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 | “破浪”之旅,生生不息的创造浪潮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249   最后更新:2021/07/27 14:15:16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1-07-27 14:15:16

来源: ArtReview Asia


由ArtReview策划、chi K11美术馆和K11 Art Foundation共同呈现的艺术家群展“破浪 | BREAKING THE W**ES”于7月16日在chi K11美术馆开幕。

此次展览着眼于后疫情世界中的对话和社会交往形态,共集结了包括拉里·阿奇安蓬(Larry Achiampong)、Chim↑Pom、里彭·乔杜里(Ripon Chowdhury)与何子彦、阿德里亚诺·科斯塔(Adriano Costa)、艾萨·霍克森(Eisa Jocson)、迈克尔·朱(Michael Joo)、雅克·雷纳(Jac Leirner)、毛利悠子(Yuko Mohri)与大卫·霍维茨(D**id Horvitz)、劳瑞·普罗沃斯特(Laure Prouvost)、史莱姆引擎(Slime Engine)、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和郑波在内的12位(组)艺术家。在展览中,其创作游走于工作和游戏之间,涉及议题涵括人类与自然的关系、迁徙和流动的状况、剥削与合作、新技术的潜能,以及艺术家与其同行合作或对话的方式。

“破浪 | BREAKING THE W**ES”将在chi K11美术馆展览至10月17日。

展览作品简介

里彭·乔杜里与何子彦,《等待》,数字视频,彩色有声,4分36秒,2020

图片致谢艺术家及马凌画廊(上海,香港)


在这件合作作品中,艺术家何子彦邀请了来自孟加拉国吉大港的诗人、作家和活动家里彭·乔杜里,记录他在新加坡一个移民宿舍的生活。乔杜里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新加坡工作,是住在这些宿舍的32.3万名移民工人中的一员。2020年4月21日,政府对所有宿舍实施了严格的封锁措施,这些大部分来自南亚或中国的工人们基本上只能留在自己的房间里。在这里,乔杜里诗意的姿态与宿舍的影像片段叠加在一起——而新加坡的3万例新冠病患绝大多数都产生于此。

郑波,《草根》,铅笔画,27 x 34 厘米,2015

图片致谢chi K11美术馆


2015年的夏天,郑波住在上海。他拔了一些野草并绘制了它们的根茎,之后又将野草种回了土中。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伊瓜苏》,无框喷墨印刷,138 x 207 厘米,2010

图片致谢chi K11美术馆


“在远离我的惯常路径的情况下观察,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沃尔夫冈·提尔曼斯在自己最初开始拍摄的20年后,对世界如何以多种方式发生了变化进行了细致的调查。这是一场对不安和好奇心的消除,以及对什么(如果有的话)构成了“新”的调查;它是一次环球闪电旅行的结果,艺术家带着“新”的数码相机(及其体现的“新”技术),从塔斯马尼亚的地下室车库去到热闹的印度街道,从银色的远东商场去到巨大的垃圾堆。“破浪”展示了该系列的12张照片,这些照片既是“漂移”的产物,也反映了个人关注,同时也是对一个越来越高清解析的世界的反馈。

史莱姆引擎,《海洋》,交互游戏,尺寸可变,2019

图片致谢chi K11美术馆


《海洋》是史莱姆引擎开发的一款第一人称艺术体验类游戏。这款游戏与100多位艺术家合作。在一个数字化的无尽海洋中,玩家可以浏览这些艺术作品。游戏是一个展览中的展览,也是一个数字美术馆的传送门。在疫情导致的艺术的实体体验停滞之后,史莱姆引擎对数字空间的探索,涉及到展览制作和线上与线下的艺术爱好者对参与的期望,为想象一个后实体艺术世界开辟了创新的道路。

劳瑞·普罗沃斯特,《Re-dit-en-un-in-a-learning》,视频,彩色有声,23分21秒,2020

图片致谢艺术家及里森画廊


伴随着这段视频,艺术家邀请观者放慢脚步,回溯我们在疫情中的得失。这段旅程逐渐延伸为艺术家的个人叙事:劳瑞·普罗沃斯特考量了复杂的展览制作过程,并通过像素过滤器体验了自己的作品。贯穿整个视频的是艺术家最初在一本书中提出的一种新的言说及视觉语言的痕迹,它探讨了意义的构建、先天与后致的学习行为以及沟通的艺术本身。当我们从当前的孤立时代重新出发时,艺术家提供了一种及时的思考。

雅克·雷纳,《平整的白线》,装置(六个水平仪),2012

图片致谢chi K11美术馆


在雅克·雷纳的作品中,“精神层次”是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艺术家将材料集合起来挂在墙上,形成简单的线条或更复杂的图案;在《平整的白线》(2018-2021)中,六只德国制造的水平仪形成了一条横贯展览空间的水平线,以简洁的姿态提出了秩序和平衡的主题。雷纳在对色彩和几何图案的使用上与保罗·克利、约瑟夫·阿尔贝斯和何里欧·奥蒂塞卡等艺术家形成对话,而她也同时将作品视为对不知名的发明家、工程师、设计师的天才创意及其工业成品的致敬。无论是在单件作品,还是在她四十年的艺术实践中,对“重复”这一技法的使用都像一个咒语:当我们反复观看,我们周围平凡事物的美便呼之欲出。

