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宋庄艺术节的“焦点透视”
发起人:北门骞  回复数:30   浏览数:2298   最后更新:2006/10/17 19:08:11 by
[楼主] 北门骞 2006-10-14 01:10:52
2006年宋庄艺术节的“焦点透视”

一)、“这年头没办法,总是外来‘鸡’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宋庄艺术节的首届,本人曾将它比喻为一个乡姑在集市里,旁若无人嗑瓜子,又随地吐瓜子壳;粗鄙却不失率真、朴实,与周遭亦挺和谐的。到了今年的第二届,本人却只有同众多本地“鸡”们一道,大叹“这年头没办法,总是外来‘鸡’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其中的内情,宋庄的本地“鸡”都清楚,不用赘言;但外边人是不明就里的,出于此,我就有必要说一番。按理,这宋庄“鸡”行业节,(请恕我这次用上如此比喻)应该是本地“鸡”们唱主角的,不然何必糟踏本地名呢?可这次基本上没有本地“鸡”们的份,无论是本地“鸡”们先前最引为自豪的宋庄美术馆里展览,还是花了大把钱搞出的几个展览,如马路里的雕塑展,优库里的当代展,以及一个公司做冤大头的水墨展。当然,就象现在中国人做什么事都会给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一样,从前不需要“鸡”业时,你就被说成社会不安定的因素,必须加于取缔、驱逐;后来允许“鸡”业了,而且把你当作第一批本地“鸡”,以便坐堂、接客,你就被说成发挥本地优势,盘活现有资源;现在又觉得你日益老去,老脸老活的,已缺乏足够吸引“嫖资”能力,于是就引入外地“鸡”,说法自然充分得很,“打开宋庄嘛。”而这次引入的外地“鸡”们,的确都是专业模特儿级,又高雅又靓丽,她们也来坐几天堂,是能够更好打出这里“鸡”名气,也准能够吸引来更多“嫖资”的;当然,一切都是因着时下的主旋律,所谓“文化坐堂,钞票唱戏。”的需要。哇哈哈。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次深感被抛弃的本地“鸡”们表现,大多数的当然只有哀叹的份,包括本人在内。但有几个原本只有“老鸨”(请恕我又用了这种比喻)那里一个电话招唤,就会乐得屁颠屁颠跑去的“鸡”,冷不丁做起了鸡头,他们向“老鸨”发出挑战,一下子扯起“自由”坐堂的大旗,而且还要去湖白河那边“坐堂”,(那里由于今春的“国际裸体日”一事,现在竟变成宋庄的天安门地带。)慌得咱们“老鸨”赶忙答应拿出上万元钱,以作安抚,并允许本地“鸡”们可以在一处偏僻仓库内“坐堂”了事,让俺一类的“鸡”则窃笑不已。当然亦有交换条件的,即“自由”的旗号是不能再打的,还有若干被认为“敏感鸡”的,经再三审查,是不能坐堂的。
由此,当十月六日原定的开幕日,在和和谐谐、喜气洋洋、热热闹闹气氛中,加之大领导们亲临下开幕;本地“鸡”的“坐堂”,终于算争取到节日里一个项目资格了。(瞧瞧,咱做本地鸡的有多不容易!)及至中午,那些外地“鸡”们与领导们都可以去吃香的,喝辣的;酒饭无处着落的本地“鸡”们便想到去湖白河自搞,可谁也意识不到,待先行的跑去作准备,面对着却是横列在河堤上一队脸色铁青,从穿制服到戴红袖章的人员,不让进入。以至于刚刚被开幕日的热闹又和谐,大大感染了的本地“鸡”们心,陡地又不和谐起来。
果然,第二日就在宋庄的辛店与喇嘛庄口,一幢刚建成的建筑空间内,另一群“楞头青鸡”们搞出了只有画布、没有画的画展,他们这次终于打出“自由艺术”这四个大字;尽管他们的作为类似于当年吾党在国统区,搞“飞地”集会模式,待众人闻知,早已作鸟兽散;不过这一“画展”的信息,已明确无误地传递给咱们的“老鸨”,本地“鸡”也是不好糊弄的,要想一手遮天是难的。忽忽。
经过这次节日洗礼的本地“鸡”们,大家也就更迫切希望宋庄这里的宗主,甚至可以说是这里的保护人——粟老师千万不要成为腊月廿七、八的灶王爷,被狡猾的房东家用麦牙糖一糊,只顾言好事;忽略了本地“鸡”在本地都坐不了堂的那付悲惨。
[沙发:1楼] guest 2006-10-16 06:01:48
不错不错
[板凳:2楼] 老大 2006-10-17 07:19:45
[quote]引用第2楼北门骞2006-10-14 09:20发表的“”:



很遗憾,不知此地怎么发图片的?俺可有精采图片哦。[/quote]

