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亚戈特个展 “我们的地方” | 贝浩登纽约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228   最后更新:2021/07/25 22:16:51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1-07-25 22:16:51

来源:贝浩登


伊凡‧亚戈特个展“我们的地方”于贝浩登(纽约)展览现场,2021. 摄影:Guillaume Ziccarelli.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伊凡亚戈特Iván Argote:我们的地方

   2021年6月17日至8月13日

   地点:纽约下东区果园街130号




贝浩登欣然呈现巴黎哥伦比亚裔艺术家伊凡‧亚戈特的六件新作。通过题为“我们的地方”的沉浸式展览,艺术家提出在历史文化名城特别是殖民地遗址内对具争议性公共纪念碑的另一种选择。



伊凡‧亚戈特个展“我们的地方”于贝浩登(纽约)展览现场,2021. 摄影:Guillaume Ziccarelli.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我们的任务是制造麻烦,激起对毁灭性事件的有力回应,以及解决混乱并重建安宁之地。”


—— 唐娜‧哈拉维,《与麻烦共存》


随着最后一座雕像倒下,一截截支离破碎,作为残酷殖民者的权力标志也终于消失了。在那里,让我们设想周围景观未来的模样。将环境视为具有生命力的废墟,其政治侵蚀的痕迹如同被大自然接管的花园,雕像的碎片将被覆盖,以此鼓励我们以新的方式看待我们内部和周围的空间。现在,这些破碎雕像的唯一目的是成为容器,让野花和植物在其中繁茂生长,并指向各种未来的可能。

Bells: A Place for Us, 2021. 黄铜. 137 x 85 x 5 cm. 摄影: Guillaume Ziccarelli. 图片提供:贝浩登


在过去的 15 年里,从他的祖国哥伦比亚到现在的居住地法国,伊凡‧亚戈特一直在对公共纪念碑进行调查研究和介入。在2020年新一代青年社会活动家全球崛起,抗议不平等体系、压迫和种族等级制度的背景下,亚戈特的艺术作品以一种诗意的政治姿态出现。此次在贝浩登的个展他展示六件新的系列作品,为主要历史名城内有争议的纪念碑提出替代方案——即波哥大(他的原籍)、巴黎(现在的家)和纽约(展览举办地)——最终以虚构为工具改变当下。


在“我们的地方”中,伊凡‧亚戈特调用消失,情欲化,自然腐烂,虚构等方法为历史纪念碑的未来做了一种全新的推论。本次展览的核心是亚戈特的沉浸式装置野花,其中包括由华尔街标志性的乔治‧华盛顿纪念碑的无形碎片制成的花盆。在画廊的三楼,挖空了的华盛顿雕像的躯干、手和脚分散四周,并被极具想象力的种上当地的植物和花卉作为补充和再生的模式。

Wild Flowers: A Chest, 2021. 插有野花的铜质雕塑. 60 x 159 x 111 cm. 182.00 公斤. 摄影:Guillaume Ziccarelli. 图片提供:贝浩登


进入展览,观众会看到一系列对现有纪念碑进行虚拟移除和后续修正的艺术家的新旧作品。在画廊的入口处是一幅题为《诸如此类》的大尺幅摄影作品,作品创作基于艺术家从2012至2018年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进行的一系列公共干预。在那里,亚戈特通过用镜壳使城市公园中的雕像消失来对它们进行破坏,就像他覆盖弗朗西斯科·德·奥雷利亚纳 (Francisco de Orellana) 雕像的方法一样(弗朗西斯科·德·奥雷利亚纳 (Francisco de Orellana) 是一位自称为“亚马逊森林发现者”的征服者)。由此产生的视错觉在模糊雕像的同时也在映射周围的环境。在此基础上,他的最新系列«诸如此类» (2021)使用带有镜子的建筑干预来完全取代雕像,将注视反射回我们身上。另一名为《捆绑》(2021) 的作品系列则来源于艺术家对移除特定征服者雕像的梦想——例如克里斯托弗·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和塞巴斯蒂安·德·贝拉卡萨( Sebastian de Belalcazar) 。总的来说,我们正在质疑的是被讲述、被看到的是谁的历史。

