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展 “别样的时间” 预告|19位艺术家、建筑师、舞者集结完毕
发起人:服务员  回复数:0   浏览数:248   最后更新:2021/07/27 14:28:38 by 服务员
[楼主] 服务员 2021-07-27 14:28:38

来源:华侨城盒子美术馆


华侨城盒子美术馆将于2021年7月27日至10月7日期间呈现由舒可文策划的当代艺术家群展“别样的时间”。本次展览非常荣幸地邀请到15位当代艺术家,3位建筑师/建筑学者以及1位舞蹈艺术家形成华侨城盒子美术馆年度大展。同时邀请了建筑设计师王晖担任展览空间设计。其中,参展艺术家包括王家浩,范勃,庄辉&旦儿,任丛丛,汪建伟,齐晓瑾,李景湖,王音,张慧,杨茂源,郑源,梁远苇,仇晓飞,黄一山,范西,段妮,秦思源展出包括绘画、摄影、装置及影像等系列作品。


“别样的时间”所讨论的问题,是现代性中展开的批判性思考,它纠缠着我们对生活世界的全部理解。20世纪以来,一直在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的作品中不断地出现,不断地扩展。他们各自从具体的经验参与着对这个问题的探讨。


别样的时间

Und Anderes Denk in Anderer Zeit

2021.07.27 - 2021.10.07



开幕时间:2021.07.27 16:30
策展人:舒可文
艺术家:王家浩,范勃,庄辉&旦儿,任丛丛,汪建伟,齐晓瑾,李景湖,王音,张慧,杨茂源,郑源,梁远苇,仇晓飞,黄一山,范西,段妮,秦思源
特邀作品:黄新波
主办单位:华侨城盒子美术馆
统筹: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策划组
顾问:中山大学艺术文化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
艺术总监:周力 刘可
空间呈现:王晖
工作团队:何岸郭燕 何金芳 邓子军 袁泽强 邓芷婷 陈思佳 曾芸 林昀 石嘉琦
平面设计:林婉婷
展览时间:每周二至周五10:00-18:00  周六,周日10:00-20:00
地址:华侨城盒子美术馆,佛山市顺德区顺峰山公园(进南门直走350m)


- 后记 -



广州美术学院当代艺术创作论坛别样的时间”启动了这个展览。


谈论时间,我们永远没有足够的准备,所有的定义也都无法和我们的感受完全对应。但我们依然不断言不尽意,不断顾此而言他,实在是因为我们不断地与这个话题遭遇。

1.


在古老的时间概念中,流失是一个基本意象,其中暗含着一种二元结构,古与今,新与旧。“逝者如斯夫”的川上感慨流露的正是对古老时间概念的经验感受。忽然到了“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这一巨变中,古老的流失意象里卷入了一个新的指标:先进与落后,与之并行的还有保守与创新。并且因为促使这一巨变的外力来自西方国家,这一指标也位移至地理空间:中国与西方,再深入至文化空间:民族与世界。


这些指标在那个时代的功用,都在于呼唤一个新生的少年中国,并且也塑造了一种常带危机感的经验方式。自此之后,孙中山的质问“俟河之清,人寿几何”,毛泽东的高叹“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邓小平引述的 “落后就要挨打”,之所以能够一再成为强有力的动员口令,不能不说它直指这种经验方式的核心。如詹姆逊指出的,所有的二元结构都带有意识形态的对立。这种对立给我们关于时间的经验附加了无比复杂的旁枝别桠。与之成镜像的中国近现代美术史,每一个新流派,每一次新主张,每一次新改造,大致都能在这种经验方式中找到动机和参照系。


百年的思想实践中,保守与创新这个二元结构,一直是中国政治和社会变迁的坐标,虽然这“新”的所指,在不同的历史语境中一直变换着内容,但无论怎样的变换,都与梁启超对“少年中国”的呼唤具有同样的时间指向——那还未出现的。如此,古今时间结构中明确彰显出了一个隐藏的面向:未来。

2.


100年前的1921年,本雅明花1000马克买了保罗·克利的画作《新天使》。本雅明在画中看到,新天使面朝过去,正要转身,因为它本想修复历史现场中破碎的一切,但来自伊甸园的风暴裹挟着它,不可抗拒地推着它向背对着的未来退去。拯救过去?不可能。指望未来?很盲目。在本雅明看来,“这正是历史天使的模样”。本雅明是历史唯物主义者,他深信,要历史地描述过去,“并不意味着照它‘实际所是的那样’去认识它”,只有当记忆面临危险,灵光一现时,才能捕获到那种认识。而所谓危险,就是沦为某种强大力量的工具。


2017年,91岁的齐格蒙特·鲍曼走完了漫长的一生,他和本雅明一样是犹太人,他们所经历的,正是现代性的时间充分展开的时代。生前,鲍曼再度揣摩《新天使》的时候,他看到历史的天使又在挣扎,风暴还是那样的不可抗拒,还是让它无法展翅。但这次,它掉了个方向,这一次,它的脸朝向的是未来,被风暴撕扯着向过去退去。这次的风暴来自“未来”,人希望通过回忆回到一个想象出来的过去,也就是一位美国教授博伊姆说的怀旧病。她说,这种怀旧病替代了进步狂,它是“身处生活与历史都在加速剧变的时代中,人们的一种防御机制”。于是,走向未来?不情愿。可是,返回过去?难道你忘了本雅明的天使所看到的那些过去是多么灾难深重?无论忘没忘,鲍曼还是替大家把退回过去的道路历数了一遍,结果是,没有一条可以引渡到今天。


历史的天使,就在这一百年间,前一瞻后一顾,好像从两个方向堵住了今天的念想。按法国历史学家阿赫托的划分,作为一种“历史性体制”,在厚古主义、未来主义之后,当下主义从1968年明显起来。线性的时间崩塌了,萎缩为一个瞬间,一个转瞬即逝的当下时刻。

“当代”这一观念被重新诠释重新启动,几乎和当下主义的流行同时,与“当下”狭路相逢。好像一支拯救时间的奇兵,冲击着这第三种历史性体制。


将“别样的时间”引以为题,是基于如何使我们进入当代状态的讨论,让“现时”就不致成为一个封闭的空间,克服当下话语的惯性,重新确定各自的实践理由。


/ 舒可文


精彩作品提前


汪建伟,《一个动作No.1》, 2017

王音,《风景习作》,2014

仇晓飞,《雪屋》,2020

范西,《空地,例二》,2020

张慧,《2019绥芬河纪行》,2020

黄一山,《拾穗》,2010

段妮,《重-棍舞》 ,2008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