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pwani Kiwanga关于花、流动及与瞬时性的创作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208   最后更新:2021/07/27 11:46:34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1-07-27 11:46:34

来源:巴塞尔艺术展ArtBasel


《The Marias》(2020),Kapwani Kiwanga,作品于2020-2021年在Kunstinstituut Melly展出,前身为鹿特丹Witte de With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图片由艺术家和Poggi艺廊提供

Kapwani Kiwanga(2015),图片 © Bertille Chéret


巴塞尔艺术展邀请加拿大艺术家Kapwani Kiwanga,从她的个人自述中了解艺术家的实践与创作灵感。

我从没想到自己会投身于艺术工作。我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修读人类学和比较宗教,人类学让我懂得应对多重视角和文本易变性。在为期四年的大学生涯中,我在大二时就确信自己不会成为学者,因为受众太少了。我开始思考电影,而部分原因正是因为它的普及性。我喜欢欧洲电影,后来也搬到了苏格兰,开始自学并成为一名自由纪录片创作者。在接了几次关于非洲侨民的电视节目委托后,我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我在最终的剪辑里没有发言权,导致作品整体传达的信息变了。

2021年,Kapwani Kiwanga于巴黎Maison Louis Carré的展览“When our eyes touch”现场图,图片由Poggi艺廊提供


我开始研究屏幕外的动态影像。黑人音频电影团体(The Black Audio Film Collective)是个非常有趣的团体,他们曾创作电影和电视节目,并为英国的Channel 4工作,我也在同样频道委托实验性作品时在此工作过。它们不一定是我在形式上的灵感,而是启发我如何在包括各类 “大众媒体”等不同空间之间创作。没有哪位作家或艺术家能真正改变我,而是直觉、感知以及自己的观察。

2021年,Kapwani Kiwanga于巴黎Maison Louis Carré展览“When our eyes touch”现场图,图片由Poggi艺廊提供


我在巴黎的法国美术学院(École des Beaux-Arts)和法国北部的法国菲诺尔国立现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修读过两个研究生课程,也想到了自己要做什么。2009年,也是我在国立现代艺术中心的最后一年,我创作了《Sun Ra Repatriation Project》,并将其视为我的第一件作品。它来自我对于研究、采访以及旅行的渴望,去发掘新的纪录片形式,而不是一味坚持文字与图像。Sun Ra说他来自土星,我便用诗意的方式,追寻Sun Ra回归土星故土的旅程和证据我游历欧洲和美国,采访了认识他的人——包括业余的科学家、音乐家、历史学家、诗人和深奥的思想家,描绘了一幅运用无线电频率向宇宙广播图像的肖像。

这件作品衍生出了以非裔未来主义(Afrofuturism)为出发点的“Afrogalactica”系列。它由三个讲座式展演组成,探讨非洲未来主义作为文化建设的性别与种族、性别及性流动成为常态的未来、以及横跨非洲大陆的天文遗址等议题。这是我第一次创作行为作品,我也非常喜欢这种形式。创作中如果我没有资金,我就用手头上仅有的钱创作,一切都是量力而为。由于我只有电脑和时间,从这个层面上讲,行为作品非常合适我。从那以后,因为有了各种机遇和更多的空间,我的作品也得以进一步地发展。

《Flowers for Africa: Rwanda》(2019),Kapwani Kiwanga,作品于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意象无限”展区呈现,图片由Poggi艺廊、古德曼画廊(Goodman Gallery)和Tanja Wagner艺廊提供


人们关注到的我的作品《Flowers for Africa》,是我在塞内加尔达喀尔的法国文化中心(Institut français)驻留期间创作的。我对非洲国家独立的时刻很感兴趣。我曾在塞内加尔的国家档案馆里看到了报纸上的文章和照片,却不满足于那些我们见证也自认为了解的,那些简单的独立画面,如正在握手的外交官。后来我留意到照片角落里有一束花,它们见证了这一时刻,使我得以跳出之前的画面。这才是我在档案中寻找的东西,不被官方讨论且边缘化的事物。在这些独立仪式上处于边缘的一定是公众,而他们却最终继承了这些新国家的政治制度。我和花匠们一起重新创作了一个花卉雕塑去激发过去所发生的一幕幕时刻,虽然每一次都稍有不同但也是一种“重新诠释” ,并最终消逝而亡。

《Flowers for Africa》(2020),Kapwani Kiwanga,作品于2020-2021年,在蓬皮杜艺术中心马塞尔·杜尚奖中展出


在我研究流动、变化以及易变性时,关于瞬时性的问题很重要,因为很多事情都可以被改写。我使用的材料往往非常脆弱且不稳定。档案中总是有一种在修复图像或文本内容以及渴望创建另一种文档或证据之间拉扯。花束与稳定相悖。这件作品要求我们不断积极地思考我们自己,我们的过去,以及我们的未来。

2021-2022,Kapwani Kiwanga于Joburg Contemporary Art Foundation展览“Liminal Identities in the Global South”现场图


我对身份不是特别感兴趣,一部分是因为流动和不断变化的问题。我围绕1905年至07年发生在现今坦桑尼亚的马及马及战争做了一系列作品,我父亲的家族来自那里。灵感来源于父亲在我们参观村庄时极为平淡地讲述了当地的故事。不过这与我家族的联系其实只是个巧合。如果是我家族的另外一边,我则可能会在加拿大北部做类似的研究。这是个鲜为人知的历史问题,关于它的各式语言——文本、口述历史、民俗语言等等。

2018年,Kapwani Kiwanga于Poggi艺廊展览“Surface Tension,图片由Poggi艺廊提供


自然如何见证人类及社会历史一直贯穿于我的作品中。我目前正在研究地质学和矿物,以及它们是如何记载我们的过去的。继2013年第一次用剑麻后,我也再度开始以剑麻创作,它也和坦桑尼亚的经济历史息息相关。我用未经加工且处于临界和中间状态的剑麻,再以有更固定结构的材料和它形成对比。我喜欢剑麻易变的特质,它总是在变成着其他事物。

《Oryza》(2021),Kapwani Kiwanga, 照片由Marc Domage / le Crédac拍摄,图片 © Kapwani Kiwanga / Adagp


当我在拍叙事片时,它们只是分享一种观点。我不想那么权威,去引导人们如何阐释。分享我的所见所闻,但同时又留下开放的空间给他人,这便是艺术让我能做到的。

2020年,Kapwani Kiwanga于Poggi艺廊展览“Nations现场图,图片由Poggi艺廊提供

2020-2021年,Kapwani Kiwanga于慕尼黑Haus Der Kunst展览“Plot现场图


Kapwani Kiwanga由Poggi艺廊、古德曼画廊及Galerie Tanja Wagner代理。今年9月,她将与Galerie Poggi在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的“策展专题”(Features)展区呈献个展。她在法国阿尔勒卢马基金会举办的 “'Flowers for Africa'” 展览将于2021年9月30日闭幕,此外,“'Flowers for Africa'” 的个展于2021年7月23日至8月29日在加拿大多伦多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Kiwanga的展览“'The sand recalls the moon's shadow” 也将于2021年9月17日至12月19日在得克萨斯休斯顿的穆迪艺术中心(Moody Center for the Arts)展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