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美术馆馆长专栏 | 致“流媒体时代”的一封信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288   最后更新:2021/07/20 14:31:07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1-07-20 14:31:07

来源:芭莎艺术  弗朗西斯卡


John Gerrard《Western Flag (Spindletop, Texas)》,2017年,摄影:Roberto Ruiz,由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Thyssen-Bornemisza Art Contemporary, TBA21)与蒂森-博纳米萨国立美术馆(Museo Nacional Thyssen-Bornemisza)委托创作


艺术界的数字化进程在疫情之下突飞猛进,各大艺术机构纷纷寻求新突破与新机遇,携手艺术家们直面挑战。以跨学科与媒介艺术实验而闻名的奥地利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创始人弗朗西斯卡·蒂森-博纳米萨独家为《时尚芭莎》撰文,分享她在“流媒体时代”开展艺术委托项目的心得。

特邀主笔:弗朗西斯卡·蒂森-博纳米萨(Francesca Thyssen-Bornemisza),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创始人


我想念你们、牵挂你们,同时也希望与你们分享一些感悟。

在2002年创建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时,我就有一种担心,担心当下的紧迫问题,以及如何为那些由社会和环境问题所激发的艺术实践提供支持,从而在科学和人文学科领域的艺术研究和创意工作之间建立起全新且富有成效的关系。20年来,我们发起的一系列特别艺术委托项目均取得了成功。通过这些项目,新锐艺术家和顶级艺术家经常同世界各地顶尖文化机构携手合作。

Naufus Ramírez Figueroa《Los huertos de los ch’olti》,由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委托创作,2020年,摄影:Cristina Medellín


然而2020年,疫情暴发了。我认识到我们的渠道还不够完善,我们需要一系列可能性和机会,为处于危机之中的艺术家和独立文化从业者提供支持。而邀请他们来探索当下数字时代的一些重大问题,似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


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收藏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作品在维也纳冬宫展出,2016年


随着对数字媒体的运用,基于背景材料的新的委托创作迎来机遇,而这些作品又为提升公众意识打下了坚实基础,进而推动人们为更广泛的艺术事业提供支持。我们引入艺术家访谈、播客以及研究群组等数字媒体形式。在有些情况下,我们甚至还会发起行动倡议。


所有这一切都是在突然之间成为可能的。每一件艺术品背后的故事也因此得到了更广泛的呈现。在艺术实践方面,这进一步强化了我们在一个强大的国际机构网络中的协作力度。与我们相同,这些国际机构也都坚信艺术具有变革的推动力。

Joan Jonas的展览“Moving Off the Land II ”,影像,2020年,由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委托创作

Claudia Comte《After Nature》,装置,2019年,由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委托创作


这就是我们在疫情之初对在线平台——“流媒体时代”(st_age)的构想。它的成立是对即将发生的全球文化损失的直接反应,也是我们想向这个世界传递的希望讯息,即创建一个艺术家互助社区,为处于孤立无援境地的艺术家提供帮助和支持,确保他们能在大动荡时期继续开展创作活动。对于这种延展服务,所有艺术家都心存感激;他们还常表示,能从事一项有价值的工作对其而言是多么重要,因为这可以让他们保持与环境的互动。

数百年来,艺术家一直处在重大变革的前列,越来越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触角”。我认为不要把这个时期看作是暂时性的,而是把它视为一种常态,一种可从中学习的状态,这一点十分重要。


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过渡阶段,对于未来怎么走、如何找到治愈的方法,以及如何通过拥抱变革来重启我们的生活等,我们需要获得启发。艺术如何才能担起激发新一代思想者和实践者的责任,让他们透过艺术的视角看待周围的世界?

