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高质量的艺术?疫情彻底逆转二级市场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209   最后更新:2021/07/29 10:51:09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21-07-29 10:51:09

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ArtBasel


2019年,Kukje艺廊釜山空间呈现河钟贤个展现场,图片由Kukje艺廊提供

巴塞尔艺术展的“艺术市场”专栏由Brian Boucher继续深入探索在全球进入“新日常”后的一年多,艺廊在二级市场及数字化时代下的商业模式转变。对于传统艺术市场而言,是保持固有的行为模式还是发掘更多的市场动力?
当艺术新闻工作者分析艺术市场时,常常将重心放在两个部分的数据:主要国际艺廊销售知名艺术家的高价作品,或是潮流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在拍卖行以成倍价格拍出。这可能导致一种扭曲的现象,因为它不仅仅只关注极端情况,而且只是艺术交易市场的一小部分。

2010年,亚历山大·卡尔德(Alexander Calder)位于Galería Elvira González展览现场,图片由Galería Elvira González提供

除了大型艺廊和新晋艺术家,保持艺术市场兴旺的一个关键驱动力是二级市场的艺术品可持续交易。这一领域的经销商既有以数千万美元出售抽象表现主义大师作品的艺廊,也有以中等价格出售作品的小型艺廊。艺术经济(Arts Economics)创办人Clare McAndrew博士在《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中指出,艺术品二级市场的特征使这个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艺术品交易的独特之处是,它由二手市场或再出售主导着价值,作品最高的交易价值发生在消费者和未来消费者及中间代理之间,而不是艺术家和藏家之间。虽然并非总是如此,但二级市场上的艺术家往往相比更具名气所以会有更高的价值,而且更多的是已故艺术家,所以也因为作品的稀缺性推动价值提升。根据Clare McAndrew博士的调查,超过三分之一(37%))的艺廊主同时在一级和二级市场工作,而超过一半(55%)的人只在一级市场工作,专注于二级市场的就只有8%。
我们采访了三大洲的四家主要或部分业务集中在二级市场的艺廊,了解他们如何应对后疫情时代的现状,以及他们和同行之间的转变。

Isabel Mignoni,2016,照片由Jean Marc Manson拍摄,图片由马德里Galería Elvira González提供


马德里Galería Elvira González艺廊的总监Isabel Mignoni说出了艺廊团队的声音:60%的艺廊生意都来自于艺术品的转售。全球艺术二级市场并不是只有厉蔚阁(Lévy Gorvy)和Acqu**ellas这样的艺廊组成,虽然他们在艺术展会数以百万的销售成为头条新闻,但Mignoni重点指出:“在欧洲有很多艺廊有1到2名员工是专门出售二级市场里的优秀作品,虽然这些并不会成为新闻头条,但是他们销售依旧很好并且又具有专业性,我越来越看重这一部分。”
在疫情期间,这些艺廊与全球众多艺廊一样快速适应了全新的虚拟数字领域,尽管他们可能无法达到与同行一样在科技上先进,或者说是更具数字化的等级,但他们中的许多人主要经营着当代艺术。他们不仅优化了自己的网站,并充分利用了网上展厅的优势。这些艺廊开始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通过图片JPEG文件或其他数字资产的方式来出售作品,即使很多艺廊目前还未开始出售NFT艺术作品、接受加密货币支付或是采用区块链技术。

東京画廊+ BTAP艺廊主Hozu Yamamoto,照片由Kei Okano拍摄


東京画廊 + BTAP近期在他们的网站上发布了展览的图片和高清作品照片,因此收到了更多的查询。尽管如此,艺廊总监Hiroyuki Sasaki说道:“数字化的艺术世界每天都在转变,你不可能永远走在最前面。” Sasaki提到日本艺廊主们正在探索区块链的可能性,日本现代美术商协会也在研究学习NFT技术。Mignoni提到,在新冠疫情来临之前,艺廊在偶然的机会下重新设计了网站,并在疫情封城期间做了一些改进。“以前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艺术作品的影片,但后来发现影片可以帮助提供更多信息,帮助那些以往只有亲眼看到作品才会购买的藏家。”
我们将一往直前。

Bo Young Song,照片由Kim Youngbae拍摄,图片由位于首尔和釜山的Kukje艺廊提供

韩国首尔和釜山的Kukje艺廊执行总监Bo Young Song认为二级市场回复从前的状态机会很微,虽然艺廊有大约五分之一的收入来源是来自二级市场的销售。“‘后疫情’这个全新的术语在被人们引用之时,就代表了世界不会回到以往的样子。从前,我们只能在艺术展会上引入二级市场的作品,而如今我们可以打破这个限制,开始使用网上展厅和其他线上平台来展示日益增加的艺廊虚拟项目。”

