是试图将观者带回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的人对我们今天生活的想象中。


作为生活在此刻的观者来到场地中,又正与想象重合,让我们不仅思考,机械姬究竟是现实,还是未来?

如同前文所述,空山基的作品伴随着日本国家在世界的崛起。审视空山基的作品,那些性感的身体似乎正是在全球化下催生的产物。


躯体欲望的解放碰上未来主义恰好带来的轮廓选择,这些女郎给大众制造出幻想,幻想为时代带来娱乐性,而位在需求金字体顶端的娱乐性又被转换为商业价值。

空山基在Instagram的自我介绍中说道:I CALL MYSELF ENTERTAINER RATHER THAN ARTIST,比起艺术家,他更认同自己是一位娱乐家 。直至今日,身体始终作为一个娱乐产物被描绘着,毕竟这是最能与人类产生共鸣与刺激的轮廓。

空山基的画作很容易被解读为表达了人们对于未来的想象。他在很多采访中表示,自己只是单纯想要去表达对女性身体的本能欲望,机械姬不过是把人的皮肤换成金属,如果你不喜欢,机械姬也可以变成任意形式。

空山基所希望表达的,不过是人如何面对本身的欲望而已。当我们回望机械姬最初的来源,在科幻片“大都会”中,在近百年前便描述以女机器人来移植人类思想,显示着我们对于个体企图的操控和凌驾,“未来”与“超现实”只是实现欲望的一种手段。

意思是,如果我们能以“欲望”而非未来主义来看待空山机对于身体的实现,更能理解这些作品其实是依附着当下时代娱乐需求而被创造的产物,它们单纯反映了一种现实的社会存在,而非希冀未来。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空山基的作品在广告、设计、电影、街头艺术和当代艺术领域都产生了深远影响。他利用技法精湛的喷*技术创造的一系列机器人,体现了艺术家对其美学的极致追求,同时探讨了当代社会的各种重要题材,如种族界限、永恒生命、技术与人工智能的复杂性等。

本次展览展出了空山基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至今的创作。除了系统性地介绍空山基在绘画、雕塑、装置等领域的连续实践之外,展览还将展出艺术家的近期新作,其中包括对经典电影《大都会》致敬的绘画。

展览对时间的特殊设定正如同《银翼杀手》将未来设定为2019年或《2001太空漫游》则将未来设定为2001年。这些对技术的具身化想象和今天去身体化、去无物质化现实之间的差异,将展览本身所呈现的“大都会”转化为一个充满着矛盾和不确定性的,悬而未决的未来。


策划:TING

撰文:马嘉琪 | 摄影:TING

图片:Hajime Sorayama Official Website

来源:原境界spac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