你得将他们的图片下载后上传,他们因为设置了防盗链所以不能贴连接!
[地板:3楼] paodiao 2006-10-17 17:33:01
[s:55]
[4楼] guest 2006-10-17 19:02:40
青年基督
                      是大煞笔 [s:67] [s:67] [s:67] [s:62]
[5楼] guest 2006-10-17 19:08:11
[quote]引用第29楼guest2006-10-18 03:02发表的“”:
青年基督
                      是大煞笔 [s:67] [s:67] [s:67] [s:62][/quote]
你说的对,我确实是个大煞笔!
                                                      -----------青年基督
                        [s:76] [s:76] [s:78]
[6楼] 北门骞 2006-10-17 12:24:23
算了,再给你你一次学习的机会。
————给我一次学习机会?你这个小兄弟呀。不过你这次发言的水平,是比上次提高了许多,以至于让人都怀疑,是不是你的马甲什么的。有意思哦。
还有意思的,是本人需要借此来提高知名度?如果你以及你们以为这样的话,本人到此为止不想与你争。因为自己还真懒得再作这样无谓的争,因为彼此都不在同一层面上。而且你需要人来“管理”,你尽可以去。与本人无关。
懒得争,也不想争;大家只看文章就是了。如邱志杰看到此文,我相信他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只会笑笑而过。他也写过别人的批评文章,走笔之间,也许可能带出尖锐词汇,他应是会理解。批评一下,这本是好事。
因此间图已看不到,而且“画家村”网站里的此文的图,也一下子见不到,不知这是不是“管理”者们杰作?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了。
那就拜拜啦。
[7楼] guest 2006-10-17 06:41:37
您说:于宋庄这里是需要你所说的“管理”?那么请你来此,也象以我们这样的身份,来呆上一二年,当你搞一个并不怎样出格的展览,(何况艺术本应该出格的),也要遭遇封杀,当你也遭遇我文中开头那部分所描述的情况,你会喜欢上这样“管理”吗?我们本是凭借自己本事,自己养活自己,现在突然遭遇了一个额外的从上面委派的机构来作这样“管理”了,而且被你认不还是应该的,我想,要么是你这人有太深奴性,(请恕我这样尖刻)要么你就是作管理的,但估计还是个练习生。


自由从来不是指无法无天,从来都是限制下的自由,没人来规定你的格,你也就没有什么可出的格了。前面我就说了身体政治控制,您如果真的敏感,何以不自问?自己的每一个习惯是自由生长的吗?您的每一个无意识的动作都可能是来自远方的遥控。

管理不需要您喜欢,需要您的新动作来改善,需要斗争来修正,这个年代的斗争是在合作中的技术。
展出权确实是艺术家需要争取的。
您看到了政府一个小动作,也未必了解其中的多重关系。政府对您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对立面,可是政府内部未必没有各种小对立面在斡旋。我想这个您看看艺术史应该可以猜到是,政府办了这么大一个艺术节,收掉了几张画,大局小局,这个展览对于宋庄未来的发展的作用。
只不过有些亏待了宋庄本地的艺术家,这些问题当然是双方都有问题。我想不用再往下讲了吧,我无意伤某些同志的自尊。我也可以理解您的短视,因为您的立场。

奴性的反义词不是非奴性,而是智性。畜牲也有不服管教的野性,那它也非奴性娄?
您只是表面的非奴性,我想中国正是有无数多您所称的奴性的人在做智性的谋划和反抗,您只是沦为又一个哗众取宠的老粪青,或者是您的脑容量阻止您看到野兽和人的区别,或者您把大家都当成萨比?(请恕我这样尖刻)

展览当然有不好的地方,我想策展人比您更清楚,我只不过看不惯您由于心有不甘和受迫害妄想以及倚老卖老的习惯,而出来对一些真正的问题视而不见,而专挑细枝末节评头论足,而影响了其他观众对于展览批评的方向,而影响学术讨论的水平,我谨在这里作最低限度的修正。



我对您的尖刻无疑是对您帖子的炒作,对您知名度的提升。如果您能够真诚的提出意见而非义气之争,我想我还可以给与这个帖子和您另一种知名度。
[8楼] guest 2006-10-17 05:26:53
不值一驳哦。大兄弟。
算了,再给你你一次学习的机会。

我们这一展览阿,不是真的做给老百姓看的,可偏偏有这么多老百姓再看,再说您是不是个老百姓阿?
老百姓也都有身份,可以是记者、艺术家、农民、收藏家、商贩,在看展览的时候都是观众,都有自己的专业眼光,总不至于像您这样的艺术家不想把自己算作老百姓吧?

