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发狂的秩序里一头撞上真实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216   最后更新:2021/07/22 21:22:42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21-07-22 21:22:42

来源:798艺术  程婷婷


艺术家:伯纳德·皮法雷蒂 和 勞里·普羅沃斯特

展期:2021 年6 月26 日—10 月10 日

主办方:剩余空间 / 武汉

支持方:法国驻华大使馆文化处、法国文化中心、里森画廊


六月,两位法国籍艺术家的双人展览在剩余空间举办。在战后思考抽象绘画的伯纳德·皮法雷蒂一直在理想设定的基本原理下进行创作。“无题,1999” 是此次展出的尺幅最大的画作,画面中稀薄的紫色涂层局部覆盖在红色条纹白底上,镉红和土黄条带十字交叉在前后。仔细看,在每幅画的中央都隐藏着垂直的脊椎条带:相同的颜色构图在条带两边重复出现,这正是皮法雷蒂于1970 年代开始发展的“皮法雷蒂系统”。他的作品继承了 20 世纪法国现代主义的“装饰传统”,也透露着格林伯格平面性的理念。看似不完美的随机滴落的色点、覆盖的色块热情洋溢。他有意让画面脱离克制而带有表现主义的力量。

伯纳德·皮法雷蒂,《无题》,1999,布面丙烯,260x310 厘米

勞里·普羅沃斯特 Re-dit-en-un-in-learning,2020 年录像


在普羅沃斯特的作品中也不难看出现代主义拼贴的历史。在访谈中她曾谈到从毕加索的错视画纹理中得到的拼贴材料和剪辑手法的灵感:肖像面具,鱼头出现在空旷的镜头中,鸽子嘴里含着香烟都成为她控制情绪的图像。此次展出的影像作品“Re-dit-en-un-in-learning”是普羅沃斯特于2017 年以来在词汇语言的探索。快速的剪辑制造出一种沉浸式的幻觉,在几乎真实的生理触觉中体验着其中的信息冲突。反观皮法雷蒂:由中央标记引导视线偏离轨道的运动,这种视线流动性使人想起伯纳德屈米曾经用影像分镜解构建筑剖面图的原理,皮法雷蒂的作品乍看也像建筑结构的剖面。

伯纳德·皮法雷蒂,《无题》,2001,布面丙烯,180x270 厘米


不难看出这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从不同的角度体现着质疑语言的叙事,并带有模棱两可的含义。普羅沃斯特这样定义:“文字无法完美地理解世界也很难使用得当。由于经验和描述经验的词汇之间存在误译,双关语和双重含义的存在使传播和误解相伴而生。”从某种意义上说,皮法雷蒂的作品也是提供原文和译文的语言论证,将绘画视为一种探究和怀疑的行为,观者面对的是一幅既熟悉又陌生的画作。它在对纯粹美学的质疑中似乎还暗示着某种政治性的表达。

伯纳德·皮法雷蒂, 《无题》, 2011, 布面丙烯, 250.5x200.5x3.5 cm

勞里·普羅沃斯特 Re-dit-en-un-in-learning , 2020 年录像


德勒兹在《重复与差异》中提到:重复意味着释放一种新的未曾遇见的张力,皮法雷蒂用记忆复制无意识的绘画本能。整个展厅,跃动的颜色、倾斜的笔触在白墙上移动、重复。这种重复指向探究和怀疑,产生一个不完美的图像:副本和原件彼此相互抵抗、置换,如弗朗西斯埃利斯的重复的肖像画或巴塞利兹的倒置绘画。巧合的是,在普羅沃斯特作品中,除了重复的素材或用词,她的拍摄方式也是扫描打印一个物体,然后将其与图像对比。因此图像和真实物体因此被区分,也被取消。

“Crash”展览现场,剩余空间,2021


普羅沃斯特的图像语言作为保存记忆的方式,真实地再现了存在于记忆中的历史。她用镜头带领观者去窥探,伴随着亲密的耳语,也许是关于私人的,遗忘的,存在的,让人头晕目眩。总而言之,两位艺术家都从“混生”意义角度来考察重复。这种通过差异产生的创造性活动正在作为一种新的力量所指向未知领域。他们都试图选择触及本质的主观创作方式,用一种怀疑,模糊的方法去质疑媒介本身,消解具象现实从而创造另一种双向运行的二重现实。什么是真实存在的图像?记忆如何塑造遗忘的真实?两位艺术家都用一种不可再现的方式抵达真实。

勞里·普羅沃斯特 Re-dit-en-un-in-learning,2020 年录像


文:程婷婷
图:剩余空间及艺术家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