Etcétéra : en couvrant **ec des miroirs Francisco de Orellana, le soi-disant découvreur de l’Amazonie. Parc national, Bogotá, 2012 - 2018. C-print 摄影. 161 x 161 x 5 cm (有框). 图片提供:贝浩登


激发和参与是亚戈特艺术实践的核心。在艺术家的最新作品《再见,约瑟夫·加列尼》《Au Revoir-Joseph Gallieni》(2021)中,他的创作焦点是法国军事领袖约瑟夫·加列尼的纪念碑。这座位于巴黎第七区的著名纪念碑是诸多反种族主义活动家的抗议场所,他们的目标是揭露在加利尼领导下在发生在亚洲、非洲和加勒比海法属殖民地的大屠杀。

Bondage: Thomas "Stonewall" Jackson, Richmond, Virginia, 2021. 水泥板上油画, 金属. 41.5 x 29.5 x 3 cm. 图片来源:贝浩登

Etcétera: Obelisk, 2021. 不锈钢抛光镜面, 考顿钢, 329 x 58.5 x 58.5 cm. 摄影:Guillaume Ziccarelli. 图片提供:贝浩登

Bondage: Sebastián de Belalcázar, Santiago de Cali, 2021. 水泥石板油画, 金属. 44.9 x 26.5 x 3.5 cm. 图片提供:贝浩登


在《再见,约瑟夫·加列尼》中,亚戈特精心策划了一场骗局,以鼓励公众就移除公共纪念碑的话题展开进一步辩论。在未获批准的情况下,他假扮一名身穿橙色制服、有政府许可的工人,通过雇来的起重机服务将一辆卡车停在雕像旁边,这样他就可以爬上去;与此同时由雇佣的临时演员扮演的公务员或政客就在下面等着。接下来亚戈特在在雕像身上绕上绳索。一旦他“竖起大拇指”示意,摄像机就会停止录制。然后,这些镜头被发送给巴塞罗那的一组动画和特效设计师。通过对***拍摄的纪念碑进行 3D 扫描,Tigrelab得以用数字方式将雕像移除。由此艺术家使用假新闻发起了一场公开辩论。亚戈特的创作受到了奥森·威尔斯的启发。在后者开创性的广播剧《世界大战》(1938年)中,他成功地使听众相信火星人正在袭击入侵纽约。新闻当天超过2万人观看了亚戈特的视频。消息传到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那里,她随即派了一名工作人员到现场确认雕像是否还在那里。亚戈特发表声明说:“《再见,约瑟夫·加列尼》的意图是为尚未到来但终将到来的那一天创造可能。”

Au Revoir(静帧), 2021. 4K彩色有声影像, 时长: 00:04:00. 图片来源: 贝浩登


“我们的地方”此次展出的作品共同为构建公平空间提出了一种激进的主张,或者正如亚戈特提醒我们的那样,“如果想要一个共同的未来,我们需要无所畏惧并充满希望。”


关于艺术家


伊凡·亚戈特1983年出生于哥伦比亚波哥大,现生活和工作于法国巴黎。作为一名艺术家兼电影导演,亚戈特主要以雕塑、装置、电影和公共干预的方式创作。从温和、情感和幽默出发,他提出对主流历史叙事的批判,并试图瓦解它们的管控和影响。通过他的公共介入、大型装置和表演作品,伊万·亚戈特质疑我们与他者、机构、权力和信仰体系之间的紧密关联,并提出公共空间的新的象征用途。


亚戈特的作品被纳入全球众多著名机构的永久收藏中,包括古根海姆博物馆(美国纽约);蓬皮杜艺术中心(法国巴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艺术博物馆(美国凤凰城);西纳罗·方达纳尔艺术基金会(美国迈阿密);共和国银行艺术博物馆(哥伦比亚波哥大);卡蒂斯特艺术基金会(美国旧金山);巴塞罗那当代美术馆(西班牙巴塞罗那)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