我说:而他们真的将壁画留在渔民房子上,汤国真的挽救并改造了一座快要被拆除的古建筑,
这些东西既可能发展成潜在的旅游业,和未来的遗产。
这些画中有一些之所以是一些国内有名的艺术家的作品的放大或者移植,就是传播嘛,李飞雪就是邀请了这些艺术家朋友发来草图,油画稿,让这里的村民来放大,当艺术家的作品在这个岛上和渔民房子,路边的篱笆,和这里的自然风景和新的情景发生某种关系时,不就是创作吗?李飞雪的创作。非要画一张奇形怪状的画、或者做一个让人产生无限阐释欲的行为艺术才是创作?
一个在庞大体系中努力修正体系和挑战体系的可能性的人,起点和目标都不是您可以理解的。大气小器可见一斑。


另外:这些画的意义不是在于:在这个渔村依山傍水的墙壁上看的效果是否差于在博物馆看这些画的原作或者印刷品, 或者是否重复了一些已有的绘画,
而是在于汤国、艺术岛这些作法无疑使这些壁画和生活发生了真切的关系,村民会考虑如何使这些壁画给他们带来创收,也许几年之后,他们会觉得这些壁画已经被旅游者看腻了,他们会想做第二批,他们会邀请村里的画师来创作,这跟米开朗基罗要赚美第奇家族的钱也没什么本质不同,钱有什么不好?如果您读懂了:贡布里希的理想与偶像那本浅显的书的话,您不应该不知道古往今来的艺术家生活在名利场逻辑中创造了现在的艺术史。
如你不懂,请去温习一下艺术史,以及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假艺术?
再说艺术又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这些事情的社会意义,显然高于艺术意义,也唯有当他真的作为一个文化旅游项目和经济个案赚到钱时,其才获得一个艺术事件的高度。而不沦为天马行空的、无关痛痒的行为表演

总结您的发言,您简单而又膝跳反射般的反对者钱和文化快餐,从不分析具体事例,凡旅游必快餐,凡快餐就低级!!像是身体的一个局部的无意识反应或者某些非灵长类动物。

而在我看来现代博物馆是更快餐式的,人们花一个上午时间看完了几百张油画照片,还有装置,这些油画也是艺术家使用工人画的,浮光掠影,快餐乎?快餐也……表演式的行为艺术……


您说:真正壁画应该是怎样的,如大家熟知的墨西哥的壁画,
您认为古代岩洞壁画是不是真正的壁画呢?
还是要我给你介绍西方宗教主题的壁画呢?
如你不懂,请去温习一下艺术史。
是不是还有真正的绘画呢?您本质主义腔调过时许久了。
[9楼] 北门骞 2006-10-16 15:58:47
简单的文字和陌生的艺术事件对老百姓来说似乎还强于一件雕塑作品前的一次到此一游合影,毕竟它可以读进去。比起某些小聪明的创新和枯燥怪异的行为艺术家,我们的责任感无疑深厚和质朴许多。
————————不值一驳哦。小兄弟。你们这一展览,是真的做给老百姓看的???
反过来我们需要正是艺术家和艺术工作者赚钱,来造就我民族的文化神话,更需要旅游业来传播文化艺术,树立自己的文化品牌,我想这是一个大国公民应有的认同。
——————一个假冒伪劣无处不在的社会,甚至艺术领域亦如此,能造就文化神话?义和团的想象吧。靠旅游业传播出来的文化除了快餐文化还会是什么文化?请你这位小兄弟去读读文化方面的书,再来发言。
另外对于“丽江工作室”是怎么回事,坊间多有说法,发言者你不是不知道的。对于那个所谓的艺术岛,真是壁画留下来?还是又一种的假冒伪劣临摹的玩意,你看不出来吗?真正壁画应该是怎样的,如大家熟知的墨西哥的壁画,如你不懂,请去温习一下艺术史,以及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假艺术?
关于宋庄这里是需要你所说的“管理”?那么请你来此,也象以我们这样的身份,来呆上一二年,当你搞一个并不怎样出格的展览,(何况艺术本应该出格的),也要遭遇封杀,当你也遭遇我文中开头那部分所描述的情况,你会喜欢上这样“管理”吗?我们本是凭借自己本事,自己养活自己,现在突然遭遇了一个额外的从上面委派的机构来作这样“管理”了,而且被你认不还是应该的,我想,要么是你这人有太深奴性,(请恕我这样尖刻)要么你就是作管理的,但估计还是个练习生。
关于你们这一展览,是有好作品的。比如个人,以及我周围其他人,都很喜欢蒋志的录相,即毛与邓与江在跑步的那影像作品。而且在本人看来,它展示出了影像的力量,那是其它平面艺术无法企及的。但限于本文中主题,不可能涉及。同时还得说的是,其几件好作品掩盖不了其整个展览主题及展示上的失败。当然本人对邱的要求是很高了。对他也应该是高要求的。对不?
最后得说一下,本人对邱的作为批评家和策展人能力是相信。一直认为他是国内最好的。但同时还得指出,对他作为艺术家的能力抱有怀疑,至少他没有搞出让人留下深刻印象,或搞出让人服气的作品来。
以上都是本人大实话,请邱及其你们不要以为我故意与你们过不去。得罪之处,请宽恕。
[10楼] guest 2006-10-15 23:42:53
[quote]引用第10楼北门骞2006-10-14 09:42发表的“”:
2)、对邱志杰的批评