艾萨·霍克森,《女超人KTV》,数字视频,彩色有声,8分钟,2019
图片致谢chi K11美术馆


《女超人KTV》由菲律宾女超人乐队主演,该乐队为歌曲《女超人》编排了一套舞蹈。这首歌最初由美国歌手凯琳·怀特(Karyn White)演唱,当菲律宾歌手耶尼妮·德赛德里奥(Janine Desidario)将其以新歌名《Hindi Ako si Darna》(我不是女超人)重新发行时即成为热门歌曲。该曲目对女性的情感劳动加以讲述,亦反映了菲律宾移民工人的斗争。

艾萨·霍克森,《公主游行》,选自《成为白人》,数字视频,26分8秒,2018

图片致谢chi K11美术馆


在《成为白人》中,艾萨·霍克森通过呈现迪士尼公主之一——白雪公主的原型,观察了移民工人如何表现“幸福”。作品指涉了包括香港迪士尼乐园在内的主题公园的许多移民工人,并就“幸福产业”、移民劳工和不平等的就业条件表明了态度。

毛利悠子与大卫·霍维茨,《独步黄昏的钢琴》,2021

大卫·霍维茨,《黄昏时分的散步》,视频,彩色有声,11分35秒,2018

毛利悠子,《钢琴独奏》,迷笛键盘,视频(彩色有声,5分钟),2021

图片致谢chi K11美术馆


《独步黄昏的钢琴》是毛利悠子与大卫·霍维的最新合作作品。它结合了霍维茨的视频《黄昏时分的散步》(2018),视频记录了在特朗普位于南加州的高尔夫球场上发生的一次行动。当霍维茨在黄昏时分穿越高尔夫球场时,他投下了成千上万的墨西哥扇形棕榈树的种子。这些树是洛杉矶的标志性形象,但它们实际上是原生于墨西哥北部的植物。视频的标题以洛杉矶盖蒂博物馆收藏的一幅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的画作命名。这段视频与毛利悠子的新作《钢琴独奏》(2021)同步播放,后者由视频和MIDI键盘组成。

《ArtReview》主编马克·莱珀特采访艺术家组合Chim↑Pom,2021

图片致谢chi K11美术馆


自2006年以来,Chim↑Pom一直在用渔网捕捉超级老鼠——将它们制成标本,再把它们涂成类似皮卡丘的黄色。老鼠被认为是城市中的讨厌鬼,但Chim↑Pom对这些近乎变异的啮齿动物的复原力和生存能力表示钦佩;它们和Chim↑Pom的成员一样,把东京当成了自己的家。在《死亡之黑》中,艺术家们试图与另一个入侵物种——乌鸦进行交流。他们用一只乌鸦标本和扬声器中播放的乌鸦叫声吸引了一群乌鸦;后者以留在福岛周围禁区的牲畜为食,数量激增。艺术家把这些乌鸦带出了危险区。

阿德里亚诺·科斯塔,《愿望》,混凝土砖块、口香糖、纸、香烟,140 x 140厘米,2014/2021

图片致谢chi K11美术馆


《愿望》(2014/2021)将50个混凝土块放在地板上,构成一个完美的矩形。作品继承了极简主义的传统,但却破坏了极简风格追求完美的癖好——砖块之间粘着嚼过的口香糖和烟头。除了向艺术史致敬以外,这件雕塑还受到耶路撒冷哭墙的影响;在那里,朝圣者将愿望放在石头的缝隙中。在此背景下,吸烟和咀嚼就有了一种极具仪式感的性质:希望和梦想在人行道的裂缝中被发现。

拉里·阿奇安蓬,《地层之外》,4K视频,彩色有声,18分39秒,2020

由伦敦沃尔瑟姆森林委员会委托创作

图片致谢艺术家及LUX画廊(伦敦)


《地层之外》完成于艺术家在伦敦沃尔瑟姆森林委员会驻留期间。艺术家在伦敦一家废弃的超市内创作,将该建筑作为一种手段来探索对伦敦东部地区影响深远社会和政治问题,包括种族、阶级、性别和士绅化。沿着空荡荡的过道,身着黑衣的舞者卡尼卡·斯盖-卡尔(Kanika Skye-Carr)表演了经过编排的动作,似乎在宣告重获这个符号性的消费主义和监控空间。

迈克尔·朱,《循环节奏》,三通道视频投影,彩色有声,2003-2005

图片致谢chi K11美术馆


我们对边缘或边界的概念是不断变化的,并且与我们的肉身自我相冲突。拍摄于阿拉斯加数个地点的《循环节奏》(pibloktok)由三个不同的视频片段组成,表达了时间与腐朽、第一世界与第三世界、社会学与心理学、腐败/消费与揭示等主题。作品的每一部分都描述了一组双重现实:首先是人体到大陆边缘的物理运动,以及由剥夺、缺乏接触和衰竭导致的内部旅程;其次是将社会文化价值强加于宗教或精神活动;最后,利用自然的可预测性来产生不可知的视觉效果——这些力量在一个不断坍缩的世界里的雪地上竞相上演,并被外界定义为“消失的边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