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九层塔⑥ “形式的狂想” 刘韡个展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189   最后更新:2021/07/20 11:17:47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21-07-20 11:17:47

来源:坪山美术馆


展览前言


作为九层塔的第六个项目,“形式的狂想”像是一部狂想曲,激发想象力的形式实验室,亦或是一幕孕育着无限力量的舞台剧。展览以艺术家刘韡的几何形装置为基础,邀请建筑师马岩松进行空间的呈现,平面设计师广煜进行海报等视觉系统的创作。

作为新一代文化代表的中坚力量,刘韡、马岩松、广煜的工作,植根于中国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深受新世纪中国社会特有的变动和起伏影响——城市和人文景观的快速变迁。在这个时期,现代主义中的形式不再作为形式而存在,形式成了快速变幻与未来想象的媒介。“狂想”召唤人们走向形式的指引,走向无限的联想和“所有”。这里的“所有”可能是万事万物的运动法则,这里的“明暗光影”可能是时间的起源或变幻的光阴,“上扬的线条”可能预示着飞升的雄心,“圆”是起点,也是循环的终点。

和九层塔其它项目相比,这个展览有了新的合作方式,艺术家刘韡并没提供“完整”的作品,而是提供了一些作品的材料和散落的部件。这些几何形体的圆、块面、曲线,带着打磨的痕迹,像是立体主义绘画的笔触,或是等待被摆放的抽象形体,最终以什么形式展出,由建筑师决定。

建筑师马岩松将这些“未命名”的作品,放置在一个“陌生”的空间,类似于宇宙的黑洞。这让作品呈现出与过往展览中截然不同的气质和观感。时间停滞,并且沉浮,沉默无言的“静物”,释放了巨大的张力。挤压的空间,看似狭小,却具引力,一道光像是预示着“太空舱”外的浩瀚,“力”在这里获得了重量和样貌。马岩松用去形式化的方式,挑战着“形式的狂想”。

历史上许多时刻或是古老的仪式,在斗转的时空中,总会被染上天启般的色彩。“形式的狂想”在这里暗示的是亘古不变的法则,是历史长河和昨夜琐事里,都暗含的光影与走势。事物中的动与静,开与合,垂直与堕落,飞扬与低陷,可能源自立体派或是未来主义某幅画作里的静物,可能预示着春天枝木的崩裂,可能为了铭记19世纪午夜后的一场暴雨,或是太空漫游里的一块石碑,几万年间弹指一挥的波澜壮阔。

在设计师广煜的海报中,形式给了我这样的想象,信息排成塔的样子,线条是地平线的开始,圆悬于高处,海上古塔升明月。“形式的狂想”亦是“九层塔”的狂想,它希望人们从束缚中出走,用广阔的感知去想象没有边界的未来。我们狂想,在希望之春和失望之冬中战斗,直至万物寂静,悄无声息。


策展人:崔灿灿

马岩松


我想将装置作品放置入一个陌生的场域,最大限度挤压出其静物姿态下内隐的张力和动感。纯黑的无影空间和令人不适的炫目灯光构成空间的挤压感和不确定性。在这里情绪和感官都被放大,力的关系变得可视可感。然而这空间实际上没有任何特点,使用去形式的语言、最简单的方法,对“形式的狂想”发起挑战,进行一场实验。






⚫ 广煜

九层塔:空间与视觉的魔术⑥“形式的狂想” 刘韡个展  前言墙

九层塔:空间与视觉的魔术⑥“形式的狂想” 刘韡个展  海报墙



九层塔:空间与视觉的魔术⑥“形式的狂想” 刘韡个展  折页


⚫ 刘韡






尺寸可变

Dimension variable
铝,喷漆,钢化玻璃,亚克力板,
玻璃钢,纸,钢,聚乙烯,镜面,泡沫,KT板,水泥
Aluminium, spray paint, tempering glass, acrylic board,
fibreglass, paper, iron, polyethylene, mirror, foam, KT board, cement
2016/2020
大自然 Natur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