邱志杰作为批评家和策展人的身份,本人与许多宋庄画家一样,一直对他看好,并一直认为他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不是滥宇充数之辈。这届艺术节里他策划了“新民间运动”展览,本人虽然对其主题表示怀疑,但对其策展能力也是充满期待的;可这次所看到的,却不只是失望,而是糟糕。之所以说糟糕,则基于以下几点理由,——
首先在展览内,我们又看到了陈少峰当年为山西农村老少村民画肖像的系列;显然那是作为“公共生活重建”的展览主题需要的,但已成为老黄历的陈在当年这类活动,充其量只是其个人所搞的一种艺术上“猎奇”,与被画过的那个村子公共生活不仅当初没有实际意义,即使现在也扯不上意义;由此哪里说得上什么“新民间运动”呢?至于同一主题展开的诸如“丽江工作室”,嵊泗的“艺术岛”之类,它们很清楚,无论是作为项目出钱的主,还是实际的“操盘手”,均出于商业及旅游业的目的,说白了均出于赚钞票的需要,只是他们这类赚钞票现在打上了艺术幌子。所以将它们也归结于“公共生活重建”,什么“新民间运动”,只能说都是硬往里塞了。其实,在我们这国度,艺术是有过民间运动,亦重建过公共生活。比如五六十年代的陕西户县的“农民画”以及从大跃进到文革年代到处可见壁画,但那是政治狂热与强权下的“阉公共”,“阉民间”。这种阉性至今则是以一种被权力加金钱强奸过的“交易”性假冒出来。请正视,我们这一社会系统至今还是官方意志制配一切的。想想吧,一个在农民工群里以及老年协会里都要成立个党支部或党小组的,一个全由盲流画家相聚而成的群落,现在都由管理部门委派进一个“促进会”的组织来作全面管理,(注意是“委派”、是“管理”)而且等着瞧,也许过不了几年,在宋庄画家群里亦会弄出个党支部、党小组的;这样种社会现状里,有可能真正的公共生活,民间运动吗?前提的存在都是伪的,被阉过的,又枉论以艺术的方式去“建设与运动”?所以说实话,从邱志杰提出并公开这一策展主题那一刻起,本人就对这种展览深表怀疑。
其次,由于其展览主题的需要,这就规定了其展览方式只能算作某种人类学、社会学式“展板”。内中的图片都是配合文字的,文字则冗长得象一份打开的杂志。这样艺术展,其实正是邱自己最痛恨的“霸权主义”式,因为你们根本不顾及作 为观众方的观看要求;在展览现场闹烘烘的氛围里,谁也不可能花半天时间读下展板里冗长的文字;何况那些文字都无聊得很。(如所谓的“艺术岛”里文字大有作广告之嫌。)既使人数很少,人们去展厅也是去看而不愿意去读的。邱自己是特强调展览现场的,记得他的一句名言就是“重要的在现场。”可设置这样种现场是精彩呢还是糟糕?应该是后者吧。为此本人以为,这种展览内容,与其搁在建筑空间内展示,毋宁放在文本里,或者电脑屏幕里让人翻阅更合适。当然,现在是有一种艺术观,主张艺术走向社会学之维;如果邱本意是想通过这些“展板”,传递这样的艺术观,那么这一观念早不是“原创”,也是别人说了句谎言,你再去重复一遍而已;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国内一直有人在搞,那时汪建伟的“循环——种植”计划,应类于此,今年以来王楚禹每月出笼的什么财务报告,亦如此。
.......[/quote]


这个展览一共有3个策展人邱志杰 叶楠 刘田 ,
大伯,不要冤枉了出名的,也不要用它来掩盖另2个菜鸟的生猛和不成熟。
毕竟您成熟的搞起了堂而皇之的行为艺术,他们不成熟的低调地做着您不削一作的基础工作。
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不完美就不值得做的,这个展览的立意所在不是一次完美无缺,漂亮的演出,而是将这个尚未成形的趋势显现,引导,
就像在上海双年展,邱志杰和张惠乌尔善王卫 等在策展人的支持下在中国政府举办的双年展做出了第一个现场艺术,不管他的质量和效果是否完美,或者艺术高度如何,抑或者是否得到观众和圈内外人士的追捧和欢迎,甚至有人在骂这些胡搞的东西也能被称为艺术,这些都是媒体和娱记的作为当代赢利企业所制造的肤浅舆论,当然也有老百姓的接受能力,而这些肤浅的舆论带着这个行业强大的新闻公司又不断地影响着老百姓原本拥有的判断力和理解力。
但可预见的效果是第一次在公共生活,大众空间进行了这样的实验和挑战了观众和媒体对于艺术的底线、艺术的未来的既有概念。
如今很多的互动现场,多媒体戏剧在各种场合如雨后春笋般冒尖出来,拓展着艺术的边缘和前途。这个意义上,那次双年展的意义显现出来,当然了,媒体和某些偏执的伪艺术家并不能理性地来理解这样的用心和用意。这些功在将来的试验和开拓比起一个熟练的操作触及行为艺术的艺术家显然是有着更多更大的风险的,也付出了更多智慧和试验精神的。