Tom Parker,图片由纽约Hirschl & Adler Modern提供,照片 © Matthew Septimus


纽约Hirschl & Adler Galleries的副总监Thomas B. Parker表示:出于商业的必要性,艺廊将继续利用艺术展会以及artsy、1st Dibs和Artnet等公司提供的数字解决方案。他承认这是一个饱和的市场,目前唯一的展现方式便是数字化。(Hirschl & Adler的主要业务是二级市场,但它的合作伙伴Hirschl & Adler Modern艺廊则几乎全是一级市场。)与此同时,他说到:“由于艺术展会和其他艺廊都已经建立了如此广泛和大众化的平台,我们不需要为我们的业务再创造一个精心设计的展示平台。”
此外,艺廊主们指出,在疫情期间,数字业务的增长改变的不仅仅是艺廊。艺廊的收藏家们,尤其是年纪较大的藏家的收藏习惯也改变了。

2019年,梁慧圭(Haegue Yang)于Kukje艺廊K3馆展览“When The Year 2000 Comes”现场图,图片由Kukje艺廊提供

“在过去一年半里,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变化,这也鼓励我们的藏家更加开放地依赖线上交流的模式来欣赏和探讨我们所提供的作品。”Kukje艺廊执行总监Bo Young Song说道。在地球的另一端,Mignoni也发现到了这些艺术市场的转变。她说:“我们的很多藏家并不年轻,也不喜欢数字产品。你给他们发送电子邀请,一开始他们不愿意通过这种方式欣赏艺术,或者他们不得不寻求帮助。但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这种方式非常便捷。然后我们可以进一步通过Zoom进行长谈,无论对他们还是我来说都是全新的体验。它打开了一种全新的沟通方式。”
全球的艺廊主们正在以不同的方式适应新技术,无论是由于现有数字基础设施的不同等级,还是因为不同的需求。例如,Bo Young Song希望区块链技术在疫情下,能够帮助世界上某些稍后崛起的艺术市场快速建立。与此同时,Parker则抱着不确定的因素看待区块链。他说,我们通过物理方式来记录经手的艺术作品,未来就算有新的作品来到,我们依然也会用同样的方式来处理。尽管他将Hirschl & Adler描述为区块链的对立面,但他也不是一个完全的怀疑论者。Parker说:“这确实是一种现象,但你也必须警惕沉沦于这种表象。区块链可以被很小心且合理地运用。有些人会找到如何使用它的方式,但我们一定不是先行者。”

2020年,東京画廊+ BTAP展览“Tokyo Gallery 70th Anniversary (Part I)”现场图,照片由Keizo Kioku拍摄,图片由東京画廊+ BTAP展览提供

疫苗让社会重新开放,艺术市场也将迎来更加正常的状态(无论这个未来看上去如何)。但未来这个关键的市场将发生什么?艺廊主都想象着它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者应该变成什么样子,但至少都希望是一个适合艺廊的形式。
首先,Mignoni坚持认为,艺术展会将继续依赖于二级市场,虽然她承认一级市场依然很有吸引力。“我非常理解为什么有些藏家只认识KAWS却不知道杜尚。但如果艺术展会想让那些收藏家意识到这个市场的强大,可靠和大体量,就必须保留二级市场上出售的这些历史重要作品。”Mignoni补充道。

艺廊主承认疫情改变了很多人,但并非所有。一方面正如Bo Young Song所说:“Kukje画廊正在制定全新的商业策略,以满足即将到来的新环境的需求和担忧。除了加强我们线上的影响力,还将开放我们翻新后的K1大楼,作为一个多功能艺术综合体——这是一个配有咖啡厅、餐厅、还有可以让你冥想进化身体和心灵的健身中心——我们将继续推出线下和虚拟的交流方式,在艺术世界中形成一个更加强大的艺术社群。”另一方面,東京画廊 + BTAP的Sasaki则毫不犹豫地说,艺廊会回到以前的商业模式。
在某种程度上,Parker的看法具有双面性,他承认数字技术现在是不可或缺的,但也强调没有什么能取代与艺术面对面接触的重要。他补充说:“我们的藏家希望回归到亲身观看作品的方式。这对我们来说是期待已久的转变。”此外,人们对新鲜事物的狂热可能也在减弱,Parker继续说道:“比如15或20年前,有一个短语叫做“追求质量。这意味着成熟艺术家和市场的回归。但是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从未听到过这种说法。但今年春天我从一个藏家那里听到这个话语。那个藏家说:“一名万众瞩目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在拍卖行可以拍出天价。”

2018年,Hirschl & Adler Modern呈现展览“Every Lie to Truth, 图片由Hirschl & Adler Modern提供,照片 © Eric W. Baumgartner


在这个动荡的时代里,藏家会考虑什么才是最安全的财富。Parker感受到了被大量压抑的市场需求,与此同时他和他的团队们都已经为此准备好了,他们有全新的科技支持,可以在未来充分利用好。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