戴安娜·波利卡波(Diana Policarpo)《传神谕者》(The Oracle),影像截图,2020年,图片来源:艺术家


相较于预先准备的答案,我要分享的问题更多。我相信艺术家的工作、研究和实地考察,会让我们看到另外一种世界观。他们享有跨学科交流思想的自由,可以用一种全新的语言来探讨这个时代最紧迫的议题。艺术家的确是时代的触角,其声音也正变得越来越有力,并将很快成为衡量变革的工具。

Naufus Ramírez Figueroa《Los huertos de los ch’olti》,由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委托创作,2020年,摄影:Cristina Medellín


大自然、环境、灵性,以及种族、性别和平等问题都与艺术的治愈性密不可分,而这正是人类当下最亟需的。对艺术家来说,没有任何一个议题太过宏大或激进,也没有任何一个议题遥不可及。对于我们今天所面临的艰巨挑战,艺术家绝不会袖手旁观。


“流媒体时代”下委托创作的全新作品为我们提供了重新定位自我的方法,也让我们在面对新的现实时,以一种有别于过去和他人的方式生活。同时,它还是一个筹款平台,能提高公众意识并发起具体的倡议行动。

Atif Akin《Tepoto Sud morph Moruroa展览“Tidalectics”现场,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2017年

Ernesto NetoA Gente se encontra aqui hoje, amanhã em outro lugar. Enquanto isso Deus é Deusa. Santa gr**idade,2003年,由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收藏


在这里,我想与你分享几个例子。美国黑人艺术家考特尼·莫里斯(Courtney Morris)的实验短片《海神耶玛雅》(Sopera de Yemaya)将在“流媒体时代”平台展出。该片的理念是:神是存在且无处不在的,即便是最平凡的空间和最平凡的日常生活实践中也不例外。通过聚焦海神耶玛雅,艺术家拓展了日常生活的理念,并以此为工具通过那些从非洲被贩卖到巴西的黑人奴隶的呼声来探讨种族史,进而探讨美国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与此同时,所有这些问题又都与我们密切关注的环境和海洋问题交织在一起,而这又与海神耶玛雅及其灵性之路息息相关。

考特尼·莫里斯(CourtneyMorris)《海神耶玛雅》(Soperade Yemaya),影像,2020年,由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委托创作,图片来源:艺术家。


成为一名环保人士可能会被认为是一项高尚的职业,但在很大程度上,这仍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世界各地为环境正义而奋斗的人每天都冒着巨大风险,这恰恰证明开采行业正对地球进行着一场极其肮脏的破坏。新加坡电影制片人杨修华(Yeo Siew Hua)在一部短片中就对这种现象作了诗性阐释。

杨修华(YeoSiew Hua)《An Invocation to theEarth》,影像,2020年,由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当代艺术中心(NTU CCA Singapore)与蒂森 - 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为“流媒体时代”联合制作,图片来源:艺术家,访问:https://www.stage.tba21.org/,即可观看影像作品。


南亚艺术家阿布舍克·哈兹拉(Abhishek Hazra)的作品则以一种间接方式审视我们呼吸的有毒空气,由艺术家自己扮演信息提供者的角色,而非试图营造一种事件发生在本土的真实感。

Alexander Lee《Me-ti’a–An Island Standing》,展览“Tidalectics”现场,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2017年


另一种叙事我们非常熟悉:越南战争。尽管已过去近半个世纪,但这场战争留给人们的疤痕依然清晰可见。在1965-1975年间,美国及其盟友在越南、老挝和柬埔寨投下了超过750万吨**。这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空袭行动。自那时起,仅在越南一地,未爆炸军火(UXO)就造成约4万人死亡、6.6万人受伤,其中对农村地区的影响尤为严重。螺旋桨团体(The Propeller Group)的越南裔艺术家阮俊(Tuan Andrew Nguyen)就在这片土地上创作了以“生死并存”为主题的作品。

艺术家阮俊

阮俊《A Lotus in a Sea of Fire》,彩色打印、Hahnemuhle纸,69×122cm,2020年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也值得我们去关注。对与环境、社会或政治等相关的议题,艺术都可从多角度进行探索。在“流媒体时代”平台,所有故事皆与一个或多个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相关,而最慷慨、最引人注目的新锐艺术家作品也都会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实现这一点。

Newell Harry《Untitled (Anagrams and Objects for R.U. & R.U.(Part I) 》,展览“Tidalectics”现场,蒂森-博纳米萨当代美术馆,2017年


真正受促变因素驱动的项目开始增多,虽然它们可能只是在微观层面发挥作用,但聚合起来就会形成质变,并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起一种共担责任的集体意识。是时候让艺术在基础教学和沟通策略之外发挥作用了!


你想与我一起加入这次艺术旅程吗?我们真诚地邀请和欢迎你参加“流媒体时代”平台的活动以及我们在马德里和威尼斯举办的展览。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