你表面的、功利的对这些展览中的细枝末节做出自以为深得人心的批评,不过我还是可以设想大家处在艺术圈的名利场的压力中的无奈,有些话你们也许也只是为了名利场而名利场,如此我们还可以理解你们一下,在这里混碗饭吃还是挺不容易的,大家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们发发牢骚也无可厚非。

您提到的陈少峰以及“丽江工作室”,嵊泗的“艺术岛”之类这些确实不是一个展览的作品部分,是作为文献展部分来让观众了解这些个人凭着一己之力使用艺术手段和社会学的方式对公共生活重建做出的努力,并不指是这些事件本身多么成功的改变了您眼中除了您的行为一切都是功利的社会,
既然他们可以做这样一些事情,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尝试着做,或者您也许可以做得更好呢?我想您的行为艺术恐怕不如他们有效的改变了一些人的想法和生活,您只是将您机智而无趣的行为作为表演来表达您对于政府和这些展览的嘲讽,而他们真的将壁画留在渔民房子上,汤国真的挽救并改造了一座快要被拆除的古建筑,
我们的目的无非是展示这些努力的成果。他们属于这个展览的乡村重建文献展部分,不知您搞清了每?
这样务实的展览也不介意使用展板这样过时但有效的工具来服务于我们文化传播的事业。展出期间其实有很多人驻足于这些多年积累的文献前面,实际上他们有相当的可读性,简单的文字和陌生的艺术事件对老百姓来说似乎还强于一件雕塑作品前的一次到此一游合影,毕竟它可以读进去。比起某些小聪明的创新和枯燥怪异的行为艺术家,我们的责任感无疑深厚和质朴许多。

再说也有许多很有新意的作品在主题展内展出,不知您是否留意。
[11楼] guest 2006-10-15 23:48:56
[quote]引用第20楼guest2006-10-16 07:42发表的“”:



这个展览一共有3个策展人邱志杰 叶楠 刘田 ,
大伯,不要冤枉了出名的,也不要用它来掩盖另2个菜鸟的生猛和不成熟。
.......[/quote]


第九行的那句话有几个子打错了:
这些功在将来的试验和开拓比起一个熟练的操作初级行为艺术的艺术家显然是有着更多更大的风险的,也付出了更多智慧和试验精神的。
不好意思。



您说:“丽江工作室”,嵊泗的“艺术岛”之类,它们很清楚,无论是作为项目出钱的主,还是实际的“操盘手”,均出于商业及旅游业的目的,说白了均出于赚钞票的需要,只是他们这类赚钞票现在打上了艺术幌子。
您何以见得?就一口咬叮了这些?
不过您很幼稚以为世界上哪一样事情不是出自于赚钞票的“操盘手”和出钱的主的手里呢?
身体政治尚且不着痕迹的统治着您拉屎和吃饭的动作,您还作什么人类阿?不如去做上帝吧?
我们一直在这样的与政府的合作中对艺术的界限讨价还价,在突破,在试验。难道我们只有和这些赚钱的操盘手和出钱的政府闹革命才算纯洁?
那您好像和我一样肮脏。

艺术计划和画一张画一样,需要买卖,否则何以维持,何以和那些出钱的主作长期斗争,在一点一滴,每一次挑战社会行动和艺术实验之间区别的尝试中,扭转这些人的认同,每个老百姓都在为生计奔波,赚钱作为经济基础当然也是艺术发展的必备条件,梵高的画对于一个老百姓来说可以狗屁不是,但对于一个国家的文化自信的培养不特是靠一掷千金的买卖来影响的,英美可以用上亿英镑来捧出一个达明。赫斯特,或者一个梵高,来塑造艺术史,来进行民族文化的战略,反过来我们需要正是艺术家和艺术工作者赚钱,来造就我民族的文化神话,更需要旅游业来传播文化艺术,树立自己的文化品牌,我想这是一个大国公民应有的认同。
面对政府和某些商业文化的功利心理和意识思维定势,我们不可能总是非暴力的不合作,我们积极的回应,做出修正和改变,这个成果我想是可喜的,几年前连展览机会都没有作品还能在这里被您批评,总比消极的抵抗来的好。

您说:请正视,我们这一社会系统至今还是官方意志制配一切的。想想吧,一个在农民工群里以及老年协会里都要成立个党支部或党小组的,一个全由盲流画家相聚而成的群落,现在都由管理部门委派进一个“促进会”的组织来作全面管理,(注意是“委派”、是“管理”)而且等着瞧,也许过不了几年,在宋庄画家群里亦会弄出个党支部、党小组的;这样种社会现状里,有可能真正的公共生活,民间运动吗?前提的存在都是伪的,被阉过的,又枉论以艺术的方式去“建设与运动”?所以说实话,从邱志杰提出并公开这一策展主题那一刻起,本人就对这种展览深表怀疑。

我想也未必会有别的政府能够管好您口中的这个:一个全由盲流画家相聚而成的群落。
国外展览的自由,艺术家的自由也都是靠多年的抗争和合作中的互相磨合中慢慢取得的?
您只能怪您生不逢时,要么生不逢地了?
另:国外艺术家的自由和其局限我实在不费章节和您掰了!
再说么人多了,总是需要管理,不管你是艺术家还是农民,都一样,不管理也不能有这个艺术节来发展创意产业,老百姓和政府和艺术家都需要赚这个钱,老大!!!


本文不是为了反驳您而写,否则也不会写那么多字,来浪费你和大家的时间。只是为了帮这个展览理清楚一些问题,文中若有得罪,纯属行文需要,如果有新闻娱乐效果的话,我自认我写文章的水平和某些人的策展能力一样糟糕。
[12楼] guest 2006-10-14 07:34:18
写的很好阿,继续继续,多说点内幕阿。
[13楼] guest 2006-10-14 04:02:35
不要以为长翅膀的一定是天使,很有可能是鸟人
[14楼] 北门骞 2006-10-14 02:03:22
再补一张,中午在潮白河上强力部门不准宋庄艺术家们去那里聚餐的镜头。只是没人敢拍正面的。(此照片为成力所拍)
[15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57:51
时不时有警车过来,盯着老五的“闭嘴”。
[16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55:15
邝老五的“闭嘴”行为。
[17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52:48
在“歌颂展”前散发。
[18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51:12
在宋庄美术馆散发。
[19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49:19
本人在邱的展前散发冥纸钱,瞧瞧人们还挺高兴的。毕竟也是为下世存钱呢。
[20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45:12
3)、几个长镜头
 
开幕式上午,一边是官方会场里红地毯铺路,鲜花摆设,硕大的气球,彩旗飘飘,靓丽的礼仪MM,各媒体记者,照相机、摄像机的镜头,一列列水果、饮料;摩肩擦踵、人头涌动的场面;自然还有警察,保安,纠察雄赳赳地站岗,助威。另一边,是已被逐到远远角落里去的,宋庄画家自搞的“自由大展”;只是“自由”二字早不见踪影,“大展”二字却高挂。这高挂起的大展,我挺费劲找到它,原来它被搁在一个工厂内一批仓库里。待进去,看到门口由歪歪斜斜的硬纸板铺路,展览的“前言”则由一张纸随便贴在仓库大门边,那二字还是不会写字人的硬写,然后只见几只在那纸上按住的手印;让人不由得联想到宋庄市场上常见的某张“寻狗启示”。展厅里的人零零落落,展示的作品,却挤得如煮饺子,惟觉得一只叠一只,看得人眼花花地。展场中间倒也备了一溜果品饮料的东西,但听说,其中的矿泉水还是因为艺术节官方那边多得用不完,才给予一点“救济”。自然这样展览,绝对不会有市长级的官员愿意参观的,也不会有有头有脑的“成功人士”过来,除非他们另有目的。哎哎,那个“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呀,呜呜,呜呜。
开幕式中午,一边是大大小小官员与各路“精英”们又一次在酒桌上相聚,并为宋庄艺术节能够再一届轰轰烈烈举办而弹冠相庆。一边是宋庄画家们自费去潮白河畔午餐,却在河堤上被穿蓝制服的、黑制服的、戴红袖章的强行阻拦。害得本人本可以去那里也喝盅酒的美事,顿时烟飞灰灭。气人!
开幕式下午,我按计划先去马路上的雕塑展及优库的“新民间运动展”,散发“冥纸钱”。这是本人的一次行为艺术;针对的是热热闹闹艺术节。因为这种节在我看来,仅属于阳间的热闹,这世上光有阳间的,总不对吧。(所谓“一阴一阳是谓道也”)是故本人作此行为,加于补充。只是一人的力量太单薄,发出声音很微弱,但总比没有声音好。而选择冥纸钱的理由,则出于如下考虑,既然阳间的一切热闹,人们都是冲着钱而去,热闹本身又是钱闹出来的;总之是个钱问题,那么,咱们图了阳间的,不妨图得更远一点,日后到了阴曹地府的钱也图图吧。这就是本人实施此行为的全部目的与意义。自觉没有半点为名为利之念,目的很崇高,意义理应充足。所以,我在那些处散发完,紧接着又赶去美术馆,因为那里说是三点钟搞开幕式;自己想得挺美,还可以给在那里领导们,精英们送送钱。为此,特留下一叠十亿元的面额,(他们毕竟都是有头有脑的人物,要是也象送画家同行们那样,只有几千几万的,怕出不了手。)可这年头计划的总没变化快,待赶到美术馆,发现人家提前早将开幕式搞完了,崭新敝亮的美术馆里转游的仍是若干个宋庄的穷画家。这一来,使得自己的行为就显得挺不圆满。在我悻悻之间,忽得到一个同行告知,说前面在“促进会”楼上还有一个“歌颂美好生活展”,与你挺匹配的。听得我不由大喜;赶紧再骑上二轮的车轱辘,到那里。随后当我面对着一件件歌颂美好的大作,自己的内心深处那种妙不可言,无以言说。要知道,我在冥纸钱的背面,还以邮戳方式盖着“咱们的明天会更好” 的颂词;别人充满着对阳间的歌颂,而本人再将它延伸到阴间的歌颂,大家想想,这世界上还有比咱们的歌颂更全面、更美妙吗?因此,当我在那里也一一散发完,从那个“歌颂展”的楼上下来,出门见到明晃晃秋阳斜照在小堡商业广场里,广场的喷泉忽高忽低,“甩卖啦跳楼价啦”,商贩们的吆喝此起彼伏,过往的村民个个一只眼大一只眼小却心满意足,几个光头画家面有菜色却趾高气扬,我的眼泪涮地流下来;但那是感恩的眼泪。上帝呵——您赐予中国人多么美好的生活!……
开幕式入晚,邝老五其名为“闭嘴”的行为艺术还在延续。他这一行为是将自己的嘴、耳、眼,全用布条封闭住,除了留一鼻作呼吸,然后在野外选了一块草地,(在“艺术基地”附近一田地)用石灰划定一圆圈内,接着他坐进去,不吃不喝,也不动,(除非内急);就这样他从上午开始坐一直到入晚后,已近八小时。现在的中秋时节,入晚后不到六点,天就黑了,我见一些艺术精英与大大小小有关官员们相继驾着车,朝着运河苑渡假村那边驶去。那边艺术节活动的组织者早已安排好了又一次相庆晚宴;因此完全可以想象得出那些人在灯火辉煌中,相互推杯换盏,笑逐眼开的情形。邝老五这边却没获得艺术节组织者关心,那怕给点青睐都没有;(其实他同样在为“艺术节”添光加彩)不仅没有,时不时还有警车过来盯着,显然他这一“行为”之举,是与喜气洋洋节日气氛不和谐的,是 “大煞风景”的。
但为了此作品,他准备这样一直坐四十八小时。现在北京的天气,谁都知道尽管白天余热未尽,可早晚冷得很,到深更半夜的田野上,则将冷如冬。我原想在夜半时再去看望他,并陪他一起坐会儿,可令人意外的是到晚上近九点时,一场雷雨忽然而至,在低洼田野里,就没法再坐下去,行为只好终止。
这使得其作品多少有些遗憾,显得不圆满。然而,这样件作品,在本人眼里,依然是整个艺术节里最应该被推重的、记住的;因为其所包含着渴望自由言说的信息;因为其艺术运思的智慧和独特,也因为在作品实施过程中考验人的忍耐力,以及所体现出来一个艺术家、在这年头最可贵的“大煞风景”精神。
[21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42:52
2)、对邱志杰的批评

邱志杰作为批评家和策展人的身份,本人与许多宋庄画家一样,一直对他看好,并一直认为他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不是滥宇充数之辈。这届艺术节里他策划了“新民间运动”展览,本人虽然对其主题表示怀疑,但对其策展能力也是充满期待的;可这次所看到的,却不只是失望,而是糟糕。之所以说糟糕,则基于以下几点理由,——
首先在展览内,我们又看到了陈少峰当年为山西农村老少村民画肖像的系列;显然那是作为“公共生活重建”的展览主题需要的,但已成为老黄历的陈在当年这类活动,充其量只是其个人所搞的一种艺术上“猎奇”,与被画过的那个村子公共生活不仅当初没有实际意义,即使现在也扯不上意义;由此哪里说得上什么“新民间运动”呢?至于同一主题展开的诸如“丽江工作室”,嵊泗的“艺术岛”之类,它们很清楚,无论是作为项目出钱的主,还是实际的“操盘手”,均出于商业及旅游业的目的,说白了均出于赚钞票的需要,只是他们这类赚钞票现在打上了艺术幌子。所以将它们也归结于“公共生活重建”,什么“新民间运动”,只能说都是硬往里塞了。其实,在我们这国度,艺术是有过民间运动,亦重建过公共生活。比如五六十年代的陕西户县的“农民画”以及从大跃进到文革年代到处可见壁画,但那是政治狂热与强权下的“阉公共”,“阉民间”。这种阉性至今则是以一种被权力加金钱强奸过的“交易”性假冒出来。请正视,我们这一社会系统至今还是官方意志制配一切的。想想吧,一个在农民工群里以及老年协会里都要成立个党支部或党小组的,一个全由盲流画家相聚而成的群落,现在都由管理部门委派进一个“促进会”的组织来作全面管理,(注意是“委派”、是“管理”)而且等着瞧,也许过不了几年,在宋庄画家群里亦会弄出个党支部、党小组的;这样种社会现状里,有可能真正的公共生活,民间运动吗?前提的存在都是伪的,被阉过的,又枉论以艺术的方式去“建设与运动”?所以说实话,从邱志杰提出并公开这一策展主题那一刻起,本人就对这种展览深表怀疑。
其次,由于其展览主题的需要,这就规定了其展览方式只能算作某种人类学、社会学式“展板”。内中的图片都是配合文字的,文字则冗长得象一份打开的杂志。这样艺术展,其实正是邱自己最痛恨的“霸权主义”式,因为你们根本不顾及作 为观众方的观看要求;在展览现场闹烘烘的氛围里,谁也不可能花半天时间读下展板里冗长的文字;何况那些文字都无聊得很。(如所谓的“艺术岛”里文字大有作广告之嫌。)既使人数很少,人们去展厅也是去看而不愿意去读的。邱自己是特强调展览现场的,记得他的一句名言就是“重要的在现场。”可设置这样种现场是精彩呢还是糟糕?应该是后者吧。为此本人以为,这种展览内容,与其搁在建筑空间内展示,毋宁放在文本里,或者电脑屏幕里让人翻阅更合适。当然,现在是有一种艺术观,主张艺术走向社会学之维;如果邱本意是想通过这些“展板”,传递这样的艺术观,那么这一观念早不是“原创”,也是别人说了句谎言,你再去重复一遍而已;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国内一直有人在搞,那时汪建伟的“循环——种植”计划,应类于此,今年以来王楚禹每月出笼的什么财务报告,亦如此。
还有,展览内一些装置、图片以及影像类作品,看不出与展览主题有明确关系;正由此,给人感觉就象“双年展”一样的乱而杂。不过这种“乱杂”状态这年头已经成为展览的常态,正如画家们私下开玩笑所说:乱杂,好呵。没有它们能丰富吗?所以,本人再作较真就没劲了。但不妨作一下较真的是,有一堆放着图章的橱窗装置作品,因它放在挺醒目位置,应是主要作品吧。可这一作品,就象与本人一道参观的一画家指出过的:“人家徐冰的“天书”模版早已展示过,有必要再展吗?”的确,当初徐冰的作品带给大家的视觉冲击力足够大,至少大到今天仍给我们留着印象;因此,那个作者换了堆图章的玩意重新摆出来,且无论其作品的规模,还是装置本身的力度,都有点小儿科,就变成显丑了。
另外,展览现场让人看过去,就象是乱搞一气。比如几幅纸上的铅笔作品,很象邱所教学的学生之作,恐怕还是低年级,但它却放在还算有光线的墙上;有幅仿佛是水泥纸糊成的巨作,本人曾特意靠近它辨认过,发现里面的画绘得很好,无论是图像还是绘法,但由于没有光线,暗得让人根本看不清整体上是什么东东,更不知其大效果如何;是故意作隔开的屏幕用?还是出资方给的钱太少?连买盏灯的钱都没了?不得而知。让我产生“知”的却是这样——用邱喜欢谈论的书法用笔来说事,等于写一“永”字却没把一捺的笔力送到,心浮气躁了。再如,用粉笔随意写标题,写前言,要是用得好,倒也能产生别致的效果,可是由于此展览的环境本十分粗糙,再这么搞,除了给人一种乱搞感以外,另一合理的猜想,就是出资方给的钱太少,布展时只能这样搞。然而不管实际是怎样种情况,我们都很难相信,这是邱志杰搞出的展览。所以到头来败坏一流声誉的,还是邱自己。不要以为在宋庄农村地搞无所谓,宋庄的画家虽然大都面有菜色,大都的鞋帮上总沾着抹不去的土尘,看上去又都是付乡野匹夫的穷酸样,但都是与你邱一样见多识广,一旦遇上糊弄、唬弄的,还真瞧不上眼。
[22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41:28
那一展的内景
[23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39:34
几只“楞头鸡”接着又搞的一次只有画框,没有内容的“自由艺术”展。这次他们也真打出了“自由”二字。多不容易那!
[24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36:02
以上是该展内部一瞥,糟吧。
[25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33:06
[26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26:19
[27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24:54
以上的图片是宋庄艺术节的另一面,却是更真实的一面,即宋庄“本地鸡”所搞的“自由艺术展”入口处。虽然那“自由”二字已被拿下。
[28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21:36
[29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20:05
很遗憾,不知此地怎么发图片的?俺可有精采图片哦。
[30楼] 北门骞 2006-10-14 01:15:24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